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二十二章 鬼母之身

第二十二章 鬼母之身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那个‘仙姑’到底是谁,和马丹龙又是什么关系。”我说。

  铜锁起身回到卧室,拿了一个厚厚的书递给我:“这个就是画卷后面用胶带粘着的东西。我看完了,今晚给你看。”

  我接过翻开看。一页页娟秀清晰的字体,字里行间还夹着一些网络表情符号,一看便是女孩写的。

  “这是林霞的死亡日记,提到了仙姑,非常恐怖诡异。”铜锁道。

  我拿着草草翻了翻,里面很多都是林霞的呓语,也就是叨逼叨的自言自语,用的是郭敬明文体来感慨人生。我一看这样的文章就菊花紧皱,好好的人也能看出便秘来。

  我说,我就不看了。既然你看完,那择其要点向我汇报吧。

  “你不看我看。”李扬说。

  我把日记递给他。

  铜锁指着桌子上扶乩的那些东西说:“咱们能不能先把这些请神的玩意收起来,妈的,我看了就不舒服。”

  我和铜锁点上两根烟,沏了杯茶,在客厅摆上了龙门阵。

  刚才的扶乩请仙,是非常独特的人生体验,尽管已经很晚了,但我们都没有睡意。

  “根据日记所写,那位仙姑一直是出现在林霞的梦里。”铜锁磕磕烟灰,原本戏谑的表情忽然一凛,变得很严肃。他沉思片刻,整理思绪,缓缓讲述起来。

  林霞第一次梦见仙姑,是在她确定自己怀孕之后。怀孕,是女孩成为女人破蛹成蝶之路。据说有这么个说法,没生过孩子的女人是不完整的女人。

  女人怀孕后,她的心态和思维都会发生很大的转变。自己肚子里孕育出一个新的生命,那种感觉是很奇妙的。

  医院确诊怀孕后的那个晚上,林霞便做了很奇怪的梦。

  她梦见自己来到一处南方的宅院门口。宅院大门前是两尊卧狮,对面是一片池塘,再远处是延绵的绿山。当时似乎刚下过雨,天色昏暗,雨滴淅沥,周围的景色如泼墨山水般美丽。总之,这里是个非常具有水乡魅力的世外桃源,。

  林霞正自顾自欣赏景色,忽然大门一开,从里面出来个穿着一身白衣,扎着两个啾啾的小丫头。那丫头虽身材矮小,却五官精致,眉目如黛,看上去小鸟依人,自有一番南方美女的动人之处。

  小丫头撑了把黄色油纸伞,从门里探出头,笑眯眯说:“进来吧,大家都在等你。”

  林霞懵懵懂懂跟着她走了进去。刚进宅门,天空陡然暗下来,迅速从白昼进入夜晚。宅院的廊檐下,“呼”一声燃起红色灯笼,随风轻轻摆动,映出极为暧昧的光芒。

  从院子进到厅堂,屋里取光很差,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主桌神龛上一盏长明灯,散发着幽暗的光线。

  她看到厅堂里或坐或站已经有很多人,这些人穿着老式的服装,上身深色坎肩,下身长袍马褂,头上都戴着瓜皮帽,凭直觉判断,应该都是男人。

  屋里别看有这么多人,可是静悄悄的,无人说话。每个人都保持着姿势不动,看不清五官,气氛相当诡谲。

  这些人的装扮,让林霞情不自禁想起,很老的鬼片里下葬尸变的老太爷。

  林霞有些害怕,拉着小丫头的袖子刚要说什么,小丫头忽然转过头,晦暗的烛光下,她的脸色发青,表情非常阴森。

  林霞吓了一跳,张着嘴倒退了几步。

  小丫头忽然笑嘻嘻,变了表情。恍惚间,似乎说了句话:“不要怕,那些都不是活人。”

  林霞没怎么听明白,当时的情景又不允许她多问,只能存个疑,从梦中醒来后,在此处做了个问号的标记。

  两人穿过厅堂,掀了门帘,进入后院。后面院子更大,四面是巍然高墙,飞檐斗拱,几尊高大的镂空香炉如铁塔一般矗立在角落,里面燃着红红的炭火,香气四溢。

  她们正要穿过后院,林霞忽然听到有人说话:“不要去。”

  她顺着声音去看,在廊檐下站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他居然穿着现代的衣服,夹克和牛仔裤。看上去,这个人似乎得了很重的慢性病,说话有气无力,眼神飘忽。每吐一个字,面部肌肉都要抽搐一下,似乎在极力忍受着痛苦。

  林霞看到他,本能的有一种亲近感。可能是他的服饰也属于和自己同一年代吧,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林霞刚要过去,袖子却被小丫头拉住。夜色朦胧,小丫头身形似融化在黑暗中,仅能看到轮廓,她轻轻说:“不要过去,那个人……是鬼。”

  “鬼”字一出,院子里气温陡降,阴森森的凉意如潮水般涌来。

  林霞牙齿打架,不由自主退后一步。

  小丫头收了伞,向前快走几步,用伞头做挥舞状对着廊下那人喊:“快走!打死你!你个臭鬼!打死你,打死你!”

  那人像是非常害怕,转过身,拖着沉重的步伐,步履蹒跚沿着回廊走远。

  小丫头拉着林霞的手,声音甜甜:“快走吧,仙姑都等着急了。”

  林霞跟着她又进了一重深院,院子里古木萧森,光线难入,遍地都落满了黄叶。

  两人穿过月亮门,来到一处房前。丫头掀开门帘,拉着她走了进去。里面空间很大,入眼处是几个红木的古董架,上面摆满了灵灵巧巧的各色精致的古玩。

  主人位的高椅上坐了个女人。这女人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肌肤胜雪,长得很漂亮,穿着古老的紫色旗袍,看起来雍容大气。

  比较怪异的是,在她面前,跪着十几个女人,占了一屋子。

  这些女人有个共同特点,都挺着肚子。有的大肚子看上去快要临盆,有的还只是微微隆起。

  主人位的旗袍女人,膝头摊放了一本很大的古书。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每个字都红艳欲滴,不知用什么写成的。

  主人位的女人对着膝头的古书不断喊着名字,每喊到一个名字,便有一位孕妇抬起头,旗袍女人接着对她说一些话。林霞在旁边听不懂,大概能听出几个字,比如“一对儿”“一个”“男”“女”。

  她从梦中醒来重新回味时,才琢磨出来可能旗袍女人说孕妇未来会生什么孩子吧。

  旗袍女人每说完一个,那个孕妇便蹒跚站起,从旁边脚门出去。走出一个,从外面便走进一个,屋子里始终是那么多人。

  那小丫头没交待什么,林霞便主动跪下。屋子里的气氛很严肃也很神圣,类似一种仪式,让她情不自禁下跪。

  一个轮一个,很快便到了林霞。旗袍女人翻翻那本古书,看着她的名字,并没有说话。林霞心跳加快,跪在地上,深深埋着头。

  “你叫林霞?”旗袍女人问。

  她点点头:“我是林霞。”

  “林霞,你孩子的命格很奇怪。”

  林霞听不懂,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将要说的话很重要。

  “你是大海水命,五行缺土,生于阴日阴时,因前世之因,你此生落为鬼母之身,这辈子不得善终。”

  “那我的孩子呢?”林霞问。

  “所谓鬼母,孕育的便是鬼子。你的命盘里站着一个阴间的童子,他不属于你那个世界,只能在阴间出生。”

  林霞忽然悲从中来,哭了起来,她记得在梦里,哭得非常伤心。

  “这都是命。你回去吧,我会安排人来接你走的。”旗袍女人说。

  “谢谢仙姑。”林霞重重磕了个头。

  那小丫头扶起她,两人走出旁边的脚门。外面夜色更深,丫头打着一盏红灯笼走在前面,林霞缓缓跟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