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返回首页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 第二十四章 王者局的第二场 王者局的第二场

第二十四章 王者局的第二场 王者局的第二场

  “靠,瑞文你买的什么?还没出城,快撤销掉。”

  1Lid叫卖豆腐的老太爷看着白店的出装立刻打字道。

  而白店则是不闻不问,看着已经走出的2L笑着打字道:“2L,你还记得我吗?”

  “哥,上次喷您是我错了,好好打吧。”2L的玩家很快的苦着脸打道。

  游戏未开始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白店黑地这个id,但是看到白店非常默契的补了位置,本以为白店忘了他的名字,便默默的换上天赋准备开始游戏。

  谁知道白店一直隐忍不发,在开始后才翻开旧账…

  “叫声爸爸我就原谅你。”

  白店双手灵活的打道,他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男人,这点也是他原谅人的唯一途径。

  2L看着基地边缘的白店一阵犹豫,这个位置,白店再往前走一步,就再无法撤销出装。

  而只要自己说一个“不”字,白店无疑会这么做。

  这并不是一局两局的事,这个男人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跟自己纠缠,网络里,叫声爸爸又能怎么样呢?下了线谁也不认识谁,2L是怕了,刚刚微颤着双手要打出那两个字时,队内一条消息横空而来…

  “叫NMB,还真以为自己是谁了?”

  “完…完了…”

  队内四楼看着来自1L的消息无奈叹道。

  他知道,这局就算2L叫了爸爸,白店也是要黑定1L了…

  白店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

  对于口头辱骂的队友,一般会采取五速鞋无限送人头的办法,对于被坑或者不听指挥之类的,会采取挂机的办法。

  眼下的情况,白店无疑要采取计划A了,这也就意味着这场韩国比赛将是一场4V6,4V5都非常难赢,更别说4V6,所以身在4L的玩家在这一刻几乎放弃了出城的想法…

  “卖豆腐的老太爷,无故辱骂,送头10场!”

  白店愤愤的打开手机记事本打道。

  说完便毅然的走出泉水,向着中路的位置而去。

  只留下2L一个决然的身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

  与此同时,蓝色方一队才刚刚战好位置,张小羽看着对手迟迟未出现在视野中,思考着要不要以对面的红buff来开局打。

  用寡妇打野,可以依靠自己的被动越过对手的眼位,这样的话, 就很可能在对手打buff的时候把他家里另一个buff偷了,自己三buff开局,对手少一个buff,无论等级还是gank打野效率上,都差了一个档次,对前期的节奏肯定有非常大的影响。

  张小羽停留一会,刚标记了一下对面红buff位置之时,只见对面的瑞文直接开启三段的折翼之舞,径直的向着中路塔的位置而去。

  “福利局!”

  5L的玩家看到这个熟悉的画面很快惊喜的打道。

  这个明显就是白店送的节奏。

  张小羽虽然不懂对面为什么这么做,但这种情况他也遇到过,对面主动送经济来打,他更不可能输,那么这局的结果也在这一刻就出来了…

  十几分钟后,松山大学电竞社中。

  廖文斌刚刚吃过午饭便来到了社内。

  今天下午还有两节课,所以他只能趁着这个空练习一下补刀。

  松山大学的电竞社虽然有些钻石白金段位的玩家,但是精通adc位置的人非常少,能登上联赛水平的更是只有廖文斌一个钻石五的ADC。

  所以顾诗灵安排的替补位,也唯独没有ADC这个位置。

  这就导致了廖文斌经常和正式队员训练一遍后,又和替补队员训练一遍。顾诗灵说因为只有他一个adc这样双重训练可以提高他的水平,对于顾美女的要求,廖文斌也只有无奈的答应...

  廖文斌打开lol客户端,输出帐号密码选择到“艾欧尼亚”大区进入,由于昨天晚上社内参赛的正式成员基本上都加了许子升的好友,所以廖文斌刚上线就查看一遍好友列表中的“挥泪斩左蛋”有没有在游戏。

  廖文斌一直以为自己留在钻五有一大部分就是运气的关系,加到了一个最强王者的好友,当然要看看他们的普通对局。看看他们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差距。

  列表中的“挥泪占左蛋”此刻是在线状态,并没有进行游戏,廖文斌刚纳闷许子升为什么不开游戏时。列表中的“挥泪斩左蛋”状态很快变成了“队列中...”

  廖文斌一阵高兴,准备等待挥泪斩左蛋的游戏开始。

  两分钟之前,由于白店黑地的帮助,张小羽一队在15分钟之时便拆掉了基地。张小羽赢得比赛退入聊天界面,看到客户端左上角的“+49战区胜利点”一阵疑惑,往常他的一局胜点都是30到40左右,这次突然高了10点左右,眼睛叔让他把胜点打到130左右,这样一来再赢两局甚至还会超过了这个胜利点。

  几分钟之前,孙成海发了一个邮件给张小羽,张小羽一结束游戏就打开了邮件,只见孙成海发来的邮件上面写道:“小羽,这次打到130胜点你的酬劳是200块,一定要在下午12点到2点,晚上9点到1点这期间打,打好了立刻通知我。”

  张小羽虽然对孙成海要求的那个特殊时间段一阵疑惑,但是200块的酬劳却是吓了他一跳。

  这次报酬是200块,这么算来自己只打三局就差不多能拿到这笔钱,之前的一场比赛200,这次又来一个三场200,这两天的四场比赛甚至快赶上了他之前10天的代练,这个是张小羽一年前想都不敢想的。

  而那个下午12点到2点,晚上9点到1点的要求,完全跟他的休息时间契合。所以张小羽也根本不用担心这点。

  张小羽兴奋的再次点开游戏等待。

  手扶着侧脸看着队列上一秒秒流逝的时间。

  他逐渐的发现了一个规律,自己队列的等待时间越来越长,最开始代练的时候不到10秒,之后慢慢的变成30秒...1分钟...上一局的队列8分钟,更是刷新了他之前的等待记录。

  然而这一次张小羽中上方的“预计等待时间”都已经提升到了15分钟,这一切不得不让他思考到底原因在哪里...

  张小羽等待的同时,廖文斌也坐等着挥泪斩左蛋的排位开始。

  可是足足20分钟过去,挥泪斩左蛋的状态仍然是“队列中”

  “我擦,这最强王者段位打一局真难啊,排队基本上都能玩一场了。”

  廖文斌暗自感慨一声。

  而就在这时,顾诗灵突然推开了电竞社的门,收起手中的遮阳伞,一步步的走向社来。

  “副社,那个大一的最强王者现在正在排位。”

  廖文斌听到脚步声转过头说道。

  顾诗灵愣了一愣,然后向着廖文斌的位置而去。

  “不过就是太慢了,都排了20多分钟,还没有排到。”廖文斌无奈道。

  顾诗灵看着帐号的队列时间笑道:“这个段位就是要等很久。20分钟还不算长。”

  顾诗灵本来要准备组织一下下午的训练,看了看时间还早便也坐下看了起来,也好亲眼看一下这个新来最强王者的实力到底怎样。

  与此同时,张小羽看着已经队列到26分钟的时间快要忍不住了,这么久的时间都快够他赢一场了,想到还可能有人退出重排这点更是有些抓狂。

  不过就在队列时间达到27分之时,一声进入游戏的声音很快让张小羽松了一口气。

  张小羽排在紫色方3L,而这个位置,正是自己最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