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67章 金光灿灿

第67章 金光灿灿

  我心说你有病吧,我好不容易当了小神,你让我去和老资格抢女人。我恍然大悟了,指着他说:“我明白了,你就是和人抢女人,才被人一闷棍打死了,被毁尸灭迹扔到了凡间的,你当我是你啊!你的金身呢?快点的,给老子用用,我要你的金身,帮我拿一下那火石。”

  “金身不是没有,只是呢,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才行。”

  “啥事啊?”我问。

  “你若是以后成神了,帮我报仇。杀一个人,这个人叫澜沧。我估计是茑萝的夫君了吧。”他突然朝我喊了起来:“茑萝是我的,是我的女人,茑萝喜欢的是我。你明白吗?”

  “和我喊这个有啥用?我还说她喜欢的是我呢。”我说。“你都快不行了,还这么大的怨气。”

  他突然看着我一愣说:“我的破天刀怎么在你这里?”

  “什么你的?这是我的。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他突然又喊叫了起来:“麻痹!怎么九天玄木也在你这里?”

  “你麻痹,要不是这东西,我至于来这里找那飞火石吗?”我瞪圆了眼睛看着他说。脖子梗梗着:“原来是你把那玩意弄来这里的啊,这下你必须帮我,你快交出金身,我就原谅你了。”

  这老家伙忽然呵呵笑了:“天意啊!那九天玄木是沧澜的武器的一部分,和我打斗的时候,被我一刀砍断的,同时,我的刀也脱手了。之后,他用断了的九天玄木,戳进了我的肚子,破了我的内丹。然后一脚把我踹落凡尘跌落这东翼山。东翼山也是因此得名。我用尽全力才保住了这一魂一魄,没想到,时过境迁,竟然让我遇到了你。”

  看来,传说都不太靠谱,这破天刀分明就是从天上坠落的,而不是什么飞升的时候遗落的,是啊!要是遗落的,怎么就镶嵌在一块九天之上的木头里呢?以后老子再也不相信传说了。

  整件事我似乎是搞懂了,这位东翼以前是个大神,泡妞儿失败,被情敌给弄死了,一脚踹下了凡间。最后死在了这东翼山上。那么,这飞火石是哪里来的呢?我问了句:“飞火石,是你带来的吗?”

  他嗯了一声说:“这是我送给茑萝的生日礼物,镶嵌在屋顶上的话可以照明。”

  我说:“要是放在厨房里还可以做饭,能省下不少的煤气。如果送去热电厂,可以发电,供应全市的人使用。”

  “你就不要调侃我了,你能明白当一个男人拿着礼物去参加心爱女人生日宴会的时候,听到的是她和别的男人订婚的消息吗?你能想象吗?”

  我一听就急了:“我怎么不能想象?老子未婚妻和小白脸跑了,我还差点被小白脸打死,我找谁说理去?”

  “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将金身送给你。金身,金光灿灿的啊!虽然有些破损,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好好考虑下。”

  我明白,他说的就是让我有一天侥幸一步登天了,帮他去宰了沧澜那小子。但是就算是我一步登天了,我怎么和人家老牌大神抗衡啊!后果可想而知,和东翼一样,被一脚踹落凡尘死翘翘,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笑着说:“我猜你的金身就在这大石头下面压着了,我不用和你谈条件,挖出来就是了。”

  天琴喊了句:“杨落,你太聪明了,千万不要答应他。他只是个苟延残喘的家伙,没权利和我们谈条件。”

  “你,你这个家伙,那是我的金身,难道你就不能看在金身的面子上答应我吗?”他都快急哭了。还真的是龙困浅滩被鱼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我心里那个美啊,拿出霸王枪直接就插在大石的根部,用力一撬,这大石就滚动了。我双手一推,大石轰隆隆滚开了。下面是一副石棺,我说:“看来有人埋葬了你。”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是我心爱的女人亲手埋葬的我。还留下了飞火石为我的地宫照明。”

  我一弯腰,一把抓住了棺盖,用力拽,直接拽开了。在石棺里,有一副金光灿灿的骨架。当我伸手去摸的时候,里面金光一闪,就闪出了一位绝代美女。正是那茑萝公主。

  吓得我往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了。这位公主喊了句:“何方小贼,竟然敢偷窃大神金身?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一伸手拽出一条鞭子,刚要举起来,那东翼便挡在了我的身前,一挥袖子,茑萝公主的虚影便散了。他低着头看着我笑着说:“想拿我的金身是那么容易的吗?茑萝是下了禁锢的,别说是你,就算是真人来了,也别想拿走。除非经过我的同意。”

  我在心里和天琴商量,要不就先答应了,到时候做不做的再说。天琴说不行,神就是神,言必行,行必果。如果你答应了,等你成神后怎么好意思不去做呢?但是,那就是以卵击石。和老牌贵族为敌,简直就是找死,也就是这个东翼这么傻,落了这么个下场。

  我在心里说:“那怎么办?”

  “不知道,你不答应他是不会给你金身的。”

  我看着东翼大神这仅存的魂魄说:“你就当帮帮我不行么?我拿了金身,取了火石,之后就还给你还不行么?”

  “不行,我为什么要帮你?除非你答应我,有朝一日你成神飞升后,帮我除掉沧澜。我死也瞑目了,你拿走我的金身,我魂飞魄散,也算是无怨无悔。”

  我看着他说:“你多活几年不好吗?”

  “我活着干吗?我活着还能干吗?一魂一魄,连你这么个小毛贼都能侮辱我,我还活着干吗?要不是看你骨骼清奇,内丹分阴阳,你当我会把金身交给你吗?”

  “可是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就连你,一代大神都陨落了,我这个小虾米,就算是将来一步登天了,拿什么和人家老牌劲旅去斗?你的下场就是我将来的下场,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些成语都是没用的吗?”我都和他急了,喊叫了起来。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我又没让你去送死,你可以等待机会啊!难道我临死前你骗骗我都不行吗?”他也朝我喊了起来。都快哭了。

  “这是骗着玩的吗?这是能拿来开玩笑的事情么?”

  “反正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给你金身,不给你金身你就拿不到飞火石,拿不到飞火石你就无法平衡体内阴阳,无法平衡体内阴阳你就会被冻死在这炙热的地宫内,被烧成灰烬,渣渣都不剩。”

  “你既然他妈的啥都明白,你就不能救救我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老弟,我不是佛教的,我是道教的,你说这些佛教的屁话有意思吗?”

  麻辣隔壁的,道教这些玩意咱也不懂啊!什么一气化三清,什么什么的,都是啥意思啊!我急得嘎吱嘎吱挠头皮。在心里和天琴商量,不然就先答应了,能不能成神还不一定呢。天琴坚决反对,说有了金身,成神之路会相对容易的很多,答应了,迟早是要还的。她对我说:“你要想清楚了啊,那是不灭金身,成神只是时间问题了啊,恰巧,有了金身就有了时间。虽然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赚了,但是我们最好不要答应他,不然有朝一日是会后悔的。”

  我一咬牙,威胁说:“那我就在这里陪你老一起死吧,我俩也好有个伴儿!”

  “你是不是傻啊你!你答应我,起码还有活的机会,就算是日后被沧澜一棍子打死了,你也赚了这么多年的性命,你现在就死了,能得到什么呢?”

  我坐在地上,盘着腿,低着头说:“落个清净,我其实太累了,真的活够了。从出生到十八岁就一直喝药,好不容易不喝药了,却又被那什么破九天玄木入体。我现在一想到喝药就会吐,我的人生太不幸,还不如就此了结。”

  “随便你,反正我们就熬着吧,你可以死,我可以继续等。麻烦你死之前将我的棺盖盖上,把我的墓碑挪回来成吗?”

  我起来盖上了棺盖,挪回了巨石墓碑。心说,这样做是心理战,我必须表现的无欲无求才行,说实在的,刚才看着那金光灿灿的金身,流哈喇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