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六十七章 脱胎换骨

第六十七章 脱胎换骨

  他越这么说,我越好奇。不让看,我非得看不可。等走近了,才发现事情有异。在我和李大民之间,隔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石头堆。这堆石头把洞的去路封得死死的,石头上距离地面一人多高的位置开了个电视大小的洞,从洞口看过去,我只能看到李大民的头。

  我趴在洞口往里看,里面黑不隆冬,不点亮打火机什么也看不见。

  黑暗中,只有我的喘息,李大民却极为安静,一点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如果不是刚才看见了他,我甚至怀疑里面是不是压根就没人。

  我缩回头,擦亮打火机,递进洞口去照,里面霎时亮了起来。

  里面似乎是一间密室,微弱的火光中看不出有多大的空间,周围黑漆漆一片。李大民端坐在黑暗中,和我距离并不远,但有石头层相隔,却好似两个世界。

  他盘膝在地上打坐,姿势很怪异,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像是没有骨头架子,就这么靠在石头墙上。给我感觉,他的身体很像是蛇蜕完的皮,堆成一堆,如同一件人皮的衣服。而他的头则很正常,在脖子上运转自如,双眼炯炯,直直盯着我。

  看着他的眼睛,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谢师傅引他魂魄上我身的那段经历,那时被附体的“我”的目光,和现在李大民的一模一样。他的脸在打火机的闪烁下,显得鬼气森森,看着他我感觉一股莫名的恐惧。

  “你……”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千言万语堵到喉咙。

  李大民呲牙在黑暗中咯咯笑:“这是成仙,你不懂的。”

  我不知说什么好,喃喃道:“大民,你多少也得为家里考虑考虑。”

  李大民没说什么,反而张口唱出一首悠扬沧桑的歌:“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这是曹雪芹写在《红楼梦》里的好了歌。这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二遍。第一遍是谢师傅唱的,第二遍是李大民唱的。不禁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李大民唱这首歌,无非就是表明心志,啥娇妻美妾,啥儿孙父母,在成仙面前,都不值一提。亲情友情爱情那都是人间小是小非,相当于幼儿园摆玩玩,最终结果无非人间泡影灰飞烟灭,各投各胎各入各道。而成仙则是永恒的,是天人合一的大道。“天”存在多久,我就存在多久。且不说这“仙”能有多少神通,光这个长生不老永恒不灭,就够让人羡慕的。别说普通草民,古往今来多少皇上国王,都在倾尽国力寻找长生之道。

  而现在,看情形,李大民似乎摸到门槛,碰到了仙缘。人各有志,他既然想成仙,我确实也不好拦着。

  我正想着,李大民忽然问我:“老刘,你说一个人为什么要修行成仙?”

  我看着他的脸,不知怎么回答,沉思片刻才道:“为了长生?为了富贵?为了神通?”

  李大民摇摇头:“佛家讲解脱,道家讲逍遥,其实说的都是一回事。四个字,放下、不执。我苦苦修行,不是为了什么神通长生,而是为了真正的超脱。”

  我咳嗽一声:“那你要超脱什么呢?只有深陷牢笼才会想到自由,只有身处痛苦中才会想获得智慧。”

  李大民眼睛一亮:“好你个老刘,果然有慧根。你把打火机灭了,我再和你说,亮光晃得我不舒服。”

  我只好关了打火机,我们陷入黑暗中。

  李大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子喜欢上一个男孩子。可这个男孩子呢,并不喜欢这个女孩子。不过呢,有个女孩主动投怀送抱,而且还是很漂亮的那种,对于男人来说,似乎没有理由拒绝。男孩对这个女孩子只有性没有爱,而女孩呢,则全身心的去爱他,为他煲汤煮饭收拾家,尽自己全力去帮助他。时间久了,男孩子玩够了,不辞而别。留下女孩一个人默默等他,等了很多年。当这个男孩子在外面玩累了,受骗了,突然想起这个女孩子好的时候,他重新回头,却发现……”

  我听得皱眉:“发现什么?”

  “发现这个女孩已经死了。死于车祸,很意外。据当时司机描述,这个女孩混混沌沌走上马路,不知想着什么,也没看车,就这么被撞死了。她死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捏着一枚男孩子衣服上的扣子。那个男孩参加了女孩子的葬礼,看着冰冷的尸体,他内心最深处发了一个愿望。”

  我听得紧张,这故事说实话很俗,可不知为什么头上冷汗津津,后背发凉。

  “什么愿望?”我轻声问。

  李大民道:“如有一日,我当受此一焚!”

  话刚落,只见黑暗中忽然卷起一蓬深蓝色的火苗。这大火来得又急又快,瞬间眼前一片白茫,我下意识倒退几步,噗通摔在地上,心脏腾腾狂跳。透过石头上那个小窗户,看到里面烈火沸腾,大火冲天,我都快吓傻了,李大民别烧死了。

  我赶紧爬起来,凑过去看,奇怪的是,这么大的火,居然没有热浪,反而十分清凉。我看到李大民端坐在大火之中,放天大笑:“哈哈,烧的好。”

  这火很怪,哪都没烧,就燃着李大民自己。那情形,就像是他坐在火里自焚。火光映着他苍白的脸。他看着我,目光阴森又病态。

  “老刘,你说这个男人当不当此一焚?”

  我这才明白,刚才故事的男主角就是李大民,这小子活得内疚,想通过修行忘掉以前种种,觉得火烧能够抵罪。

  这各场景妖异且鬼魅,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我磕磕巴巴不知说什么好,看着大火苗子已经卷到他的脸上,我实在害怕他被烧死,只得硬着头皮说:“这个,人死不能复生嘛,年轻人犯错上帝都会原谅。如果那个女孩在天有灵,肯定希望你好好的……”

  “可是,我心里疼啊……我心里很疼,谁知道?心里像滴血一样。我才知道我爱她,我爱她。”李大民口吻里带着哭腔,再没有刚才唱“好了歌”时那个超脱劲儿。

  我真是无语,李大民修仙的理由实在是太病态太可笑,你想放下也用不着放火烧自己吧。出去找个烧烤摊喝它一箱啤酒就能解决的问题,非整的这么诡异和复杂。

  也可能,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太深了,乃至成为一块整个人生都卸不掉的大包袱。我毕竟是个屌丝,还理解不了这么高层次的情思缠绵,只能做个妄测。

  火苗渐渐熄灭,李大民居然完好无损。

  他看着我:“老刘,你知道‘脱胎换骨’四个字怎么讲吗?”

  我脑子已经全乱了,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不知道。”

  他眼神飘渺,眼睛慢慢向上面看去:“凡人修仙,要脱胎换骨才行。我在这幅画里,学到一门法术叫抽骨换胎。”

  我声音沙哑:“什么意思?”

  “洗掉来生债,遂我平生愿,抽去凡骨换仙体,三生石碎永为仙。”他喃喃念出一串乩语,只见黑暗的密室中,零星的火苗照耀下,他的身体在慢慢下沉。

  我赶紧擦亮打火机去看,不看还好,一看吓尿了。李大民坐的地上,似乎是一块沼泽,他正缓缓陷入其中,不但如此,他的身体还在快速地分解。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好像他的身下安装刀片向上的绞肉机。随着下降,他的身体被绞肉机搅碎,成了一堆肉酱。李大民应该能清晰地感受到搅碎自己身体每一寸的感觉,巨大的痛苦让他五官扭曲,看着我拼命张嘴,却说不出话。

  我看得彻骨生寒,头晕目眩,几乎不能自已。你可以试想一下,漆黑幽深的小屋里,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你面前被搅成肉酱,那是个什么感觉。

  搅到他胸腔时,李大民终于说话了,他的嘴张得很大,已经超过了一个正常人的尺度,像蛇一样。他挣扎着断断续续地说:“老刘……救我,妈妈……救我。”

  这时候,估计只有玉皇大帝才能救他了。这个场景实在太诡异血腥,我不是不想跑,而是两条腿已经软了,走都走不了,只能瘫在窗口看着。

  地面绞肉机搅到他的脖子处,不动了。黑黑的地面上,只有他的人头。李大民冲我眨眨眼,表情极为痛苦:“老刘,为什么我的身体都搅碎了,可是心里还是很疼?”

  看着他这幅惨样,一时感伤,我眼泪都流下来了。他这不叫成仙,叫自残,本质上和失恋了用烟头烫手是一个性质。如此心性,别说放下,不把自己折磨死就算不错了。

  这时忽然发生了一件异常吓人的事,地上绞碎的残骸肉酱,像无数条红色的蛇,密密麻麻蜿蜒爬行,渐渐汇聚成堆,互相缠绕纠结,居然慢慢又堆积成一个人的形状。

  我举着打火机,烧到手都没感觉到疼,此时此景实在太过恐怖。密室里又出现了一个人的身体,只是没有头颅,而李大民的头还在地上,眼睛眨呀眨的,似乎很想和这个身体结合。

  这个场景实在诡异,完全超出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不忍再看,打算熄灭打火机,顺原路返回,出画去罢。

  就在这时,最为恐怖的一景出现了,李大民的头颅忽然动了,像是蛇一样,在地上缓缓爬行,就好像脖子下面长满了无数的触角。一边爬,它一边看着我,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在笑。这场景让人窒息,我情不自禁想起《千与千寻》里一幕,女巫的房间里,有三颗绿色的人头蹦蹦跳跳,嘴里发出听不懂的呓语。

  李大民的头顺着那个重新组合的身体,慢慢爬到脖腔上,头颅和脖子像是两个齿轮一样,咬合对接,钳了上去。

  李大民似乎长舒一口气:“老刘,每天我都会来这么一次,身体绞碎重新组合,如同获得新生。你也应该试试。”

  我无语,好半天才说道:“是获得新生吗?我怎么感觉你没变呢?”

  李大民陡然一震:“你什么意思?”

  “不管你身体绞碎多少次,心里该放不下的还是放不下。就好像有人杀了人,把尸体埋在地里,无论这块地以后开出多么漂亮的花,在他眼里,依旧只有那具尸体。”

  李大民沉默,没说话。

  我说道:“大民,放下不是这么个放下法。你心底存着这个魔障,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以什么形式存在,恐怕放不下还是放不下。”

  李大民道:“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