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五十九章 超度

第五十九章 超度

  这时,秦丹已经苏醒过来,正在擦拭脸上的泪水。

  我忍不住问:“你哭什么?”

  她的表情有些迷茫,看着影子说:“刚才我一摸到墙,便感觉里面散发出强烈的怨念和绝望。这种情绪来得很怪,就像用小刀在你心里割啊割啊,抓心挠肝的,让我一下想起了南南。”

  “南南是谁?”我问。

  李扬咳嗽一声:“南南是秦丹未婚夫的小名。两个人谈了七年的恋爱,就在要结婚的前一天,南南他……”

  秦丹静静看着我说:“南南被一个醉酒的司机撞死了。”话音未落,又是一行清泪流了下来。

  秦丹的表情很平静,这滴眼泪一直滑到她的嘴角,这才是无声的悲恸,让人看得心里很难受。

  李扬问:“你为什么会想起他呢?”

  秦丹抿着嘴摇摇头:“摸到墙,那种悲痛的往事一下全都钻进脑海,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了,我忽然从墙上的影子上感知到一种很特别的情绪。”

  “什么情绪?”铜锁问。

  “我也说不好。”秦丹目光落在那一大片瓦砾上:“但是我知道,那团影子想让我们找到女尸。”

  我们目光落在瓦砾里露出的红色衣服上。

  “影子和女尸能有个蛋的关系啊?”铜锁莫名其妙。

  我灵机一动,说道:“墙上的黑影会不会是…罗凤的灵魂?”

  李扬说:“那尸体是罗凤的身体……”

  铜锁一砸拳:“罗凤死后,并没有尸解成仙,而是,变成鬼魂封在墙里?”

  我牙齿咯咯作响,转脸看那团硕大的黑影,它依旧一动不动停在那里,像是在默默注视我们。

  秦丹吸了一下鼻子,说了一句话:“她可能永世不得超生了。”

  永世不得超生……那是个什么概念啊。难怪秦丹摸到影子的时候,感觉到无比的哀怨。罗凤可是奔着成仙去的,好家伙,最后弄成人不人鬼不鬼。

  我不禁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报道,记载了一宗很恐怖的凶杀案。死去的那个人是个小孩子,他被什么人用很邪门的道法,把魂魄引出来,灌注在佛牌中,做成了可以护主的小鬼。魂魄永远封在牌里,不得超生,怨念极大,虽然具有大神通,但也很容易反噬主人。

  当时看到报道,觉得扯淡,可深入一想人的魂魄被永远封在某个容器内,不进轮回不入阴间,那是多么一种可怕的情境,想想就毛骨悚然。现在这样的事活生生发生在我的面前,眼前的影子是罗凤的魂魄,而这栋大楼便是封存她魂魄的容器!

  我颤巍巍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他们几个都倒吸冷气。李扬看着面前的黑影,抚着肩膀说:“这种可怕的后果,不知是罗凤成仙玩火自焚啊,还是另有高人施大神通造成的?如果是后者,那得是什么样的神仙手段啊。”

  秦丹道:“我觉得罗凤的影子向我们传递的信号,或许可以解救她现在这种状况。”

  “什么信号?找到那具女尸?”铜锁问。

  秦丹用力地点点头:“我们要超度女尸。”

  黑暗的密室中,秦丹忽然说出“超度”二字,没来由的我头皮一麻,磕磕巴巴说:“超……超度?咱们谁会超度?”

  秦丹说:“我来吧。你们先把女尸找出来,我来做法事。”她说着,从密室的洞口爬到外面。

  我看看李扬和铜锁:“咋办?”

  李扬叹口气:“还能咋办,走一步看一步吧。找女尸!”

  铜锁道:“也只能这样了。我估计这影子跟咱们卯上了,外面铁门的关闭肯定跟它有关,不把它伺候舒服了,我们谁也走不了。”

  我们三个人举着打火机,走到那一片破砖瓦砾前。我看到躺在旁边抽搐的王晨已经醒了过来,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只是眼神呆滞,满头满脸的脏灰,不知想着什么。

  我蹲在他旁边,拍拍他:“王晨,王晨,还认识我是谁不?”

  王晨直直地盯着前面,眼神都散了,对我的问话毫无反应。铜锁走过去,把我扒拉一边:“你不行。我来。”他没有废话,抬起大巴掌对准王晨的脸蛋子,左右开弓啪啪狂扇,打的王晨金星乱冒,脸颊顿时就红肿起来,腮帮子里好似塞了两块窝头。

  别说,这大嘴巴扇的有效果。王晨“哎呦”一声,打了激灵,眼睛又有了神采,活过来了。我长舒一口气,妈的,这小子还真是欠揍。

  我拍拍铜锁:“别说你这两只手赶上钟馗的宝剑了,恶鬼都退避三舍。”

  铜锁哈哈大笑:“哪里哪里,我们灯盟经常去不干净的地方探险,灯盟成员不可能个个八字都硬,碰上撞邪的咋办,我们就用这个土招,大嘴巴狂抽,相当好用。王晨这种情况算是失魂了,嘴巴一抽,激活他体内阳气,自然魂魄归位。”

  王晨看来有些惊吓过度,捂着脸蛋子哭丧脸,估计今晚的遭遇他能铭记终生,看他下回还充不充能耐梗。

  这时,秦丹把外面的背包提了进来,看到我们还没把女尸找出来,脸色顿时沉下来:“喂,你们别玩了,如果那团黑影消失,我们就算再做法事也没用。”

  “那我们会……”铜锁说了一半说不下去。

  “我们会永远困死在这。”秦丹跺脚。

  让她说得这么可怕,我们几个人手忙脚乱开始扒拉地上的瓦砾。

  而秦丹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很多东西,有黄纸、蜡烛、小碟子、白米、小香炉……等物,林林总总摆了一地。

  我咂舌:“你东西带的还真全啊。”

  秦丹道:“以前听李扬描述,我就知道这里不干净,为了这栋大楼的居民,我早就想做一场法事了。带的这些小玩意不占什么份量,现在正好用上。”

  我们不顾埋汰,终于扒开乱七八糟的砖瓦,最下面果然压了一具女尸。这女尸穿了一身九十年代老式的红格子上衣,下身是红色的确良裤子,红彤彤一身。尸体面朝下,能看到脑后枯黄的马尾辫。

  秦丹道:“把尸体搬这儿来。”

  她在地上已经摆好了蜡烛阵,蜡烛按照东、西、南、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个方位按好,白蜡燃着红色的火光,黑暗的密室渐渐清晰起来。

  我们几个人的影子拖在墙上,形成一个个黑色的鬼魅形状。

  我硬着头皮和铜锁一起,把地上的女尸扶起来。女尸已经干巴巴的成了干尸,失去水分的皮肤像树皮一样紧紧贴在骨头上,眼睛就是黑森森两个大洞,能很明显看到她脖子下面有一道深深的勒痕,这还真他妈是上吊死的啊。

  我不敢碰她的皮肤,尽量用三根手指提着衣服,心里说不出来的腻歪和晦气。

  秦丹指挥我们把女尸放到蜡烛阵的中间位置。这段距离还挺远,我提着尸体的衣服,一阵阵犯恶心,铜锁在旁边说:“老刘,你这是大不敬啊,小心把神仙姐姐惹火了,以后天天晚上钻你被窝。”

  我一看他,鼻子差点没气歪,这小子手上戴了一副医院用的胶皮手套,把着女尸的胳膊,心安理得。

  我刚想让他也给我一副手套,这时从女尸的衣服里,忽然瑟瑟落下几张枯黄的纸片。李扬手疾眼快捡起来,凑到打火机前仔细地看,一看就愣住了,眼睛就没离开过纸面。

  我问怎么了。

  李扬抬起头,满脸骇然:“罗凤成仙最后那点细节也接上了。”

  我们把女尸放到蜡烛阵中间,软塌塌地堆在地上。我赶忙凑过去看那些纸片。在微弱的火光下,一幅幅诡异的画面在泛黄的纸上展开。一共十三张图,画的是栩栩如生,极为传神。如果不知道这是成仙,还以为是哪个精神分裂患者,正在极为残忍的手段自残呢。

  画面的开始,马尾辫的罗凤盘膝坐在地上,对着面前的镜子,把几根细细的长针,从上至下直直插入自己的头里。这还不算,她还在自己身上,用尖刀刻着什么鬼画符的图案。因为是简笔画,画的又小,完全看不出画的什么,估计可能是她那一道家宗门里成仙仪式上用的某种特殊符号吧。

  最怪的是后面一系列的上吊图。这张图上吊,下张图便是她静静站在镜子前,然后再下一张又是上吊……给我们的感觉是,她上吊累了,便从绳子上下来歇一歇,对镜子看看,然后再去上吊。

  我们往下看,还是李扬最先发现不对,他指着后面罗凤照镜子的一张图说:“你们看,这里好像多了个人。”

  果然,镜子前已经不是罗凤自己,她的身后站了一道黑影,影子的颜色很浅。我们往后看,越到后面影子的颜色越深。也就是说,罗凤照镜子的一系列图里,有一个很显著的变化,就是她身后多出一个颜色越来越深的影子。

  李扬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推论:罗凤在上吊自杀这种尸解成仙的过程中,使自己的魂魄剥离出体外。那影子便是她的灵魂!到最后,身体成了没有灵魂的躯壳,也就是尸体,而魂魄则永远留在了墙里。

  最后一幅图,是罗凤顺着绳子爬进天花板。笔触描绘得很生动,画里的她已经形如枯槁,跟一个将死的老妪没什么区别。

  这还不是最诡异的,诡异的是这张图下面用圆珠笔写了没头没脑的八个字:逢丹而升,遇水则解。

  我们都弄迷糊了,这什么意思?铜锁忽然“哎呀”一声,猛的一拍大腿:“我明白了。”

  “就你这个猪脑子能明白什么?”李扬冷笑。

  “你他妈才是猪脑子。”铜锁道:“逢丹而升,逢丹而升,这个丹是不是指的是秦丹?!”

  我们齐齐去看秦丹,秦丹也吓住了:“怎么会是我?”

  铜锁摇头晃脑说:“你不是要给罗凤的尸体超度吗,逢丹而升恰恰正应了这个景,罗凤遇到你她就升天啦。”

  “那后面那句话呢,遇水则解?”李扬问。

  铜锁道:“这个‘解’很可能说的是尸解,也可能是说解开这个死局。能‘解’的这个关键人物,名字估计和水有关。”

  我哑然失笑:“老铜,合着你的意思,咱们今天能来到这里,罗凤早在十几年前就知道了?”

  令我惊讶的是,李扬和秦丹并没有笑。他们直愣愣看我,把我看毛了,我头皮发麻:“操,你们看什么呢。”

  李扬咽了下口水说:“遇水则解,刘洋,你名字里的‘洋’不就是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