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69章 老孙的小情是虎振的

第69章 老孙的小情是虎振的

  说实在的,我还真的没有打她什么主意,我只是在担心我的秀儿。我说:“秀儿怎么样了?我师父怎么样了?”

  “你要是有本事,自己中玄城问。不过,你要是实在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啊!你和我的婚约解除了我就告诉你。”

  我摇摇头。

  “杨落,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她说,“我要嫁给纳兰那样的大人物,也不枉我身为一个女人在这个世界走一回。”

  “你会后悔的。”我说。

  “杨落,你不要和我说狠话了,你有本事的话可以去找纳兰英雄,把我从他身边夺走啊!我不喜欢只会说大话的懦夫。”

  这个女人真的太自以为是了,我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胸口的伤疤,真的后悔当初救了她。还不如让那水鬼一口咬断她的脖子呢。我说:“南宫燕,纳兰英雄根本就只是玩玩你的,你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的。”

  南宫燕笑了:“杨落,我们不聊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觉得我本来是你的女人,被纳兰横刀夺爱了呢?我给你机会,我等你两年,如果两年后你有本事打败我,我就嫁给你,怎么样?”

  我看了下她的修为,可以说是进步神速,也许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吧,现在的修为已经是九品道了。可以说,离着成仙只有一步之遥。但是我能说要打败她吗?我的对手可不是她,而是南宫傲和纳兰英雄,这都是我无法战胜的存在啊!

  “杨落,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到时候你我做个了断吧!”

  我点点头说:“到时候我一定会去中玄城的。”

  “我等你,所以,你先回去吧。”她说完看着我捂着嘴不屑地笑了。

  我过去,上了车,开着车下山了。我不停地深呼吸,想着南宫燕的那些话,心里一阵阵的难受。这个女人简直没有把我当人看。难道弱者就不配有尊严吗?我的人格就可以随意被她践踏吗?她强势地说着道理,其实没有一条是道理,完全是歪理邪说,但是她说的却那么的理直气壮,这一切都是凭什么呀?

  她吃了什么练就了这么不要脸的能力呢?一个看起来漂亮大方的女孩子,可以这么不要脸吗?她这么做,她爸爸妈妈知道吗?说实在的,我那丈母娘还是很不错的啊!

  胡思乱想之中,我已经到了青城山下。下了青城山就是火车站了。到了火车站我下了车,回头望望青城和东翼两座山,然后从车里拿了零钱,去买了一包烟回来。坐在车里先是给手机充电,开机。然后抽了一支又一支。我开上车去加油,然后直奔西岭雪山。我要去那里找一下顾长虹,也许她能帮我找到若兰,因为若兰和李红袖很可能是在一起的。

  老孙还是在那里钓鱼,他看到我的时候并没有吃惊,只是看看我,然后摆摆手,什么都不说了。我发现,他确实苍老了很多。这老家伙,看来是真的不敢说了。他什么都不说,一门心思钓鱼,我问了句:“今天是端午节了吧!”

  他点点头说:“是啊,你是来吃粽子的吗?”

  我说:“是,你家有吗?”

  他收了渔具,开上车,我俩一起去了他家。他那小情还在院子里练车呢。见到我后喊了句:“杨落,你怎么有时间来我家了啊!”

  我笑着说:“不欢迎吗?”

  我们在院子里的小亭子里坐下,老孙喊了句:“今天我们要吃饺子,不吃粽子。给我们包一顿饺子吧!”

  这女的一听就说好哇,我去买饺子皮。她说开我的车,特别喜欢我的车。我就把车给她了。她走后,老孙叹了口气说:“我好像快死了,杨落,我是不是快死了啊!”

  我一听也不好意思了,本来是想让他算算若兰和李红袖的去向的,结果他这么一说,我也磨不开问了。我说:“老孙,不要想太多了,过一天乐呵一天吧!”

  “那天看到老鬼打你,我就注意你了。一算之下不要紧,你竟然是……”他赶忙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这破嘴……”随后又说:“不说了,不说了……”

  可是他还是憋不住,接着说:“那老鬼那么打你,你竟然一声不吭,当时我就特别佩服你了。”

  我呵呵笑着说:“那你怎么不救救我啊!”

  他说:“你当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啊!这里是那老鬼的地盘,我只是个客人。但是我发现老鬼根本就不想打死你,……”

  我笑了,说:“他是想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的。”

  “是啊!”他皱皱眉说:“我去买点下酒菜。”

  很明显,老孙这小情一定是来监督老孙的,现在我搞不懂的是,这小情到底是什么人。她跟着老孙在这里,又有什么目的呢?

  这老孙号称神算子,可以说是人间的事情都知道,天上地下的事情知道一半的人物。他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物,被人监管起来不足为奇,那么监管他的人又是谁呢?或者说,监管他的组织又是谁呢?

  老孙回来的时候,又是买的花生米,猪耳朵,鸡爪子和鸡翅膀这四样下酒神菜。当然,这神菜只针对北方人,好像成都人更喜欢吃鸭子。

  老孙是唐山人,一口唐山的口音,听着怪亲切的。他回来就说:“来,我俩先喝着。”

  这时候,那小情也回来了,拎着饺子皮,大白菜和一块五花肉。她说你们先喝着,我去包饺子。时间还早,你们慢慢喝,我慢慢包。等你们喝足了,饺子也就熟了。

  我真的难以想象,穿着黑丝袜,齐比小短裙,蕾丝白衬衣的大美女能有包饺子的手艺。这个女人还是有点意思的啊!我问:“老孙,你这小情是从哪里找到的啊?”

  她笑着说:“保定虎振厨师培训学校啊!”

  “不是常年招生的蓝翔技校?”我问。

  老孙就哈哈笑了。他之后什么都不说,根本不提这小情的身份。

  我知道老孙绝对是在扯淡呢。保定虎振厨师培训学校怎么可能找到这样的学生啊!这样的女的当厨师是绝对不行的,当模特还差不多。这时候,这女的出来了,笑着说:“杨落,刚才你手机响了。我忘了告诉你了。”

  我心说谁能给我打电话啊?不用说就是梅芳啊!但是我去看的时候发现不是,是张军给我打来的,我给他打了回去。张军张嘴就说:“老大,我遇到麻烦了,你帮帮我吧!第七中学,闹鬼了。每天晚上都有女的声音在厕所里哭,弄得学生们都不敢回宿舍了。”

  我心说不就是个女鬼啥的嘛!有啥大不了的啊!我说:“我忙啊,改天我回去的吧!”

  张军问我在哪里了,我说在花水湾了。她说这就来找我,让我等他。我知道,这小子是怕我不管他那个事情了。我说:“你放心,我说到就做到的。除魔卫道是我的责任。”

  张军说:“我去找你,等你忙完了和我一起回来。”

  这小子到了刚好赶上吃饺子,她一个人吃了两盘子,弄得那小情只能再去包才行。张军也不客气,问有没有大蒜。我说:“张军,你不是成都人吗?成都人是不吃生葱生蒜的。”

  他哈哈笑着用东北话来了句:“大哥啊!我是在哈尔滨读的大学啊!哈哈哈……”

  吃完后,我和老孙在院子里坐着,张军说刷盘子去,说自己经常刷盘子。他进了厢房,和那小情并排着刷盘子去了。刷完后出来了,问我们等下去干嘛!我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出去有点事。”

  他问:“我啥子事情哦不带我?”

  我说:“你是公安局的,不是多管局的好吧!”

  天快黑了的时候,月亮先出来了,圆圆的,挂在东方。我和老孙在院子里下了两盘棋,正要被老孙将死了,我站起来说要走了。老孙说:“你去那里,多危险啊!上次你跑了就是侥幸,这次恐怕不会再那么好运了吧!”

  我说:“我必须去,瑾瑜还是没找到呢,我要去问问顾长虹,偏偏这个顾长虹很可能今天来这西岭雪山看什么月亮。”

  “狗屁赏月,今天阴气重,他们是来搜集阴灵的,回去炼尸体用的。用阴灵之火炼造出来的身体才会有灵性。”老孙呸了一口说:“血旗营早晚会遭到天谴的。只是时候未到。”

  我说:“这么说,顾长虹一定会来了对吗?”

  “一定会来的,顾老鬼也会来的,不然常无名可不会那么老实让人在他的地盘为所欲为。”老孙叹了口气说:“你小心点吧!”

  我开车出去的时候,看到张军和那小情鬼鬼祟祟在一个林子里说着什么,俩人好像在争吵一样。我停下车喊了句:“你俩没事吧你俩,不会是有奸情吧!”

  小情笑了,说:“没事,因为偶像的事情,我说喜欢韩国明星,他说我是脑残!”

  “够脑残的,韩国棒子真的那么好?一个个傻乎乎的。”我开上车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