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三十一章 观落阴

第三十一章 观落阴

  李扬轻笑:“他又不是师父,他上来干嘛。”

  那人居然不是师父!那师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眼皮子狂跳,越往上走心跳愈快,紧张到几乎无法呼吸。

  到了楼梯最上面,李扬轻轻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我和他走了进去。

  房间面积挺大,足有七八十平米,可显得很空旷,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地上铺着榻榻米,窗台拉着窗帘,光线非常幽暗。

  房间正中,放着一个神龛,上面供奉着三尊黄灿灿的神像,我努力辨认,才勉强认出其中一尊好像是济公,其他就不知道了。

  神龛前放置了一张铺着黄色桌布的大桌子,上面玲琅满目摆满了东西。桌前站着一位大概一米七左右的男人,看身材十分瘦削。我眼皮子猛然一跳,从背影上看,这人给我的感觉很像是一只大猴子。

  “师父,他们来了。”

  给我们开门的是个小男孩,十岁左右,剔着光头。他对那个男人说。

  那男人陡然转过身,他穿着一身很老式的西服,皱皱巴巴,看起来很土。留着小平头,慈眉善目,一副老实样子。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在这种气氛里,我总觉得他眼神怪怪的,嘴角似有似无的微笑,显得非常阴沉。

  我正看着,忽然窗外一声沉闷的滚雷,“哗啦哗啦”雨越下越大。屋子里光线也变得特别差。

  那男人走到我们近前笑笑:“我姓谢,叫我谢师父好了。”

  我学着李扬的样子一躬身:“谢师父好。”

  谢师父笑眯眯看着我们:“不用害怕,观落阴不会伤及你们的元神,我们去地府看看就回来。”

  这人,说实话给我的感觉非常非常不好,就像是一团阴霾的乌云,看不透,觉得十分危险。

  我鼓足勇气说道:“谢师父,去地府还用我吗?”

  谢师父笑:“如果唐女士去不了,就得麻烦你了。你叫刘洋,是吧?”

  “是。”

  他看看我,没说什么,又回到桌子前,双手扶住桌面,眼睛微闭,似乎在入神。

  我和李扬谁也没敢说话,阴沉沉的屋子,有些凉意,光线之差犹如黑天。那个小男孩坐在屋子的角落里,似乎在打坐,双手交叠放在膝上,一动不动。

  他坐的位置真是让人牙疼,电灯的拉线就在他身后。我想过去拉,又没有勇气,只好把自己缩在黑暗里。

  屋里有种形容不上来的压抑气氛,犹如沼泽般暗暗涌动,让人无法忍受的寂静。我像是被扔进大草原的光屁股婴儿,觉得这间斗室之中危机四伏。

  也不知在静默中过了多长时间,门敲响了。李扬拉开门,李大民的妈妈走了进来。

  她居然脱到只剩下一套贴身内衣!黑黑的长发散乱披在肩上,遮住了脸,五官不清。

  屋子里很冷,她不禁抱住自己肩膀,瑟瑟发抖。

  我看着咽了下口水。

  谢师父拍拍手。打坐的小男孩睁开眼睛,站起身,走到桌前,拿起上面铺的两张黄色符箓,放在地上。

  谢师父语气温和:“唐女士,请你站到这两张符上。”

  李大民的妈妈有些害怕,还是走过去,轻轻站在上面。

  “好。保持脚的姿势不要动,慢慢坐下。”谢师父说。

  李妈妈坐在榻榻米上,双手抱住膝盖,看得出她非常紧张,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

  谢师父来到桌子前,点燃打火机,把火苗凑到神龛前一耸立的长明灯上,灯芯一点即燃,慢慢亮起一豆火光。

  灯火幽幽,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我们几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折射在墙上,形成一个个看似鬼魅的黑影,屋子里阴森到可怕,感觉骨头缝里都渗出阵阵凉意。

  一旁的小男孩嘴里忽然发出类似乡间小调的声音:“嗯~~~嗯~~~”就一个“嗯”,因为拉的声调高低不一,听起来像是首曲子。

  伴随着“嗯嗯”曲,谢师父对着长明灯,嘴里念念有词:“道灯一点啊,神仙护卫啊,传授三宝啊,不泄灵界啊……”

  这些词他念得飞快,合着小男孩的音调,形成一首极为诡异的歌。灯光闪烁中,让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念完了曲子,谢师父又点燃三根长香,双手持捧,朝着三尊神像鞠躬,然后把三根长香插在一个红盆。红色盆子里装着满满一盆白花花的大米。随着三根香的燃烧,出现了一件怪事。

  那盆大米居然在慢慢变黑,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眼睛所见的速度在缓缓扩展。我和李扬看得心惊肉跳,互相对视一眼,还真他妈邪门。

  谢师父突然拔出这三根香,香头朝下,在黄色桌面上,凌空画符。他的手动得极快,香烟渺渺纠结一团,看起来像是灰色的云雾。边画符他边慢慢吟唱什么咒文,吐字又快又黏,听起来像是闽南那个地区的方言,一个字都听不懂。

  那小男孩取过个木鱼,伴随着谢师父的咒文,敲着木鱼。那小槌子给你敲的,又快又疾,如暴风骤雨,却始终能合着谢师父吐字的节奏,当真难得。

  画了半天,谢师父停下香,重新插入盆中,然后在桌子上拿起一块红色毛巾,里面包上一张黄色的符咒,递给李大民妈妈:“唐女士,请用毛巾围在头上,遮住眼睛。”

  李大民的妈妈极为虔诚地接过来,缓缓给自己围上,毛巾两头落在脑后,打了个紧紧的挽结儿。

  说实话,现在这个气氛极为压抑诡谲,让人不由自主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我在想,这会不会是一种很高明的催眠术?如果真的是个骗局,那这位谢师父算是极品魔术师了,调控现场氛围的手段堪称大师。

  做好这一切,谢师父又取过一沓花花绿绿的冥币,上面画的都是玉皇大帝啥的。他笑着说:“去地府,要打点小鬼,这是买路钱。”

  他以手为笔,在冥币上画着什么符。整个人全神贯注,凝神入指,虽然看不懂他写的什么,只觉得斗室之中似风云涌动,桌上那盏长明灯如风吹般摇摇晃晃,灯火闪动。

  画罢,他把冥币交给李大民的妈妈,让她紧紧握牢。

  他从怀里取出一串红绳系的铜钱,拽住一头,让这串钱挂在半空中,慢慢左右摇动。然后,把钱随手扔在桌子上。

  我细数了一下,一共六枚铜钱,在桌上形成一个类似北斗七星的图案。

  谢师父一看到这个图案,眉头就皱了起来,喃喃:“不吉,不吉啊。”

  小男孩停下木鱼,用稚嫩的声音问:“师父,今天不做了吗?”

  这句话一出,其他人没说什么,李大民的妈妈“哇”一声哭了:“师父,请你救救我的儿子,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到阴间去找他。”

  “莫哭。”谢师父摸摸她的头发,他的声音真带有魔性,一言既出,女人停住了抽泣声。

  “唐女士,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谢师父说。

  “什么准备?”女人问。

  “去阴间回不来的准备。”听到谢师父这句话,我浑身汗毛直竖,牙齿咯咯作响。回不来,傻子都知道,去阴间回不来那是个什么结果。

  “我……不怕……”李大民的妈妈声音柔弱,口吻里却带着决绝。

  “好吧。”谢师父叹口气,来到李大民妈妈的身后,伸出右掌轻轻覆盖在她的后背。微微闭上双眼,嘴里开始念咒。

  那个小男孩敲着木鱼,开始围着两人转圈。

  我和李扬不由自主往后倒退,一直退到墙边。我们俩下意识觉得,离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越远越好。

  谢师父抬起右手,手指不断变幻,形成一个又一个匪夷所思的手势。

  李扬看得满脸放光,低声对我说:“这是道家手印。”

  极为恐怖的场面出现了,随着谢师父手印变化,李大民的妈妈情绪开始波动,浑身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颤抖,双脚不停拍着地上的两张符。

  小男孩木鱼越敲越快,行走的频率也加快起来,嘴里诵着经文,声音愈来愈响。

  李大民的妈妈忽然一声尖叫:“有亮光了。我看到有两个人影走过来。”

  谢师父摆摆手,示意小男孩停下木鱼,温和地问:“是什么样的人?”

  “看不清。就是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那晃动。他们,他们好像让我跟着走。”

  谢师父说道:“跟着,他们是鬼差,帮你下阴间的。”

  随后,李大民的妈妈很长时间没有说话,身体也不像开始那么颤抖,紧紧环住膝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谢师父和小男孩静静站在旁边,互相没有交谈。我和李扬更是没话说,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大概能有二十分多分钟,女人忽然说道:“有一所宅院……大门敞开……那两个人影走进去了。师父,我也进去吗?”

  谢师父问:“那是什么样的宅院?“

  “高墙厚瓦,应该是红色的!墙身很长很长,里面好像有很大的院子,像是古代江南的宅子。”

  “好,现在你跟着进去吧,应该没有危险。”谢师父轻声说。

  女人呼吸略微急促起来,听上去像是在走远路。

  “师父我进来了,里面是一座好大好大的院子,种满了树,好漂亮。那两个人进了厅堂,我也要进去了。”

  随着她的描述,我似乎也走进了神秘莫测的阴间世界。

  屋子里静静的,只能听到灯火燃烧时发出的轻微“噼啪”声。

  “厅里很空旷,我一个人也看不到。咦,我看到那个人影在后门朝我招手,我要过去了。”

  “哇,好漂亮,原来后院儿里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树,有红花有白花,这里像是一座大花园。”

  她刚说到这,谢师父咳嗽一声:“唐女士,此地花园中每一棵树都是人的元神。你要找到你儿子的树,看看他的元神是什么样。”

  “可是有这么多树,我上哪找呢?”

  “一定有办法,你看没看到有老妇人?”谢师父问。

  “啊,我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太太,佝偻着身体正在扫院子。我可以找她吗?”

  “对,找她,她是掌管元神的。”

  接着又是静默。

  “……老奶奶在前面领路,这里越来越深,有点像森林。真没想到,这间院子这么大,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到。大民的元神,怎么会藏的这么深?”她自言自语。

  “越来越黑了,我走在一条很像是林荫小路的地方,两旁是高耸的树林。只是这里的大树已经没有好看的花了,全是枯黄的叶子,像是走进了秋天。”

  “老奶奶站在一棵树前,天哪,这是大民的元神吗?这棵树又矮又小,树枝上空空的,下面落了一地的叶子。呜呜……”女人哭了起来:“大民,这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了?”

  谢师父脸色很可怕,阴沉不定。

  李扬鼓起勇气问道:“大师,李大民没事吧?”

  谢师父说:“只要在这间院子里能找到元神,说明这个人还活在世上。”

  “啊。”我惊叫:“这么说,李大民没在阴间,他没死?”

  谢师父在地上走了两圈,他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挂念珠,飞快地捻动上面的珠子。

  “他的元神之树枯萎败落,如果再不及时相救,恐怕就真死了。”谢师父说。

  女人呜呜哭:“大师,你要救救他。”

  谢师父叹口气:“不是我不想救他,而是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看来,只能起乩了。李扬,我让你带的画,拿了没有?“

  李扬赶紧道:“拿来了,在下面车里。我去取过来。”说着,他推开门快速跑了出去。

  谢师父在女人身后摆了几个手印,单手合拢,猛然一收:“回来!”

  女人应声,身体一软,倒在榻榻米上。

  谢师父看都不看我,使手一招:“刘洋,过来帮忙,帮我扶住她。”

  我赶忙答应,走过去蹲下身,扶起虚弱的女人。她额头,前心,后背都被汗水浸湿,头发一绺一绺粘在额头上,身体柔若无骨,软绵绵躺在我怀里。我低头看见,她胸前高高耸起,很明显凸起两个红点。

  我不禁脸红心跳,突然耳朵根一热,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抬头正看到谢师父在看我。这人眼神特别贼,表情说不出的诡秘,他眯着眼睛问我:“好看吗?”

  被他说的,我脸更红了,生出许多恼怒,像是赤裸裸扒光了游街。

  谢师父蹲在旁边,直视我的眼睛:“事情因你而起,也要由你而终。”

  我看着他。

  他缓缓说道:“一会儿起乩,由你来作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