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莫逃

返回首页妖女莫逃 > 第5章 九幽泉啤酒

第5章 九幽泉啤酒

  我指着他说:“老李啊,不带你这样忽悠人的,什么火龙胆,就是个化学品吧,遇到空气就化了蒸发了的玩意,我告诉你,我不会赔你一分钱的。”

  “你这孩子,怎么才能信我呢?难道非要我带你去抓个鬼玩玩你才信?”

  我看着他说:“你要是能抓,我倒是愿意看看鬼是啥样的。”

  “你愿意看,我就给你看。”

  老李说着拿出一个符咒来,是金色的,他说:“你小子气死我了,老子最上品的金符,开天眼,价值连城的符咒,人为一口气,佛为一炷香,给你了。”

  他说着一抖这符咒,念念有词的,这符咒脱手而出,化作了一只金色的老鹰直接就扑向了我的面门,一切都太突然,我毫无防备。这金鹰扑到我面门后消失了,我吓得后退两步,就觉得眼睛火辣辣的疼,眨巴了两下后,我问老李:“什么情况?”

  老李呆呆地说:“我后悔了,你还我来,这金符可是上品天符啊!价值连城啊。我怎么这么冲动啊我,你小子用了什么办法让我上当的啊?”他说着又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败家啊!简直就是败家啊!”

  我心说这不是神经病么?什么开天眼?什么上品天符啊!我说老李你别哭了,也别打自己了,不就是一张符咒么,改天我买一捆纸给你,你画一天就行了嘛!

  “你简直就是放屁啊,这些符咒都是用妖兽的兽皮和精血绘出来的,都是老符了,现在找个妖兽有多难你知道吗?就算是有,能制服不能制服还是另外一回事,你当是下品黄符玄符那些垃圾啊!这可是最高级的上品天符啊!我师父留给我的传家宝。”

  我傻不拉几看着他说:“老李你别哭了,也别吹牛逼了,开个价吧,差不多我就出,只要你保证以后不再骚扰我就行了。”

  老李这时候伸着手说:“给五百吧,算是一点补偿。”

  我二话不说,拿出钱包给了他五十块钱说:“去买点小龙虾炒炒,整一瓶二锅头,明天我找你喝酒去。”

  “也只能这样了。”老李叹了口气。“多了你也给不起,抠门的小子。

  我回到家的时候天也就黑了,明月依旧给我做了一桌子的好吃的。她已经在桌子上摆满了饭菜,看我回来了,接过去手里的包说:“快吃饭吧,怎么又这么晚啊!”

  “老李在门口拉着我不让走,耽误了有半小时。”我说着看着明月一笑。

  随后就看明月也笑了,她先坐到了桌子前吃饭。我使劲揉眼睛,心说怎么了啊?我看明月怎么不对劲呢?她身体周围有一圈紫色的光晕,我日,我眼睛怎么了?明月问我:“你怎么了?你眼睛里进沙子了?我看看。”

  我摇摇头说没有,心说可能是刚才晃眼睛了。没说什么继续吃饭。吃完饭的时候大概是七点半了,明月又说要走,我说:“明月,你什么时候辞职?”

  她没说话,走了出去。在她关门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了,妈的!真的是做这行的没个改,他们可以真心爱一个人,但是想让他们改行,这真的比登天还要难啊!我站到了窗户那里,看他走出了小区,突然从一旁出来一个白色长裙的女人,这个女人和明月站在一起后,抬头看了我的窗户一眼。之后竟然笑了下。好像是能看到我一样的表情。

  她俩到底在说什么呢?是议论我呢吗?

  我继续看着,这个白色长裙的女人一头乌黑的头发自然下垂,随风轻摆。她身体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但是这光芒似乎比明月的紫色暗淡了一些。最后,两个女人挽着走了。

  不用说,这是所谓的同事啊!我估计这个白衣服的女人在劝明月,为我做饭不值得之类的话,一想到这里心里就很不舒服。我打算跟踪一下她们,看看她们到底在哪里上班呢。

  我跑下楼朝着小区门口而去,到了门口刚好看到俩女人打车离开。我也拦了出租车,说跟着她们。本来我以为她们会朝着市中心而去,没想到她们一直朝着驷马桥去了,之后过了,快到植物园的时候在一个公交站下车了。下车后沿着一条小路朝着一个村子走去,我下车后远远跟着,心说这是什么地方啊!不过也不奇怪,最近扫黄挺厉害的,这地方一般人还真的找不来。

  奇怪的是,她们俩并没有进村子,而是沿着村旁的一条小路而去。这里哪里还有路灯啊,伸手不见五指的。当我快要看不周围情况的时候,就觉得眼睛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我开始揉,之后再睁开眼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亮了起来,就像是白天一样,我甚至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所有细节,比如,一只老鼠在我身前爬行。我抬起脚的时候,它嗖地一下钻进了旁边的草丛。

  远远的,我看到这俩女人钻进了一片树林,树林内有一条蜿蜒逶迤的小路,我这才明白老李这价值连城的符咒是什么东西了,老天啊!老李啊,回去我就要抱你的大腿,你是真土豪啊!

  我尾随着她们,一直到了一座木桥边,两个人上桥之前小心谨慎地四下探查。之后上了这座小木桥,小木桥有三个桥洞,护栏上雕刻了各种的猛兽,很精致。木板漆成黑色,显得很庄重。小桥那边突然起了雾,我顿时什么都看不到了。当雾气刚要漫过这座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小木桥的中央,几步就下了桥。雾气最终散了。我看到两个女人在前面拐了个弯,我跟过去,豁然开朗,空中挂着无数的灯笼,将黑夜照得通红,所有人都是红色的一样。

  这是一条大街,有卖小吃的,有大排档,还有摆地摊卖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的,俗称古董。

  我走在这条街上,似乎很多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我再去找明月的时候,发现明月不见了,这里人挺多的,找其中一个人太难了。我心说找不到我就等,正好肚子饿了,就坐在了路旁的一个大排档前,要了些烤串,和啤酒。老板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似乎是很恐惧的样子。

  我说:“你还做生意不了?”

  老板是个胖子,白色的工作服穿的油渍麻花的。他连连点头说:“做做,您要板筋,大腰子,还有鸡头是吗?要什么啤酒呢?”

  我问有雪花么?他说没有。我问有青岛吗?他说这是成都,哪里有青岛?我心说这是什么回答,我说有什么就上什么吧!他也就没说啥,很快给我烤好了串,啤酒也给我端来了,是扎啤。

  我喝了一口,真凉啊!长这么大没喝过这么凉的啤酒,喝到肚子里顿时就觉得内脏都结冰的感觉。还好,从我胸口同时有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游窜。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好酒!这是什么酒?”

  “九幽泉水酿的酒,老弟,你能行么?”

  我说:“怎么不行?再来一杯吧!”

  这酒是真的好喝,老板端来了一杯,放我面前,还冒着冷气呢。我端起来就灌了进去,这叫一个爽快啊!这里虽然是成都,但是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凉的,喝完后我觉得浑身的肉皮麻酥酥的,可随后很快就因为我胸口散发出的热气给解除了。这酒真的太给力了,香醇可口。

  “老板,再来一杯。”我喊了句。

  老板端来一杯之后,用怪异地眼神看看我说:“老弟,上面来的人能喝一杯的就都是了不起的人了,你这是要破纪录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