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五十四章 修仙

第五十四章 修仙

  “谁?”我们同时问道。

  李扬闭口不说,卖了个关子,他的注意力已经由照片转移到墙上贴着的纸片。这些纸张发黄,看上去很是脆弱,纸的样式非常老旧,现在几乎很少见到,有的是信纸,有的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我吹掉上面的灰尘,张张看过来,发现上面的内容非常琐碎。有信件,有几行称不上日记的心情随笔,还有小孩涂鸦的图案。

  上面的字儿大多是圆珠笔写的,很模糊,内容勉强能顺下来,读起来很费劲。我看了一会儿,不得其所,有些不耐烦。这时,李扬叫我过去,指着墙上贴的一封信说:“这个有点意思。”

  我打着手电照,这封信用的纸张是很老式的横格红线信纸,上面用钢笔写的字。信的前半部分,字迹幼稚,笔画漂浮,一看便是出自孩子之手:

  “妈妈,我和爸爸已经到了韩国。爸爸告诉我,我们住的地方叫汉城。这里的楼好高好高。爸爸说,你正在做很重要的工作,不能来看我,等我长大了就能找你了。妈妈,我想快点长大,我想你。”下面署名“麟儿”。

  信的后半部分,字迹一变,全是连笔,成熟大气,出自成年人的手笔。

  “凤儿,我和小麟已经安全到了韩国。家里的资产也大都到位,我们现在过得很好。只是麟儿天天吵着要找妈妈,凤儿,我知道我们不是一样的人,可是抛弃丈夫儿子,去追寻你所谓的‘理想’,真的很值吗?以抛弃亲情而换来的超脱,我认为不要也罢。我们相知已经十几年,我在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再爱其他女人。希望这一世,我们一家人还有相见的那天,不要让‘妈妈’成为小麟只能在梦中喊出的词汇。夫,吴明含泪执笔。”

  这封信的末尾,有几滴已经很难看清的水渍,我相信,这一定是眼泪留下的痕迹。

  只是不知道这些眼泪到底是“夫吴明”流的,还是读信的“妻凤儿”流下的。

  我脑子里蹦出一个名字,不由地说出口:“罗凤!”

  十几年前这栋大厦的建造者,没有在历史档案中留下只字片语的神秘人罗凤。

  铜锁挤过来嚷嚷:“罗凤是什么人?”

  关于罗凤,李扬只跟我一个人说过,现在他只能耐着性子,把自己关于罗凤的调查结果和铜锁、秦丹说了一遍。

  铜锁听得极为惊骇,拍着大腿说:“这不是很明显吗,罗凤建造完大厦,把丈夫和儿子都送出国,然后自己一个人留下来修炼打算成仙。我操,邪门,这女人心是真狠。”

  我们顾不得灰尘,开始小心翻阅查看写字台上的文字稿件。那些纸片、书籍、笔记都湮没在厚厚的灰尘里,一动之下,尘烟飞起,呛得人直咳嗽。

  就算如此,强烈的好奇心,也驱使着我们不停地寻找相关资料。

  除了手电的光亮,四周一片漆黑,安静得要命,只有我们翻动纸张的细碎声音。

  李扬让我们别光顾着看纸上的内容,统一整理后再细读。这些纸几乎都和桌面粘连到一起,拿取时必须小心。在整理时,秦丹忽然停下来,这丫头用手电四下里照照,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看到她不对劲,我问怎么了。

  秦丹看着我们,眼睛眨眨道:“你们意没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什么问题?”

  “罗凤这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句话一出,我们三个人停下动作,一起互相看看。这句话说的我后脖子阵阵窜凉风。对啊,罗凤哪去了?

  这是一间封闭的密室,而唯一的通道——铁门外又堆积着陈年杂物,很明显没人动过。那么一直关在屋里的罗凤,到什么地方了?

  难道她真的修炼成仙,化成青烟而去?

  本来温度很高的房间,我忽然感到一阵冷意,心中生出阴森的念头,她不会还在这间房间里吧?

  显然他们几个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个喉头发紧,大家不由自主互相靠靠。

  李扬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神,说道:“看样子,答案只能从这些手稿里找了。”

  他把写字台上的纸张规整规整,大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各种现成的剪报、书籍、不知从哪抄来的片言碎语;另一部分是罗凤手写的笔记,这女人字写得很漂亮,颇有毛笔字的风骨,清晰娟秀,看着就舒服,必然是书香门第出身。

  第一部分的内容简单来说就是各种文献、资料上关于‘尸解仙’的相关内容。比如有一则写着,清朝光绪年间,沧州有一个姓王的老头,死因不明,死状惨不忍睹。整个人膨胀腐烂,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整个一个“巨人观”。有人说,此尸埋而不祥,必须火焚。但不知什么原因,家里人一直没处理,尸体就停在家里。有一天下大雨,突然天空一阵炸雷,只见老王头的尸体“腹炸如鼓”,砰一声巨响就跟个破西瓜一样碎了,骨肉糜烂如泥,一身的寿衣全部烧成灰烬,从这老头炸碎的肚子里,钻出N条金蛇,都是一尺来长,见缝就钻,满地都是,密密麻麻,吓得家里人不敢踏进宅子一步。

  在这条内容的下面,有罗凤的批注“蛇蜕蝉飞,尸解而未仙”后面是一个大大的问号,表示她对这老头尸体的分解破裂,到底是不是成仙的过程,而表示怀疑。

  下面还有一段她的分析,很多字迹已经很模糊了,读完之后,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感觉到一种无法言说的阴冷。

  我这段分析简单归纳一下,用通俗的语言写出来。说是东晋有位老神仙叫葛洪,他写过一本道书名为《抱朴子》,其中有一段很重要的章节名为《论仙》,有如此一段说明:“上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今少君必尸解者也。”大概什么意思呢?经过我们几个人的讨论,可以这么解释。羽化成仙的过程,功力深厚的人呢,可以白日飞升,叫做天仙。中等程度的人,游名山吸收自然精华,逐渐成仙,叫做地仙。而最下等资质的人,必须要经历和常人一样的死亡,先死了才能发生蜕变的过程,这叫做尸解仙。

  这里有个非常吊诡,而且解释不通的地方,既然尸解是比较低等的成仙方式,那么在古往今来成仙的比重上应该要占大多数,留下的记载,应该比较多才对。可偏偏在道家古籍的记述里,关于尸解成仙的过程和方法,却寥寥可数。

  罗凤散乱的笔记里,有一些是她关于修仙的机缘和感悟,而有一些……居然写的是罗凤在这间密室里修炼尸解的过程。

  正待细看,忽然铁门外来脚步声,王晨的声音传来:“外面……”

  他跌跌撞撞走进房间,长舒一口气:“你们都在啊,那就太好了。我在外面喊了半天,你们一句回应都没有。我一琢磨,还是进来吧,大家至少是个伴儿。”

  “你刚才喊外面……”铜锁道。

  “哦,我说的是外面乌七麻黑,我呆得害怕,所以,所以就钻进来了。”他手里还捧着我们几个人的外衣。

  李扬道:“行吧,进来大家都互相有个照应。”

  “你们在干什么呢?”王晨好奇。

  我说:“我们在这里发现有人住过的密室……”然后择起简要,把事情说了一遍。

  饶是如此,也把王晨唬得够呛,咋舌道:“没想到这里还有那么多套头呢。”

  “你以为呢。”我哼哼:“这里的水很深,不单单有现代阴间的线索,更牵扯到十几年前一桩很隐秘的成仙往事,你以为光是凶宅探险啊,这里学问大了。”

  我们这边说着,李扬和秦丹两个一直在整理桌子上的文字资料,他俩看得又快又仔细,不时低声交流,神色都很凝重。

  我走过去,小心翼翼拿起一张他们看过的笔记本碎片看。上面乱七八糟大大小小,用不同字体写了同一个字“仙”。有隶书、楷书、草书、篆书,还有一些看不懂的字体,林林总总能有十几种。笔划飘逸,结构娟秀,写得还真有几分仙味。

  不过此时看来,却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王晨在旁边道:“这娘们估计想成仙都想魔症了,一个人关在这鬼地方精神分裂了。”

  我不置可否,看着桌子上他们整理出来的纸片,却没有看的欲望。如果是在书房里或是咖啡店里,拿着这些资料,到是消磨时间的好读物。而现在,却是在这么一间阴森的密室,四周没有灯光,黑漆漆一团,我实在没有雅兴去读什么,心里莫名焦躁。

  不得不佩服李扬和秦丹,他们真实不怕麻烦,没有因为环境影响到思绪,看得十分认真。

  “怎么说的?”我问。

  李扬揉揉眉头:“大概理出一个思路,只是……”

  “只是什么?”铜锁着急。

  “只是这些文字资料不全。其他的倒还罢了,最为关键的罗凤在这里进行尸解成仙的过程却只提了个头,后面明显撕掉,我们目前整理出来的资料里没有。”

  铜锁大叫:“最重要的丢了。”

  秦丹道:“你先别叫,让李扬先把关于罗凤的资料说说。”

  李扬点点头,说道我简单说一下。

  写字台上散乱的文字资料里,有一份很特别的笔记,李扬管它叫成仙笔记。里面是罗凤关在这间密室时写的自传,算是活在世上留下的最后一点遗言。

  笔记写得很散乱,无日期无标注,而且人称指代不明,想到哪就写到哪,甚至时间线都是混乱的。李扬看得也是匆忙,只能大概整理出一个大概。

  罗凤出生年代不详,但肯定不是她看起来的年龄。简单推算一下,大概九十年代初的照片里,看摸样她应该二三十岁,照此推算应该是六十年代后期生人。而她笔记里描述的,却不是这样,她的实际年龄要比看起来大很多。

  尽管没有时间标杆来衡量,笔记里却记述了一个神秘人物,这个人物完全可以成为她年龄的参考对象。

  这个人,罗凤管他叫“大师兄”。大师兄的出生年代也不可考,不过笔记里有个很重要的记述,说是大师兄在日本入侵期间,曾捐助过很多资产给当时政府抗日,也算个爱国人士。加上其他一些零碎的线索,细推一下,他大概是清末民初生人,而罗凤和他年龄相差不大,因为他们是一起长大的。

  这位大师兄,乃书香门第,出生在台湾一个大家族。这个家族的历任族长也是道家某个宗门的接班人。

  这个宗门大概有近千年的发展历史,人丁稀少,传宗隐秘,他们修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成仙。漫长的岁月里,宗门的成员大江南北搜罗整理各种法术和诡秘典籍,寻找成仙的办法,慢慢竟然发展成一个很成体系的修行传承。宗门也曾风光,特别是到了元明,步入到发展巅峰期。宗门内代代都有人选入朝中侍奉皇上,成为国师,尊称“老神仙”。尤其到了明朝嘉靖年间,嘉靖帝一心向道,好谈玄清修,把国库银子都折腾出来,在皇宫盖道观,看见修行的真人便迈不动步,老伙计就是想长生不老,永远享福。拜当时宗门里一位长老叫蓝道行的为“蓝神仙”,风光无两,只可惜最后卷入政治斗争,落个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自此之后,宗门便不参与朝中事,开始避世修行。

  笔记里没有说这个宗门到底有多少人成功地修成了神仙,但想来不少,毕竟还是经得起漫长岁月考验的。传到“大师兄”这一代,正赶上“中华五千年未有之变局”,一切都在革新,一切都在变化。这种老式诡秘的宗门就更人丁稀落,只有“大师兄”和“小师妹”两个人。

  这个“小师妹”便是罗凤。

  笔记中,罗凤对自己经历并没有过多描述,笔墨都在详细记录宗门一些背景历史。她提到他们这个宗门成仙的方法,简单来说是八个字:阴地修行,尸解成仙。所谓阴地修行,这个机缘非常难遇,几乎是宗门成仙最大的一道门槛。阴地的概念,含糊不清,连罗凤自己都说不明白,勉强理解就是阴阳两界相交的地方。

  阴阳两界,就是阳间和阴间呗,它俩相交之地那就是生死一线的鬼门关。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门关这么个地方吗?笔记里记载,有!在地球上某些地方,存在的一些特殊的地域,它们是连接阴阳的入口。我不知道这么理解算不算对:要到阴间,除了死以外,还可以通过这些特殊的地域以某种方式进入!

  至于通过这种方式进到阴间,你的存在形式是否和死去的灵魂一样,那就根本没有答案,甚至无法做出任何假想,因为全然超出认知之外。

  笔记里提到的阴地修行,便是要在连接阴阳两界的“鬼门关”附近以秘术进行修行,这个秘术是什么,过程是什么样,具体怎么修行,笔记没有任何记载。只知道修行的成果,便是最终尸解了,成仙了。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罗凤已经找到了阴地,也就是“鬼门关”——我们所在的这栋大厦。虽然不知道她如何费了种种心机建立楼中观和密室,但可以肯定的是,她要在这里修行成仙。

  千头万绪的线索逐渐汇聚,寻找马丹龙的李大民、谢师父身边的小男孩,恐怕都和此有关联。迷雾依旧重重,不堪深想啊。

  说到尸解成仙,这里还有一个非常诡异的过程,那就是必须经过死亡成尸后,才能仙化而去。如果罗凤想成仙,必须先自杀,把自己整死才行。

  “也就是说。”说到这里,李扬阴冷地看着我们:“不管罗凤成没成仙,这间屋子某个地方一定藏着她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