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四十五章 寒林坛

第四十五章 寒林坛

  楼梯间里,一片死寂。覆盖着灰白色尘埃的灯泡,倒悬在楼梯通道的天棚上,散发着压抑的黄色光芒,发着嗡嗡细响。

  我和李扬,谁也没说话,只是互相看着。

  说实话,我想推门出去到走廊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个老太太在。可是实在没有勇气。

  李扬问我怎么脸色这么差。我告诉他,楼上不知哪一层好像有人吃东西的声音。我观察着他的表情,他神色淡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我觉得思路越来越混乱,苦笑道:“我想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栋楼太阴森,再往上爬指不定会出现什么问题。”

  李扬恢复了冷静,他挠挠头:“我担心咱们这么一走,没有勇气再回来。这样吧,已经走到这里了,那就再上几层,如果有危险的苗头,我们尽早撤。”

  我看看他,实在不知该不该信任他,甚至说该不该相信真有这么个人!不过,我现在唯一的选择只能是跟着他,让我一个人顺着黑漆漆的楼梯回去,还真不如杀了我呢。

  我们开始往十二层去,李扬道:“现在开始记楼层!如果记不住,下次你自己到电梯口去看,我是肯定不去。”

  “赶紧走吧,就他妈你废话多。”我哼哼,甭管是真李扬假李扬,先骂了再说。

  向上走了一层,楼道里越来越冷,温度降低得十分明显,裹着大棉袄都觉得寒气顺着衣服缝隙往里钻,我冻得直哆嗦。就在这时,没留意脚下,一打滑摔在地上。

  摔得尾巴骨疼得要死,我呲牙惨叫。李扬拉我起来。我骂骂咧咧:“这谁这么缺德,地上弄得什么玩意?”

  楼灯缓缓亮了。我们看到,楼梯通道的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白色的大米。

  我无名火起,骂骂咧咧:“哪个缺了大德的把大米洒在这儿?”

  李扬蹲下,抓起一把细看:“地上的米铺得厚薄均匀,肯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

  “为什么要这么干?”我愕然。

  “我记得香港老鬼片里有僵尸怕糯米一说。是不是在地上铺着大米,防僵尸?”李扬道。

  我有气无力地笑:“还僵尸呢,你可别扯淡了。”

  “那洒大米是什么意思呢?”他把手里的大米扔回地上:“真他妈邪。”

  这时,楼灯“嘶嘶啦啦”一闪一灭,楼道晃得忽明忽暗,我们李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拖在墙上,很像张牙舞爪蓬着头发的老妪。

  李扬朝着楼上继续走去,我叹口气,只好跟在后面。

  又向上走了很多层,我实在累的不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行了,我一层层数过,正好又走了十层。加上已经走过的十一层,我们现在在最顶楼。”

  李扬没有说话,双手插在棉袄兜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漆黑的墙壁看。

  “你看个鸟啊。”我骂道,他今晚一直表现得怪怪的。

  李扬五官有些扭动,咽了下口水:“老刘,回头看看你后面的墙。”

  他这么冷不丁一说,我有些头皮发麻,靠,后面是什么东西?突然想到红衣老太太,她不会就站在我后面吧?

  我动作僵硬,勉强回头看。后面是黑漆漆的楼道墙壁,什么鸟玩意也没有。

  我正要骂他没事开心,忽然看见了墙上的东西,顿时血液凝固!

  那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手印,五指朝下,看手掌大小,应该是成人的。手掌的方向和姿势很怪异,应该是一个人紧贴在墙上,手掌撑墙留下的。

  我之所以如此害怕,因为在十一楼,李扬去查看楼牌回来,楼灯亮起的瞬间,我的姿势便是紧贴墙壁,手掌撑在墙上。

  因为这个姿势太丢人,而且是在极为特别的情景中出现,所以我们对那一瞬间记忆深刻。

  我看看李扬,李扬看看我,空气压抑几乎拧出水。我慢慢伸出手,缓缓靠向墙壁上的掌印,就在重合的瞬间,我们俩同时发出近乎呻吟的声音。

  我的手确实和墙上的掌印,吻合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现在仍然在十一楼!可是,这可能吗?我们两个一直不停向上爬着,累的跟死狗似的,怎么会出现这种灵异的事情?

  李扬嗓音沙哑:“莫非是鬼打墙?”

  “不会吧。”我苦笑。

  李扬道:“如果是鬼打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们在十一层上上下下兜圈子,一直困在这一层里。还有一种情况是,我们向二十一层走,最终是个大循环,绕着圈子又回到十一层。”

  我抹把脸:“先别那么早判断这里是十一层,也有可能这个手掌印就是我刚才留下的,累的忘了。我们别自己吓自己。”

  李扬对着通向走廊的侧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意思很明显,要判断是二十一层还是十一层,看看楼牌号就知道了。

  这次如果再去看楼牌,那就要轮到我了。

  我看着李扬,笑了出来。也说不出这笑是什么情感,只想痛痛快快大笑一通。我揉揉前额,走到侧门前,轻轻推开了门。

  一股阴森的冷意从外面席卷而来,吹得我浑身哆嗦。我回头看李扬,他点上小烟,悠哉悠哉抽着,没有看我。

  我硬着头皮拐过楼梯角,面前出现楼层里长长的走廊。我看到,走廊中间位置,开了两扇窗户,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身影,对窗而立,不知在那干什么。

  我一声惨叫,连滚带爬跑回楼梯间,李扬还在抽烟,看我吓得屁滚尿流,赶忙扶住:“我草,老刘,你咋了?”

  自从李大民这件事起,风风雨雨我也算经历过不少古怪,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有一种深入心灵的恐惧。真是害怕到了极点,感觉整颗心都给摧毁了,我一头扎在李扬的怀里,眼泪流了出来。

  李扬也被我这个样子吓蒙:”咋了,说话啊,你看见什么了?“

  “我,我看见那个穿着红色毛衣的……老太太了。”我断断续续说。

  李扬吓了一跳:“我草,你他妈别吓我啊。”

  “要不然你去看。”我说。

  “算了吧。那老太太的样子就像是附骨之蛆,一直印在我脑子里,一闭眼就是她。妈的,再让我去看,还不如一头撞死呢。”李扬说:“我不用亲眼看就知道你没撒谎,你吓得这幅倒霉样子,演戏也演不出来。”

  他叹口气:“麻烦了,我们真的遇到鬼打墙了,一直在十一楼打转。”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姿势极为不雅,正紧紧搂着他,头还搁在他肩膀上,营造出一种捡肥皂节奏的暧昧。我赶紧跳开,朝地上呸呸,觉得恶心。

  李扬心乱如麻,也没理会我的行为。他拼命吸着烟:“这可怎么办好?”

  我勉强恢复了镇定,脑子里有了主意:“这样吧,我们再向上走一层。如果看到的还是这一幕,说明我们一直在十一楼转圈;如果看到别的……”

  “看到别的怎么了?”他问。

  “那就再说。反正我就这么一个办法。”

  李扬点点头:“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们两个开始往上走,到了楼梯口,楼灯还没有点亮,周围一团漆黑。我隐约看到李扬的身影停下来,他没有转头,幽幽地说:“你还记得十二楼的情况吗?”

  “有……大米。”我说。

  李扬道:“一旦一会儿楼灯点亮,我们没有看见大米怎么办?”

  “你别问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扬向上走,我紧紧跟在后面,这时,灯亮了。

  淡黄色的光芒下,我看到楼道的地面上铺着厚厚一层白米,这是很熟悉的场景,但却不是十二楼,因为白米上还有一些很奇异的摆设。

  那是一栋栋小房子,细数起来能有二三十个。每间房子大概A4纸那么大,由简陋的木头板子钉成,看起来像是供仙用的。最为奇特的是,小房子门口左右两边,还贴着两道红色的对联。对联上写着歪歪扭扭蚯蚓文一样的毛笔字,因为太小,看不清楚。

  乍然看到这些诡异的小房子,还以为进了小人国,可细看起来,又像是一个个坟茔。

  每个小房子门口,摆放着装香灰的油漆桶,应该是充当香炉用的吧。在房子上,写着三个字“寒林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