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71章 忍无可忍

第71章 忍无可忍

  只是,谷三江的手一晃,顿时在他身侧出现了两个小旗子,每一面上都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他二指一伸,顿时这两面旗子呼呼哒哒见风就长。从里面一个个蹦出来足足有三十个厉鬼,这些厉鬼都成精了,青面獠牙,看起来凶残无比。

  我后退几步,出了屋子到了院子里,这些厉鬼蹦跳着到了院子里,两面旗子也飘了出来,在空中展开,变成了两面遮天的大旗,腥风血雨顿时就起来了,我在旗子下,呼吸的空气都是腥臭无比的。

  这大旗里继续往外跳着厉鬼,有的骨瘦嶙峋,有的壮如公牛,唯一的相同的,就是都有一口锋利的尖牙。一个个在我周围准备进攻。

  谷三江哈哈笑着走了出来,他说:“杨落,虽然我知道你和李逍遥学了几天道法,但是你想威胁我,好像还不够资格。和血旗营为敌,你我都不够资格,所以我必须杀了你。”

  我背着手看着他,在手里捏了一朵罪恶曼陀罗,心说尼玛的,等下炸死你。

  突然,觉得丹田内一阵的躁动。内视一下,发现我的狼灵都在属于自己的星球上弹跳不已,吼叫声响彻苍穹,我感到了不安也是因为这些吼叫声。此时,这些小家伙已经进入了战斗的状态了,火狼身体上燃烧着火苗,雪狼身体周围布满了恐怖的寒气。

  这些厉鬼开始进攻了,我一伸手,我的两拨狼灵透体而出,落地后毫不迟疑,分散开朝着这些厉鬼扑了过去,摧枯拉朽一样,一下倒了一大片。凡是接近他们的厉鬼,不是被冻僵了被咬断了脖子,就是被烧着了身体,被群狼撕碎,战场的惨烈,对于我来说有些残酷,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谷三江喊了句:“这是什么宝贝!”

  他忙着收旗子,念念有词。

  我此时的手里已经握了一朵晶莹剔透的曼陀罗,对着天空推了出去,这曼陀罗慢慢旋转着,到了旗子下面后,我喊了声:“爆!”

  就听头顶嗡地一声过后,两面旗子化作了粉末,我一挥手,一股内气透体而出,吹散了这粉末。谷三江一看顿时转身就跑,我一伸手就拿出了霸王枪,直接抛了出去,一个抛物线下去,叮地一声直接将谷三江戳在了地上。他的身体像是糖葫芦一样在我的霸王枪上一抽一抽的。

  死之前还伸着胳膊,指着我。似乎是想问他是怎么死的。他断气后,灵魂在我的长枪上拼命挣扎,挣扎了几下,根本就挣不脱,我的狼灵围过去,一起扑过去,撕碎了这卑微的灵魂。这些狼灵,可是不懂得怜悯的。我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太凶残了。”

  就是此时,我听到山顶上轰隆隆响了起来,给我的第一感觉是雪崩了。我上了屋顶,果然是雪崩了,大面积的积雪沿着山麓而下,瞬间就到了脚下,轰隆隆的声音震天的响,大地都随之颤抖。

  我一跃而起,几个纵越后到了安全地带,再看那客栈,已经被吞没了。那些鬼魂倒是都逃了出来,尤其是那些唐朝美丽女鬼,似乎是看到我逃跑的方位了,直接就朝着我跑来了,她们喊着:“公子救命,我们离开主人到了白天无处藏身,会死的,我们早就和社会脱节,失去了自立的能力。”

  我心说这些女鬼何错之有,动了恻隐之心,但是带在身边又有很多不便。思前想后,我也是淘气,一伸手竟然把他们都收进了我那阴气属性的内丹上。然后内视了一下,这些女鬼到了上面,竟然都很开心的样子,看来这里,还是很适合她们生存的。

  我的那群狼灵此时都从雪堆里拱了出来,朝着我奔跑而来,没有一点的声响。接着,山顶又轰隆隆响了起来,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我这才意识到,山顶有人打起来了。

  我一伸手,收了霸王枪。用衣服擦了下上面的血迹后,收入了体内,然后一点点朝着山顶摸去,快到了山顶的时候,我听到了那老鬼在喊:“顾远空,你到我的地盘撒野,当我是好欺负的吗?”

  “以前是你强我一点点,不过我发现,你好像是有伤在身的啊,你的元神受损,虽然很轻微,但是这点损失已经足够让你输给我了。你的每一招都不能发挥到极致,和我打下去还有意义吗?”

  我躲在山顶下的一个树丛里,静静地听着。心说我的罪恶曼陀罗还是令这老鬼受伤了。

  这群狼灵似乎和我是心意相通的,它们也是静静地窝在原地,呼吸都停止了。却时时刻刻警戒着周围,耳朵晃来晃去。

  这时候,我听到了顾长虹的声音:“常大伯,大家都是朋友,这样打来打去也不好,今晚月正中之时,这里会有万鬼朝拜阴月,到时候我们收集一些阴灵回去,这些东西没什么智慧,也不算违背天经地义,更不会伤了人和!”

  “这是我的地盘,我不同意,谁都别想带走这座山的任何东西。”常无名喊了声,随后说:“要不是老子有伤在身,你们根本没机会上这峰顶,现在下去还来得及,不然就算是拼了老命,也会和你们同归于尽。别人当你血旗营是个大腕儿,我当你们是个渣渣!快给老子滚,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我虽然不喜欢那常无名,但是我更不喜欢血旗营的人。此时我面临着选择,就是站队的问题。思前想后,貌似只能自己一队,看着他们打个两败俱伤才好。坐山观虎斗的滋味说实在的,不怎么样。我最担心的就是常无名妥协了,到时候被这血旗营占了便宜。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情。

  顾远空听了老鬼的话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摇摇头说:“常无名,你还是那么自信。但是你忘记了,此一时彼一时,你现在想和我同归于尽还真的有点难度。”

  说着,他念念有词,身体大放光芒,我直接看傻了。自言自语说:“金身?”

  常无名也很吃惊,他不可思议地说:“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炼成了这准金身,这得牺牲了多少人的性命啊!顾远空,你这么做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报应?你让我遭受报应吗?这个世界有人能让我遭到报应吗?”他狂笑了起来。

  “就算是你有了这伪金身,难道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不要忘记了,这地界幽冥界和人间玄界,都是有真人大能的存在的,还不到你一个魔仙猖狂的地步呢。”

  “真人大能一心问道成神,根本不管这世间之事。还有就是,在他们看来一切都是遵循自然法则在生存,我当然也是在法则之内的。这有什么矛盾吗?”他笑着说:“我存在,自有我存在的理由。老鬼,我看你还是接受这个事实吧!”

  顾远空说着一伸手抽出了一根狼牙棒来,这狼牙棒魔气环绕,顿时周围就有貌似鬼怪愤怒的喊叫声,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常无名的兵器是一把君子剑,这把剑慢慢地,就像是植物一样从他的手中生长出来,颜色血红,泛着红光。这是一把好剑。

  顾远空的狼牙棒猛地戳在了地上,就听咚的一声过后,这狼牙棒旋转了起来,停止后,无数的黑黝黝的魔兽从里面奔跑而出,有的像是猎狗,满身黑色,但是却长了一只大猫的头,个头也很大,别说是见过,听说都没听说过。

  这些千奇百怪的魔兽喊叫着朝着常无名奔跑过去,这老鬼一步步后退,喊了声:“不好,你竟然炼成了这万魔归一。”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这西岭雪山今后就要改姓了。”顾远空哈哈狂笑了起来。“你不是要和我同归于尽吗?看你有什么本事。夺了你的西岭雪山,下一个就是去那地府城,老子要迎娶姬子雅,哈哈哈……”

  我一听就急了,我日你娘了我!这老东西太不要脸了吧,这么大年纪了,打人家小姑娘的主意,难道你不知道姬子雅怀孕的事情吗?

  “我呸!子雅小妮子有心上人,而且她肚子里有孩子,你还能知道点廉耻不?你女儿就在身边,你这么做,不嫌丢老脸吗?”老鬼一剑砍断了一只魔兽的脖子,这只魔兽瞬间化作一团黑雾散了。接着又是一脚,踹飞了另一只。

  “我一个鳏夫多年的人,怎么就不能娶妻了?男人难道不都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吗?她有身孕怕什么?打掉就是了,老子照样给她种上。我不会嫌弃她是二手货的,觉得恶心,我宰了那个叫杨落的小子就是了。”

  尼玛!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本来是想看热闹的,没想到这老不死的,竟然敢打我孩子我女人的主意。动不动就要宰了我的孩子,抢了我的女人,还要对我下手。这样人,难道就真的不要脸了吗?这个世界真的是强权世界吗?

  我出来,几个纵越上了峰顶,身后,我的小伙伴们奔跑跳跃,追了上来,在我两侧卧在了地上。我的出现让顾远空和常无名都觉得意外。说曹操,我这个曹操就到了。常无名喊了句:“娃娃,你来作甚?快下山去,这里没有你的事。”

  这句话我一听,觉得心里暖融融的,他的意思我理解,他扛一阵,让我逃。以后为他报仇。我看着顾长空说:“老王八犊子,你是要杀了我的孩子,夺走我的女人,还要捏死我这只小蚂蚁么?”

  顾远空看着我笑了下:“你也不算是小蚂蚁了,竟然进步如此之快,三品大魂师了吧,不简单,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