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五十八章 多了一个人

第五十八章 多了一个人

  影子?!

  我听得一愣,手指碰到火苗上,烫的生疼,一抖手,打火机灭了。对面铜锁的打火机这时亮了起来,显现出他和李扬。

  秦丹说:“我也没怎么看清,就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快速在墙上移动,钻进了密室里的黑暗。从我看见它,到最后消失,也就是一刹那的工夫。当时还怀疑自己眼睛来着,现在看来,我当时没有花眼。”

  “那影子什么样?”王晨问。

  “身材纤细,好像一个女人……”秦丹忽然停住话头,目不转睛朝我看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她看什么呢。

  秦丹咳嗽一声:“老刘,你把打火机点上。”

  铜锁疑惑:“怎么了?”

  秦丹脸色有些苍白:“我们中间多了一个人。”

  这句话说的我浑身飙汗,吓得一激灵。不由想起被砖砾压在下面的红衣女尸。

  我喘着气,哆哆嗦嗦正要点打火机,一下子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刚才,我们打火机都熄灭的时候,我是第一个点亮打火机的,李扬在旁边的黑暗里说了一句话,好像是问秦丹“是什么东西”。当我打火机熄灭,铜锁打火机点亮时,我却看到李扬和铜锁一起站在对面。

  李扬是绝对不可能瞬间就变化位置的,而且铜锁始终搀扶着他,如果他要移动位置,势必要带着铜锁一起……这绝对不可能。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我们当中,有两个李扬!

  秦丹能这么快做出反应,绝不是通过推理和觉察细节,这丫头的感知能力超越常人,在如此诡谲的环境中,她能像鬣狗一样闻到肉味……

  知道旁边有异物,我都不会走路了,浑身汗毛直竖,小心翼翼往他们方向走。而秦丹他们也在往我这儿走,眼看要碰头,秦丹喊了一声:“老刘,点打火机。”

  我手里打火机陡然跃出一道一指长的大火苗子,我咬着牙往身旁照,这次看清了,在旁边水泥墙上,映出一团模糊的人形影子。

  这团影子周身黑色,又细又长,身体呈一种古怪的佝偻,像是一个驼背的大个子披了一件紧身的披风。黑影悬在墙上,晃晃摇摇,十分阴森。

  影子在墙上移动的速度很快,我们几个举着打火机,跟着它看。影子移动到那一大片尘土瓦砾前不动了。

  我们屏住呼吸,眼睛紧紧盯着。

  铜锁压低声音:“它好像在看那具红衣女尸。”

  影子不动,我们谁也不敢动。它静静悬浮在瓦砾前的墙壁上,虽然仅仅只是一团影子,却散发出一种似乎哀悼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它开始变了。位置还在原处,变化的是大小和形状。身体扭曲,拉得又细又长,忽然又像是在墙上转个身,背对我们,形状迅速缩小……我们就像看一部默片,里面的主人公朝着我们走近,又毫无征兆地远离而去。平面的墙壁,由于有了这个活生生的影子,居然形成一种非常巧妙的3D视觉效果。

  我们五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一起举着打火机,像是在私人剧场里看一场古怪的先锋电影。这团影子可怕确实可怕,但是它给我的最大感觉却是,它非常迷茫。这面墙如同冰冷的世界,影子关在这个监牢里永远也不得释放,它在这片无天无地的空间里奔走呐喊,可没人能听见它的声音,甚至连它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知道我恍惚中想到什么了吗,我想起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的孙悟空。我觉得《西游记》对这段描写还是太过温柔,如果我是佛祖,也一定会用对付眼前这团影子的办法来困住孙悟空。把它的元神封在类似墙体这样的东西里,永远挣脱不出去,无天无地无日无月,每一秒钟即是永恒,这才叫活地狱呢。

  影子由小小的一团忽然又疾速变大,而且愈来愈清晰,那绝对是一个女人的形象。她披头散发、张牙舞爪,狂奔而来,头部是一张扭曲张大的嘴,黑洞洞一片,她似乎在厉声尖叫。

  我们吓得不约而同倒退,打火机火苗闪动,映得墙上闪烁不定。

  那团鬼影迅速充盈整个墙面,铜锁牙齿咯咯响:“她,她想出来。”

  “不对。”李扬眯着眼:“她好像要跟我们说什么。”

  此时的王晨就像是憨豆看恐怖电影,不想看不敢看还离不了场,闭着眼缩着脖拽着秦丹,嘴里不知叨咕什么。

  秦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挣脱王晨,接着做出一个令我们惊掉下巴的举动。她缓缓向前,居然向对面影子的墙壁走了过去。我刚想叫住她,铜锁一把拉住我,低声道:“秦丹这丫头是转世童子身,有点道行,先让她看看再说。”

  秦丹走到对面墙前站住,一手举着打火机,一只手伸出,缓缓摸向墙面。

  我们在后面屏息凝神看着,有力使不上,紧张得要命。

  终于,她的手摸到了墙。那团影子很明显地发生了剧烈变化,从人形化成了一道黑色的旋风,其旋风的中心位置正在秦丹的手掌附近。这一大团黑影,占据了整整半面墙,像是街头艺术家用浓墨随手涂鸦,既有中国风,又充满了西方哥特魔幻风格,有种说不出的恐怖气氛。

  我们谁也没敢说话,场面沉寂又诡异,只有火苗在随意窜动。

  不一会儿,我居然听到了抽泣声,而声音正来自背对我们的秦丹。女孩轻声啜泣,咦,她怎么哭了。

  还没来得及细想,她接下来的诡异举动,更把我吓住了。

  她居然把整个身体贴在墙上。

  那团黑影的形状又变化了。如同狂风吹乱的漫天黑雨,也在紧紧地贴着她。

  我们一看不好,这丫头别是着了魔,赶紧跑过去拉她。

  不拉还好,把她拉开墙面,秦丹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哭得泣不成声。问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埋头哭泣,一只手还要颤巍巍地去摸墙。

  李扬擦擦头上的冷汗,对着墙大骂:“妖孽,还不快滚!”随即口吐脏言,什么难听骂什么,全是下半身的词。

  铜锁踹了他一脚:“你他妈是不是也中邪了,还不赶紧看看秦丹怎么样。”

  李扬说:“你懂个鸟。遇到妖邪鬼魅的时候,就得破口大骂,才能把它骂跑。”

  他还没说完,墙上的影子瞬间又发生变化。这次变成一个硕大的女人,周身漆黑,像是披了一件斗篷,脸部是一团灰白色,静静站在墙上,估计将近三米。

  能感觉出她在俯视着我们。

  我们扶着秦丹向后退,屋子里的温度降到冰点。

  王晨不知怎么,突然跑过去,一下跪在黑影前,砰砰磕头,头头带响:“神仙,神仙!你放过我吧,放我们走吧。我求求你,求求你了。”

  这突发的变故几乎让我窒息,我跑过去拉他,情急大骂:“你他妈的也疯了!”

  王晨满头是血,可还在不停地磕,表情狰狞至极:“神仙,神仙,你放过我们吧。”

  那团黑影还真就像是古庙中供奉的神位,一动不动,一副坦然受之的样子。

  我拉着王晨,可这小子跟中邪似的,力大无比,一把推开我,继续磕头。我满头大汗,招呼铜锁李扬过来帮忙。铜锁大步流星走过来,也不知怎么捣鼓的,捅了一下王晨的腰眼,王晨一阵颤栗,口吐白沫躺在地上抽搐。

  铜锁扬扬手,原来拿了个防狼电棒。我看看王晨,叹口气,先让他抽一会儿吧。

  我看看墙上那团阴森的黑影,有些毛骨悚然,这他妈的到底是仙啊还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