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四十八章 小房子

第四十八章 小房子

  再回忆起刚才被大火烧过的房子,简直如在梦中,恍恍惚惚,真像是做了一个古古怪怪的长梦。梦中一切,似乎很真实,可再回想,又觉得虚无缥缈,诸多细节已经随风而逝。

  李扬看看我,我又看看他,我们两个人都有种噩梦醒来是早晨的感觉。

  “这里是新房客的房间,林霞死了以后,房东刘大姐把这里重新装修又给租出去了。我来过一次,对,就是这里。”李扬道。

  我说:“我们赶紧走吧,别让人当小偷堵在屋里。”

  我俩穿过客厅,开房门走了出去。刚来到走廊,就看到电梯响动,轰隆隆下来三四个人,有男有女,都是杀马特打扮,抽着烟走过来,狐疑看了我们一眼,随即打开林霞房间的门进去。里面随即灯亮,传来这帮人大呼小叫的声音。

  走廊里月光如水,李扬拍拍我,长舒一口气:“我们回来了。”

  “走吧。”我说道。

  我们俩坐上电梯一路下降。在电梯里,谁也没有说话。说实在的,我到现在还晕晕乎乎,有种喝醉酒的感觉。以前有过类似经历,跟狐朋狗友到酒吧喝酒,喝到半夜,大醉伶仃,什么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一看,自己不知何时,穿着三角裤叉躺在陌生的床上,中间过程一概不知。

  现在这种感觉很像,就好像我们爬楼梯遇到的种种怪事其实都发生在遥远而模糊的梦中,现实中这段时间我们在什么地方又做了什么,完全不知道,能填充这段记忆的就是那一场摄人心魄的恐怖之旅。

  你说,我们是真实遭遇还是做梦而已?

  我和李扬走出这栋大楼,迎面吹来冷冷寒风,我情不自禁打个寒颤,头脑清醒了许多,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我只想哭。我贪恋地呼吸着冬天的空气,头一次感觉生命如此美好。

  李扬要我去他家秉烛夜话,再讨论讨论研究研究。我说你拉倒吧,让我歇歇吧,你真不嫌累。

  李扬道:“你打算放弃了?”

  “我没这么说。”

  李扬点点头:“你回去好好休息吧,也想想小男孩说的话,我觉得这里有玄机。明天白天,我们再来探一次,唔,应该离真实情况不远了。”

  我竖大拇指:“老李,你他妈真是个战士!要探你自己探吧,我怎么也得缓半个月。”

  “别啊。”李扬搓着手说:“我感觉发生的这一切一切,都跟你有很深的缘法。要少了你,很可能就脱落了非常重要的一环,说什么你也的来。”

  我疲惫不堪,困劲袭来,不愿跟他磨牙:“再说吧,再说吧。”

  “别再说啊,这样吧,明天你来我有神秘大礼相送。”

  听他一说,我来了精神:“你给我钱啊?就算是雇我了呗。”

  “你可真是个屌丝。我明天找个美女一起来探险。”

  “我操。”别说,我还真吃这一套。现在能打动我的,除了钱就是美女。

  李扬摆摆手:“别忘了明天过来,不能让你吃亏。”

  他开车把我送回家。我靠在车座上,又困又乏,可又不敢闭眼。一合上双眼,脑子里就是阴暗的楼道,古怪的小房子,满地白米,直愣愣瞅着我的老太太。

  回到住所,已经十一点了,我艰难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厅里一团漆黑,只有冰箱还亮着,有人拉开冰箱门正在找吃的。可能是找到了,那人趿拉着拖鞋走过来。刚到身边,我便闻到一股女孩的清香。香味让我彻底陷了,我也不看是谁,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像是捧着救命稻草,哇哇大哭,宣泄情绪。

  那女孩拼命挣扎,大叫:“耍流氓了,耍流氓了,有色狼。”

  里面卧室灯亮,王晨穿着背心裤衩,提着一根铁棍子窜出来,点亮大厅的灯。我这才看清,原来我抱着的是他小女朋友。

  王晨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我操,老刘,你要调戏我老婆也得趁我不在家啊,你小子一贯怂包今天怎么犯开混了。”

  我松开他女朋友,用手抹了把脸上的鼻涕眼泪,身体还在一阵一阵抽着。小女朋友到是挺有善心,没有骂我,而是拉着胳膊拽我到沙发上,又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柠檬茶递到手里,我温暖感动的一塌糊涂。

  王晨看我神色有异,知道事出有因,挠挠头走过来:“你到底咋了。”

  我看看他女朋友,又看看他,心想,真是屌人有屌福,王晨这小子和我比起来也就半斤对八两,甚至我还要帅一点点,凭啥他就找个好对象,我至今单身。

  我现在才感觉到,在经历了非常恐怖直击心灵的遭遇后,有个温暖的港湾避风,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不禁想起女神王雪,长长的头发,柔弱的身体,精致的五官,越想越抓心挠肝,恨不得立时飞到她跟前。

  王晨回屋披了一件衣服出来,扔给我一根烟:“你小子今晚干什么去了?看你这倒霉样,莫不是遭到打劫?有什么事说出来,哥哥陪你扛,别借引子调戏大嫂。想学陈浩南,你还差点。”

  我现在急需倾诉,颤巍巍点上烟,吸了一口:“我说的话,你能相信吗?”

  “别他妈卖关子,有屁就放。”

  小女朋友打了他一下,翻个白眼:“老刘多可怜啊,你别说他了。”

  我拿过烟灰缸,弹弹烟灰,整理思路,把今天晚上,爬高楼遭遇寒林坛恶鬼这些事,一一道来。

  刚开始王晨笑我扯淡,可越听眼睛睁得越大,听到后来,小女朋友干脆就窝在他的怀里,吓得小脸煞白。

  等说完,已接近午夜。我疲乏得要命,眼皮子打架,可睡又睡不着,索性半躺在沙发,棉袄盖在身上,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王晨把烟头摁死在烟灰缸里:“老刘,你是在编故事啊,还是编故事。”

  “我闲的?大半夜不睡觉,陪你俩逗咳嗽?我有这工夫出去泡妞好不好。”我打了个哈欠。

  王晨道:“你小子胆子够大的,遇到这些事还没尿裤子。”

  “我已经麻木了,只想好好休息。这些经历吧,不像是刀砍火烧,让你立马就痛。它就像一把把小刀片,就这么在你心里割着割着,我现在就想痛痛快快睡一觉,可一闭上眼,心里就绞劲一样难受,那些负能量扑面而来,想赶也赶不走。”

  王晨端起茶杯押了口茶:“就像失恋一样?”

  小女朋友不干了,掐着他:“呦呦,你失过几次恋啊,这么有经验,跟我说说呗。”

  “别闹,别闹,这不是解老刘宽心嘛。”

  我缩在沙发里,神情倦怠,感知麻木,又抽出一根烟,机械一样点上火。

  小女朋友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相信老刘说的话。”

  “怎么?”王晨问。

  “因为老刘说的寒林坛,我也曾经遇到过。”

  闻听此言,我多少来了精神,换了个姿势:“赶紧说说。”

  小女朋友说,她小时候住在河北一个镇子里,镇子特别小,也就二三万人,位于众山环绕的小盆地里,她从小就是在山边长大。在镇子后面,有一处大山,海拔不高,但深林延绵,当地人一般都不敢进这座山,传言山里死过不少人,十分不干净。小女朋友那时候还是八九岁的小女孩,问妈妈我是从哪来的。妈妈正在店里站柜台上班,随手一指那座大山,你是被你爸爸和你爷爷从那座山上挖出来的。小女孩好奇地问,既然我爸爸和我爷爷能把我挖出来,那还要你干什么。当时店里有顾客有售货员,大家一起哈哈大笑,夸小女孩好聪明。

  从此,那座山就在女孩心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记得那一天大概是清明前,她和一个非常要好的小伙伴一起玩,俩人没事,疯着闹着,不知怎么就进了山。

  一路连跑带颠,等停下时候,发现已经到了半山腰一处不知名的密林。当时阳光很足,树叶郁郁葱葱,两个小女孩在大自然里又蹦又跳。这时,她那个小伙伴突然说:“玲玲,你看那里有小房子!”

  只见在树林深处,一片杂草的空地上,摆了能有八九十个几十厘米高的小房子,用破木板子草草钉成,工艺粗糙,造型古怪,看上去有点像坟茔。

  小房子尽管粗制滥造,但看上去还有规有矩,装着可以活动的小木门,门前放着精致的铜制小香炉,给她印象最深的,是小木门两旁,分别贴着两张对联,红色纸上是扭扭曲曲的毛笔字。此时,周围静谧无声,只有清风吹过小草哗哗响动,头上烈日高悬,可据小女朋友说,当时的她却有一种极为阴森的寒意。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发冷,只是下意识觉得很害怕。恐惧感让她叫住小伙伴,要回家。可小伙伴笑她胆子小,自己跑到一栋小房子跟前,轻轻推开两扇小木门,趴在地上凑着身子,往里看。

  小女孩站在后面远远看着,眼皮子直跳,浑身发冷,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就在这时,小伙伴一声大叫,像着了魔一样跑过来,跟她都没打招呼,一股旋风朝山下狂奔。

  小女孩跟过去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片空地,此时阴云遮空,阳光难入,地面上一片阴沉沉的黑色,小房子左右两旁鲜红的对联,牢牢刻在她的记忆里,多年也没有忘掉。

  她那个小伙伴回家以后就开始发高烧,满嘴胡话,送到镇里医院挂急诊,退烧药水猛输,也没用。高烧不退。

  小伙伴在昏迷中一会儿央求什么人放过她,一会儿又在求求谁。家里大人都说这孩子中邪了,赶紧请邻镇一个半仙来看。

  在小女朋友的记忆里,那半仙长啥样穿啥衣服完全记不清,就记得是个女的。半仙曾经见过她一次,详细问询了她们上山的过程。后来再怎么样,她就不知道了。就晓得清明之后,小伙伴一家人搬离了镇子,据说去了南方。

  至于小伙伴在小房子里到底看到了什么,谁也不知道,成个永久的谜。

  说到这,小女朋友说:“老刘一说那个寒林坛,我马上想到这段往事。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山坡上那些小房子,都是用来供奉孤魂野鬼的。”

  王晨狐疑地看看她,又看看我:“你们遇到这些事,怎么不感冒发烧,满嘴胡话呢?尤其老刘你,经历那些脏东西除了像要饭的一样落魄,好像没别的不适。”

  “操,老子阳气充足,属唐僧的,阳气未泄的真人。”

  王晨笑得打跌:“行,当屌丝当出优越感了。对了,跟你商量个事,明天你不是去探险吗,带我一个。“

  我看着他笑:“你呀,该干嘛干嘛。没事别趟浑水。”

  “就这么说定了。我活这么大,还没见过鬼呢。”

  小女朋友举手:“我也去,我也去。”

  “我说你们俩就别添乱了。”我把烟掐灭:“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赶紧进卧室滚床单。我还得睡觉呢。”

  小女朋友红着脸打我:“我才不去那个什么大厦呢,我就在外面等你们。”

  王晨搓着手:“就这么定了,我兴奋得都睡不着觉。”

  我也不理他们,转身面向沙发靠背,一闭眼,昏昏沉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