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二十三章 阴间的入口

第二十三章 阴间的入口

  这个时候,林霞的意识逐渐复苏,她在日记里是这样描述的,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梦里,眼看就要醒了。就在这要醒没醒之际,她下意识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很重要,她拼命回忆每个细节每句话,生怕自己醒来,黄粱一梦,什么也没记住。

  她没注意周围的景物变化,发觉不对时,那个丫头已经不见了。四面八方俱是黑色,浓的像墨,无边无际,伸手不见五指。

  她大叫一声,醒了。

  铜锁讲到这,吸了口烟:“那本日记我翻了翻,这个梦很有喻意。”

  “你怎么想的?”我问。

  “根据她的描述,梦中出现的那个仙姑,职责应该是管理孕妇。你怀孕以后生什么样的孩子,在她的小本本上都有记载。所谓因果轮回,冥冥中自有定数。”

  我叹口气:“看样子林霞的自杀是在劫难逃了,表面是遭人遗弃,实际是她的孩子为阴间童子,最可怜的是关风,稀里糊涂卷入因果之中。”

  铜锁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一饮一啄自有天定。那关风如果不始乱终弃,也摊不上这样的祸事。有个细节我还是很纳闷,林霞在院子里见到的那个现代小伙儿是谁?会不会是李大民?”

  我苦笑:“我怎么知道。不过,极有可能是他。”

  “唉,我倒想去阴间走一趟了。”铜锁说道。

  我吓了大跳:“你想干嘛?”

  “去看看林霞一家三口是不是真的在那里过上了幸福生活。”

  我正喝着水差点喷出来。

  这时,李扬从屋子里走出来,挥了挥手里的日记本:“我知道阴间怎么进了。”

  “什么?!”我和铜锁大吃一惊。

  铜锁急忙问:“怎么进?”

  李扬指了指天花板:“阴间的入口就在我们这栋楼藏的。老刘,我知道怎么进入大厦里那个隐藏的空间了。”

  我们问入口在哪,是在林霞的住所吗?

  李扬摇摇头说:“其实我们都忽略了一个地方。林霞在日记里提到一个细节,她在妇科医院确定怀孕的当天,回到大厦坐电梯,因为心神不宁,摁错了楼层。”

  “最高层呗,还能哪一层?”我漫不经心地说。

  “她摁到了22层。”李扬一字一顿道。

  我陡然坐直了身躯,头皮有些发麻:“这栋大厦一共21层,哪来的22层?电梯上根本没有标示啊。”

  “外面大堂里的载人电梯确实没有22层,可是里面的载货电梯就有了。”李扬说。

  我张大了嘴,一下想起刚搬来时的情景:我和室友,还有门岗老王我们一起搬着东西上来,走的就是载货电梯。当时室友狂摁最上面的按钮没反应,老王告诉我们说,最上面那个按钮是坏的,根本没什么用。

  我们谁都没细想,没想到还真藏着22楼。

  我眨眨眼说:“不对,不对。那个按钮我们按过,根本不好用。”我把那天的事说了一下。

  李扬皱眉:“这就怪了,林霞日记里说,自己无意中到了22楼。这么说的话,那个按钮是好用的……”

  “那么她看到什么了?”我问。

  李扬:“日记里说她浑浑噩噩,摁动错误摁扭,无意中来到22楼。到了那一层电梯门并没有开,当时她正陷入沉思和纠结,想着孩子的事,没有过多留意,等到觉察不对劲时,电梯已经停了下来。她摁开门扭,电梯门并没有打开,而且那一层也没有电子标识。她吓坏了,以为自己困在电梯里,随手乱摁,摁到了15层,电梯缓缓下降,她这才明白,电梯并没有坏。电梯下降时,楼层数目挨个闪过,她清清楚楚看到了‘21’的数字。她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会不会自己到了22楼。”

  铜锁屏住呼吸:“然后呢?”

  “没然后了。”李扬一摊手:“我说你这本日记怎么看的,丢三落四,这么重要的细节都给忽略了。”

  铜锁咂咂嘴:“她写的东西简直是催眠曲,本来很有意思的事都能写得让人昏昏欲睡,我那时肯定是意识混乱了。”

  “要不咱们去试试?”我提议。

  李扬一反常态地说道:“今晚就不去了,这几天一个事接一个事,大家都好好休息。老刘,你明天能不能请个假?”

  我苦着脸:“我还在试用期,不敢随便请假,一旦炒鱿鱼就完了。”

  李扬想了想:“好吧,明天晚上你下班早点回来。吃完饭,我们就去探那个22层。铜锁,咱俩明天白天一起去准备点东西,不打无准备之仗嘛。”

  看看表,天色已晚,大家散去。我回到房间,脑子里过电影一样回忆着进入大楼的每一件事。我这个人心眼窄,有事存在心里会翻来覆去地想,躺在床上睡不着。好不容易靠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

  在单位瞎混了一天,下班以后,我心急火燎打个车就回来了。

  进到客厅,看到地上摆了一堆东西,李扬和铜锁正在挨个检查。李扬瞅我一眼:“厨房有买好的盒饭,你将就一口。吃完咱们就走。”

  客厅地面摆的都没有下脚地儿,我小心翼翼避开那些装备,进到厨房,看到窗台上放着个白色饭盒,里面是热气腾腾的饺子。

  我拿起来就吃,心里暖乎乎的,这俩人还真挺会替人着想的。

  我端着饭盒,一边吃一边凑过去看。

  装备还挺齐全,狼眼手电,头盔灯、红外便携摄像机,绳索,登山杖啥的。铜锁更狠,还准备了一根防狼电棍,用他话说,“看见那个倒霉仙姑,电死她!”

  李扬系好登山靴子的鞋带,在地上剁了两脚,感觉差不多了,一摆手:“出发!”

  我们三个人背好包,一人拿着一根登山杖,出了家门。

  我打量着说:“好像上战场一样。”

  李扬表情十分严肃:“这一次的探险,十分危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很可能从此阴阳相隔。”

  铜锁呲牙:“你纯粹是个乌鸦嘴,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李扬瞅瞅我俩,没再说什么。

  我们三人顺着走廊,绕到后面的运货电梯处。这部电梯利用率很低,根本没人用,看数字标示,它现在还停在1楼。

  李扬摁动上升的按钮,电梯开始动了,数字也在不断地变化。

  我看着电梯上升的数字,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呼吸也有些急促,右眼皮狂跳。

  妈的,左眼跳福右眼跳灾。

  正想着,只听“叮”一声脆响,电梯停在21楼,电梯门缓缓打开。

  我们三人互相看看,一起走了进去。李扬摁动最上面的按钮,毫无反应,他对铜锁说:“动手吧。”

  铜锁让我摁住电梯开门键,使电梯能够一直保持在21楼的状态不会动。他把工具箱打开,从里面取出工具,小心翼翼撬开电梯控制按钮下面的电路板。

  里面露出大大小小的集成电路块,红绿色的电源线纠缠一起。铜锁用螺丝刀小心拨动某个位置,电梯忽然震了一下。

  我吓得大叫:“你他妈会不会弄?要是整坏了,咱们三个都得摔死在里面。”

  “你喊什么,稍安勿躁。这是小意思,手到擒来,不知道我外号吗。”铜锁还没说完,我接上:“啥外号,鼓上蚤啊?”

  “操,你才是时迁,你全家都是时迁。我外号是盗帅。”铜锁边调电路板边说。

  他嘿嘿笑:“有点意思,这块电路让人调过,所以22层才不好用。”

  “谁弄的?”我忽然想起一个人,他的嫌疑最大:“门岗老王?”

  “这谁知道。现在电梯不好用,而林霞自杀前曾好用过,说明这段时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铜锁弄着弄着,叫了一声:“好了!”

  他对我说:“松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