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二十八章 一个奇怪的梦

第二十八章 一个奇怪的梦

  这时铜锁从兜里摸出一块钱硬币,扔进井里。白色的硬币很快消失在手电光亮中,被黑暗吞噬。

  我们静静等待它落地的那一声。可过去了很久,也没等来那个声音。我全身僵硬,喉咙发紧,什么也没说不出来。

  “这里,”李扬道:“应该就是阴阳两界的入口吧。”

  我说:“你的意思是,下面通往地狱?”

  “我不知道。”李扬苦笑。

  我感到一阵夹杂着失望的轻松,因为我知道,我们所有的调查都到了终点。这个终点,便是眼前这座不知通向何方的深井。

  这一幕让我想起美国恐怖片惯用结局,主人公在诡秘的地下洞窟拼了命往外跑,当他历经千难万险到达洞口以为自己脱险时,才发现,外面是又一个更大的洞窟。

  如果我们想继续查找真相,那就必须进入深井,去探一探里面的秘密。

  可是,我知道,我们谁也不会去这么做。

  所以这是个死结,是一切的终点。

  好半天,铜锁才道:“既然来都来了,合张影吧。”

  他在井沿上摆好相机,我们三人簇拥站在镜头前,定时过后,闪光灯一闪,留下了照片。

  在回去的路上,铜锁显得有些落寞:“就这么完了?”

  “不这么完,你还想怎么样?!”李扬揉揉眉心:“这段日子太累了,我打算回去休整休整。”

  “哦,对了,”他忽然说:“这里的事尽量保密吧,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而言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能发在微博上吗?”铜锁明知故问。

  李扬笑:“你要不怕死就发。虽然我们中国现在术法式微,但也保不齐民间藏着什么高人。如果被有心人知道此处藏有这么个地方,我想我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下一步,你想怎么办?”一直沉默的我问他。

  李扬眼神有些迷茫:“或许会继续调查下去吧。”他顿了顿:“但我绝不会以身犯险。李大民这个二货已经失踪了,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们回到住处第三天,李扬就搬家了。他搬前嘱咐我,有合适的地方也尽早搬离。此地阴气太盛,住的时间长了,恐对自己不利。

  我深以为然,在这儿住的数天里,就感觉身体发虚,脚下发飘,头脑昏昏沉沉,工作中也接连犯下错误,让经理多次点名批评。

  再住下去,恐怕小命不保。

  我和原来室友联系了一下,原来的住处还在,并没有租出去。我联系了房东,交了钱,再次回迁。

  室友眼睛瞪得老大,直说我是天字第一号的傻逼,拿钱填大坑。

  细想想,我也不算怨,虽然多花了钱,但毕竟有过一次超牛逼的探险经历,怎么说也值了。

  晚年撰写回忆录的时候,总算是有东西可写。

  后来的日子趋于平淡。有时我还和铜锁,李扬通通电话,上网聊聊天。好几次灯盟搞户外活动,铜锁邀我参加,我都婉言谢绝。

  我努力把那段经历和李大民的记忆都封存起来,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可就在那天,一个电话,又让我卷入了更加黑暗的漩涡。

  电话是李大民妈妈打来的。

  李大民的妈妈是个知识女性,据说还是某个大学的老师。我见过几次,这位中年妇女长得非常雅致,气质高雅,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美人。有次我盯着他妈看,李大民恶狠狠对我说,要是再色迷迷盯着他妈,他就给我眼珠子挖出来。

  她能打电话过来,也在我意料之中。

  李大民到现在满打满算失踪两个月了,音讯全无。爹妈就算再粗心,这时候也坐不住了。

  我一直躲着他们家,生怕找到我头上。可怎么躲也没躲过去。

  电话里是他妈妈哭泣的声音,一阵一阵抽泣,听的我很难受:“阿姨,你,你别难过。”

  “小刘,你是大民最好的朋友,你别骗阿姨,老老实实告诉我,他,他是不是……”

  我听得心惊肉跳:“阿姨,你想什么呢,大民怎么会有事呢?”

  “那他怎么一走就失踪好几个月?我到处打听,谁都不知道,我就连私家侦探都请了,可还是没有这孩子的音信。我找过李扬,李扬说你知道大民的下落。小刘,你别让阿姨着急行不行,阿姨只是想心里有个数,你就说吧,大民是不是……死了?”

  “呵呵。”我笑得很难听,同时心里也罩上了雾霾,有种沉甸甸的压抑。日后人们一提起失踪的李大民,想到的第一个人,必然是我。搞的我好像是杀他的凶手一样。

  “阿姨,你别多想了,大民没事,肯定是去哪穷山僻壤修炼闭关去了。”

  电话里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他妈妈忽然说:“小刘,你知道吗?我前几天梦见大民了……他,他在地狱,非常痛苦,他说他很想我。”

  李大民的妈妈约我到咖啡馆见面。

  到了之后,我看到李扬也在。他们两人已经等候多时。天气越来越冷,我坐在他们对面,脱了棉袄。

  李大民的妈妈明显憔悴许多,非常瘦弱,头上也出现很多白发。她看到我来了,勉强一笑:“小刘,想喝点什么?”

  我说随便。

  他妈妈叫过来服务员,点了咖啡,又叫了一碟子点心。李扬一直没看我,垂着头,神色阴霾,若有所思。

  “小刘,你别害怕,我就是想问问大民的下落,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我喝了口咖啡,看看李扬。李扬抬起头,冲我眨眨眼,说道:”有什么就说什么吧。阿姨作为李大民的母亲,有知情权。”

  我看看他们两个,靠在沙发上:“我能抽烟吗?”

  李扬从兜里掏出包玉溪扔过来:“别矫情,赶紧说吧。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

  我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整理一下思绪,从我和李大民采访彭亮开始,所有关于阴间的经历,全部讲给他妈妈听。

  阿姨听得很用心,整个过程一言未发,我的思绪完全陷入记忆之中,讲完时已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阿姨点点头:“谢谢你小刘,你终于对我说实话了。”

  “阿姨,并不是我有意瞒你什么。我们这番经历,说来匪夷所思诡异莫名,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的正常理解范围。且不谈你会不会相信,就算你信了也不能做什么。这已经超出我们普通人的能力之外,你也只能徒增烦恼。”我说。

  “超没超出我的能力,我自会判断。不用你替我拿主意吧。”他妈妈冷冷地说。

  这话说得我无比汗颜,哆哆嗦嗦吸了两口烟,心里蒙上了雾霾。

  李扬清清嗓子,打破尴尬的冷场,说道:“我小姑最近做了个怪梦,梦到大民。我觉得这个梦很有些意义,或许能提供一些线索。”

  阿姨说:“这个梦让我坚定了去做那个的信心。”

  “做什么?”我随口问道。

  李扬说:“小姑联系到上海一个很厉害的师父,过几天就能过来,要为她做观落阴。”

  “观落阴?那是什么?”我狐疑地问。

  李扬搔搔头皮:“简单的说,就是让我小姑灵魂出窍,亲自到阴间地府去找李大民,并和他沟通。”

  我倒吸一口冷气,看看眼前的女人,身上有些发冷。

  阿姨看着我的眼睛:“小刘,这次观落阴关系重大,你必须要出场。”

  “我?”我打心里就抗拒。刚从那段梦魇中走出来,想平平静静过日子,谁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么邪门的事情,怎么又想到了我。

  “我能做什么?”

  李扬耸耸肩:“别说你,连我都要出席。具体怎么搞,到时候听师父的。

  我狂吸了几口烟,也做了决定。李大民的失踪,和我脱不了关系,与其这么躲避,莫不如来个痛快。他妈妈要做,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李扬道:“小姑,你把那个怪梦讲给老刘听听。”

  阿姨点点头,缓缓说了起来。

  儿子失踪多日,也没个音信下落。当妈妈的心里结了疙瘩,免不了夜里失眠。这天晚上,她又睡不着觉,怕影响丈夫,自己一人来到客厅沙发枯坐了一会儿。只觉得深夜漫长,时间难熬。

  她忽发奇想,想到24小时便利店买点酒来喝,大醉一场。

  夜里冷,可她又不想过于繁琐地穿衣,只裹了厚厚的棉袄出门。夜晚的大街上,静寂无声,空无一人,只有不远处便利店的门牌不停闪耀。

  她推门而进,风铃作响,店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她喊了几声,也无人答应,只好自己提了一袋子罐装啤酒,把钱放在柜台上。

  出了门,急匆匆往家赶。此时月黑云迷,夜风骤起,让人心里慌慌的。

  来到楼洞的大门前,她掏出钥匙开门,这时,忽然觉察背后有人拍自己的肩膀。

  她转过头,猛然吓呆了。在自己的身后,站着四个小鬼。

  这四个小鬼,个头都在一米五左右,全身赤裸,披头散发,佝偻着身躯,骨瘦如柴,那模样跟十八层地狱图里的鬼一般无二。

  四个小鬼的肩头抬着一副巨大的红色木棺,棺材上画满了稀奇古怪的黑色符文,看上去阴森恐怖到了极点。最为诡异的是,棺材上面搭着个红色的伞形顶盖,顶盖下面是敞口的棺材。看那架势,这棺材很像是一顶轿子,大有请君入棺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