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返回首页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 第二十一章 发怒的教官

第二十一章 发怒的教官

  军训从八点正式开始,而九月的松山从早上7点半就热了起来,还未军训,众新生便仰望着愈发灼热的太阳直骂着娘。

  张小羽来到队伍,用手臂擦了擦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的汗水看着前方,没过多久,负责训练的教官便来到一连之中,由于刚跟女友吵了一架,所以心情也是非常不爽,看见一片懒散的大一新生,更是火冒三丈的喊起口令要训练一遍昨天的成果。

  “这教官怎么了,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一连之中,一个眼睛男小声嘀咕一声。

  “估计来大姨妈了。”

  眼睛男身旁一矮胖男生小声笑道。

  而这一声正好被气头上的教官听到。

  “谁在说笑!给我主动站出来!”

  庄成严的厉声很快让两人吓了一跳闭起嘴来。

  “谁在说笑!最好给我主动站出来!”

  庄成严又厉声一句,矮胖男和眼睛男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他们也不傻,这天气,再加上教官现在这脾气,要是站出来被罚个一百俯卧生那就是作死的节奏。反正一连那么多人,就是打死不承让他也不能怎么着。

  “好,很好!我虽然找不出你,但我能确定就是你们一连的声音,你不站,你们一连男生全给我围着操场跑10圈!女生跑8圈!”

  “10圈?!”

  听到庄成严这句话张学成脸都快绿了,尼玛,这松大操场好歹也是500米的橡胶跑道,10圈,5000米,这TM不是要命的节奏?

  听到教官这句话女生当然也是不愿意了,这声音明明就是从他们男生那里发出来的,凭什么她们也跟着跑?8圈虽然比男生少了两圈,但好歹也有4000多米,这些城市中娇生惯养的花朵们怎么可能受得了?

  矮胖男吞了吞口水,心想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不过就算这种情况他也肯定不会站出来的,一个集体尚且这么高的处罚,如果是个人估计不用活命了。

  “跑!”

  庄成严高声一声吹了声口哨,女生虽然很想反抗,但是教导主任在军训前就打过预防针,“绝对服从教官的命令”否则会影响学分,上了大学,都知道学分的重要性,刚军训就被扣,后面一个学期估计都是惨淡的,想想代价,还是咬咬牙动了起来。

  时间慢慢的随着一连的脚步声流逝,刚刚三圈,跟着队伍的口号还跑得下去,可是5圈之后就有一些男生撑不住了,女生更不用说,之前还注意维持的队形的也根本维持不下去了。

  庄成严知道这群新生犊子肯定受不了这样的运动量,也不去在意什么队形了,只要他们能继续跑就行。

  第六圈结束,第七圈开始,一连的大部分人已经快支撑不住了,而张小羽却好像还没有多累一样。

  张小羽家,离要去的安详高中足足有4公里左右的路,张小羽每天两次往返于学校和家之间,这点运动量对他来说还是足够承受的。

  张小羽依然调整着呼吸慢跑着,然而就在刚刚散开队形没多久的男生队伍,追上早就散开的女队一圈时,张小羽突然间注意到一个已经有些摇晃的身影。

  两年前,张小兰刚刚考上张小羽同样的安详高中,张小羽清楚的记得他和小兰第一次一并走在通往安详高中的路上。

  那个时候同样正值酷暑,小兰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体力上明显有些不行。

  张小羽问小兰有没有问题,小兰挤出笑笑着说:“和哥在一起走不累。”

  张小羽以为小兰是真的没有问题,可是没再走几分钟,张小兰就有些摇晃的倒在地上。

  张小羽吓坏了,硬是背着小兰走到学校附近的卫生所。

  到了卫生所张小羽才知道,她是累坏了,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就些撑不住了,虽然后来小兰慢慢的适应了过来,但是小兰在他面前倒下的那一瞬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队伍散了,学生们都累坏了,根本没有人会注意谁快要支持不住了,张小羽连跑到那个女生跟前,刚想说话,女生突然间身体有些向右倾斜,张小羽连忙扶住快要晕倒的夏雨晴对着还在林荫处的庄成严喊道:“教官!这里有个同学要晕倒了!”

  庄成严连忙跑来,虽然他要惩罚一下,但是如果学生出了什么问题,他也不好过,8圈对于女生来说虽然很难坚持,但是有谁坚持不下,跑过来跟他请假他肯定是会同意的,就在刚刚已经有两名女学生去一旁休息了,可是庄成严却没想到,女队中却有如此偏执的人,快要晕倒了还在坚持着跑。

  “女队停止训练,男队再跑一圈结束!”

  庄成严害怕再有人体力透支倒下,很快吹哨喊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已经失去些许意识的夏雨晴微微的笑了。

  庄成严注意到夏雨晴嘴角扬起的那个弧度,很快明白了什么。

  庄成严是部队出身,他很清楚装的中暑和真的中暑的区别,眼前的夏雨晴,面色苍白,大量流汗,很明显就是中暑的迹象,她知道自己体力快不行了,就是想用这种方法来让庄成严被迫停止这对大部分人而言本来就是受牵连的惩罚。

  庄成严明白这一切,虽然感到自己面子上受到很大的挑战但也完全没有办法。

  和张小羽一起把夏雨晴扶到林荫处后,很快又对着张小羽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我补回这一圈!”

  “哦…嗯!”

  张小羽迟疑的应了一声,笑了笑很快用手擦了擦汗跑了起来。

  夏雨晴坐在林荫处,意识也清醒了不少,转过头的时候撞见张小羽的这个笑,心里也猛地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由于之前的意识都是有些模糊的,所以夏雨晴并没仔细注意那个把她扶过来的男生,待快走到林荫处时,他才撇到那个一直小心着搀扶自己的张小羽,可能是因为常年生活的物欲熏心的大城市里,夏雨晴很少见过像张小羽那种干净的眼神,那种感觉,夏雨晴说不出来,如果非要用什么形容,就像夏天里突然吹过一阵清风。

  当然,夏雨晴绝对不会把这个当作荒唐的一见钟情,只是想到可能是他过来帮了自己,而产生的单纯的一丝好感罢了。

  几分钟之后,男生的最后一圈终于结束,男生们向牲口一般大口的喝着带来的水。

  可是还没等他们喝上几口,一声集合的声音立刻让他们慌张的拧上瓶盖奔着自己的位置而去。

  没有找出人,也没有完成开始留下的惩罚,庄成严心里依然一阵不爽。嚷着要训练昨天留下的任务。

  吃了这个苦头后,新生们一句话不敢多说。

  从军姿到稍息,又到走齐步,看到一脸不爽的教官,众新生们丝毫不敢懈怠,尽量按着教官庄成严的口令来,可是练到踢正步时,张小羽由于下午没有来,所以脚步和手势上明显和众队员不合。

  庄成严叫停,走到张小羽面前的,虽然注意到了他就是刚才搀扶女同学的男生,但依然呵斥道:“告诉我,为什么只有你和别人做的不一样!”

  “报告教官!小羽昨天请假,没有练到这一节!”就在这时,张学成替张小羽大声的回道。

  “我有问你吗!告诉我!为什么只有你和别人做的不一样!”

  庄成严先呵斥张学成一句,随后又对张小羽厉声问道。

  “我...我...”

  张小羽害怕教官又问他为什么要请假,所以只是支支吾吾的不敢回答,张学成在一旁替他着急。

  庄成严等待两秒后便又厉声说道:“说不出来给我军姿一小时!”

  张小羽咬了咬嘴唇,留着汗向着外面太阳正灼的地方站去,女队之中,夏雨晴撇了眼向着队伍外走去的张小羽,可能是因为刚才张小羽帮了自己,现在的他,看到张小羽又这样,心里也是一阵不舒服。

  张小羽走出队伍,一连的训练依然在继续,太阳越发灼热,张小羽的汗水也一滴滴的从脸上滴落下来。

  张小羽保持着军姿,任由汗水的滴落。

  队伍之中,夏雨晴一边练习着齐步,目光也一边撇着队伍之外的张小羽...

  一个小时之后,第一轮的军训终于结束,看着还在一旁站着的张小羽,夏羽晴很快走到自己的背包的位置,拿出一瓶苏打水,走到张小羽面前说道

  “这个,给你...”

  “我...”张小羽一阵惊讶,刚想说什么,这时夏雨晴已经把水放下快步的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