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三十三章 道观里的地狱

第三十三章 道观里的地狱

  也不可能吧。我记得失去意识前,自己还在乡下大瓦房里做什么起乩,这怎么一眨眼工夫,自己回到大厦,进了古井呢?

  我犹犹豫豫,既然来了,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不如进去看看。

  走上台阶,穿过山门,再往里走了大概五百米,看到一座古庙,打眼一看,其庙大概有三重院落,显得深邃无比。在古庙上方,氤氲了一层眼睛可见的黑气。

  黑气缓缓涌动,发散凝聚,像是一只软体动物趴在庙上面。

  看见这座古庙,我“啊”的失叫了一声,因为我看到了风铃!屋檐下,挂着数串风铃,风一吹,风铃摆动,发出悦耳的轻声。

  我骨头缝都冒凉气,妈的,这不就是画里那座庙吗?!

  原来,我们都认错了,这根本不是庙,而是观!道观!阴阳观!

  可是,为什么这里的阴阳观和我们在大厦见到的,外形上根本没有相似之处呢?

  我站在道观门前的场院里。院子四周,长满了高矮不一的怪树,月光下,枝藤如鬼魅般摇晃,真真吓死个人。

  想了会儿,不得其所。我顺着大门走进去,里面是一座深邃阴森的大殿,四面高柱,极为空旷。这么黑的殿里,只有神像前供桌上燃着一豆烛光。

  我看到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光头男,背对大门,坐在神像前的地上,不知在写着什么。

  也不知为什么,这个人我是越看越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是谁。

  我慢慢往里走,离得近了才发现,那人身边的地上,铺着很多大张的黄色宣纸,纸上满是黑墨涂鸦,有人有物,不知画着什么东西。

  我脚步放的很轻,不敢说话。走到一张宣纸前,仔细去看,不看还好,一看吓得遍体生寒,画上居然是地狱受难图!只见烈焰蒸腾,熊熊火海,一个佝偻身躯活灵活现的小鬼,举着叉子。叉子上是一个女人罪魂,全身赤裸,表情痛苦至极。叉子直接掼胸而过,叉尖血淋淋露在外面。用的虽然是黑墨,墨汁泼洒淋漓,看起来比艳红的真血还要有视觉冲击力。

  那女人就像是烤羊肉串一样,被小鬼的叉子递送到火海里,火焰中披散长发,想哭又哭不出来,整幅画面的恐怖气氛,可以说全在她的身上。我看得腿软筋麻,全身冒冷汗,耳边似乎都能听见女人凄厉的惨叫。

  我情不自禁呻吟了一声,那人明显听到了,停下手中的毛笔。似乎迟疑片刻,缓缓转过身来。

  他一转过来,看到这张脸,我完全傻了。

  他居然是彭大哥!他怎么会在这?

  彭大哥整张脸被烛光映得半明半暗,眼神阴森,直直盯着我。

  我被这个场面给吓蒙了。因为极度的恐惧,心跳得都快蹦出腔子。

  我们就这样互相对视着,我站在原地,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彭大哥微微眯起眼,脸部阴暗不定,表情若有所思。他的眼神很怪,看我似乎在看陌生人,好半天,他缓缓转过身,重新拿起笔,在宣纸上又一笔一笔很仔细地画起来。

  我抹了把脸,深吸口气,尝试着喊了一声:“彭大哥。”

  他没有理我,继续作画。我索性喊道:“彭亮!”

  名字一出,他手中的笔尖顿时凝滞,似乎在迟疑,稍等片刻,又继续作画。我感觉怪怪的,似乎他不仅认不出我,而且好像还看不见我。

  “彭亮!”我提高了嗓门。

  这下,他完全停住笔,站起身,拿起供桌上的烛火。他拿的很小心,一手托住蜡烛盘底,一手护住火光,站在原地,四下里乱照。

  火光幽暗,忽起忽落,大殿里照得阴森可怖。我和他影子都拉的极长,延到青石墙壁,形成两个失真邪恶的巨大黑影。

  此时此景实在是恐怖,我的心脏如同包裹了厚厚一层铅套,压抑得喘不过气。索性又吼了一声:“彭亮!”

  “啪”,那盘蜡烛从他手里翻落,重重掉在地上,火苗四溅。

  大殿里陡然一片黑暗,隐约中,我看到他如同狡兔一般,身影迷离,向后殿快速跑了过去。

  我叫了他三声名字,为什么他如此失魂落魄?忽然间,有很遥远的记忆在我脑中复苏,现在的此时此刻,好像这一幕在哪里曾经见过。

  就在一愣神的工夫,他拖在墙上那巨大的黑影,闪过后殿,消失不见。

  我来不及细想,追了过去,周围实在是太黑,只听到前方“啪啪啪”脚步声。我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锁屏,发出莹莹绿光。这点光还不如萤火虫呢,聊胜于无吧,我眼见那巨大的黑影消失在殿后的墙壁里。

  我跌跌撞撞跟了过去,这里果然有一扇关闭的红色小门,看起来就像是防火通道。我掰了掰把手,没想到从外面卡死。我也是急眼了,二话不说,照着这小门飞起一脚踹了过去。

  人要是真着急发狠,能迸发很超常的力量。我这一百六十来斤的重量全部集中到双脚上,没有留一丝余地。

  “啪”一声脆响,门锁让我踹得活动,红门顿时大开。

  我一下冲了出去,门外是一座院子,除了我身后的小红门,其他三面皆是三层高的红木建筑。院子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彭大哥早已消失不见。

  我环顾左右,茫然无措,像是迷迷糊糊进了冷漠诡异的迷宫。

  月光如水,照着院子里几棵大树异样的惨白。

  就在这时,我闻到了一股糊味,顺着味道去闻,发现正是出自刚才的红门。我重新钻回后殿,只见前面大殿一片火光,呼呼大火燃烧。

  我傻了眼,这才想起刚才彭大哥失守翻落的烛台,妈的,那么多的宣纸,肯定烧着了。

  这要是失火,可麻烦大了。此处道观,完全是木质结构,一燃全燃,火势一起,别说我一个人,就算再添三百个牛鼻子道士,这火也救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灰飞烟灭。

  只见前殿浓烟滚滚,热浪袭来,大火映得满殿红光,有许多黑影顺着火光乱飞,我也没寻思那么多,下意识翻出手机就要打119.

  看到手机无信号,一下苦笑起来,妈的,现在很可能是在那幅画里,我上哪找消防队去。

  还是赶紧跑路吧。什么彭大哥不彭大哥,这时候自求多福吧。我撒丫子往前殿跑,想冲出大门。跑了两步,想起平时积累的一些自我救助常识,遇到大火,最怕的就是慌张,许多人不是被烧死,而是被浓烟熏死的。

  我脱下外套,整个罩在头上,把鼻子和嘴捂住,只留下两只眼睛。腿上加劲,准备往前冲。

  刚跑到前殿,眼前出现的场景,差点没把我吓的大小便失禁。

  只见前殿烈焰大火中,黑影舞动。那都是什么影子?彭大哥笔下的地狱图,活了!

  黑雾、浓烟、火星像雨点般四下飞溅,无数赤裸裸的男人女人在火中挣扎,双手透过红红的大火向我伸来。他们瞪圆的眼睛,扭曲的表情,瑟瑟发抖的面部肌肉,真是活生生的地狱受难图。

  不少小鬼在火中窜动,眉头高挑,手舞钢叉,笑得兴高采烈。看谁不顺眼,上去就是一叉子,掼胸而过,捅得那人张着大嘴似在惨嚎。

  有不少罪魂想从火里爬出去,这些小鬼用叉子把他们一个个的又给捅回去。整个过程就像是在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有一个女人,披散着被火焰燃烧的长发,在火花夺目的烈焰中翻滚,两个粉嫩硕大的奶子触目惊心,这时候就算再精虫上脑的男人也无法产生欲望。她看见我,像是看见了遥远的救世主,双目泣血,在地上爬着,高举双手伸向我。

  这时从后面过来个小鬼,一把揪住她头发,就这么在地上拖着,又给拽回火里。

  看到这一幕,我哭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竟然就是在公司里一起共事的女神!自从上次放了她的鸽子,她对我爱搭不理,我们在没有任何交集。

  真是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以这种方式又看见了她。

  我头晕目眩,呼吸急促,最可怖的是,这里没有任何声音,如同默片。能看到的,只有一张张受尽苦难和折磨的脸。那种表情请原谅我无法复述,一是我的语言水平描绘不出来,二是我不想再在脑子里过一遍。

  那一张张扭曲的脸,实在是太虐心,充满了无言的巨大负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