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六十九章 画画

第六十九章 画画

  我举着打火机,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走过去。来到红色门前,轻轻扭动门锁,嘎巴一声,门应声而开,门锁是坏的。

  我苦笑,这扇门的门锁还是我当时踢坏的,看样子一直没有人修。

  来到外面院子,三面皆是三层高的红木建筑。院子静悄悄,空无一人。我的目光落在院子里的一样东西上。那是一口古井,红砖垒成,上面长满了黑褐色的苔藓。

  我抱着李大民的头颅来到井前,伸头往下看,里面黑漆漆,深邃无比,一股股阴风从下面吹出来。

  李大民疑惑道:“这口井的样式和花园小区大楼里道观的井一模一样啊。”

  我苦笑:“确实一样。当时我就是在那口井里把你的身体背出来。”

  这句话刚说完,我忽然生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难道这口井的下面也藏着一具修行人的肉身?

  刚想到这,井里突然传出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像是水流动的声音。我一惊,心悬到了嗓子眼,和李大民的头对视一眼。我颤巍巍举着打火机伸进井里去照。

  只见模糊的黑暗中,隐约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个人正顺着井壁快速向井口方向爬来。

  他的身影很像一个认识的人,我正愣着时,井下的人似乎有所察觉,猛一抬头。我吓得一惊,身体发颤,赶紧熄灭了打火机火光。就在火苗灭掉的瞬间,我看到了他的脸,是彭大哥。

  果然是他!

  李大民在我怀里低声叫:“你他妈能不能小心点,刚才差点把我扔到井里。”

  我没心思和他斗嘴,微弱的月光下,彭大哥身影在井下愈来愈清晰,他爬得飞快,一点不像五十多岁的人。

  李大民声音很严肃,再没有戏谑的成分:“老刘,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为什么?”

  他说:“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他身上的阴气非常重,绝不是阳间的人!”

  我吓了一跳,不是阳间的人?难道彭大哥已经死了?爬上来的是他的鬼魂?

  李大民嗓音嘶哑,说出的话都在发颤,能听出他心中非常恐惧:“这个……这个人很危险,别让他看见我们!”

  我有些疑惑:“他似乎看不见我。刚才他抬头看井外,我的打火机关得晚了一些,按道理说他应该能看见我,可是他的眼神却很飘忽,完全越过我看到外面。”

  “不行,我们不能冒险。”李大民急促起来:“这个人阴气太重,赶紧找地方藏起来!”

  让他这么一咋呼,我也有些害怕,赶紧跑到相邻红木建筑一根廊柱后面。不多时,就听见井口细细碎响,白色月光下,彭大哥从井里钻了出来。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后背背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从井口翻出来,静静站在地上,四下看着。

  我不敢再探头出去,躲在柱子后面,紧张大气都不敢喘。隔了一会儿,实在憋得难受,偷偷去看,这一看愣住了。彭大哥不知去哪了,没了踪影,消失不见。

  头上汗浸了出来,李大民感受到我的不安,低声问:“怎么了?”

  “他,他不见了。”我磕磕巴巴说。

  李大民急道:“快让我看看!”

  我抱住他的头,颤巍巍伸直双臂,探出柱外。李大民的头颅扫了一圈,低声骂:“你就是弱智,脚门开着,那人肯定进了阴阳观。”

  我探头一看,果然那扇红色小门大开。我蹑手蹑脚穿门而过,进了道观。后殿内黑漆漆一片,而前殿,却隐隐有火光映来。

  我抹了把脸,小心翼翼向前殿走去。走了几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李大民压低了声音:“我的祖宗啊,你别弄出声音来。”

  “操,我还以为你是鬼大胆呢,一个彭大哥你就怂了。”

  “什么,彭大哥?彭亮?”李大民瞪着眼珠问。

  “就是他。”

  李大民颤着声:“真他妈邪了嘿,他怎么会进到画里?我告诉你,这段时间我不是白修炼的,也学会不少鬼修之术。彭大哥浑身阴气这么重,他比这幅画的画灵还要邪门。”

  “怎么讲?”

  “打个比方,你就清楚了。这幅画与外界隔绝,自成世界,如果要进到这里,必须要有马丹龙那种贯通阴阳的神通。而彭大哥对于这幅画,就像是电脑病毒对于计算机。也不知他是用什么鬼手段从后门窃进来的。”李大民说。

  我道:“那到底是他厉害还是画灵厉害?”

  他瞪我:“你也是学计算机的,你告诉我是系统厉害还是病毒厉害?没有杀毒软件的话,病毒能让整个系统瘫痪。”

  我目瞪口呆:“彭大哥这么牛逼?他要破坏这幅画吗?”

  “不知道。去看看。”李大民低声道:“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还能怎么小心?我轻手轻脚,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走近前殿,躲在神龛后面。彭大哥正对我们,背对着道观大门,坐在地上,解开身后那个大背包,不知在捣鼓什么。

  他从包里取出一大叠黄色的宣纸,张张分开,一一铺在地上。我打了个激灵,李大民觉察有异,用牙轻轻咬了咬我。我不敢说话,用手指在他脸上写了几个字:他要画画。

  分完了宣纸,彭大哥露出满意的表情,又从背包里取出一只造型古里古怪的脏碗。这只碗非瓷非木,整个呈黄褐色,底部是半圆形,放在地上还轻轻摇晃。李大民躲在我怀里,连连低声说:“我操,我操。”

  他肯定知道什么,我小心翼翼向后退了退,觉得彭大哥听不见我们说话,这才低声问:“你知道什么?”

  李大民道:“我操,你知道那是什么碗吗?”

  “什么碗?”

  “妈的,那是骨碗。”

  “什么鸡巴古碗,我也能看出是个古代的碗。”我说。

  “操,什么古代的碗,是人头骨做的骨碗!”

  “啊!”我差点叫出来,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彭大哥从哪弄的人头骨,还……还给做成碗了。”

  李大民倒吸一口冷气:“莫不是……”

  “莫不是什么?”我急着问。

  “莫不是阴间的抽骨换胎术?”李大民眼里放光:“这老小子牛逼啊。”

  “哪跟哪啊?”我急得差点上墙:“抽骨换胎术不是你成仙修炼的法子吗?”

  李大民低声给我解释,这种抽骨换胎术,不单单对自己可以用,抽去凡胎修成仙体什么的。更邪门的是,还可以对别人用,能悄无声息抽去你的骨头,当事人还毫无察觉。大约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成都附近农村发生过这么个事,有个老汉睡睡觉,第二天起来,发现右脚不会走路了,软绵绵拖在地上,跟个肉包差不多。上医院一检查,两条腿骨没了!这老汉一不疼二不痒,除了腿骨消失不见,其他和正常人没两样。这就是被某个邪派高人,用抽骨换胎术把骨头抽走了。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我满头冷汗,妈的妈我的姥姥,彭大哥用的是人头骨做碗,难道说他用抽骨换胎术把某个活人的头盖骨给取出来了?!

  这事不能琢磨,越深琢磨越毛骨悚然。不但如此,我还想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结论。

  难道彭大哥也要成仙?

  我浑身冰冷,寒意彻骨。如果真是如此,这是我看到第四个要修仙的人了。

  李大民接下来的神情,让我很不舒服。他没有害怕和恐惧,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却是狂热和希望。他紧紧盯着远处的彭大哥,不停舔嘴唇,似乎在琢磨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

  只见彭大哥放好骨碗,用刀割裂自己手指,指尖垂下,暗红色的血滴滴答答,越流越快,落进碗里,很快就积了厚厚的一碗。

  他点燃烛台,放到一张宣纸的旁边,幽幽火光,照亮了方寸之地,显得静谧诡异。

  彭大哥又取出一只几十厘米长的黑幡。不知大家见没见过这种东西,一般在乡下农村,出殡下葬时用的。细细的杆儿上挂着长条形的幡布。这只黑幡上,密密麻麻画着蝌蚪一样的图案文字,最为诡异的是,文字下面还画了一朵硕大的红白相间莲花。一开始我没看出这是莲花,远远望去,特别像一只翻着眼白的大眼睛,透着阴森鬼气,绝对能吓人一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