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四十六章 鬼气森森

第四十六章 鬼气森森

  “寒林坛?这是什么意思?看上去像是用来祭奠的。”我问李扬。

  李扬道:“你算是说对了。寒林坛是专门供奉孤魂野鬼的。”

  我嘿嘿干笑两声,笑得比哭都难听:“你别吓唬人。”

  “我吓唬你有意思吗?”李扬说:“这栋楼实在是邪门,快离开这里。”

  我俩不约而同选择从侧门走,一推开门,就发现场景不对劲。

  侧门外面是长长的走廊,一旁是窗户,一旁是居民的住家。走廊里一片破败景象,像是遭到大火的焚烧,居民房间的房门成了一个个黑漆漆的大洞,满地黑色的脏灰,到处断壁残垣,墙上尽是黑色的灼烧痕迹。

  我们面面相觑,感觉不可思议。从来没听说过这栋大楼遭受过火灾,照眼前情景来看,这场火还相当大呢,如果真的发生如此规模大火,网络上本地新闻早就传开了。

  在走廊那一头拐角处,隐隐有光芒透出。光线属于自然光,不像是灯泡发出的。忽明忽暗,应该是燃着蜡烛。我碰碰李扬,李扬轻声道:“过去看看。”

  我们小心翼翼穿过走廊,鞋子踩在落满木屑砖头的地面上,还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拐角处光线在墙上投出一个硕大的黑影,看影子形状,很像是静态的雕塑。

  转过拐角,我们看到黑色地面上,有一幅用白色粉笔画出的奇怪图案。它整体呈八角形,每条边线的外面都衬着稀奇古怪的蚯蚓文。在图案东西南北四个角上,燃着四根红色的长蜡,幽幽闪着火苗。边线上放着一个小酒盅,里面满是香灰,并排插着三根长香,燃烧着细细的青烟,翻滚飘散。整幅图案的中间,是一个神仙像,手拿神鞭,头戴红帽,看起来有点类似赵公明。

  我们看到的墙上那个硕大黑影,便是这具神仙像在蜡烛灯火中投射出来的。

  我们俩凑过去细看,图案正中用白色粉笔并排写着几行非常漂亮的楷书字体:地狱灯照,无极理天,亡魂出门,恶鬼遍街。

  正读着,身后阴风忽然骤起,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和李扬情不自禁一起回头去看,长长的走廊内空无一人,走廊的窗户紧紧关闭,而地上焚烧后的黑色灰烬却无风自起,空中缓缓打转。

  我手脚冰凉,一动也不敢动。李扬道:“我们快点走,这个地方太邪门。”

  我们两个走到电梯门口,电梯的指示电板还是没有亮灯,说明电梯目前不可用。这可怎么办?我牙齿打颤,几乎崩溃。电梯下不去,楼道鬼打墙,难道我们要生生困死在这?

  李扬一拍大腿:“别忘了,紧急通道里有运货电梯。看看能不能用。”

  运货电梯,便是大楼里唯一能进入隐秘空间的通道。我跟着他跑进紧急通道,来到运货电梯前,看到指示灯亮着,我差点喜极而泣。这部电梯可用,我们可以下去逃离大楼了!

  我正要摁动按钮,楼层指示灯忽然一亮,电梯开始运转。看到它显示的楼层数字,我一时间真好似冷水泼头。

  电梯上的楼层数居然是“22”。电梯正在从22楼下来!要知道这栋大厦最高层是21层,22楼便是藏着楼中观的巨大空间!

  电梯从22楼缓缓下降,我和李扬对视了一眼。一股巨大的寒意,紧紧包裹住了我,呼吸困难。我心脏狂跳,实在无法想像,究竟是谁正在从22楼下来?

  难道是谢师父?

  这时,电梯停到我们这一层,“叮咚”一声脆响,金属门缓缓打开。

  我做了无数假设,可怎么也没想到,电梯里会是这么一副情景。

  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电梯内灯光昏暗,我和李扬愣是没敢走进去,总觉得这逼仄的空间里藏着什么干净的东西。

  金属门开始关闭,李扬颤着声音问我:“走不走?”

  我犹豫一下,还是向前垮出去,这时,突然从电梯里吹出一股寒风,刮得脸皮生疼,身上的棉袄如同无物,吹得我寒毛竖立,如同掉进冰窟窿。

  我和李扬惊慌失措往后跑,这间电梯实在太诡异。我们跑回走廊,发现那奇怪图案上的四根长蜡居然熄灭了,蜡烛芯还徐徐飘散着火苗灭去的余烟,看情形,像是被风吹灭的。最怪的是酒盅里的三根长香,刚才还有几十厘米,而现在,眨眼功夫,居然烧成了短短的香头。

  这是怎么回事?

  走廊里一片漆黑,唯一的照明便是从窗户外隐约透进来的惨白月光。我碰碰李扬:“你听没听见什么声音?”

  “什么?”

  我咽了下口水:“咀嚼的声音。”

  是的,我又听到了有人吃东西吧唧嘴的声音。李扬一脸惊骇,点点头说:“妈的,我也听见了。”

  这次不是一个人咀嚼,是很多人在同时进餐,像是叫花子参加饕餮盛宴,吃的津津有味。

  声音似乎很远,又像近在身边。我用手指指走廊那头,声音就是从侧门里的楼梯间发出的。

  李扬摸出小手电,这样的装备他是常年不离身,推开按钮,射出淡淡的光芒。光线虽然不强,好歹聊胜于无。

  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们一起穿过走廊,想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和心理承受能力,每一秒都好像在折磨。我真想这一切就是个噩梦,有谁扇我一嘴巴,让我从梦中惊醒,看到清晨的阳光。

  我们来到楼梯间外的侧门,门上有一扇小窗户,勉强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李扬向里撇了一眼,他身体明显僵住,像是看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场景。我是又害怕又好奇,躲在他身后,翘着脚往里瞅。

  只见楼道里,昏暗的灯光下,密密麻麻蹲着二十来个人。这些人有老有少,像是荒年从乡下跑来的灾民,穿的破衣烂衫,蓬头垢面,一个个脏的没法形容。披头散发,挤在一起,蹲在地上,手里拿着食物拼命往嘴里塞。

  他们吃的狼吞虎咽,甚至嚼都不嚼,扔嘴里直接咽下肚,紧接着再塞。这纯是他妈的饭桶啊,要不是饿狠了,不可能这么吃。

  令我奇怪的是,别看人多,可他们蹲着的地方很讲究,一个人守着一个写着“寒林坛”的小房子,而食物正是从门前装着香灰的油漆桶里捞出来的。

  我脑子“嗡”了一下,我草他个妈妈的,寒林坛是供奉孤魂野鬼的,难道这些人都是……恶鬼?

  地狱灯照,无极理天,亡魂出门,恶鬼遍街。

  不要这么玩我们吧。

  李扬明显也想到了,他僵硬地转动脖子,对我做了一个口型。我没看清,正琢磨他说的是什么,里面吃食的有个人停了下来,猛然抬起头。那是一张死气沉沉的老太太脸,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眼神直愣愣瞅着我。

  我这才想到,李扬对我说的是“快跑!”

  往哪跑?我现在唯一能指望的逃离方向就是搭乘运货电梯。我和李扬撒丫子跑进走廊,往紧急通道的货梯狂奔。

  这时,身后楼梯间的门似乎被推开,我很清楚的听到“吱呀”一声,难道那些供奉的孤魂野鬼跑出来了?我吓得头皮发麻,根本不敢往后面看。

  跑到运货电梯前,李扬狂摁按钮,我们眼见得电梯又从22楼下来!

  正在惊骇时,电梯停在我们这一层,“叮咚”脆响,电梯门打开,我看到里面的情景,差点没把翔拉裤兜里。

  电梯这次居然装着满满当当的人,有男有女,也不知多少个,人头攒动,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他们穿着叫花子一样的破烂衣服,面色惨白如纸,从电梯里齐刷刷一起看过来。我和李扬在电梯外,他们站在电梯里,两扇金属门形成一道很明显的明暗界限,就像是两个世界。

  别看这么多人,可我一点没感觉到安全,反而觉得这些人鬼气森森,没有人气,从电梯里向外散发着强烈的寒意。

  强烈的恐惧感,使我们两人情不自禁慢慢后退。电梯门缓缓合拢,就在关闭的瞬间,一只干瘦如枯枝的老手把住电梯门,硬是给分开。为首的是个阴森老头,脸上被电梯内的光线映射得毫无血色,最怪异的是他两只耳朵奇大,耳垂特别长,相比较之下,一张脸显得又瘦又小,皱皱巴巴,像是兔子成精。

  老头第一个从电梯里走出来,身后那些怪人无声跟了出来,气势骇人。

  我额头浸出冷汗,用袖子抹了抹,转头看李扬,这才发现这小子没了,再一抬眼,看见他正在走廊狂奔而去。我草,什么玩意,他居然把我扔下自己跑了。

  电梯里的人群行走缓慢,带着阴风,开始往我这逼近。我从紧急通道里出来,正要穿过走廊,看见李扬甩着两条大长腿又跑回来。

  “你……”我还没说出什么。

  李扬气喘吁吁指着身后,五官吓得扭曲。

  我往他身后看,也愣住了。刚才在楼道里的那些人,走了出来,正在走廊那头蹲着吃东西,一双手上下翻飞,拼命往嘴里塞着食物,似乎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照死里大吃一顿。

  再看紧急通道内,老头领着电梯里那些人已经走了出来。

  楼层里越来越冷,简直寒意侵骨,我穿的棉袄根本压不住冷气,觉得浑身都冻僵了。这里虽然是高楼,但比荒郊野外露天的还要冷上十分,冻得我鼻涕都出来了。

  我们此时被两群人逼到走廊里。我看着窗户苦笑,莫不是让我们从窗跳出去吧?

  这时,李扬碰碰我,指指身后。后面是一户住家,里面黑黢黢看不清深浅,大门早已被火烧光,只留下一个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