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十七章 古怪的铁盒子

第十七章 古怪的铁盒子

  我本来也挺害怕,可看到铜锁这怂样,又暗暗觉得有趣,幸亏有个更胆小的垫底,要不然我这面子真丢不起。

  我强自镇定,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老铜啊,稳点,别给灯盟丢脸。”

  铜锁抓住我的衣服,哆哆嗦嗦躲在我身后。

  李扬站在墙前,打着手电仰头凝视上面的图案,此时此景十分诡异。我们都没有说话,空气几乎凝固了。

  他忽然回过头,提提鼻子:“你们闻到什么味儿没有?”

  我小心翼翼嗅了嗅,空气中果然弥漫着一股说不来的腥臭。我对铜锁说:“老铜,你莫不是拉裤子了?”

  “操,我再怎么害怕也不至于大便失禁。”铜锁不服气。

  李扬像狗一样四下里闻着,在卫生间走来走去。我这心啊,都提到嗓子眼,后背湿透了,哆嗦着说:“李哥,咱别闻了,赶紧走吧。这是厕所啊,有味道很正常。”

  李扬狐疑地皱了皱眉,挠挠头说:“既然来了,哪能这么走。”

  他从兜里掏出手机,调出照相机模式,对准这面墙一顿乱拍。

  手机屏幕散发出莹莹之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得非常阴森。

  “取光这么差,你手机行吗?”铜锁躲在我背后说:“要不然用我的吧,三星。”

  “拉倒吧,估计你手机现在让尿泡的都短路了。”李扬道。

  拍着拍着,他忽然关了手机,大步流星走到布帘前,猛地一拉,露出后面的浴缸。

  就在浴缸暴露的瞬间,我似乎看到有一团黑雾从里面蒸腾而出。

  李扬打着手电去照,我和铜锁也凑了过去。手电光亮中,就看到浴缸里面,是一缸满满的黑水,水的边缘快要没出缸口了。

  “怪了,这水哪来的?”铜锁问。

  “水龙头没扭紧吧。”我猜测。

  李扬来到浴缸头,举着手电找水龙头。水龙头还是很扎眼,黄铜制成,在光线下泛着幽幽白光。李扬小心翼翼把手指伸向水龙头下面,然后缩回手,胶皮手套上,果然黑黑的湿了一片。

  可以肯定,黑水确实是从水龙头流出来的。因为浴缸中水面太高,几乎触碰到了出水口,水流从水龙头出来,并没有滴落的声音。

  李扬拉下口罩,把手指沾着的黑水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点头说:“刚才的味道就是这个,腥臭。铜锁,你闻闻。”说着把手伸过去。

  铜锁像被狗咬了,赶紧跳开:“别闹。”

  “奇怪,为什么浴缸的水龙头里出来的是黑水呢?”李扬半跪在浴缸前,几乎趴在缸边,眯起一只眼侧脸看黑黑的水面。

  “这有什么可研究的。可能水管爆裂,染了铁锈。或者地下水受了污染。都有可能。”我说。

  李扬像是发现了什么,若有所思:“铜锁,你把盥洗台的水龙头扭开。”

  “干什么?”铜锁表情极为痛苦,他现在就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不愿意节外生枝。

  “让你干就干,别那么多废话。你看看那里流出来的是什么水。”李扬说。

  铜锁走了过去,扭开盥洗台的水龙头,里面很清晰地流出涓涓透明的自来水。

  “我靠,这咋回事?难道盥洗台和浴缸分别用的是两根管道进水?”铜锁无比震惊。

  “有点意思。”李扬站起身,小心翼翼扶住浴缸边缘,慢慢把身体靠向浴缸后面的墙上,用拳头开始缓缓敲击墙面。

  我和铜锁互相拽着胳膊,谁也没说话,完全被他的狗胆包天给镇住了。

  李扬边敲边侧耳听发出的声音,敲完一处,缓缓移动身躯继续敲下一块。此时的他完全凌空在黑水上面,我真怕他一失手摔进水里。

  这一池黑黑的浴缸水,在手电光亮照射下,显得无比幽深,竟似没有底儿一般。

  敲了一会儿,李扬收回身,伸伸腰说:“后面应该是空的。很显然,浴缸里的黑水来自这面墙后面的空间。”

  “那你想咋办?找个施工队把墙凿开?”铜锁说。

  “别说,你这主意还真不错。”李扬瞅着他。铜锁被看毛了:“操,你盯着我干什么?”

  “老铜,跟你商量个事呗。反正这间房子也是要出租的,莫不如干脆你就给租下来。我联系个哥们的工程队,咱们不声不响把这面墙给卸掉,看看后面到底是啥。”李扬说。

  “你没……开玩笑吧?”铜锁张大了嘴。

  “你看我这么严肃的表情,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李扬道。

  “操,你爱找谁找谁。这鬼地方我可不敢再碰了。”

  “租金我给你拿。”李扬循循善诱。

  “少来,我不差钱。我就是天天去火葬场值班,也不住这个倒霉房子。”

  “你们先静静,这……水里好像有东西……”我慢慢说道。他们俩一起看我,我的表情很难看,因为我已经快吓得失禁了。

  就在刚才,我趴在浴缸边,学着李扬的样子,眯起眼侧着脸观察水面,在手电的光照下,我清清楚楚看到,有一些气泡从黑水的下面泛上来。

  这池水,再往深里看,一片虚无的漆黑,就像是深渊。

  我忽然涌起一个怪异的念头,这水下面莫不就是那一直在寻找的阴间?想象一幅画面,李大民走进卫生间,注视着这一池黑水,表情神圣,慢慢脱掉衣服,一脸虔诚地迈进了浴缸,逐渐消失在黑水之下,去了那诡异而神秘的阴间世界。

  李扬听我说下面有气泡出来,表情顿时有点跃跃欲试,我吓了一跳,生怕他冲动一头扎进水里。

  他还算有理智,拿起马桶旁边一个皮搋子,慢慢探进黑水里。

  我和铜锁互相依靠站在远处,紧张地看着,就像盯着定时炸弹,大气都不敢喘。很快,皮搋子整个伸进水里,似乎还没够着底儿。

  李扬干脆坐在浴缸边儿上,倾着身子,紧紧握着皮搋子把手,使劲往下探。

  “浴缸底下还真有东西。”李扬惊道。

  “下面不是空的?”我颤着声问。

  铜锁笑:“老刘,你傻了吧,这浴缸能是空的?如果是空的,怎么会有这么满满一缸水。”

  我自嘲笑笑,觉得自己刚才对浴缸连接阴间的想法确实天真了。

  李扬道:“你们别傻愣着,过来帮忙,我刚才碰到什么东西了。”

  我们俩走过去,互相看看:“这怎么帮?我们又没有趁手工具,怎么捞出来?”

  李扬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伸手去捞,你们俩看着点。”

  “别……”我看着这一缸黑水,有种不祥的预感:“这里的水不会有毒吧?”

  “没事。”李扬挽起袖子,把右手缓缓伸进水里,慢慢往下探。不一会儿,他整条手臂已经没入水里,身体完全趴在浴缸边缘,脸都快碰到水面了。

  我们看得惊心动魄,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

  “摸着了。”他眉角一挑:“好像是个箱子。”

  话语未落,他慢慢直起身体,只听哗啦哗啦水声,果然从下面捞出个黑糊糊的正方形东西。

  一拿出来,他赶紧跑到盥洗台,打开水龙头,冲洗胳膊。然后把捞出的那东西也洗刷了一下。

  冲干净外面的黑水,我们看到,这还是真是个绿色的铁箱子,四四方方,全部都是铁皮,没有任何纹饰。看上去特别结实,箱头挂着锁,扣得紧紧的。

  铜锁用手指叩击了两下,发出“哐哐”的糙铁皮声,然后他又晃了晃,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哗啦”什么东西互相撞击的声音。

  “别动!小心,如果里面是玻璃器皿怎么办?”李扬心思缜密。

  “我说咱们赶紧走吧。”铜锁苦苦哀求。

  “老铜,你看你个怂样,早知道我就不叫你来了。你没觉得这一切很刺激吗?”李扬说:“像不像真人密室游戏?这么有创意的密室,你花钱都玩不到。”

  “哦,对了。”他又道:“我让你租下这间房子,并不是开玩笑。你好好想想。”

  “行,行,再说吧。”铜锁不愿继续这个话题。

  我们又在卫生间草草看了一圈,什么也看不出来。这里谜题太多,哪一个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深入探索,而看看表,现在已经凌晨快三点了。

  困意一波一波袭来,我是再没精力跟着他们折腾了。

  铜锁也是一个哈欠接着一个,李扬倒是正宗的夜猫子,眼珠子瞪得铮亮,似乎意犹未尽。

  哈欠这东西传染,看我们哈欠不断,弄得他打了几个,显得有些败兴。一摆手:“回去吧。看看今天晚上有没有机会,我们再来一次。”

  铜锁苦笑:“哥哥,你饶了我吧。我给你配把钥匙,晚上你自己来吧。”

  “走,走。”李扬揉揉眉头,招呼大家一起回去。

  我们正要出洗手间,忽然头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似乎是风声,又好像有人“蹬蹬”跑过。

  要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我们现在已经是顶楼了,上面便是落着重锁的天台,怎么会有人半夜三更在上面跑呢?

  李扬做个手势,让我们不要发声,大家像木偶一样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耳朵全竖起来。

  卫生间里寂静无声,我们大气不敢喘,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概二三分钟吧。我头脑极度麻木,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