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68章 说了不算不是党员

第68章 说了不算不是党员

  我俩就这么耗着,谁也不说话。这老家伙经常的回去那坟墓里,开始的时候大概一天会出来一次,后来三天出来一次,到后来四五天出来一次。最近一直没出来。眼看一个月就到了,我的身体已经感觉到了不适。这是一场心理战,我必须让这老家伙明白,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才行。我等他开口,谈一个容易做一些的条件,比如帮他照顾好茑萝公主,茑萝公主受到委屈我能给她个肩膀靠一下之类的。

  但是紧要关头了,我的气息开始很不平稳。保护我的那层真气我也很快就控制不住而破碎,到时候我的身体就会自燃起来,就算是神也救不了我了。天琴也着急了,喊了句:“你答应他吧,我们赌不起。”

  是啊,我真的是赌不起啊!“前辈,我从了,你要我做啥我都答应你。”

  我话音未落,这老家伙就出来了,骂骂咧咧说:“小兔崽子啊!你要是再不从,我就从了你了。你这样的体质多年少才出一个啊!也只有你能匹配我这金身啊!你吓死老夫了,还真的以为你活够了呢。”

  我这个后悔啊,在心里使劲抽自己的大嘴巴。他说:“你快点的啊!你这身体还能推开那墓碑吗?”

  天琴这时候一下就闪了出来,双手直接就推上了那巨石。顿时一双手刺啦一声冒出了青烟。她嗷嗷喊叫着推开了巨石,然后直接推开了棺盖。这时候,她的一双手已经血肉模糊。

  我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努力控制着体表那层真气,天琴喊了句:“老儿,你倒是快点啊!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啊!”

  此时,我看到这东翼闭了下眼,满脸的蚕桑感,他说:“我走了,小子,你可不要忘了你对我的承诺啊!”

  他慢慢飘到了金身之中,然后这金身浮了起来,离我越来越近,到了我近前后,猛地就化作了金粉融进了我的身体,我顿时就觉得一股力量在体内生成,那寒毒竟然也被压制住了。随后,东翼的虚影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对我笑笑说:“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体,是我给你的。”

  我点点头说:“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就算数。说话不算的人,不是共产党。”

  “共产党是什么党派?”

  “是一个很有正能量的党派,我就是党员。我有信仰的。”我说。

  她的灵魂再也坚持不住了,噗地一声化作了一团蓝色的火苗后消失了。我此时撤去了那层保护膜,身体直接接触了这炙热的温度,毫发无损。金身附体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我此时呼吸自由,只是有些闷热的感觉,再也没有别的不适应。

  天琴说:“快点收了那飞火石,你体内的寒毒只是被压制,再次爆发的话会更加的厉害,还有就是,你另外一颗内丹在没有能量供应,就要死了,到时候大神也救不了你了。”

  我一步步到了飞火石前,伸手去抓,这火热的飞火石到了手里后,我一闭眼,打开了一条通往内丹的通道。这飞火石消失在了我的手心,直接落到了那类似星球的内丹上。它并没有停留在表面,而是一直下沉,到了这星球的中心才停止了。顿时,这颗星球热了起来。火山直接喷发了出来。那场面,才叫一个震撼。

  我的身体顿时就感觉到了热度,这地宫也一下子凉爽了下来。那七匹小狼在我周围仰天长啸:“嗷——”

  周围的火苗开始熄灭,处处冒着青烟。而我此时,竟然感觉到了晋级的瓶颈松动了,我闭上眼开始去探寻那种感觉,很容易就找到了晋级的门槛。我一步迈过去,顿时周围嗡地一声震荡,没错,我晋级了,现在我是三品大魂师。

  睁开眼后我跳了起来。发现这群小狼很好奇地看着一个方向。洞里有很多烟雾,这些烟雾竟然朝着一个方向飘去了。它们回头看看我,然后一步步朝着烟雾的方向而去,我也跟了过去。

  我看到这些烟雾都从一个石缝钻了出去,并且侧耳倾听之下,竟然有流水声。我拿出霸王枪,直接捅了过去,霸王枪的枪头震动,愣是砰砰砰震出一个洞来。这些小狼率先钻了过去,我也钻过去,看到了一条暗河急速流淌。

  小狼们兴许是渴了,纷纷在河边喝水。喝完后转过头看看我。其中一匹猛地把头扎进了水里,出来的时候叼着一条接近透明的鱼儿。他一口就咬了下去,我听到了这条鱼骨头断裂的嘎嘣声。

  天琴这时候在我身边闪现,她看看河流的方向说:“看来是通往岷江的。”

  我嗯了一声说:“没想到我东翼山下面是如此的奇特。”

  我想起了东翼大神来,心里很不好受,我说:“老前辈就这样死了,心里怪难受的。”

  “他早就是生不如死了,要不是还有这副金身,和未了解的心愿,我想他早就自尽了,免得承受这相思之苦。”天琴指指下面说:“我们走吧。”

  我们一路摸索前行,天琴一边走一边说:“你现在的身体无与伦比,但是你修行却远远的不匹配这身体,不能发挥这身体的千分之一的能力,可以说,打架只是有一副好身体是不够的,你还是要抓紧修炼才行。你这样还是不能和仙子抗衡的,明白吗?不要轻易暴露底牌,还是要隐忍。”

  “我什么时候才能杀上那中玄城呢?”我叹了口气道。

  天琴没说话,指着前面说:“没有路了。”

  水流到了这里形成了一个漩涡,我和天琴毫不犹豫就跳了下去。在这漩涡里,我俩手拉着手,旋转着被带到了下面。最后,我俩在漩涡的中央抱在了一起。我吻了她,她推了我一下说:“我只是个鬼!我必须得到一副适合我的身体才能嫁给你,和夫君相守一生。”

  她不用开口说话,我就能听得到。这就叫心灵相通吧!我刚要说话,就觉得头顶一亮,我向外看去,太阳在水面上晃晃悠悠。我出来了。

  我俩游了出来,我出水面的时候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朝着岸边游去。天琴不太适应这大晴天,说:“我先回去休息了,困了,你真讨厌,弄得人家心砰砰的。”

  她说完红着脸就跑掉了。接着,一头头的小狼从水里钻了出来。我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匹也不少。这群小家伙从水里出来后,抖身上的水,弄得我周围和下雨一样。我哈哈笑了起来,妈的,这就叫好人有好报,吉人自有天相。老子这次上东翼山,进了东翼地宫,不仅得到了飞火石治好了自己的病,还得到了一具大神的金身。

  只是,多了一个承诺给别人,那就是有朝一日一步登天后,去宰一个叫沧澜的大神。这件事真的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和能力,我想,也许我这辈子都不会成神,那样这个承诺也就没有意义了吧!

  我爬上岸,坐到了林子的边缘,这群小家伙一个个的爬上来,卧在了我的周围,开始闭着眼享受难得的阳光。这时候是上午,我算算日子,也应该快是端午节了吧!记得顾长虹说过去西岭雪山赏月的,难道她真的敢去那里吗?

  难得有这么幽静的环境,我一时兴起,将那些雪狼也都放了出来。这下热闹了,这些火狼顿时浑身燃烧了起来,跳起来对着雪狼嘶吼,这些雪狼也都低下头,浑身冒着寒气,接着,大战一触即发,两拨狼崽子厮打了起来,这样的打斗异常的惨烈,双方打得是遍体鳞伤,我看呆了,心说搞什么啊这是?

  最后,终于双方休战了,分做了两个阵营,遥遥相望。周围的树木被烧焦的一大片,被冻死的也不在少数,连冻死带烧焦的更是为数众多。这两群狼崽子看起来挺温顺的啊,怎么到了一起就打的如此不可开交呢?

  我站了起来,朝着树林深处走去,这两拨小家伙站起来跟在我身后,还是一直的在互相示威,嘶吼之声不断。但是,体表没有火焰和寒气了,看来是不会再打了吧。

  我回头看看,这两群狼崽子里,有一半一瘸一拐的,每走一步都是一种煎熬,发生痛苦的嘶鸣声:“嗯嗯……”

  我一看干脆收了吧,这要是被人看到也不好,容易引发什么轰动,到时候有人给我拍个照,发微博,那就真的是麻烦了啊!

  我收了这两拨小狼崽子,然后一步步沿着树林前行,总算是我走出了树林,来到了上山的柏油路上。从这里上去就是东翼山,我的那辆科迈罗还在那里,我必须取回来。但是当我到了的时候,我的车不见了。我在东翼神宫前四下张望,就看到我的车迅速从山下上来了,这辆车在盘山路上疾驰,几个转弯后,就到了东翼宫前的广场上。

  很快,这辆车停了,南宫燕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下,笑着说:“你,你来做什么?”

  我指着说:“那是我的车。”

  她随后对我说:“我和你的婚约是不作数的,你不要打我的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