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62章 终极一剑

第62章 终极一剑

  我的心那叫一个酸啊!真的是老子没本事,谁都敢欺负到我的头上来,就连这个夜孤零,竟然也不拿我当盘菜,难道你他妈的忘了当初是怎么求着我和我结拜的吗?这两口子,没有他妈的一个好东西啊!卸磨杀驴,老子就是一头驴啊!

  我淡淡地说:“不墨迹,把人交给我,我们两清,不然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大哥,我的好大哥,你这是什么话啊?我们兄弟难道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了吗?对了,小弟最近修为突飞猛进,不仅练成了家传的无影剑,而且修为也到了九品道巅峰的状态,虽然九品道巅峰不是仙人,也有着质的区别,但是在凡人里,我也是再无敌手了。大哥,你就不能恭喜下小弟吗?”

  他说着抽出了一把长剑来,泛着蓝光。他挥了下,唰地一声,拉出了一串的虚影。李红菱这时候赶忙上前一步说:“大伯,快进大厅吧,我们坐下好好谈,怎么说这也是自家事,你说呢?”

  我这时候看看她,又看看夜孤零说:“你俩是不是疯了?”

  夜孤零狂笑了起来,对我说:“大哥,不是我疯了,而是我总算是恢复了本来面貌,曾几何时,夜家,九幽城,一直是除了地府城之外的第一城,我们夜家走到哪里都是威风八面,就是我这样子的。你看我,这造型帅吗?”

  我说:“今天我要你下台,我来干这个城主,你有意见吗?”

  “你说什么?”他愣了下。

  “没什么,赶你下台,流放边疆去放羊。你放心,你老婆我会好好替你照顾她的,毕竟,我和李红袖还是有过一段换灯泡的暧昧经历,我怎么也不忍心冷落她的姐妹的。”

  夜孤零看来是真的脾气大了,他指着地的剑抬起来指着我说:“你既然这么说,就别怪我不留情了,兄弟相残的事情我不想的,但是,这都是你逼的。”

  “卸磨杀驴的事情在阳间也不少,但是你这么直接的还是第一个。我好像明白了,我的存在成了你的耻辱,大家一直都会记得是我杨落支撑着你,才会有你的崛起。你只有杀了我,才能扬名立万,才能得到那久违的威仪,是吗?”

  夜孤零说:“都是你逼我的!大哥,你小心了,刀剑无眼啊!”

  他身体嗖地一下就弹跳了起来,空中举着长剑,猛地朝着我挥了下来。不愧是无影剑,速度之快,眼看就没有影子了。但是他的火候还差了点。我只是横跨一步,这无影剑我就刚好闪了过去。

  自打冲破了灵台,锻造了灵魂后,我发现我的感知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这种提升的好处就是变得感官敏感,对速度,体积,面积等感觉把握的无比准确。

  夜孤零在我周围,疯狂地挥舞着长剑,就像在我周围有无数个夜孤零一样,她变成了一个黑漆漆的球包围着我。而我,则仔细揣摩这无影剑,一招一式都记在了心里。他额头见了汗了,同样的套路已经使了三次,还是没能砍到我分毫。他似乎是急了,忽然头发飘了起来,喊了句:“终极一剑,万剑穿心!”

  顿时,他的身体在我周围窜动,但是一次次定格在我周围的空间某个位置,但是随即又会幻出一个身体继续游动起来。这样,我周围有了大概几十个夜孤零,最后,这些夜孤零竟然同时向我发起了攻击。我再也躲不开了,只能护住脑袋和胳膊腿,身上被刺了有十来剑。但都没有刺中要害。

  最后的攻击停止了,这不是单纯的身法,这是道法和身法的完美结合。但是看夜孤零,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苍白,握剑的手不停地抖着,腿肚子也是抖个不停。看来这一剑是极其消耗体力的。我的身体开始恢复,他也是在不停地呼吸,恢复着体力。

  没有方法,我是学不会这一剑的。这终极一剑真的太棒了,我真的还想再看一遍。于是我说:“夜孤零,你能再刺我一剑吗?”

  夜孤零从怀里拿出一个青花瓷瓶,也就是大拇指那么大。他打开后一仰头就喝光了里面的东西,顿时,他的眼睛变得幽蓝,发着幽幽的光芒,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之后,他的身体周围刮起了风,衣服呼啦啦作响。

  小九喊了句:“姐夫小心,他疯了,这是瞬间提升内气三倍的狂战药水,是我精灵族炼制的。极其伤身,但是在半个时辰内,内气提升三倍,战斗力提升的就不是三倍那么简单了。”

  我知道不能掉以轻心,一伸手就抓出了那把破天刀来,这把刀一出来,顿时就发出了嗡嗡地响声,周围的那些侍卫斗都放下了长枪捂住了耳朵。

  夜孤零好像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随后就飞奔过来,和我颤抖在了一起。他的出剑速度是以前的五倍有余,我精神高度集中,才勉强能一一接下来。半个时辰就在这样的金铁交鸣之声不断中就快过去了。

  接着,夜孤零的身体突然向后飘去,期间,嘴唇动了起来,念念有词。就听天琴说:“他要攻击了,在默念心法口诀和要领呢!我给你读唇。”

  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无,惟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我日,说了半天,还不是无招胜有招啊!但是其中的精髓在于,能够将一个很玄的道理,很深入浅出的诠释出来。接着,这夜孤零再次施展了这终极一剑,他喊叫着窜了过来,我的周围开始布满了人影。这道法将的是真气化形,然后用法术控制真气化作的形体,发动攻击,有就是无,无就是有。

  难怪,打完那一剑后,几乎把这小子抽干了。想发第二剑,就需要吃大力丸了啊!

  这一剑要躲过去不是很容易的,我的手里捏了一个曼陀罗,推出去,紧接着,又是一个,再来一个,我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也要消耗殆尽了,我的极限就是三个了。这三朵拳头大小的曼陀罗开始围着我旋转了起来,慢慢的,将圈子扩大。

  我则屏气凝神,单手握着长刀,准备做最后的搏杀。夜孤零这种人,我要让他跌倒谷底,让他后悔莫及。他开始攻击了,我一闭眼,轻轻念了声:“爆!”

  就听身体周围嗡地一声,三朵罪恶曼陀罗一起炸开了。摧枯拉朽,那些虚影立即被震碎了。但是我头顶还是有一剑刺了下来。我挥刀格挡,用尽了全力,就听仓地一声,我听到了金属的撞击声,我知道,这是本体。

  夜孤零的长剑被削断了,由于力度很大,他的身体也失去了平衡,本来是头下脚上的,结果身体横了过来。我一脚踹出去,他被我踹的横着飞出了很远才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但是他随即就跳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三瓶药水来,一股脑就灌进了肚子里。

  随后,他的七窍里都流出了鲜血。他紧紧握着那半截长剑吼叫了起来:“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打不过你呢?怎么可能?”

  我看着他说:“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无影刀,你们的无影剑,其实是你的先辈偷了我们东翼派的绝学,我自然有破解之法了。”

  接着,我手里握着无影刀冲了出去。必须夺得先机,这家伙疯了,连续喝了三瓶大力丸,看来是不要命了啊!

  我开始学着那身法在他周围劈砍,他将内气灌注在断剑上,和我对抗,每一剑都能带来强大的难以估量的力量,这力量每一次都在增加,我的胳膊每一次都被震得生疼。但是我知道,不能让他再发动攻击了,如果是那样,我凶多吉少,这个先手我必须保持到终场。

  这种攻击眼看已经控制不住他的身形,我顿时喊了句:“看好了,终极一刀!”

  他愣住了,喊道:“这不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他狂叫了起来,顿时就乱了心神。我发动了攻击,他凭借着充沛的内力,挥舞着断剑抵挡着。但是,很快他的气就破了,身体嗡地一声,大量的能量透体而出,身体顿时有大量的血液喷出,就像个血葫芦一样。我的刀也指在了他的咽喉上。

  这时候,他握剑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我还是吃惊于这九品道的能力。我说了句:“认输吧,饶你不死!”

  他看着我呵呵笑着说:“我输了,输得很惨,很惨。本来以为可以顺势崛起,没想到成了你的嫁衣。你杀了我吧,不然你会后悔的。”

  李红菱这时候喊了一声:“大伯手下留情,我们自此以后隐居精灵界,再也不踏出半步。求求你看在以往的情面上,饶了我夫君一命!”

  外面一阵清脆的笑声传了进来,紧接着,姬子雅一步步走了进来,她一步步走过我身旁,看也不看我,一直走到了大厅前,早就有人跑过去摆好了椅子,她坐下后一笑说:“夜孤零背信弃义,实属歹毒,发配边疆,与妖魔为邻,去牧羊三百年,没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