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四十七章 镜花水月

第四十七章 镜花水月

  我感觉这房间似乎更不安全,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摸黑进去能吓死个人。

  也来不及想那么多了,两伙人越逼越近。我跟着李扬一猫腰钻进了房间。

  我们不敢开手电,小心翼翼摸索着,尽量不发出声音。身后的走廊传来了一片咀嚼的声音,似乎电梯里出来的人,也加入了饕餮聚会,声音越来越响,混杂一片,听得人毛骨悚然。

  不过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跟进来。

  这里实在是太黑,我眯着眼,勉强能看到不远的李扬身影,现在只能跟着他走了,走哪算哪吧,就看命大不大了。

  向前没几步,只听脆响,李扬“哎呦”一声摔在地上,绊倒了什么东西。

  我从裤兜摸出手机,发出莹莹的绿光,看到绊倒他的是一张饭桌。李扬也摸出小手电点亮,四下里照着。房间墙壁一片黑色的灼烧痕迹,屋子里的东西像是被大风狂刮之后,只留下一片破败的黑色。

  这张桌子烧的只剩下一小半,靠三条腿撑着,居然没倒,也算个奇迹。比较奇怪的是,桌子上本来有只破碗,桌子被李扬碰后,站立不稳倒了,那只碗落在地上居然没碎,咕噜噜转了两圈,正滚在我面前。

  我用脚拨弄拨弄,顺手捡起,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李扬从地上爬起来,掸掸屁股上的灰,还想往里走,低声说:“一只破碗有什么可看的。”

  我没说话,神色冷峻。

  他看我表情不对,疑惑道:“你看出什么了?”

  我把碗递给他:“你看这碗眼不眼熟?”

  他狐疑地接过来看:“这是?”

  “还记不记得我,你,铜锁,咱仨人夜探林霞鬼屋,在她的客厅餐桌上,就放着一只碗。”

  李扬像叫狗咬了,哎呦一声:“我草,别说,我越看这碗越像。”

  “本来就是。那只碗我记得特别深。”

  李扬道:“我想起来了,那张饭桌上铺着桌布是碎花格子图案的。”他用手电去照,桌子上的桌布早已让大火烧成一片黑色,不过边边角角还有没烧到的地方,依稀能看到粉红的格子底色。

  “我操。”我们除了这句话,其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今晚所有事都透着蹊跷和古怪,且不说有多恐怖,但漫无头绪,形似迷宫,完全给套在里面出不来了。

  我们转了一大圈,好死不死,居然又回到了林霞的鬼宅,难道冥冥中真有定数?

  李扬嫌脏一样把碗扔到一边,用衣服擦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往里走左手边,便是林霞的卧室。”我对李扬说。

  他看看我,吸了一口气,继续前行。我们走出客厅,左边果然出现一道门。大门已经没有了,墙壁上布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里面是一片骇人的黑,黑得深不见底,什么也看不着。

  我紧紧靠在李扬后面,呼吸困难,两股颤颤,站立不稳。

  李扬正要用手电往里照,我忽然道:“一旦林霞在里面怎么办?”

  “我草。”李扬声音都发颤:“你能不能说点吉利话。”

  “我是这么觉得的,今晚啥怪事都见了,真要看到林霞在屋里,也不算稀奇。我就怕那啥……”

  “啥?”

  “你还记没记得给关风超度的唐装师父,他在关风卧室里曾经看到过一个难产的女鬼。我就怕手电光一照,林霞正在里面临盆生小鬼,满地是血,你说你是救还是不救。”我说道。

  李扬瞪了我一眼:“你是斯皮尔伯格呗,妈的,这么会编故事,好莱坞怎么不要你。”

  我紧张得牙齿都发痒,实在不想和他磨牙,催促他赶紧照,里面不管是什么,照完总比这么乱猜强。

  他抬起手电,就要往屋里照,就在这时,里面黑暗中传来奇怪的声音。

  像是念经,又像是吟唱什么曲子,更像是一种呜咽。声音低沉,有着很难形容的高低错落曲调,听发音有点像南粤那边的方言,咿咿呀呀的,让人想起《山村老尸》里的楚人美。

  我们神经本来就绷得紧紧的,闻听此声,最后一丝胆气也泄了。

  我和李扬两个大男人在黑暗中抱在一起,缩成一团,我都带着哭腔:“老天爷啊,让这一切仅仅是个噩梦吧。”

  这时,手电的光亮也射进了屋里。在卧室,林霞那张双人床烧得只剩下个床体的铁架子,上面有一个模糊的黑影,似乎正在盘膝打坐。

  他就是谢师父身边的小男孩。

  “他在干嘛?”我小声问。

  说实在的,看见这个小男孩,我的恐惧情绪消散了不少。比起想象中的林霞生产,红血遍地,小鬼拖着脐带满地爬的情景,这已经算正能量了。

  不过,这孩子一本正经打坐的姿势,却是很怪异。觉得他不像孩子,很难形容,如同一个垂垂老者生就一幅孩童面孔,有种极为沧桑的感觉。

  李扬道:“不知道,有点古怪。”

  我们蹑手蹑脚走进门内,屋子里被大火烧的空空荡荡,墙壁都是乌漆抹黑。小男孩坐在双人床中间,双目闭合,面无血色,对于我们的到来无所察觉。

  李扬用手电照照,床上还散落着许多张符箓。黄纸红字,光线中显得十分妖异,像是上坟时洒落的纸钱。李扬顺手捡起一张看看,符箓上画着都是鬼画符,看不懂写的什么,他又扔到地上。

  我说:“我怎么有种预感,我们在楼里遇到的怪事,都跟眼前这个小男孩有关。”

  “你也感觉到了?”李扬咳嗽一声:“我也觉的不对劲。”

  他抬起手,手电光线落在小男孩脸上,肆无忌惮照着,小男孩一点反应没有,如果不是看他面目如生,我一定怀疑这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李扬狐疑地看着,走过去凑下身子,高高扬起巴掌,我一看惊呆了,原来他想一嘴巴把小男孩打醒。

  手还没落下,小男孩忽然睁开眼睛,一双瞳仁都是血红色,一动不动,像是嵌了两颗红宝石的白色玉人。这一幕场景实在妖异,我和李扬吓得倒退两步。

  小男孩看着我们,一股鲜血顺着嘴角流下。黑暗中没看到他开口说话,却能听到声音,他说:“这层楼我们已经画米为界,封地为牢,你们怎么进来的?”

  他的声音平淡如水,听不出情绪,好像机器人,一字一顿中却似有极大的威慑力,像是由上位的老人家说出来。

  我这人老实,不习惯撒谎,磕磕巴巴说:“我们本来想到21楼,可电梯坏了,爬着楼梯上来的。你说大米?我们见到过,上面还有小房子……”

  “唉。”小男孩叹口气:“劫数。千辛万苦寻到地狱门,放阴魂而出,自造阴地,借此修行,到头还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李扬还想问什么,小男孩在黑暗中幽幽道:“出去吧,这里不是你们呆的地方。”

  他刚说完这句话,我们就觉得突然间脚下一空,好像地面出现万丈深渊,感觉身体急速下沉。整个过程说不出多长时间,可能五六秒,也可能一两分钟,周围场景也没什么变化,黑漆漆一团,可就觉得脚底下什么也没踩到,身体树叶一样飘。突然一下,双脚踏在实地上。

  周围还是一团漆黑,我们惊魂未定,李扬打开手电,光亮中看到非同刚才的场景。我们身在一间厅堂里,粉刷的十分干净,摆放着简简单单的家具,迎面是一台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黑漆漆屏幕上映出我们两个人的身影。地上还散落着什么方便面盒子、啤酒瓶子、废报纸之类,凌乱不堪。

  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屋子的格局和林霞房间一模一样,但是家具摆放和风格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