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五十章 影子

第五十章 影子

  这是个什么人呢,不清楚。是男是女呢,也不知道。墙上就是一团模糊的影子,看上去有点像从分辨率极差的监控录像里看到的黑白人物像。

  此人悬浮空中,周身黑色,只有脸部是白的。白色脸上五官模糊不清,只能看到两只黑黝黝的眼洞,和三角形状类似蛇一样黑色的嘴。

  王晨第一眼的感觉不是恐惧,而是惊骇,以为自己幻视或是黑暗楼道里手电光亮交错,形成的特殊光影效果。他正要闪开视线时,发现那团影子动了,身体在越来越大,有一种很奇特的视觉效果——墙体如同一扇窗户,那个人影正从很远的地方越走越近,想从墙上下来。

  而且吧,据王晨描述,墙上的人影虽然五官不清,但他能感觉到那个人影在很阴森地尖笑,满头披散的黑发乱舞。

  王晨很确定表示,如果墙上的人影有性别,那一定是女的。

  他当时吓得一动不敢动,全身僵硬,像是被什么魇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对面那团张牙舞爪的鬼影。就在鬼影充盈墙面,似乎破墙而出的瞬间,它忽然改变了方向,顺着墙壁一路向上,消失在天台的方向。

  这整个过程,说起来复杂,其实也就在二三秒的时间里,王晨像是经历了地狱一般的折磨,头上冷汗津津。这小子好耍酷,留着长长刘海,此时粘在额头上,一绺一绺的,小模样挺可怜。

  听到王晨这番描述,我和李扬也就罢了,秦丹这丫头居然没怎么害怕,而是紧皱眉头在思考。铜锁最怂,不停舔嘴唇,紧紧靠向我们,十分不安地用手电乱照通往天台的楼梯。

  半晌,李扬说:“这或许是某种障眼法吧,要把我们吓回去,作为一种警告。”

  我想了想,对王晨道:“要不你回去吧,这地方真不适合你,咱们量力而行,没人笑话。”

  王晨颓丧地点点头,终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犹豫一下:“我,我,老刘你跟我一起走吧。”

  我想笑,他明显害怕了。行吧,谁让是我领来的,于情于理我都要负责他的安全。

  我对李扬他们仨说:“你们别动,我把他送到电梯就回来。”

  李扬说:“放心吧,你不来,我们不会去的。”

  我带着王晨开始往下走,下面的楼梯也不过三米长,快的话几分钟就走到了。我忍不住埋怨他,不是这个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就你这个胆儿还想跟我们混,正说着,我忽然停下来。

  王晨在我身后站住,问怎么了。

  我转过头,他被我狰狞的表情吓到了:“老刘,你别吓我啊,没这么闹着玩的。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我心跳加速,对他说:“快,快,回去。”

  我们俩屁滚尿流往回跑,王晨几乎是一路爬回了楼梯平台。李扬他们三人正站着说话,看我们又回来了,忙问怎么回事。

  我气喘吁吁,指着下面说:“我们……回不去了。”

  “到底怎么了?”李扬瞪大了眼。

  我实在无法心平气和描述发生了什么,强自镇定后,缓缓向他们道来。

  刚才和王晨顺楼梯下去,我走在最前面。黑暗中光线闪烁,映出楼梯下面的情景。

  那是一方大概百十来平的空间,堆满杂物,两道厚重的白色铁门十分显眼,上面挂着门锁,扣得严严实实。门上用黑墨写着:天台危险。

  当时我心脏狂跳,差点没拉裤兜里,是的,楼梯的正下方本应该是门洞里深邃的走廊,那是我们离开的唯一途径。现在居然变成了天台顶楼!

  而天台,本应该在楼梯上面的方向。这怎么回事?!向下走,居然绕了个圈子,从上面下来。这难道就是鬼打墙?

  李扬若有所思沉思:"天台我们去过很多次,那里已经是最高的顶楼,肯定不存在通往再上的楼梯。如果是在绕圈子,你们怎么可能出现在天台上面并不存在的楼梯上呢?"

  铜锁道:"这还不简单?我对付鬼打墙最有办法。我们分成两个组,一组上天台,一组往下面去,看看最后能不能碰头。"

  我们面面相觑,这简直无法想像,只有小说才存在的经历居然让我们撞上了。

  此时的气氛很是凝重,秦丹却咯咯轻笑:"不错啊,小铜锁,会动脑子了。"

  铜锁道:"我一直都很聪明好不好."

  他这个提议是目前这种情况下最佳选择,但我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对劲,说不上来缘由,眼皮子乱跳,感觉要出事。

  "就算分成两组也要注意一个问题。”我说道:“每组在或上或下探索的时候,最好只停留在楼梯,而不要越过楼梯到天台。"

  "你担心什么?"李扬眉头一挑。

  我深吸一口气:"我心里不踏实,总觉得这次撞上的鬼打墙很邪门。我们分开去探索不同的空间,我怕一旦失去联系,会把危险最大化。”

  李扬点点头:“老刘说的不错。这样吧,我和铜锁一组向上,你们仨人一组向下,看看最后能不能碰头。”

  分工完毕,没有废话,李扬领着铜锁顺着楼梯上去,我带着王晨和秦丹开始往下走。

  很快,我们便下到楼梯的正中部位。秦丹用手电向下照,这丫头脸上也是惊骇绝伦。楼梯的下面,正是堆积了杂物,铁门封锁关闭的天台。

  这次我有了心理准备,还算镇定,仔细去观察。

  我们此时所在位置,应该是在天台西侧靠里的墙壁。而据我的记忆,真实天台的那处区域根本没有楼梯,只是一面高耸的白墙!

  我们仨人继续往下走,来到楼梯的下面,还有几节台阶,便到天台。根据出发前大家的约定,我们的活动范围只能在楼梯上,谁也不准跨过这条界线。

  三道狼眼手电的强力光柱扫射着眼前的天台顶楼,光线范围内,看不到一个人影的存在。我们重点照了照通往天台的楼梯口,那里根本没人。

  忽然在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的时候,秦丹扯着女孩特有的尖锐嗓音大喊:“李扬、铜锁,能不能听见?”

  我吓得不轻,妈的,这丫头喊以前就不能提前打个招呼。王晨是个雏儿,这种环境里简直胆小如鼠,这一嗓子吓得他手里的手电,拿捏不稳落在楼梯上,咕噜咕噜滚下去,居然滚到了顶楼的平台上。

  手电还保持着超强的亮度,随着滚动方向的不断变化,墙上映出的巨大光影也在不停晃动,像是黑暗剧场里的聚光灯。

  我们互相看看,王晨脸色煞白,紧紧抓住我,牙齿咯咯响。

  这时,从上面似乎很远的地方,传来嗡嗡的铜锁说话声:“在……我们差一级台阶就上到顶楼了,正用手电往墙上晃着光圈,看到了没有?”

  秦丹侧着脸大喊:“没看到!”

  现在可以肯定,我们两组去的天台根本就是两个地方!

  我全身毛孔瞬间张开,一股强烈的恐惧如潮水般涌来。这时候,我当机立断:“快上去!”

  可是他们俩都傻在原地,一动不动,尤其王晨,双眼暴突,喉头不停窜动,手颤巍巍指着一个方向。

  我顺着他的手去看,在平台上乱滚的手电已经停下来,光柱从手电顶部射出,正照在通往天台的两道紧紧关闭的白色大铁门上。

  就在光斑中,隐隐悬垂着一个黑色阴影。令人恐惧的并不是它的大小,而是它奇怪的形状。

  那是一个人的影子。

  它大概能有一米五左右,头很大,看上去像是农村的笸箩,而身体呈一种诡异的佝偻形,身体两侧还隐约出现两条和它身体一样长的胳膊,看上去有点像刚学会直立行走的原始人。

  虽然只是一个影子的模糊轮廓,但第一印象判断,它应该是背对光线,而不是正面映在墙上。

  不要问为什么,这就是我的感觉。

  如果只是这么一个影子,至少身经百战的秦丹不会吓到僵硬在当场。因为造成影子错觉的原因很多,诸如不同光源的光线交错、特殊物体的透射折射等等,现在之所以让我们如此害怕,因为这个影子是——活的。

  它在动。

  聪明的读者,会记住这个细节。王晨的手电此时是静止在平台,它射出的光源也是稳定的。也就是说影子在动,并不是因为光源变化而产生的视觉差,是因为,它真的在自己动!

  那个佝偻的背影,似乎在寻找什么,影子忽大忽小。我的感觉里,它的位置是在变化,忽然离墙很近忽然又离墙很远。

  它的运动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好像有一定目的性。

  我满手都是冷汗,此时的楼梯口寂静无声,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估计他们俩,现在连腿都不会迈了。

  墙上的黑影顿住了,不再发生变化。忽然间,它竟然转过头,很慢很慢,一下一下的。而转头的方向,正对着我们所在的楼梯。

  王晨吓得两股战战,秦丹毕竟是个女孩子,虽然经历很多,但在这个时候,也接近于崩溃。也只有我,还保持着三分冷静。倒不是说我这个人胆子有多大,是因为我的性格很内敛,就算再害怕再恐惧,也会把情绪最大程度挤压在自己心里,而不释放出去。这种心态非常不好,很容易抑郁,不过在一些情况下,反而我才是最清醒的。比如说现在。

  我大喊了一声:“快跑。”两只手一只抓住王晨,一只抓住秦丹,拼了命拉着他俩往楼梯上狂奔。

  铁门上那团影子应该是发现我们了,居然在光斑中蹒跚而行,拖着两只长长的胳膊,速度越来越快,在墙上朝我们快速移动过来。

  这俩人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撒丫子朝楼上狂奔。我们不敢朝后看,我就觉得后头皮发麻,确实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一直跟着,而且距离越来越近。

  这种心理上的压迫感,简直让人无法呼吸。我一脚踩空摔在地上,顾不得膝盖火辣辣疼,赶忙爬起来,继续往上跑。

  跑了没多远,就看到从楼上下来的李扬和铜锁。两个人站在高处,用手电晃着我们,铜锁惊讶:“我擦,你们怎么了?被鬼撵了。”

  秦丹跑到他俩中间,紧紧靠在铜锁身上,女孩气喘吁吁:“真的,真的有鬼!”

  王晨躲在李扬的身后,哆嗦成了一团。

  别说李扬真有上位者的气势,越是紧张的局面,越是面如静水。他拍拍王晨的肩膀示意不要惊慌,问爬上来的我:“老刘,到底咋回事?”

  找到大部队了,我这心里才稍稍安稳,转过头用手电照下面,楼梯深处黑洞洞的,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却总觉得深邃的黑暗中,似乎藏着什么。

  我揉揉额头,靠在墙上大口喘着气,摆摆手:“让秦丹说吧。”

  铜锁看我们惊慌失色的样子,他也有点害怕,用手电小心地照着下面楼梯。

  秦丹镇定一下,把刚才的经过细说了一遍。我在旁边又做了些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