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三十六章 雪拥蓝关马不前

第三十六章 雪拥蓝关马不前

  他一愣:“有啥影响,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又想了想道:“请魂上身的事儿我还是人生第一次见识到,不过类似事情以前听说过不少。东北乡间有跳大神的,西方也有灵媒,他们能召唤死去的亡魂上自己的身体,和死者生前亲戚朋友对话。一般这些神媒八字极硬,天赋异禀,能抵御阴邪侵体。不过就算这样,请魂上身也是有破坏力的。”

  “哦?”

  “我是这么想的,打个比方来说,假如把人一生的记忆、认知、思考方式、思考能力、潜意识等等统称为‘灵魂’,这个灵魂就相当于计算机软件吧。”

  我点点头。

  “我这台才配置的电脑运行这套软件正好,现在把这套软件整个移植到另外一台低配置的电脑上,肯定就会出现卡顿的现象吧。”

  我大概理解他的意思了。

  李扬来了兴致:“咱们假设最为极端的情况,最高级比如八核CPU才能运转的复杂软件,现在移植到286老牛拉破车的电脑上,你认为会出现什么现象?”

  “死机吧。”我道:“内存、CPU什么的都跟不上软件的要求,必然死机。”

  “这样你就好理解了,我认为一个人的灵魂必然匹配一个适合他的肉身。这个匹配是双方面的,灵魂能够塑造他的肉体,同时肉体也能反作用于这个灵魂,其目的是让两方融合。打个比方来说,一个高级的灵魂比如老子、佛陀啥的,就算他们容貌再丑,也因为灵魂的原因,整个人充满了人格魅力,拥有众多的追随者,甚至人们会以他的肉体重新划定美的标准。同理,一个普通人,就因为长得形容猥琐,肉身粗鄙,周围人都嘲笑他冷漠他,使他极度自卑内向,这必然会影响到灵魂的塑造,他的灵魂会因此变得丑陋而邪恶,对世界充满敌视。当然我的比喻比较极端,实际情况会更复杂,但灵魂和肉体必然是相辅相成,互相影响的。”

  我想了想问:“那你怎么理解活佛转世呢?”

  他愣了愣。

  “你想,活佛是具有大智慧的人,他的学识、认知和思考能力,哦,就是你说的‘灵魂’,突然到了一个孩童身上。孩子大脑机制和发育并不像成年人那么完善成熟,也就是硬件根本运行不了活佛这个软件,这你怎么解释?咱再打个极端的比喻,如果一个人的灵魂,附身到狗身上猫身上猪身上呢?动物的大脑结构压根跟人就不一样,相当于把电脑软件装在洗衣机上,那灵魂又会怎样存在?”

  李扬苦笑:“你这些问题如果我都能回答,那我就是阴间的阎王爷了。关于活佛的问题,我是这么想的,首先活佛圆寂前都会指定下一代小活佛,为什么?为什么他不随意指派,随意转世?就因为他指定的这个孩子,必然是天赋异禀,也就是说小孩子的大脑结构硬件条件符合活佛灵魂软件的需要。火影看没看?就像大蛇丸指定君麻吕一样,不是啥人都有资格伺候大蛇丸君的。还有,就是封印。”

  “封印?”

  “对。软件太过庞杂繁琐,硬件适应不了,这时怎么办呢?软件会自我封印部分功能、代码,以适应现阶段硬件的要求。你别忘了,硬件也就是人的大脑,也在慢慢长大,自我成熟完善中。随着硬件的升级,软件逐步解印、开放代码功能,使之匹配。”

  我长大了嘴:“你的意思是,前世记忆缓缓复苏?”

  “差不多。这种事不稀奇。你知道伏藏师吗?”

  我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伏藏师,大概就是我说的这种状况,你有兴趣可以去查查。当然这是我的猜测,具体什么样,恐怕只有老天爷才能知道了。”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有些压抑,揣测生命的本质,这件事本身就沉甸甸的。

  “所以说,你问我,请李大民的魂魄上你的身,对你有没有影响。我说肯定有,具体会出现什么后遗症,只能你自己来见证。”

  我呵呵苦笑,把烟头掐灭,喷出烟圈:“继续看吧。”

  视频里,李大民的妈妈正抱着“我”哭。

  谢师父扶起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背景实在嘈杂,一点也听不清楚。

  我疑惑地看李扬,李扬暂停视频解释说,当时谢师父问李大民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大民微闭双眼,缓缓说话,视频里的电流干扰声愈加强烈。我察觉到一件很怪异的事情,就是这种声音是伴随着李大民说话节奏的,他一开口说话,那声音便尖锐异常,说完沉默时,电流声音又几乎不可闻听。

  李大民就像是一个能量巨大的辐射源,向外散发着强烈的干扰信号。

  李扬用手拨动播放条,向后快速拉动,不管停在什么地方,视频就像是落入杂音的陷阱,喇叭里全是刺耳怪异的声音,人物对白一句也听不清。

  李扬索性关了声音,说道:“我配合画面给你讲解吧。”

  随着他的讲解,我的眼睛越瞪越大,视频拍摄时间并不长,对话也不多,但里面透出的信息却诡异万分。

  谢师父问附在我身上的李大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大民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零针。”

  当然这两个字是谐音,具体什么意思,李扬说他也不知道。李大民的妈妈正要想继续追问,却让谢师父制止住了。谢师父身体明显一震,他换了个问题:“你要做什么?”

  “我是有仙缘的人。”李大民说:“我正在修行成仙。”

  屋子里一片沉寂,无人说话,那盏孤灯静静燃烧,灯影摇晃,映得“我”的脸邪狞异常。

  “你说你在修行成仙?”谢师父腔调里透着兴奋:“你怎么成仙?”

  “仙缘,零针,修行。”李大民像机器人一样,一直重复着三个词。

  李大民妈妈哭得泣不成声:“大民,妈妈想你,你回来吧,别成仙了。”

  “妈,转告爸爸,我们一家人缘分已尽,你们不要阻碍我的修行。”如此决绝的话,李大民说得平淡无情,像喝白开水一样。

  “大民……”他妈妈居然给自己儿子跪下,含泪磕头:“大民,你回来吧,妈妈想死你了。我就你一个儿子。”

  李大民眼神飘渺,越过他妈,看着前面的墙壁,像录音机一样,冰冷说:“欲修正果,抛弃肉身。”

  看到这,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草,李大民不会是信什么邪教了吧?”

  李扬叹口气:“当时气氛很诡谲,听到他说要抛弃肉身,我也想到了邪教。”

  “我想起这么个事情。”我说:“在湖南有一户人家,夫妻离异,留下个小女孩跟妈妈一起过。有一天,邻居发现这娘俩一个礼拜都没见着人影了,给妈妈打电话,没人接。怕出什么意外啊,邻居朋友一大帮到娘俩的居所破门而入。屋子里臭气熏天,遍地垃圾,大家闯进里面卧室,极为震惊地看到小女孩死在床上!死状惨不忍睹,整个人被电线缠绕了很多圈,密密匝匝捆得像个木乃伊,只露出个小脑袋。在眉心之间,有一个明显的血窟窿,那是被电钻打了个深深的黑洞。而她妈妈坐在地上的屎尿堆里,痴痴呆呆,不停说着一句话,大意是她女儿有仙缘,她在帮助她女儿离开肉身,灵魂升天。”

  李扬听得傻了,咽下口水道:“妈的。怎么让你说的我浑身冷飕飕。这么邪门!”

  我重重一抹脸,继续看视频。李大民的妈妈这时候神经就有些不正常了,捧着“我”又哭又叫,让他儿子不要走。

  只见“我”的表情忽然变了,由麻木变成了恶毒,狠狠咒骂:“你们这些垃圾,都是我修行路上的阻碍,你们和我的肉身一样,都要抛弃!”

  “我”猛然抬起头,紧紧盯着谢师父:“臭道士,草泥马的,快让我回去!快让我回去!你打扰了我的修行,我如成仙,必让尔等垃圾不得好死!”说着,“我”整个人抽筋似的乱抖。

  我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伏藏师,大概就是我说的这种状况,你有兴趣可以去查查。当然这是我的猜测,具体什么样,恐怕只有老天爷才能知道了。”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有些压抑,揣测生命的本质,这件事本身就沉甸甸的。

  “所以说,你问我,请李大民的魂魄上你的身,对你有没有影响。我说肯定有,具体会出现什么后遗症,只能你自己来见证。”

  我呵呵苦笑,把烟头掐灭,喷出烟圈:“继续看吧。”

  视频里,李大民的妈妈正抱着“我”哭。

  谢师父扶起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背景实在嘈杂,一点也听不清楚。

  我疑惑地看李扬,李扬暂停视频解释说,当时谢师父问李大民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大民微闭双眼,缓缓说话,视频里的电流干扰声愈加强烈。我察觉到一件很怪异的事情,就是这种声音是伴随着李大民说话节奏的,他一开口说话,那声音便尖锐异常,说完沉默时,电流声音又几乎不可闻听。

  李大民就像是一个能量巨大的辐射源,向外散发着强烈的干扰信号。

  李扬用手拨动播放条,向后快速拉动,不管停在什么地方,视频就像是落入杂音的陷阱,喇叭里全是刺耳怪异的声音,人物对白一句也听不清。

  其实这些对白,因为嘈杂的背景声音在,根本听不清楚。都是由李扬配音,对着口型说出来的。

  这小子说到后来有点入戏,不但声音配的惟妙惟肖,而且表情也生动起来。尤其最后那个“尔等垃圾,不得好死。”让他说得恶毒无比。我在旁边坐着,全身毛孔瞬间张开,浑身发寒。

  他说完之后,胸口起伏,大口喘气,似乎自己也有些后怕。

  “我...”他颤着声说:“我刚才怎么像变了个人?”

  我看着他,心有余悸地说:“你真应该照照镜子,刚才的你真他妈阴森,我还以为你也被什么东西上了身。”

  他干笑两声:“别开玩笑。”

  这时,视频播放到最后,李大民嘴里似乎嘟囔了一句诗,随即眼睛翻白,头一下重重垂了下去。

  我失声说道:“他回去了!”

  “嗯。”李扬关了视频,如珍似宝地揣起手机。

  看他这样子,我心里一动,马上说:“这段视频咱俩知道就得了,你别为了追求点击率发到网上。”

  李扬干笑:“不能,不能。“

  “李大民最后念的是什么?”我问他。

  李扬说道:“是一句古诗,叫做雪拥蓝关马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