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返回首页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 第二章 这人是faker!

第二章 这人是faker!

  比赛刚刚进入画面,5L的战争之王迅速的买上了打野刀和5瓶红药向线上走去,非常标准的职业战出装速度,一点没有路人局的懒散,clearlove打辅助的经验几乎为零,还在基地思索着准备出哪个装备合适。

  1分55秒双方出兵,3分12秒,斯巴达果断的闪现帮助上路拿下一血。6分03秒,帮助下路拿到人头并且丝血逃生。7分8秒,跳大中路拿下人头,之后十几分钟内,有两次都是丝血逃生,就好像他对英雄血量的把握技能的非常到位,支援的意识一流,大招跳出必收人头,而就在比赛进入21分之时,才将观战者推向最后的高潮。

  21分13秒,血量极残的斯巴达遭遇四分之三血量的剑圣,此刻斯巴达的爆发虽然已经极高,但是想在眩晕的的一秒内秒掉剑圣还是很难,晕眩结束后,只要剑圣的一个Q技能打出,就一定能够拿下这个终结。

  追杀之中,斯巴达躲进草丛,剑圣没有视野Q不出伤害,也想跟着走进,可是就在他刚走动些许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一圈红色的圆形范围。他怎么也没想到,斯巴达草丛内原地跳大!

  “碰!”

  一声震荡的声音响起,斯巴达从天而降!

  剑圣刚想躲,就被坠落而来的斯巴达晕住,飞舞的长矛瞬间将剑圣的血量掏空,随着最后一支长矛的投掷。一声“超神”的音效也在系统中响起。

  这一刻,紫色直接打出投降,23分钟,比赛结束…

  少年的屏幕中也很快显示出那副闪耀的画面。

  “你已经晋升至单排最强王者!”

  少年不知道这意味着多少召唤师掏空心思才能打出的成绩,他只知道,有了这个提示,他的任务就完成了。有了这个标志…他的四百块就到手了…

  “这战争不是和厂长换号打的我吞粪!你见过厂长打辅助吗?”

  “我怎么感觉…。这局打的比厂长还凶残啊?”

  随着比赛结束,yy内再次热烈的讨论了起来,由于不是赏金术士第一视角的直播,所以人也并不多,要不然YY频内早就被刷到漫天飞了。

  厂长辅助酱油爆了无名路人大腿,这话题看起来就劲爆啊。

  与此同时,clearlove的战队基地中,正当他和卷发青年感叹这个神秘路人的时候,电脑室的门突然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个比两人看起来年长一些的青年。

  “星哥,快.快来看这个路人!”

  卷发青年摆着手说道。

  被叫做星哥的青年也很快凑到了电脑前。

  “这人和厂长单排排在一起,上来就说是代练,求中和打野的位置,本来以为他是打傻了,看了战绩才下一跳,才打了三十多局,直接把一个S3什么都没打的号升到了钻石一(盒子延迟)而且这一场用战争打野,23分钟就把对面打崩盘了,真的好像代练一样!”

  “王者局的代练?还是电一?”年长青年听完很快露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代练他肯定知道,可到了一定分段,再代的话就是靠演员上分,特别是电一这种水特别深的高手区,王者局还能像白金以下的段位那,根本就是扯蛋吗。

  韩星自己点开了盒子查了一遍,看到战争后面“神”的那个标志眼前一亮,饶有兴趣的翻开更多的战绩,看到后面几页全胜的战绩也和两人一样吓了一跳。

  “这.这你们认识这个id吗?问没问过他是哪个选手的小号?”韩星很快问道。像这种实力的路人,如果不是其他战队职业选手的小号,挖过来就是一块活宝!

  “没.他从头到尾除了求位置,和提示一句不要托节奏外什么都没说,我们问什么,他也一句不答,就好像.就好像把我们都屏蔽了一样。”clearlove思索着说道。

  “我上号加了他好友,不过他刚打完就下线了,而且他说自己是代练.说不定这个真是他代打的号!”卷发青年思索着回道。

  而一旁的韩星还在想,只求位置,不说任何话.这TM不就是专业代练的风格吗?可这代练竟然代到一区王者局来了,这个真是简直不能忍啊。

  “等他上线如果同意你们的好友请求了立刻通知我,我去找阿国,让他帮我查下这个号的ip地址…”

  “MD,那个斯巴达到底是谁啊,这么猛,insec来打国服了?”

  比赛结束后,紫色方躺输的赏金术士不禁骂道。这种打野节奏,比厂长还强,能让他想到的只有韩服的insec了。

  “刚才那个草丛原地跳大,真是亮了,几次都是丝血逃,说是走运,我真不信服.”和赏金术士双排的大表哥想起之前的画面在语音里感慨道。

  心想着幸好他们没开第一视角的直播,不然要被吵上天了。

  “我擦!你看他战绩,MD,这战绩你敢信吗?!”赏金术士看着满满几页的胜利激动的说道。

  id叫做“大表哥”的玩家也很快查了过去,看到这满满胜利的同时,也发现这家伙竟然不是主打打野,最常用的英雄是“疾风剑豪,诡术妖姬,狂野女猎手…”全部都是中单。

  “我懂了!faker和insec用同一个号来国服砸场了!你敢信这是个路人?”

  赏金术士激动道。说着赶紧加了那个id叫做“挥泪斩左蛋”的好友,可是这个时候人家已经下线了。

  “大神…这是真大神…哪天一定要加上好友,说不定就是faker!要是哪天能打出个faker国服双排,YY不TM爆满?!”赏金术士想起来就有些激动,准备后几天时刻守着这个“挥泪斩左蛋的id”

  而与此同时,松山市的一处乡村中,少年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关上客户端,打开固定的邮件发送道:“眼睛叔,我打好了,明天可以去集里拿钱了吧?”

  “嗯,老地方给你。”

  眼睛男看着完成的订单咧着嘴打道。心想着一年前那个投资还真没下错,一台廉价的二手电脑,就换来一个镇店级的打手,他是学计算机工程毕业的,少年的电脑也是经过他特殊处理的,他的客户端看不到任何人的打字,电脑除了打lol也不能上网,发邮件也只能给他一个人,用作每次订单的交流,就这样足足打了一年的时间,眼睛男也在半年前给少年换了一部配置更高的笔记本,而这笔钱,跟少年创造的财富,是无法相比的。

  “哥,你还在打啊?”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样貌上看上去和少年相仿的女孩走了进来。

  少女白皙的皮肤,清澈的双眸,朴素的装扮现出一种清纯的气质,这种美,是城市中那些浓妆艳抹们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打完了,明天就去集上跟眼睛叔拿钱,到时候哥回来给你带好看的衣服。”少年傻笑道。

  “哥,钱你留着就好了,你过阵子就要去城里上学了,我衣服够用的。”

  “没事,眼睛叔说了,到了学校,就让我他住他那里,我还可以帮他代打,零用的钱会赚回来的。”少年笑道。

  高三的生活是索然无味的。

  而张小羽的高三,在城里一些常年混迹于网吧的学生看来,确是多姿多彩的。

  乡里的高中没有早晚自习,于是,张小羽每天结束课程就会跑到家里帮着眼镜男代打,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了高考前夜,张小羽破天荒的睡了一个好觉,等待成绩的日子里,就安心的帮着眼睛男代打,今天这个已经是第5单了,而少年的成绩也在不久前发布了下来,虽然不算特别优异,但是足够上省里最好的松山大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