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三十四章 附身

第三十四章 附身

  大殿里遍地大火,火势汹汹,滚滚浓烟,整个一片火海。到处都是满地乱爬的痛苦人群,惨嚎的表情,我真真明白什么叫做修罗地狱。

  我已经有点吓蒙了,想穿过大殿往外跑,实在又没这个胆色。你们可能说,那有什么的,闷头跑不就得了。不提现在这种地狱受难的场景,就算是乱坟岗万人坑,全是静态的死尸,你跑一个我看看。

  转头看看黑漆漆的后殿,又觉得阴森异常,危机四伏,更是吓人。前殿虽然烈火折腾,罪魂挣扎,好歹光线充足、热闹一些……我左右看看,发现神龛后面有一块阴影,似乎比较安全,赶紧躲了进去。

  藏在黑暗中,伸出半张脸去看前殿,打算等火势稍稍小一些,再做逃跑的打算。

  观察了一阵,发现了很怪异的地方,虽然那里火很大,但前殿并没有燃烧起来。似乎这片大火和里面的鬼魂都是一种很逼真的影像效果,并不是实在的物质,就好像3D电影。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有勇气钻进去考察一番。看了一会儿,小心脏实在是受不了,这他妈可比一流的恐怖电影还要恐怖百倍千倍。我缩回头藏在神龛后面,紧紧闭上眼睛。

  周围没有一点声音,静得可怕。虽然眼睛合紧,但脑海里还是不断翻腾着一张张痛苦挣扎的人脸。曾经看过一条新闻,说有个摄影师早上拍摄日出,谁知道无意中拍到有人跳桥自杀。据说那摄影师就因为看到自杀者朝桥下纵身一跃的背影,心里堵得N天都没缓过劲来。

  不得不承认,负能量本身是一种非常具有感染力,并且极度虐心的能量。它能让人心里莫名其妙的难受。公司女神让小鬼拽住头发,硬生生拖进火海的场景,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一想起来便浑身颤抖。她的那种痛苦,似乎传染到身上、心里,此时此刻,我就想好好大叫一通,发泄发泄。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慢慢睁开眼睛,从神龛后面探出脑袋,前殿已是漆黑一团,寂静无声,空空荡荡。刚才的火海似乎根本没存在过。

  不管了,我赶紧钻出来,向观外狂奔。到了殿口处,发现外面场院中,明朗的月光下,站着一个人。

  这是个女人,穿着不知什么朝代的服饰,头挽发髻,背身而立,身材婀娜,似乎在思考。

  看到她,我陡然一震,认了出来,她就是画里静心礼佛的女人。我紧张得几乎透不过气,果然,我现在在画里!

  我下意识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怕。正要退回大殿,她转过身,借着月光,看见了我。她的目光显得很疑惑,喃喃说了一句话。声音很轻,在我听来却如雷贯耳,她说的是“李大民呢?”

  我重重抹了把脸,索性放胆走了出去,李大民的下落,和她必然有很大的关系。

  她静静看着我走到近前。这个女人还挺漂亮,尤其是皮肤,白皙细腻,吹可弹破,几乎能看到下面细细的血管。她没有张嘴,可我觉得她似乎在问我的名字。我随口说道:“我叫刘洋。”

  “刘洋。”她喊了一声。

  我浑身打了个冷颤,似乎身体飘起来,眼皮子特别沉重,而意识则完全清醒。这种感觉很难形容,既想睡觉又无困意。

  “刘洋!”她加重语气,喊了第二声。

  这一声喊完,我眼皮子彻底合上。就在合拢的瞬间,猛地一激灵,我感觉自己不在空空飘飘,痴痴呆呆,而是惊醒起来。

  就像大睡一场,忽然清醒,从梦中世界挣脱,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我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依然跪在那间屋子的榻榻米上,手里捧着白色沙子的托盘,眼前是谢师父和他小徒、李大民的妈妈、李扬四个人。

  李大民妈妈居然抱住我,哭得肩膀一耸一耸。我想说话,上下两个嘴唇像是灌了铅,怎么也张不开,全身酸麻,那个难受劲就甭提了。

  李大民的妈妈哭着说:“大民,你不知道妈妈多么想你。妈妈都快要死了。”

  她疯了?怎么管我叫大民呢?

  谢师父轻声道:“唐女士,别哭了,现在至少知道李大民的去处,我们慢慢想办法……现在,该送李大民回去了。”

  李大民的妈妈紧紧搂住我,忽然朝着谢师父一跪:“大师,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吧。”

  “大师,既然大民的魂招来了,莫不如就不要让他走了。”

  谢师父神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大师,这一切都是刘洋这小王八蛋害的。就让大民顶着他的身体继续活下来吧!”

  我靠!我惊得目瞪口呆。这娘们可真敢想,她这是要害死我啊!

  谢师父脸色阴晴不定。

  李大民的妈妈哭得非常厉害:“大民说他在那边非常难受,度日如年。而且你刚才也说了,他的肉身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大民借身还魂,让刘洋那王八蛋去那边受苦。”

  谢师父阴着脸说:“这是夺舍,有违天道啊。”

  “大师,求求你了,救救我孩子吧。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女人匍匐在地,哭的蓬发散乱。

  我咬牙切齿,这人也太毒了,如果真有地狱,应该第一个把她抓进去受苦!先火烧,再叉子捅,揪住头发左右开弓扇大嘴巴子,我心中恨意翻涌,恨不得一刀扎死她。我活这么大还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

  这人怎么会这么毒?!

  谢师父没有答话,一双眼睛贼溜溜看着我。我心跳加速,莫不是他看出我回来了?不禁暗暗叫苦,现在我为鱼肉,人为刀俎,我算是掉后娘手里了。

  还得说我聪明,反应快,拼着力气磕磕巴巴说:“妈,妈妈,妈妈。”

  女人哪分的那么清楚,抱住我,哭得梨花带雨:“大民……妈妈在这呢。”

  谢师父手拈念珠,慢慢走过来,在桌上抓起一把香灰。

  谢师父把香灰握在手里,走到面前,张开手掌,对着我重重一吹。香灰吹得我满脸都是,眼睁不开,鼻腔嘴里充满了灰沫。

  香灰入鼻辛辣,继而散发出迷幻的香气,一时间睡意沉重,我迷迷糊糊间似乎又睡了过去。

  睡到梦境里,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画里的阴阳观,那女人依然站在我面前,姿势未变。她显得很惊奇,像是在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此时的我已经相当凌乱,意识模糊,记忆空白,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这儿,也实在是懒的去想。

  那女人再次喊我的名字:“刘洋。”

  我意识轻飘飘飞起,猛然惊醒,发现又回到那间榻榻米屋子。谢师父的表情既惊讶又骇然,像是吃了活苍蝇,他脸色阴沉,吩咐小男孩:“走!”

  小男孩手脚麻利,开始收拾供桌上的物品和神龛上的神像。

  李大民的妈妈愣了,看看我,又看看谢师父:“大师,我儿子回来了吗?”

  谢师父没理他,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时间不长,下面守门的那白衣黑裤男子也上来了。三人默不作声,互相配合有致,很快把东西都收拾好,整理两个旅行袋。

  谢师父一拱手:“告辞。”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李大民的妈妈紧紧拉住他的袖子:“大师,我儿子到底有没有事情?”

  谢师父道:“我能力有限,实在是不好意思,你另请高人吧。”

  李大民的妈妈如遭雷击,回头深深地看着我,一字一顿问:“你是谁?”

  我揉揉发麻的双腿站起来,长舒了口气,感觉一身轻松:“废话,我是刘洋。”

  “你还我儿子!”女人尖叫着跑过来,抓住我脖领子使劲撕把。她披散着头发,怒目圆睁,表情怪戾,看那模样像是要活活吃了我。

  我也是气急了,狠劲掰着她双手,破口大骂:“草泥马的,你想害死我吗?”

  这时,李大民的爸爸从门外走进来,看到这场景一惊,他几步过来紧紧抱住自己妻子:“小唐,你冷静点,冷静点!”

  李大民的妈妈几乎歇斯底里,冲着我喊:“把你的肉身留下来,留下来!给我儿子还魂!还魂!”

  边说边手蹬脚刨,形如恶鬼。我暗暗咽下口水,刚才那点怒气都没了,只剩下害怕,她为什么会这么恨我?像是一只恶犬,不断咆哮,根本无道理可讲。

  饶是李大民爸爸五大三粗也有点摆弄不住自己老婆,他急了:“小扬,赶紧带小刘走!”

  早就傻了的李扬,这才反应过来,答应一声,拉住我就往外跑。

  出到外面院子,李家那些亲戚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盘问。李扬后怕似的看了看二层小楼,说:“我小姑疯了,你们赶紧把她送医院吧。我先把老刘送回家。”

  那位大姑还挺通情达理,握着我的手:“小刘啊,不管怎么样,我们老李家都谢谢你了。”

  “不用谢,不用谢。”我喃喃,心砰砰乱跳。这所宅院里发生的一切,就跟做梦一样。

  这时,只听二楼“轰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打碎了。随即是一声近乎非人的哀嚎,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这个声音和阴阳观大殿里的地狱火海受难图,到是极配。院子里听到声音的每个人,无不毛骨悚然。

  李大民的爸爸大喊:“都快来,我弄不住啦……”

  亲戚们赶紧往屋里跑去帮忙。

  我心惊胆寒,额头渗出冷汗。心里也在纳闷,起乩的是我又不是她,为什么李大民的妈妈反应会如此强烈。

  “走吧。”李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