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返回首页英雄联盟之竞技之心 > 第四十三章 最后的赢家

第四十三章 最后的赢家

  与此同时,萧然操纵着自己的放逐之刃走回基地。看着手中的经济,直接购置下两把多兰之剑,以及一瓶血瓶走上线去。

  大对决这个模式虽然出兵频率高,各自补兵量比召唤师峡谷高出不少,但是他对小兵的经验做出了一小部分的削减。

  游戏公司的目的也是刻意的让大对决地图升到6级的时间尽量贴合召唤师峡谷的模式。

  萧然再次回到线上的时候,比赛已经进行到了近5分钟。虽然落下了这一波的经验,但是之前他也是赚到了张小羽一波兵的经验。

  这也就意味着,大概一分余秒之后,双方都会升级至六,而且这个间隔也绝不会差几秒。

  张小羽看了看此刻萧然的装备,两把多兰,一瓶血瓶。

  和自己此刻的装备完全一样。

  因为刚刚的那波强拼,自己是没有回城的,虽然吃了一个血瓶,依靠双多兰回复了些许血量,但是和刚刚到线的萧然还是差了百余血量的。如果要在6级做出一轮对拼,就必须想办法赚会这个血瓶的血量...

  “为什么不再买一个红药,然后多补几瓶血?”廖文斌在张小羽调出装备栏时看着大屏幕上的画面疑惑道。

  如果萧然选择一把多兰加上一瓶红药,到达线上克下红药,属性上比张小羽强不说,消耗拼也可以多买几瓶,这样下来接下来的三分之内又可以形成装备上的优势,而且以社长现在的补刀数,那种出法绝对是最佳的。

  “张小羽不是也用的双多兰?”顾诗灵一笑。

  廖文斌听到这句话也很快明白了一些,相同的装备属性,相同的英雄较量,这样真的就是纯粹的拼双方的操作技术。

  廖文斌注意力继续投放在大屏幕上,张小羽将兵线推到萧然塔下,便很快的向回走去。

  萧然清下线,己方的一轮小兵也正好来到,兵线停到双方两塔之间,两方小兵不相上下的交战。

  张小羽走位着注意虚血的小兵补刀,一记折翼之舞空在原地,又一记空下,待第三段击飞就绪才走上前准备击飞打出。

  萧然看到张小羽带着第三段Q来,瞬间利用一段折翼之舞向后Q去,张小羽Q空,萧然二段Q追来,三段Q紧随其后的打出,张小羽E出,萧然知道自己E追过张小羽肯定一直向后,等到E的护盾消失再向前来打。便没有继续追上去。

  一轮试探性的对拼,谁都没有碰到谁的衣角。

  数秒过后,张小羽的折翼之舞再次CD,萧然的也Q也在一秒后到达CD状态。

  这一次张小羽原地空下一个Q的时候,萧然也打出一段折翼之舞,第二段Q两人同时空下,第三段又同时打出。击飞效果再次弹出。两人同时被弹起击飞,谁都没有机会趁着这个击飞效果甩出一记平A来。

  “这…为什么他们两人一直在原地空Q啊?这不是浪费技能伤害?”

  大屏幕下,一位带着眼睛的社员不禁疑惑了一声道。

  这时主打上单的韩宇笑了一声说道:“谁先用前两段Q移动过去,吃亏的就是谁。”

  “谁先Q过去吃亏的就是谁?”眼睛社员不解。

  韩宇又解释道“你先Q出一段过去,对手可以利用W晕住,接砍一刀,然后利用一段Q向后位移,你二段Q肯定追不上,第三段击飞的Q打出来,对手如果反应快可以用第二段Q逃出范围,你Q空,他还有一段击飞的Q,反身回打,你一个眩晕,他一个击飞,瑞文都是主升Q,你一级的晕跟人家一段Q的伤害差不多。所以就相当于你白白的被人家W住砍了一刀。你说自己亏不亏?”

  “怪不得看那个瑞文争霸赛,两个人也是来回的在边缘空Q,原来是这个意思...”眼睛社员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视频说道。

  韩宇露出满意的笑容,心喜着想到自己果然对瑞文理解的非常高端。

  比赛这个时候进行到了5分29秒。张小羽获得一轮技能CD,再一次的在原地先空出一个Q,萧然依然对应的Q出一下。

  张小羽这一次在Q出一段后,第二段Q并没有即时的Q出来等待第三下的击飞。

  萧然也因为张小羽的略微延迟,多保留了半秒第二段Q在手中。

  然而就在半秒之后,张小羽瞬间利用二段的折翼之舞突进而去。

  社员因为听到刚才韩宇的解释在这瞬间都纳闷了起来...

  “不是先Q过去就是吃亏的一方?可这又是?”

  就在一些社员的疑惑之中,张小羽的第三段Q击飞没做任何停留的打来,萧然被击飞打中,张小羽趁着飞起,接上一记平A,萧然落地一刻,镇魂怒吼接下,又是一记平A。

  萧然在眩晕结束之后连按Q键,但是这一刻却猛然发现二段Q已经过了限定的释放时间!也就是这一刻他才猛然间理解了对手在一段Q之后,多停留半秒不释放二段的缘故。

  对手多卡了半秒,目的就是加上这半秒,再之后用一段击飞和眩晕的控制时间,卡过折翼之舞的限时释放时间!让他的二段折翼之舞完全葬送在手中!

  “呵!”

  萧然虽然在这一刻被惊到,但还是在眩晕效果结束后立刻接上一记镇魂怒吼,张小羽被晕,再被补上一记平A。但他却并没有撤退,E技能套盾冲击,萧然同时E走,接下来张小羽一记附加被动的普通只打下了护盾的些许血量。

  萧然逃出战局,但这一轮对拼亏下了一段Q和一记普通的伤害。

  克下身上仅存的一瓶红药,萧然开始重新的注视起线上的这个对手…

  “这个怎么回事?不是先Q出来吃亏吗?这一波社长被白白多打掉一个血瓶的伤害啊。”之前的眼睛社员很快把那一刻的疑惑说了出来。

  而韩宇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还有些惊讶的说道:“他…他…把社长的Q卡掉了…”

  “卡掉?”

  “一段击飞接一段眩晕,加上刚才社长停了大概半秒,差不多刚好到了Q的限定时间...”

  韩宇说着看了看一旁还在操纵的张小羽,其实一开始他也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只是疑惑着明明已经快到了Q的限定时间社长却一直没有放,待社长交出W打出一记平A时,韩宇才懂得,原因之前的那一刻已经过了Q技能的释放时间。

  两段控制加上短暂的延迟刚好卡掉这个技能...

  “这…这么高端?”另一位社员有些吞吐的说道。他是黄金段位的选手,对线有意识的在对手刚释放完技能CD后,再激进点打还是懂的,但是这么高端精确的计算,卡掉别人的技能。真的是这个段位很难涉猎的。

  顾诗灵也激动的看着比赛。

  张小羽表现的越好,她就对联赛的希望越大,虽然她能清楚的看出萧然在前期根本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来打,但是张小羽在一些细节上的处理,却都是看在眼里的。

  顾诗灵继续看着大屏幕中两人的对决。而这个时候比赛的时间也正式的来到了第六分钟。

  6分钟的大对决地图,如果双方都是只落下一波兵的经验,那么用不了几秒两个人都会升级到6。

  十几秒前的又一轮换血交锋,让此刻张小羽和萧然的血量都到达一半的血线左右。

  瑞文的一套爆发,仅存一半的血量,谁先升到6级,很可能就意味着谁是比赛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