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二十九章 李大民的人头

第二十九章 李大民的人头

  女人完全吓傻了。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别说她,换成我当场都能尿裤子。

  也不知怎么,恍惚之间,女人便进到棺材里。棺材盖儿一合,里面逼仄狭窄,一团漆黑。

  她在无比惊吓之时,忽然感觉到棺材里除了自己,还另有旁人。

  那人在黑暗中,轻轻对着她的耳垂呼呼吹气。

  李妈妈吓坏了,拼命挣扎。黑暗中的那人似乎伸出双臂紧紧环住她,一动也不能动。

  耳边传来的呼吸声,判断不出是男是女。李妈妈大哭:“你是谁?你放开我好吗,我要回家!”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住她。

  这时棺材在一晃一晃的摇摆,她马上知道,这是四个小鬼在抬着棺材走。它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她在棺材里挣扎,又是踹又是蹬,可身后那人的双臂环得牢牢的,像是两根粗壮的绳子捆缚。加上狭窄的空间,左右腾挪有限,做的全是无用功。

  一个女人能有多大力气,折腾一阵,额头后背都是汗。棺材里是密闭的,燥热非常,仅有的力气也都耗光了。

  她太累,索性也不动了。眼皮子沉重起来,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也不知多长时间,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辽西农村比较常见的农户场院。院子厢房边上是牲口圈,养着两头驴。大门外的房檐下面,挂着成串的红红辣椒,黄黄玉米,充满了浓郁的乡土风情。

  院子里此时架着几口大黑锅,里面热气腾腾,咕噜咕噜不知道煮着什么肉,香气弥漫在冰冷的空气里,闻的流口水。

  李妈妈站在院子中间环顾一圈,觉得此地此景,似曾相识,可怎么想又想不起来。

  这里的气氛很怪异,有驴有锅,却空无一人。那几口锅里的肉也不知是给谁预备的。

  她穿过院子,顺着楼梯来到房前。门大开着,里面阴阴沉沉,光线很差,她还是走了进去。

  里面是厅堂,正中摆了个香台,上面摆着一张放大的黑白遗像。看到这张遗像,李妈妈“啊”了一声,全想起来了。

  遗像上是个面容慈祥的老奶奶,花白头发,满脸皱纹,慈眉善目。这个老奶奶,是李妈妈小时候一个姨奶,人走的时候她还不过七八岁。当时的她,跟着爸爸回老家过寒假,正赶上这个姨奶猝死出殡。

  小孩子调皮,大人一时看不住,便自己溜进房里,盯着姨奶的遗像傻看。那时正值黄昏,夜色笼盖大地,模糊的光亮中,遗像上姨奶似笑非笑,像是活过来一般。

  李妈妈对类似焦黄老照片的这一幕记忆尤甚,很长时间刻在她的脑海里。

  没想到时隔几十年,自己居然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场景。

  她的记忆在缓缓苏醒,她想起自己是被棺材抬来的。可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呢?她下意识觉得,这一切都是有很深的寓意在。

  死者为大,不管发生的事情多么蹊跷,她还是走过去,在香台前,敬了三根长香。敬完香,她看到遗像前的两盏长明灯,火苗微弱,似燃似灭。

  这可不好。在她老家有这么个规矩,逝者会在家停尸三天,这三天里,长明灯火是不能灭的,一旦灭掉,据说很不吉利,可能全家都不会平安。

  她拿起香台上的蜡扦,轻轻挑了几下灯芯,火苗果然明亮了许多。

  她长舒口气,一转头,看到了尸床。

  既然在家里停尸,那肯定的有尸体停放的床铺,所谓尸床。在尸体出殡下葬后,亲戚们会疯抢尸床上的被单褥子什么的,据说把这些尸体用过的东西拿回家,能得到死者庇佑,全家安康。

  此时的尸床很怪,床上并没有停放尸体。只是在床头放了个红木小匣子。

  这匣子外面雕龙刻凤,纹的都是古木苍松,看上去应该是个骨灰盒。

  李妈妈走了过去,坐在床上,把匣子抱在怀里。

  她有一种很特别的预感,这匣子和自己息息相关,似乎有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

  果然,匣子里传来一阵特别的声音,“咯咯”“呵呵”,像是牙齿撞击,又像是打嗝的声音。

  匣子的盖儿是上下拉伸的,她轻轻把住盖子上的小把手,慢慢推了上去。

  匣子里露出一张苍白的脸,里面竟然装的是个人头!李妈妈抱住匣子,并没有恐惧和害怕,因为里面的人头是李大民。

  李大民的脸色白得就跟张纸一样,而嘴唇则呈病态的艳红,眼神迷茫,眼睛的焦点始终在漂移,像是得了重病。

  李妈妈夜思梦想的儿子居然人头装在这个骨灰盒里,这场景实在是诡异的让人窒息。

  女人一下哭了,眼泪落在李大民煞白的脸上,他忽然眨了眨眼,说了一句话:“妈妈……救我。”

  李妈妈捧着骨灰盒泪如雨下:“大民,妈妈带你离开。”她抱着盒子,就往屋外走。

  刚到门口,便看到场院中央不知何时来了个人。

  这人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剪了个平头,背身而立。他双手呈拱礼状,微微垂头,看上去有些古怪。

  李妈妈刚要跨门槛出去,那人忽然动了,开始围着院子绕圈。李妈妈这才看清楚,原来此人手里举着三根香,香烟渺渺,随着他的动作,空中拉出三条细线。

  这时,院外黑压压来了一伙人。只见人头攒动,人挤人人挨人,也不知有多少个。这些人皆破衣烂衫,挤进了院子里。

  别看有这么多人,可每个人都面目不清,像是隐在薄薄的雾里。时间不长,院子里挤满了人,这些人浑浑噩噩,身体摇摇晃晃,看上去颇为诡异。

  穿着白色练功服的怪人,把长香举起,嘴里念念有词。院子里其他人像是忽然开了窍,蜂涌到那几口黑锅前,也顾不得里面沸水蒸腾,把手直接伸进去捞吃的。

  锅里也不知煮的是什么东西,捞出来之后,黑黑乎乎,长短不一,看上去像腊肠又像是下水。那些人也不知道烫,直接塞到嘴里,大嚼特嚼起来。

  那么多人围着黑锅吃东西,咀嚼声音不绝于耳,听来像是到了猪圈。

  李妈妈躲在门后面,想出去又不敢。这时,匣子里的人头说话了:“妈妈……救救我。”

  李妈妈哭着说:“我救你,妈妈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救你。”

  “妈妈……带我走。”人头说。

  李妈妈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夹住小匣子出了大门。顺着阶梯下去,便是人满为患的场院。

  她小心翼翼往下走,此时天空昏暗,夜风骤起,寒意顺着身体延伸到心里深处。她终于来到院子的边缘,不远便是围着黑锅吃饭的人群。

  她下意识觉得这些人很危险,可要出院子,必须穿过去,避又避不开。

  正犹豫害怕,匣子里的人头忽然嘤嘤哭了起来:“妈妈……我好痛苦,浑身难受,救救我啊。”

  当妈的一咬牙,继续往前走,很快来到第一口锅旁。那些人吃得津津有味,谁也没顾得上看她。

  浓郁的香味,弥漫在空气里,竟然产生一种醉酒的效果,闻之熏熏欲醉,脑子一阵阵犯迷糊。

  李妈妈既害怕也有些好奇,这锅就算看起来挺大,可也架不住这么多人跟饿狼似的狂吃啊,里面到底装的什么?

  她慢慢走过去,站在人群后面往里看。

  顺着人缝看到,锅里沸水蒸腾处,漂着几个人。他们半沉半浮,仅露出一张脸在水面,身体在水下若隐若现。而外面饕餮的人群,捞的竟然是这些人的五脏六腑,活生生从身上撕扯下来。

  锅里这几个人的表情非但不是痛苦的,反而露出了笑容。笑容满面地看着别人吃自己的内脏,看了让人发毛。

  李妈妈就算再是女汉子,也架不住这么恐怖的场面,她陡然一声尖叫。

  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齐刷刷回头看她。

  白色练功服的怪人,虽然看不清五官,但感觉上他很愤怒,眉头似乎都紧皱起来。大喊了一声:“回去!”

  李妈妈吓得就要往屋子里跑,可刚上台阶,就听见匣子里李大民说话,那声音带着极为悲恸的哀腔:“妈妈,妈妈,别回去,带我走啊。”

  李妈妈站在阶梯上,左右为难。这时,院子里的人群开始朝她涌来,随着他们的行进,一股肉眼可见的灰色薄雾也笼罩过来。

  那白衣怪人站在场院当中,从怀里掏出一根笛子,轻轻吹动,声音悠扬,只是曲调很怪,听起来七扭八拐的,很像是乡间出殡的音乐。

  伴随着声音,人群转过身,蹒跚又回到黑锅旁,井然有序地继续吃起来。

  “妈妈。”匣子里李大民的人头说话了,李妈妈低头去看。

  李大民的表情忽然变得格外狰狞:“为什么不带我出去?臭女人,你去死吧!”随之,人头嘎嘎怪笑,五官扭曲,那表情简直恶毒到了极点。

  伴随着笑声,女人在梦中惊醒。

  她从床上坐起来,看到丈夫目瞪口呆地看过来,而自己满头满身流着虚汗,被单都湿了。

  “你怎么了?做噩梦了?”李大民爸爸问。

  “我梦见咱儿子了。”李妈妈嘴唇颤抖,努力控制着情绪。

  李大民爸爸叹口气,生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儿子,动不动就给你玩失踪,谁受得了。

  他轻轻抚摸老婆的后背,忽然李妈妈说道:“咱们儿子是不是有个朋友叫刘洋?”

  李大民爸爸眨眨眼,想了想:“好像有,以前来过咱家吃饭,我记得还是你下的厨,怎么了?”

  “我也梦见他了。”

  听到这,我几乎拍案:“阿……姨,你梦见我了?刚才你讲梦的时候怎么不说?这里面怎么还有我?”

  李妈妈看着我,一字一顿:“我说了啊。你就是被黑锅煮着的人之一,五脏六腑被掏出来吃。我看见你,一直在那笑啊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