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66章 英雄末途

第66章 英雄末途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难题,我正手足无措之时,天琴这时候说话了:“你笨蛋啊,难道离开我你就不会生活了?你体内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本就不是一个世界,你必须打开一条通道将外面的东西转换进来,不是物理移动那么简单的,笨蛋。”

  此言一出,我恍然大悟,总算是明白了悟道的悟是什么意思。这和阴阳界的关系是异曲同工啊!

  我闭上眼,试着用意念打通了一条通往那颗阳属性内丹的通道,意念一动,那一窝小狼崽子就被我挪了出来。这群小家伙和我一样,都快冻僵了,这一出来,顿时头抬起头来,然后慢慢站了起来,围着火石,垂着尾巴,抬着头,嘶吼起来:“嗷——”

  这七匹小狼围成一圈,不停地吼叫着,我却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它们是狼灵,但是在我看来它们是实体的,根本不是什么灵魂。它们是和灵魂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这样的吼叫一直持续着,它们容光焕发,我明白,这火石的确是我需要的,我治病就靠它了。但是,它真的是太热了,我都怀疑是不是会将我烤的融化了。我有这真气的保护,但是这周围的温度足足有上千度的样子,这火石的温度大概有上万度的吧。

  天琴这时候对我说:“这东西叫飞火石,是阳星爆炸的产物,这是阳星的内核,至刚至阳,太可怕了,没想到在这里还有这东西。”

  我在心里说:“天琴,你懂得太多了。只不过,我还是没办法将它收入丹田之内。”

  “你必须尽快适应它,不然,等一个月到了,就算是你就在这里,但是体内的寒毒照样会要了你的命。现在你是根本就出不去了,你只有一条路,就是融合飞火石,然后冲破那水晶门。”她说。

  我知道,她说的没错,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

  难道这肉身真的能适应这飞火石的温度吗?在我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也明白天琴口中的阳星就是恒星,阳星的爆炸昭示着它的死亡,这是阳星的内核,却保存了下来,燃烧的如此稳定,简直是个奇迹。真不知道是怎么到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又到了我们东翼派成了我们东翼派的镇派之宝。

  如此高的温度,我该怎么将它拉近我的通道呢?

  我开始试着用生成曼陀罗的办法来对付这飞火石,释放出能量将它包裹其中。但是也只是一瞬间,这层能量膜便被撑得支离破碎,这飞火石释放的能量太大了,并且是稳定释放,永不停歇。我甚至怀疑,自己如果再靠近一点,那么我身体周围的保护措施都要被它给攻破了,直接火化掉了我这副身体。

  怎么办?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挪动这浮在空中的飞火石呢?

  这七匹火狼虽然火属性极强,但它们也只是围在这飞火石的周围,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不敢靠近一步了。看来就算是这天地酝酿的神物也不是万能的啊,何况我这血肉之躯呢?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围绕着飞火石转了一圈,走到每一匹小狼身旁,小狼都会转头看我一眼,随后继续关注这飞火石。小狼的状态彻底恢复了,眼睛黑亮有神。

  我三天没有睡觉,一直观察这飞火石的变化。但是,它根本就没有变化,一直就是这么燃烧着。虽然从理论上说,在宇宙中没有永恒的东西,但是对于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类来说,这飞火石几乎无限的接近了永恒,按照它的衰落速度来看,再有个几十万年也是不会死亡的。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它温度降低一点再动手。

  我试着靠近了一步,顿时,这些小狼都不安了起来,迅速地聚了过来,在我身后咬着我的裤子往后拽我。它们集体的行动证明着感觉到了危险。我说什么都迈不出下一步了。同时,我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很明显,前方是禁区。

  五天了,我再也坚持不住了。远远地躲在一块大石后闭着眼睡了一会儿。这块大石后虽然温度也不低,但起码没有直接的辐射。我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在一个水池里游泳,我站在岸边看着。这女孩子美丽极了,就像是天上的女神。她什么都没有穿,头发很长,垂下来的话应该过了屁股。头发此时在水里飘动着,美丽极了。突然有个丫鬟从旁边出来,喊了句:“茑萝公主,东翼大神来了。”这位游泳的小姐顿时就看到了我,她的身体嗖地一下就腾了起来,落到了我的面前后,她撅着嘴瞪了我一眼说:“该死,竟然偷看人家游泳。”

  这时候我都蒙了,偏偏此时,过来一个穿着金甲的汉子,手里拎了一根棍子,上来就指着我说:“好个小淫贼,竟然敢闯进紫荆宫偷看公主洗澡,你是不是活腻歪了。”话说完,他抡起棍子就揍我。

  我顿时就吓醒了,满脑袋的汗。以前做梦老是忘记梦到了什么,有时候也会忘记梦里的人长什么样子,但是这次不同,我清楚的记得那位茑萝公主的模样和那个穿着金甲的男人的样子。我擦了一把汗,又闭上了眼睛,心说妈的,看来是太紧张了,这么奇葩的梦也能做出来。身体一放松就靠在了大石头上,这一靠不要紧,稀里糊涂又睡着了。我又回到了那个水池的旁边,但是却没有了茑萝的影子。我好奇啊,开始四处寻找,没想到又遇到了那个金甲的汉子,他举着棍子说:“你还敢回来!”举着棍子又朝我来了一下。

  我又醒了,醒了的时候就觉得头疼。用手一摸还出了个大包,心说妈逼的,做梦也能挨揍?简直是倒霉透了,从小到大做梦无数,还没做过这样的梦,再次梦回去后,人家举着棍子说我还敢回来。这世界真的他妈的太奇妙了吧!

  仔细分析下,一定是做梦太紧张,一晃头撞到了我旁边的大石头上了。摸摸头,很疼。

  我往上面一靠,然后伸头看看远处燃烧的飞火石,自言自语说:“也许这里会是我的坟墓了。”

  “小伙子,这里不是你的坟墓,这是我的坟墓,你还是换个地方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的脑袋里猛地响了起来。

  我顿时就毛了,噌一下站起来,四处观望,没有找到任何的人,难道我开始幻听了吗?我摸出烟来,靠在大石后面,这香烟还没点,就整盒的自燃了起来。以前有我的保护,现在离开了我的口袋,变成了一团燃烧的火苗,瞬间就化成了飞灰。

  我再次靠在了大石的后面,自言自语说:“从育红班读到了大学本科毕业,这刚刚参加工作没两年呢,就要死了。国家培养我多么不容易啊!我敬爱的毛主席,你要是在天有灵,可要保佑我逢凶化吉啊!”

  “娃娃,你是高材生哇!不过这里可不管你啥学历。”

  这苍老又洪亮的声音再次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顿时就毛了:“谁?”

  “你靠着我呢,还问我是谁。”

  我顿时就傻了,转身一看,可不是咋的啊!我身后的大石上竟然有字,只是这字有些不太好认,我不是学古文的,看不太懂,但是还是看懂了一些。貌似,上面有两个字还是很显眼的,如果猜的不错,就是东翼二字。

  东翼大神?我脑袋里顿时想起了那个梦来了。忍不住说了句:“你刚才是不是看到茑萝公主了?”

  “小兔崽子,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呢?”

  “你是不是挨了别人闷棍了?你去偷看人家女神洗澡,被一穿着金甲的将军打了闷棍,不是吗?”

  “小兔崽子,你是什么人?”忽然,我眼前一花,一个黑胡子的老爷爷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伸手抓我的脖子,无奈,这只手直接穿过了我的身体。他缩回手喊着说:“快说,你是谁?”他用手指着我说:“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我要你的命!”

  我呆呆地看着他,随后问:“你就是东翼大神吗?”

  他一听慢慢缩回手,头一低叹了口气说:“我三魂七魄已经散了,这仅存的一魂一魄连做鬼都不够资格,只能是苟延残喘,再也不是什么大神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

  我半天没说出话了,最后说了句:“我梦到自己变成了你。”

  接着,这位大神的一魂一魄开始像个扫描仪一样扫了我一遍,他瞪圆了眼睛说:“你竟然和我一样有两个内丹,可惜,你要死了。这也是你来这里的原因,对吗?”

  我点点头说:“是啊,你能告诉我,茑萝是谁吗?”

  “最漂亮的女神,天上地下再也没有女孩子比她更漂亮了。”这位爷说话的时候,眼神迷离。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她的身边一样。

  我心说,花痴成这样,你不死都对不起党。要是生活在近现代,你就是举炸药包的董存瑞,堵枪眼的黄继光,被烧死的邱少云。你就是英雄,英雄都该死。

  我无奈地靠在了大石上,心说就算你是大神,可是现在你这死德性的,还不如小爷我呢。他突然坐下了,看着我嘿嘿笑着说:“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杨落,你呢?”我问。

  “东翼。你不是知道了吗?”他笑了。“你拜在何人门下?”

  “东翼山,东翼派,李逍遥门下。”

  “缘分呐!”他嘿嘿笑着,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有点事和你商量下。”

  我看看他说:“我都是快死的人了,你和我商量什么事呢?”

  “我问你个问题,假如,有一天你出去了,飞黄腾达,成了神,你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我想了一下说:“回老家显摆下,让我们村的大队书记不要再那么牛逼。”

  “我是说你在天界会做什么呢?”他问我。“你看哈,你会不会奋发图强,在天界有所作为。去抢天界最好看的女神当自己的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