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72章 接班人

第72章 接班人

  顾长虹这时候一步上前,咯咯笑着说:“杨落,我爹看上了姬子雅,你就让给他吧,毕竟他是老年人了,等他过世后,你再接班也不迟。如果你觉得吃亏了,也可以追求我啊!你说呢?”

  顾远空哈哈地狂妄地大笑起来:“杨落,小娃娃,希望你有命接我的班,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

  是不是欺人太甚?没有实力就只能挨欺负,在现实社会是这样,到了这奇幻的世界还是这样。难道我连保护自己孩子和女人的能力都没有吗?就算是没有能力,我敢去对抗去死吗?

  “老王八犊子,你最好收敛一些,人在做,天在看。你这样的暴发户通常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想必你是挺喜欢抢别人女人的吧,不才,小爷也有这嗜好,你没有老婆,是个鳏夫,但是你有女儿啊!今天我就要抢了你的女儿当小情,你女儿怀孕后,我给她一些钱将她还给你。小情基本都是这下场,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照顾我的孩子你的外孙啊!”我不要脸地也大笑了起来。自己都为自己的话感到耻辱。

  “你,杨落,你找死。我不许你这样侮辱我的女儿。”他指着我喊了起来,很明显,我戳到他的痛处了。

  常无名这时候笑了:“是啊,这长虹妹子就是可爱,老人家我看到她都有些按耐不住,无耻地有点反应了,真的是不该啊!看来我还是修为不够啊,见到美丽的女子还是会激动,心跳加速,满脑子都是想把你女儿按在地上,扒下衣服的画面。我知道,我错了。”

  这顾远空已经气疯了,他嗷嗷喊叫了起来,这些地上的魔兽开始咆哮,我的狼灵也不甘示弱,都跳了起来,在我身前和这些东西对峙着。

  顾长虹却一脸的轻松,她走了过来,那些魔兽让开了一条路,她到了场地中央,低头看着我的狼灵说:“好可爱的狗狗啊!”

  伸手要摸一头雪狼。雪狼全身都是雪白的长毛,看起来非常漂亮。但是它可不是狗狗,是实打实的狼,这头狼灵顿时露出了凶残的獠牙,哼了一声。顾长虹赶忙缩回了手,她看着我说:“杨落,这是你养的奇兽吗?”

  我没回答,心说和你有什么好说的啊?

  “你不是要蹂躏我的吗?你不是要让我怀了你的孩子,然后一脚踹了我吗?你这样对我,我就能怀孕了吗?”她突然咯咯笑了起来:“你得对我好点。把我骗上床才行的。”

  常无名哈哈大笑了起来:“丫头,这个小娃娃不解风情,老人家还是很会怜香惜玉的,我看你就不要上赶着送秋波去了,来,老人家疼你!”

  顾长虹怒吼了一声:“你住嘴,我在和我的杨落哥哥说话呢。”

  常无名顿时笑得更猛了:“还哥哥,杨落,你一不小心弄了个妹妹出来了。”

  我早就吸取了教训了,这血旗营的人似乎是他妈的鬼子的习惯,清一色的讲偷袭。一个个和鬼子一样,不讲理,耍无赖,这顾长虹可不是来和我矫情的。她随时都可能要了我的命。

  我的狼灵似乎比我更敏锐,它们可能是感觉到了杀气,火狼忽地一声,身体就燃烧了起来,雪狼的身体也是冒出了森森寒气。这冰与火的洗礼,令顾长虹吃了一惊,后退一步,慌乱地整理了一下秀发,随后笑着说:“这是干嘛啊!”

  我笑着说:“顾长虹,你这是干嘛啊!”

  顾长虹回头说:“爹,这异兽似乎很厉害,看起来可爱,实则凶猛无比。红色的是火属性,白色的是冰属性。这混杂起来,真不知道该怎么防了。”

  顾远空摇着头说:“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不可能即拥有火属性的法器,又拥有冰属性的法器的,这是相生相克的,也是根本没办法操控的,这是违背自然法则的。丫头,你听说过冷热交替,但是你听说过又冷又热的事物吗?”

  “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不由得我不信。”顾长虹转过身说:“杨落,本姑娘对你有兴趣了。”

  我笑着说:“可惜,小爷对你没兴趣,就算是你身材好,咪咪大,腿长,……”

  “小娃娃!”常无名打断了我,“我就不信你不动心,我们打赌,要是这女娃娃脱光了站在你面前,你会没反应?”

  这个老流氓,我算是服了他了。我说:“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好不好!难道你不硬吗?”

  “我是个鬼哈哈,我没啥强烈欲望的。”常无名算是大笑了起来。说:“有反应就是动心了,不要狡辩。你可以想想,这姑娘要是脱光了该是多么的好看啊!”

  我明白,这老鬼其实是想激怒这父女俩,人在愤怒的时候会干出很多傻事,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的愤怒是我们的机会。

  果然,顾长虹怒了,她也不太会骂人,指着老鬼说:“为老不尊,我忍你很久了,等下让你灰飞烟灭,挫骨扬灰。”

  顾远空也怒了,一挥手,这些魔兽顿时扑了上来。我这些狼灵可不是法器,根本不需要我的指挥,自己就扑了出去。这峰顶顿时就乱作了一团,狼灵的攻击势如破竹,一团团的火焰在不停地升腾着,一团团的黑色雾气证明着那魔兽的消失。

  这样的打斗毫无悬念。我此时甚至不能理解我的狼灵到底是什么玩意了。

  它们绝对是有身体的,而且这身体无比强悍。它们的灵魂强大,聪颖灵慧。天生的战斗技巧让它们成了眼前令人恐惧的一个群体,这种互相照应,互相补充的攻击和防御,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这就是令人畏惧的狼群。

  那些魔兽虽然也很强,只不过他们只会自己冲杀,完全没有配合,就算是身边的同伴被按在地上撕咬,它也不会去看一眼的。它们的灵魂是简单的,逻辑性也是简单的,不完备的。可以说,这些魔兽的失败不是个体战斗力不足,而是缺少配合导致的。

  顾远空这时候大骂了一声:“该死,这炼制的法器怎么可能有此智慧?今天我必擒了你,交出法门饶你不死!”

  顾长虹喊了句:“爹,你对付老鬼,这小子,交给我。”

  她说着,身体腾空而起,就像是一只老鹰一样扑了下来。动作之快,令我猝不及防,就这样直接被她扑在了地上。也就是一瞬,一头雪狼反扑回来,我能看到它奔跑时候的英姿,那一身的长毛在空气中飘荡,威风凛凛。虽然这些小家伙的个子只有普通的家犬那么大,但是那股子威风的劲头已经足以令对手恐惧了。

  顾长虹搂住了我的腰,单掌一拍地面,我竟然被他抱着腾空而起,我的雪狼奋力跳跃起来,足足跳了有十米高的距离,还是就差那么一点就咬住顾长虹的脚腕。我扭着头,看着我的雪狼坠落,而我和顾长虹还在慢慢上升。但是上升的速度越来越慢。

  就是此时,顾长虹一伸手拿出一个符咒来了。随手一扔,就是一只大黑手将我们捞在了手里,随手就抛了出去,我就觉得耳边的风声像是婴儿啼哭一样,速度之快,令我有些难以适应,张嘴就吐了。落地的时候,顾长虹也是觉得恶心,她捂住嘴,转过身吐了一口,之后回过身就是一个大嘴巴,打得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她指着我说:“不许和任何人说我吐的事情。”

  “我也吐了。”我说,“在天空的时候就吐了。”

  顾长虹的意思我明白,她用的符,她自己都吐了,这是很丢脸的事情。我可不是个爱面子的人,吐了就是吐了,速度那么快,谁不晕就是奇怪了。

  她一捂肚子,又开始吐。一边吐,还反手指着我说:“你要是敢逃,抓到打断你的腿。”

  我心说逃什么呀!我有金身,还怕你打死我啊!“我不逃,虹妹,你能告诉我,若兰去了哪里的吗?”

  “谁是你虹妹?谁是若兰?你说话注意点,你是我的俘虏,明白么?”

  我这时候看看四周,发现我们是在一个山谷里。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刚才的速度有多快我也分析不出来,飞行的时间有多久我也搞不清。不过,我知道,这是在西岭雪山的西方的某个地方。

  “若兰就是昭觉寺里那个女僵尸,难道你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了吗?既然你不知道若兰去了哪里,那么李红袖去了哪里你总该知道的吧!”

  “李红袖不是自焚了吗?”她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你不会是脑袋有病吧,那天你也在场的啊!”

  “不要和我打马虎眼,自焚的只是躯壳,灵魂还在。”我说。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把怎么炼制那些狼的办法给我,我告诉你李红袖的去向。”

  我说:“你当我是傻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