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六十章 遇水则解

第六十章 遇水则解

  我嘿嘿笑,估计比哭都难看:“我说你们几个别看玩笑,遇水则解说不定是说用真实的水才能帮她尸解,你们都想复杂了。”

  “是不是想复杂了,试试就知道。”李扬道:“秦丹,开始准备超度。”

  秦丹庄重地点点头,来到摆放的蜡烛阵前,盘膝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对我说:“老刘,你过去把女尸也弄成盘膝打坐的姿势。”

  我本来不想去,可看到铜锁和李扬恶狠狠的眼睛,硬着头皮进到蜡烛阵里,捏着鼻子把女尸扶起来。整个尸体软塌塌的,根本撑不住,一摆成坐的姿势,立马又软成一堆。

  这女尸浑身散发着一股呛人的霉烂味道,我实在是扛不住,站起来用手扇风:“不行,不行,我做不来。”

  李扬发狠:“老刘,你是眼睁睁想看着我们都死吗?”

  我也有点急眼:“那你们说我怎么办?”

  李扬大怒:“自己想办法,操!”

  我体内有股邪火乱窜,这一晚上折腾个溜够,我是图啥呢?我指着他说:“行,这他妈是你说的。”

  我进到蜡烛阵里,坐在地上,捧起女尸把她弄成盘膝状,放在自己身上。女尸靠着我,我紧紧抱着她,对秦丹喊:“赶紧超度!”

  铜锁竖大拇指:“老刘,你真牛逼。”

  秦丹和女尸对坐,把尸体的手放到自己手心里,念念有词,十分严肃。念叨了一会儿,她取出一把小刀,在右手食指上划出一个十字,挤出一滴血,涂抹在女尸的额头。

  黑暗的密室中,烛光闪耀,四周一片沉寂,谁也没说话。

  看她煞有介事的样子,我还是有所怀疑的。罗凤这么大的道行,为了成仙这件事折腾了将近一个世纪,最后还是失败。秦丹就算有点神秘的来历,可这小丫头就能比道家宗门的大佬更牛逼?她凭什么就能超度半仙之体?

  秦丹眯缝着眼,轻轻说着:“罗凤,罗凤,你还有什么牵挂不下?当走则走,阳间与你再无关系。”

  说来也怪,她一说完,只见蜡烛的火光齐齐摇动,满屋子黑影乱舞,就像是刮来一阵阴冷无比的风。

  “噗。”最东边的蜡烛熄了。

  紧接着,像连珠炮一样,东北的蜡烛、北面的蜡烛、西南的、西边的蜡烛……开始依次熄灭,墙上罗凤的黑影子颜色变淡,开始向天花板的高处消散。

  秦丹道:“行了,她走了。”

  我从女尸身后露出头看她:“你真把她超度了?”

  秦丹笑:“我没那么大本事。罗凤不知为什么卡在最后这道关口,我能做的就是按程序走一遍。至于能不能成仙,看她的造化。这也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

  这时,蜡烛熄到倒数第二根不动了,只留下最后一根南面的蜡烛还在燃烧。

  “咦?”秦丹惊道:“没成功?为什么最后一根没熄灭?”

  我抱着女尸,实在焦躁,只想着尽快完事,想也没想凑到蜡烛前,鼓起腮帮子一吹:“走你。”最后一根应声而灭。

  屋子里顿时陷入黑暗。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怀里的女尸忽然轻了,在手里软成一堆,李扬燃起打火机凑过来看,只见女尸化成一堆粉末,白花花的骨灰洒了我一身。

  尸解了。

  我们抬起头,看到满墙黑影,化成一股黑烟,顺着天花板飘然而逝。

  铜锁大笑:“牛逼牛逼,精彩精彩。好一个逢丹而升,遇水则解。这神仙还真不是盖的,早在数年前便预见了今日之事。看来啥事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好一个神仙偈语!比当年‘雪拥蓝关马不前’还牛逼。”

  我跳起来掸掸身上的骨灰,我怎么那么倒霉,这身衣服是不能要了,回去就扔垃圾桶里。

  李扬有些怔怔:“还真是这样,说不定我们今日一举一动,已经在很多年前就定好的。”

  “你就别宣扬那一套宿命论了。”我说:“先想想办法怎么出去吧。我跟着你们真是倒血霉了,得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

  这时,也不知从哪传来一阵哭声,我们一下毛了,支棱着耳朵去听。这哭声似乎很远,又好像很近,听得瘆的慌。

  李扬说:“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哦?是谁哭的?”我问。

  李扬眯眼道:“我听着怎么有点像谢师傅。”

  我眨眨眼,仔细听,可听不太仔细。

  李扬看看天花板的大洞,若有所思,他指指上面道:“你们帮我一把,我进去看看。”

  这小子晚上是不是嗑药了,这么能折腾,神采奕奕,真有精力。

  我们扶着他,他踩着浴缸边缘站在上面,双手把住天花板边缘,一纵身进到里面,他打开手电筒,光线闪烁。还好,看情况,天花板里手电可以使用。

  只听“噌噌”一阵碎响,他消失在黑暗中。

  我们几个神色都轻松不少,不管怎样,解决了罗凤的问题,至少能松口气。我对王晨说:“你去试试铁门能不能开?如果能打开,我们赶紧撤。”

  王晨就等这句话,像兔子一样跳出密室的大洞。就在这时,李扬从天花板探出头,对我们喊:“我操,你们猜上面通哪。”

  “哪?”

  “通着阴阳观!我刚一爬出去,就看见观里有几个人,正他妈的围着一具尸体哭。”

  这时,王晨阴着脸回来,绝望地说:“铁门还是打不开。”

  李扬一纵身从上面跳下来,天花板里实在是太脏了,他像个泥猴,身上还挂着蜘蛛网。

  “到底怎么回事?”我问。

  李扬道:“我看见谢师傅和他那个白衣黑裤的徒弟,正跪在地上对着一具尸体哭呢。真他妈邪性,这尸体居然也是上吊死的,被绳索套住脖子,挂在观里的横梁上,身体僵直,真他妈吓人。”

  “谁的尸体?”我忽然心中隐隐有了感觉,大致猜出是谁。

  李扬看我:“就是谢师傅的那个徒弟,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死了?

  那孩子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怪怪的,完全看不出纯真,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和睿智,甚至有些妖氛之气。第一次看见他时,是谢师父作法;第二次是我和李扬困在寒林坛的时候。当时那孩子盘膝打坐,应该在修行,还说了一串匪夷所思的鬼话,现在想来大有深意。

  我们几个商量一下,天花板直通的阴阳观现在是我们唯一能出去的路了,不走也得走。我们几个互相扶持,连拉带拽,大家都顺利进入天花板。里面是一条黑不隆冬的通道,往前爬,下面木头“咯吱咯吱”乱响,这里年久失修,水汽又大,每向前爬一步都颤颤悠悠的,也不知能不能承受住我们几个人的重量。

  爬了一段,李扬指指头上的光亮,低声道:“就在上面。”

  我们小心翼翼爬出去,出来的位置正在阴阳观前面大殿莲花宝座神龛的后面。这里原来是一块青石方砖,露出一条缝隙,渗进了光,这才被李扬发现。

  阴阳观我是知道的,整个封存在大楼里,一共前后两重大殿。前面大殿没有光源。而后面那重大殿,天花板处是一方八卦形的天窗,可以接纳阳光,在地面映射出流动的太极鱼图。

  现在正是深夜,按说前后殿不可能有亮光的,可此时偏偏就有了,正才让刚才的李扬发现。

  我出来之后,才知道整座大殿的光源从何而来。阴阳观大门前,那两盏恶鬼形状的古灯,此时亮了!

  这两盏古灯亮得邪乎,几乎把整座道观都照亮,按说烧油的灯,是不应该有这样亮度的。火苗燃燃,灯油黑气熏天,看上去就像是两蓬邪恶的黑色火焰。道观内所有的墙上都映衬着古灯火光燃烧的影子,火苗波动向上,墙上便连成一片片影子的海洋。那片影海似浊浪排空,波涛起伏,无声处潮起潮落,透出一派万千气象。

  我们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住了,谁也没有打开手电,生怕手电的光亮破坏了古灯带来的影海奇幻景象。

  铜锁喃喃:“早知道这两盏灯这么牛逼,上次来我就给点上了。”

  李扬道:“你们想到了什么?”

  我说:“红尘。”

  他们几个人都看我,铜锁竖起大拇指:“总结到位。”

  此时此景,我脑子里只有“红尘”二字,滚滚红尘,虚虚幻影。人间万象,恐怕就是一盏灯燃烧映射出的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