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70章 鬼窑子

第70章 鬼窑子

  西岭雪山还是西岭雪山,客栈还是客栈,娜姐还是娜姐,虎子还是虎子。当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娜姐和虎子已经和上次的态度不一样了。我就不明白了,在这种旅游的地方,做生意很好做吗?

  在我的感觉里,那些喜欢出来找女人爽一下的人呢,大多数是生活的不如意的,现在这个社会,生活如意的人找个小情还不是小意思啊!比如老孙这样的,小情漂亮着呢。但是问题来了,有不如意的人来这么高雅的地方旅游的吗?于是,我所认知的是,干这个的大多离着火车站挺近的,也曾经被拽过,我都很可惜地拒绝了。

  这次刚下车,又被娜姐盯上了,看到我后切了一声说:“怎么是你啊!真没劲。”

  说着就要走,我一把拉住她说:“我不是人啊!”

  “你这样的人,老娘一分钱也赚不到。”她哼了一声说:“最近店里来了一批新货,你没有这个福气喽!”

  她甩开我的手,扭着腰吃着瓜子就往回走。这小娘皮,跟我玩心理战术。我看看周围,发现人还没来呢,干脆进去看看又有何妨?“娜姐,等等我,我跟你进去瞅瞅,说不准你能赚到我的钱哦!”

  娜姐一听转过身笑了,挽着我的胳膊朝着店里走去。刚进去的时候是前台,前台小姐看起来很漂亮,说要洗一下眼睛才让进去。她用手指沾了下,就开始揉我的眼睛,说这下好了,你的眼睛干净了。

  我不太知道这是为什么,心说可能这地方有这规矩吧。

  走进去就是一个大厅,台下零零散散坐着几个客人,一个个面黄肌瘦,看着台上的几个女子在跳舞。有一些穿着暴露的女孩子在台下走来走去,有时候还会和某个客人聊上几句。我笑了,心说有意思了,这里面的,居然都不是人。

  那些个台上跳舞的都是清一水的狐狸精,下面走动的都是阴气很重的女鬼,那些客人里,全是鬼。我看看娜姐,她看着我说:“怎么了?”

  “没什么。”我心说有意思了,这里有点意思。看看周围,发现这里的布局很奇特,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又说不清哪里怪。

  “跟我来。我让你看看我们的姑娘。”

  她挽着我进了一个包间,很快,虎子就带着一批姑娘进来了,这些姑娘一进来我就认出来了,这不是昭觉寺里那群唐朝女鬼吗?显然,她们也认出了我来,见到我的时候脸一下就红了。娜姐问我:“满意吗?都是好货色。”

  我灵机一动,说了句:“什么满意吗?姑娘在哪里了?”

  “我去!技术故障,你等一下。这个老王八蛋,是不是又喝多了,耽误老娘赚钱有他好受的。”

  她说完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这男人两只眼睛很大,腮帮子上没有二两肉。尖嘴猴腮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过来就要检查我的眼睛,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先别弄这个了,你先告诉我,这些姑娘你是怎么得到的?”

  他这才愣住了,看着我说:“你看得到啊,这和我没关系啊!老板娘,娜姐,他看得到。”

  娜姐这时候笑着说:“老板,你这不是骗人么?”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说:“我骗人还是你们骗人?我是来找小姐消遣的,你给我弄一屋子女鬼,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会折寿的吗?”

  娜姐顿时喊了句:“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一把抓住了娜姐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在了我的裤裆里,用腿夹着她的脖子说:“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先说,这些女鬼哪里来的吧。”

  娜姐在我裤裆里说:“我都喘不上气来了,你放开我啊!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负责在这里接收和做生意,其他的我都不清楚。”

  这些女鬼似乎都不愿意说什么,她们站在一旁什么都不说,低着头。我问她们:“你们没什么说的吗?”

  总算是走出来一个,她说:“公子,不瞒你说,是我家小姐把我们卖了的。我们是被小姐卖到这里的,说出来真的很丢脸。”

  我一听有些意外:“什么?那么,你家小姐呢?”

  “我家小姐和一个老男人走了。”

  “那么老男人是谁?”我问。

  “不清楚,看起来四十多岁,长脸,一米九左右,长头发,穿着一身红色的大袍子,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挺凶的。”

  我这时候一抬头看到了一幅画像,这是一个站在一面血旗下面的画像,这打扮的男人不就是这画中人吗?我指着墙壁说:“可是此人?”

  众女纷纷点头,之后都捂着鼻子哭泣去了。我这时候一把将娜姐从双腿间拽了出来,指着墙壁说:“能告诉我这男的是谁吗?”

  “这是我们老板啊,顾老板。顾远空啊!”

  我看那个弄符水的,他手里捏着一张符,看来是吓坏了。他咽了口唾沫后,一抬手就给我脑袋上贴了一个,他说了句:“定!”

  我确实感觉到了一些能量,但是这点能量想定住我还差得远。但是这哥们儿可不这么认为,他骂骂咧咧说:“和我牛逼,我弄死你。”

  我慢慢伸出手撕下了这个符,然后用手一捏,真气催动,这黄纸符噗地一声就烧了,里面的能量化作了一个火团,腾了起来。

  这大眼儿小子直接傻了,咽了口唾沫,抬手就要打我太阳穴。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你这两下子,就别打了,投降吧,饶你不死。”

  他一听咕咚就跪地上了,抱着我的腿说:“爹,饶了我吧。只要是你饶了我,你就是我的亲爹,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孝敬您一辈子!”

  我一听啥气都没有了,笑着说:“起来吧儿子!”

  他是起来了,手里多了一把匕首,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下。只是,我的身体瞬间有了反应,在体表形成了护体霸气,绞碎了这把凡铁。

  他呵呵笑着,搂着我的腰,一下下的捅我,捅一下他笑一下:“呵,呵,呵,呵,呵,爹,不好意思了,你死后我会好好对待你的魂魄的。爹,你可要记住啊,我叫笑里刀!”

  他这一刀一刀的捅我,最后发现好像是不对了,他低下头看着,这把匕首哪里还有什么刀刃?只有个刀柄抓在他的手里了。前面的部分,已经碎成了粉末洒在了地面上。

  “乖儿子,你还真的孝顺啊!”我一根手指朝着他的脑门一点,顿时一股寒气透体而出,他瞬间被我冻在了当场。“我还真的是太疏忽了,以后遇到你这样的,直接杀无赦,根本不能给你任何求饶的机会。”

  接着,我给他覆盖上一层保护膜,又把一股阳属性的真气通过手指而出,覆盖上了这雕像一样的尸体。之后哈哈笑着说:“这小子太有意思了。”

  我看到,这小子的灵魂在那副冰冻的躯壳里挣扎着,当我的这至刚至阳的真气覆盖上之后,这灵魂顿时缩回了那躯壳之内。我明白,它根本就受不了这至阳真气,这会将他彻底在这世界摸去。

  我嘴唇轻轻一动:“爆!”

  就听嗡地一声,在屋子的中央震荡了一下,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但是这尸体包括那灵魂,被直接震碎了。我现在对自己的控制力越发的有信心了,能够很好的控制这罪恶曼陀罗的威力,不会失控危及到他人。

  这一下,娜姐惊呆了,那些个女鬼也都跑了出去。娜姐看着我哭着说:“老板,你饶了我,我只是个只要出八百块钱谁都能上一晚上的表子。管事的在后面了,在后面了。”

  她带着我去了后院,然后进了一个很大的房间,在房间里背对着我站着一个男人,他回过头的时候朝着我笑了下,说:“杨落,你好啊!”

  我一笑说:“谷三江,没想到控制这里的会是你这个败类。”

  “难得,你竟然认识再下,说明我的名气还不小的嘛!”

  “也可能是臭名昭著,和赵芳华一样臭名昭著。”我说。

  “不要拿我和他比,他在我这里算个屁。”谷三江哼了一声:“那个变态,有男人不好好当,非要给自己换个女人的身体。又舍不得自己修炼的那口丹田气,简直就是荒唐透顶。”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你和任九天抢魔种的事情就多么光彩吗?魔种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不是什么东西,你去抢什么呀!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大忌了啊!”

  “你怎么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希望你不要说出去,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我一听似乎这件事有些不对劲儿,难不成这件事他是背着顾长虹干的吗?这有可能啊!我笑着试探道:“我之所以没把这件事告诉顾长虹,完全是因为我讨厌顾长虹,你帮我个忙,我就帮你保密,现在我俩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你也知道,要是顾长虹知道你私自行动,你的后果是什么。”

  他顿时满脑袋都是汗了,六神无主。最后他突然嘿嘿笑了起来,说:“你的意思是,我俩结盟是吗?”

  “是啊,你愿意吗?”我说。

  但是我可没打算和这样的人结盟,除非我疯了。

  他笑着说:“我当然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