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三章 运尸车

第三章 运尸车

  在我们连续追问下,彭大哥才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和李大民面面相觑,表示不信。

  彭大哥无奈说道:“那天我醒来之后,就好像做了一场黄粱大梦。经历的事既像做梦那么遥远,又好像真的发生一样切实。我醒过来可把家里人高兴坏了,怎么庆祝自不必说,后来我又到医院复查,心脏病还是有的,不过已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这时,有人跟我说,你知道自己怎么捡了这条命吧,是有贵人相助……”

  大家七嘴八舌说,就在彭大哥被推进急救室的时候,谁也没注意走廊里坐了一个外人。这个人实在是不起眼,穿着普通,据说还戴着帽子,看上去就像个老实巴交的体力工作者。

  亲戚朋友都在焦急等待,谁也没心思注意这么个人。

  彭大哥被推出急救室,彭大嫂惊吓晕死过去的时候,那人站起来走到彭尸体前看了看说,这人还有救。

  因为彭大哥死亡来得实在突然,大家都被这个悲剧击垮了,忽然有人这么说,顿时被当成了救世主。

  当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医生的鄙视,家属的质疑等等,这些就不一一细说了。那人只说,要救死者不用那么麻烦,让他跟着运尸车一起去火葬场即可,如果到了冰库,死者还没醒过来,那就是命数已定,谁也救不了。

  当然现在的社会,帮忙就肯定会谈到价钱,那人居然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要彭大哥公司十分之三的股份。

  听到这,我没什么反应,李大民倒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彭大哥,那个人以前认识你?”

  彭大哥摇摇头:“素昧平生。”

  “那他怎么知道你是开公司的,还要公司股份?”

  彭大哥说:“别急,等我讲完。”

  当时彭大哥的儿子也急眼了,说只要把我爹救活,别说十分之三,给你一半都行。那人说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然后上了运尸车,一起往火葬场来。

  那人当时提了个古怪的条件,必须让他和尸体单独呆在后车厢,其余人等一律不准在。这里解释一下,我们这个地方,每所医院都会有殡葬一条龙的业务员蹲点,看谁家老人不行了,就塞给亲属一张名片,承诺后事一条龙全包,安安稳稳送老人上路。

  而殡葬一条龙都和火葬场有业务联系,这运尸车便是殡葬一条龙和火葬场联系来的。别看是辆破面包,这车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上去坐的。首先得有火葬场司机,还得有殡葬一条龙的业务人员随行,最后一个名额就是随行家属,只能上一个。

  司机在前面开车,而家属和业务员陪着棺材在后车厢,一路把尸体送到火葬场冷藏,这就算护送最后一站。

  那人提出只能自己和尸体在后车厢,这就有点违背规矩了。还没等业务员提出异议,彭大哥的儿子不干了。小伙子虽然才上大三,但挺有主心骨,做事不卑不亢。他说我绝对不可能把我爸的尸体和一个陌生人放在一起,说句不好听的,你要是在后面瞎捅咕,毁我爸尸怎么办?你要干什么都可以,但我必须在现场监护。

  那人看看彭大哥的儿子说,好,小伙子,你可别后悔。

  没什么后悔的,那是我爸。儿子说。

  说到这,彭大哥的脸上洋溢着幸福。他磕磕烟灰:“我这辈子有这么个儿子知足了,这小子平时看着毛毛躁躁,一副孩子样,关键时候真能挺起锅盖。”

  家属既然都没有意见,殡葬业务员和火葬场司机也乐得自在,他俩坐在前面驾驶和副驾驶上。后面车厢是彭大哥的尸体,那人带着他儿子。

  再提一点,殡葬一条龙在为死人收尸的时候,用的是棺材。那种棺材我见过,并不是农村或者小说里,一头大一头小,刷着红漆的大棺材。而是窄小玲珑,上面覆盖着黄缎子的小棺材。

  黄缎子上用很阴郁的暗色调绘着八卦,还有羽化成仙什么的图案。裹在棺材外面,极为诡异阴森。

  尸体入棺也有讲,擦洗身体,棉花堵住七窍,然后裹上黄色绸布,两个大汉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放入棺中。合盖前,死者家属还得选出一位代表喊一声:“XX,你一路走好啊!”

  可当时那人提出个要求,彭大哥的尸体不能入棺,放到担架上抬进后车厢即可。亲戚朋友们议论纷纷,有人就劝彭大嫂和儿子,你们不能由着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胡闹。老彭死得突然,死了死了不能再折腾。彭大嫂别看是个老师,可毕竟是女流之辈,也没了主意。儿子真行,顶住巨大的舆论压力,全力配合那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到时候如果我爸活不过来,咱们再算总账。

  彭大哥的尸体全裸,只蒙了一层白被单,用担架抬进车厢。那人和儿子也一起走了进去。

  运尸车发动,呼啸着沿着城市公路往郊外的火葬场去。

  其他亲戚朋友或是私家车或是打出租,跟在后面一路随行。

  李大民听得火急火燎:“彭大哥,那人在后车厢都对你做了啥?”

  彭大哥深吸一口气:“这个问题我问过儿子很多遍,他一直不说。自从我救回来之后,他的情绪很差,脸色非常阴郁,几乎没笑过。经常把自己锁在屋里不出来,我真怕他自闭了。”

  我眨眨眼:“不会是他把命续给你了吧?”

  李大民朝我瞪眼:“你他妈别胡说。”

  彭大哥愣了:“什么续什么命?啥意思?”

  我挠挠头,不顾李大民的眼色说:“你的命活到头了,但为了让你继续能活下去,有高人作法,借了你儿子的阳寿续给了你……”

  彭大哥看着我,忽然爆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小刘,我算是服了你了,这么扯的东西你都能想出来。”

  我有点急:“这可不是扯淡。你们知道XX地方曾经出了个古怪的命案,举国震动,有个乡下孩子让人弄死了,脖子上挂着秤砣吊死在屋顶横梁上……”

  “别说了,闭嘴!”李大民皱眉:“别有的没的,胡说八道。”

  我还想说什么,彭大哥摆摆手:“或许有续命这种逆天法术存在,但是我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在我一再追问下,我儿子终于说了那天的经过。”

  运尸车的后车厢只在棚顶挂了一盏瓦数很小的灯泡,亮着晦暗的灯光。尸体放在当中空地,那人和儿子分坐两边。也不知什么原因,这逼仄的空间里十分阴冷,透着阴森的凉气,儿子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冻得瑟瑟发抖,抱着肩膀嘴唇都白了。

  那人问儿子:“你爸爸叫什么名?”

  “彭亮。”

  “好,你听我的。现在你抓住你爸爸的手。”

  尸体躺在担架上,白被单盖的不严实,一只苍白的手落在外面。儿子看看手,心里犹豫,虽然知道这是父亲的手,但毕竟是死人身上的。普通人对死人尸体那种心里恐惧感,是扎根在意识里,一时半会消除不去的。

  那人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如果不敢握,那就请你下车。”

  儿子一咬牙:“握就握。”他半蹲在地上,握住爸爸的手。死人的手触之冰凉,十分僵硬,虽然刚死不久,握着的感觉依然像块冰坨子。

  那人站起从衣服内兜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他背对儿子行事,加之灯光晦暗,也不知袋子里装的什么。一阵动作后,那人从袋子里掏出三根长香。

  香和世面见到的香不一样,虽然不过成人一掌之长,看起来却是粗粗壮壮。周身呈赤红色,上面好像还绘着什么曲线型的图案。

  他把三根香插在一个精致的小香炉上,然后不急不慌掏出一根烟点上。烟头闪烁,他缓缓吐出一口烟圈,捏着烟尾巴,把烟头凑到香上点燃。

  香燃烧,慢慢散发出一股细细的腻人之香,闻起来有些像烧猪头的味道。

  那人看看表,自言自语:“还有点时间。”然后坐在长凳上闭目养神。

  儿子着急:“你到底救不救我爸?怎么还睡上了。”

  “现在没法救,他的魂儿还没走到……”后面那个词说得很快又含糊,儿子并没有听清楚,只觉得词的发音很怪,有点不太像中国话。

  好一会儿,那人睁眼,看看表:“差不多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香烟,鼓着腮帮子来到尸体前,掀开上面的白被单,露出彭大哥苍白毫无生气的脸。

  儿子不忍再看,别过脸去,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那人俯下身,和尸体面对面,慢慢张开嘴。他做了个吹的口型,从狭细的双唇中缓缓吐出一股白色的烟,那股烟犹如凝脂,覆盖在彭大哥的脸上,沿着他的鼻腔钻了进去。

  “你这是做什么?”儿子大惊失色。

  那人没搭理他,还在不急不忙地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