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三十九章 罪魂的女人

第三十九章 罪魂的女人

  李扬爆粗口:“操,都知道那口井邪门,可是我们谁也不敢下啊。你敢下?”

  “所以说嘛,解不开还是死结。”

  李扬道:“说了半天和没说一样。走吧。”

  耽误了这几天工作,又恰逢月底,我以为开了工资会被炒鱿鱼,谁知道领导对我的旷工只字未提,反而还淡淡地说让我继续努力。我劫后余生,庆幸之余觉得自己是不是开始走红运,人品爆发,也该老子出头了。中午没在单位吃食堂,特意给自己下了馆子,犒劳犒劳。吃完之后,又去咖啡屋坐了会儿。

  要了杯咖啡,慢慢喝着,想着过往的经历,不禁唏嘘。这时,听到身后传来“咯咯”笑声,这声音听得我心潮澎湃,正是单位女神的声音。

  我们这位女神叫王雪,人如其名,平时冷冰冰的。我曾经尝试着约了她一次,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答应了,可惜因为彭刚那小子找我,便放了她鸽子,自从之后我们再无交集。准确点说,是现实中无交集,我曾经在画中阴阳观的地狱图里,见过她。赤身裸体在大火中焚烧,满头黑发披散乱舞,让小鬼拿着叉子一顿乱捅。

  今天居然又说巧不巧坐到了一起。回头看,她背对着我,正开着笔记本看里面的什么东西,不时做惊恐状,做嬉笑状。我偷着探头过去看,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气背过去。女神王雪居然是李扬的粉丝!看的是我的经历!我勒个去。

  王雪在博客下面给李扬留言:你写的好有意思,想问问是真事吗?那个叫文三羊的真的好倒霉。

  李扬这个缺了大德的,给我用个化名,把刘洋两字拆开直接叫文三羊,这个难听劲。

  我咳嗽一声:“呦,这不是王雪吗?”

  王雪看到我,脸色一变,把笔记本屏幕合上:“哦,你呀。”

  “看小说那。”我明知故问。

  “嗯。”她没什么谈性,提起笔记本就走:“下午快上班,我要回去了。”

  “写这个小说的作者我认识。”我悠悠说道。

  王雪停下来,一脸讥讽,那意思是就你个臭屌丝能认识人家。

  我扬了扬手机:“我打个电话,分分钟就能把他叫来。在我跟前,他就像小猫咪一样乖巧。我让他站着,他不敢趴着。我让他拿大顶,他不敢撅屁股。”

  “吹吧你。”王雪看我胸有成竹的样子,到有些迟疑了。

  我看她那个样子,也不知怎么心里生了一股气,带着恶作剧的意思:“你看没看到文三羊进画里?”

  “你也看这个小说吗?”她感兴趣地说:“我看到了啊。他刚写到文三羊看到了道观里的大火,一副地狱景象。”

  “里面写了个女人的罪魂特别凄惨,让火烧的满地乱滚。”

  王雪点头:“对,他刚写到那,怎么了?”

  我平静地说:“那个女人,其实就是你。”

  这句话一说完,我立马后悔。因为王雪的脸色剧变,说实在的,我长这么大,从来没看过一个人表情能变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从笑眯眯直接过度到极度惊骇。是的,王雪并没有愤怒地骂我胡说八道,也没有阴着脸立马就走。而是惊骇……与悲伤,豆大的泪珠从她苍白的脸上滚落下来,那种悲恸让我的心像针扎一样。

  她整个人像是崩溃了。

  我赶紧把她扶到座位上,低声道:“对不起,是我瞎编的。”

  她忽然做出个突兀的举动,猛地一抬手,给我个大嘴巴!把我都扇懵了!她像母狼一样低吼:“你滚!”

  我感觉所有人都在看我们,脸上火辣辣的,心里这个憋屈。这时电话响了,我低头一看是李扬,心里这个气啊,这个挨千刀的,我现在这么个德性,全是他造成的。

  接了电话就想骂他,李扬在电话里焦急地说:“我操,老刘,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看见你是师娘啦?!”

  李扬愣住:“我操,你怎么了,这么大火气。示爱被拒绝了?”

  别说,这小子嘴是臭,赶上乌鸦嘴了,好的不灵坏的灵。说这些倒霉事,一说一个准。

  我看了一眼垂着头正无声哭泣的王雪,低声说:“到底看见谁了?”

  “操,我看见谢师父身边那个小男孩了。”

  “啊,他在哪?”

  “他就在林霞跳楼的那个花园小区。”

  我奇道:“那个小男孩跑到花园小区干什么?”

  “我擦,你是猪脑子吗?”李扬说:“小男孩在,那谢师父必然也在。谢师父哪儿都没去,居然杀了个回马枪跑到花园小区了。”

  我倒吸冷气:“他不是冲着阴阳观去的?”

  “我看着玄。这老小子是道术中人,里面的道道儿指定比咱们明白。他一定是去调查了。”

  我说:“当初你都跟谢师父说什么了,提到楼中观了吗?”

  李扬在手机里声音苦涩:“那个当然没提……但是除了那个,能说的我基本都说了。凭谢师父这么深的道行,肯定能推断出什么。而且吧,当初起乩请李大民上身,大民提到成仙话题的时候,我看谢师父那俩眼睛的眼神就不对。”

  我奇道:“难道谢师父也想成仙?”

  “换谁谁不想?你不想?我一听李大民要成仙,说实话,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找到李大民,看看能不能帮我也成仙。那叫神仙啊,多牛逼!日行千里,夜窥神鬼,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土皇帝了。谢师父是有法术的道家宗人,对于成仙的渴望肯定比咱们更强烈,他听说有这样的机会必然不会错过。”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别说成仙,他就算想当宇宙大帝,跟咱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说你是猪脑子你就是猪脑子,他要成仙必然会去探究李大民的秘密,有他这样的高人镇场,咱们以前不能办的不敢想的,人家全都能做。”

  “比如那口井?”我问。

  “当然。咱们到时候只要跟在他后面捡后落儿就行,浑水摸鱼会吧?”

  我咽下口水,你他妈说的简单,又是阴间鬼差,又是画中地狱,又是诡秘成仙,现在还多出一个江湖妖道,想在这些非人非鬼中间浑水摸鱼,哪有那么容易。

  “唉,你别磨叽了,今晚过来,我在花园小区等你。”

  反正明天就是周末了,陪他玩玩也未尝不可。收了电话,我看到王雪还坐在那不断啜泣,手里的餐巾纸握成了一个团。我叹口气,小心翼翼坐在她旁边,低声抚慰:“王雪,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口无遮拦,胡说八道。你别往心里去。”

  王雪擦擦眼睛,端起俏脸看我。她长得确实很漂亮,五官精致,现在哭得梨花带雨,更有一番风情。我心怦怦直跳。她说:“刘洋,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这个‘大地孤狼’?”

  大地孤狼是李扬的笔名,骚得厉害。

  我一时踌躇,实在不想撒谎,点了点头。

  王雪看我表情不像作假,急忙又问:“他写的到底是不是真事?”

  我点点头:“是真事。”

  王雪一把抓住我的袖子:“你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他?”

  我心里这个不得劲,说道:“他有女朋友了。”

  王雪白了我一眼:“你想什么呢。我又不是追星族。我是有点……私事想请教一下他。”

  “什么私事?跟我说也一样。”

  王雪看着我,咬着下唇道:“很匪夷所思的一件私事,挺吓人的,说出来怕你不相信。”

  我笑,她是真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哥哥怎么说也是见过地狱的人。我忽然动了心思,李扬能写,凭啥我就不能写。这小子还是剽窃我的故事呢。

  我正想着,看见王雪站起身,捧着笔记本往外走。我赶忙追过去:“王雪,你还没跟我说呢。”

  王雪深深盯着我,忽然一鞠躬:“刘洋,你是个好人,我不想麻烦你了。刚才那一巴掌,是我冲动,对不起!”

  我正要说什么,她摆摆手:“我是个不详的人,不要和我走得太近。”说着,转身走了。

  看着她瘦弱的背影,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想起刚才的场景,王雪听说地狱受难的女人就是她时,她的反应很怪异,有恐惧可更大部分的情感是悲恸,像是被揭穿了不想暴露于世间的私密隐痛。

  我心念一动,难道王雪,真的是从地狱里出来的人?她和彭大哥,是一种人吗?都到过阴间?

  不详的人?她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要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恶毒的攻击,不是丑不是懒,而是不详、扫把星、克夫什么的。一个女人能这么坦然地评价自己,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堪深想啊,越想越压抑。

  晚上下班,我直接坐车来到花园小区。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呼吸都喷白气,我裹着棉袄,哈着手掏出手机给李扬打电话。李扬问我吃没吃,我嘻嘻笑说当然没吃,要来吃你这个大户。李扬让我先去小区门口周记羊汤馆等他。

  周记羊汤馆买卖不错,他们家底料羊杂都给得足足的,汤据说也是好几十年的老汤,是老板的爷爷留下来的,滋味确实浓厚。大冷天,喝一碗热气腾腾滚滚飘香的羊汤,简直给个神仙都不换。

  我找了个座,服务员问我吃什么,我摆摆手说:“还有一个。”悠哉悠哉点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