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到底是什么

返回首页阴间到底是什么 > 第七章 招魂做法

第七章 招魂做法

  彭刚几乎吓尿,他慢慢向后退,尽量不出声音。能感觉到,他爸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悄无声息,像是死人。

  这里有个问题我就想不明白了:“彭刚,如果你是你爸爸,突然有外人闯入你的领地,你会怎么办?”

  “呵呵。”他苦笑:“老刘,你说的意思我明白。如果当时是我,第一反应肯定会去喊‘是谁?’。”

  “对,我也会喊,这是人的必然反应。可是你爸爸却极快地关掉灯源,保持安静,隐藏在黑暗中。我怎么听怎么不对劲,不应该是这种反应。”

  “这个问题其实也好解释。”他说道:“我觉得他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我碰倒了罐子发出声音,我爸爸无法确定声源是怎么来的。假如说真有外人来到地下室,他也无法判断是不是冲着他。他如果喊‘是谁’,那就完全暴露了自己。”

  “反正你爸反应挺怪。”我说:“就算你分析的有道理。他能在突遭变故,下意识第一反应便如此冷静,我觉得很不正常。”

  彭刚挠挠眉心,神色十分抑郁:“老刘,你知道灯灭的瞬间我感觉到了什么吗?”

  “什么?”

  “我感觉到黑暗中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我爸爸!父子之间是有血缘关系的,我毕竟和爸爸生活了二十年,那种感觉我很熟悉。而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到在黑暗中那是个陌生人。一个占据我父亲躯壳的……怪物。”

  我咽了下口水,听得汗毛根根竖立。

  “你的意思是,从阴间回来的不是你爸爸的魂魄,而是其他什么……孤魂野鬼?”我牙齿打颤。

  “我是这么想的。而当时李先生却给了另外一个解释。”

  “哦?他怎么说的。”

  “他说那个人还是我爸爸,只不过人有三魂七魄,复活之后我爸爸并没有把魂魄都召回来,少魂缺魄,所以才变成现在这个怪样子。”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我的认知和想象。唯有苦笑。

  “李先生说,要彻底解决这件事也很简单。”彭刚道。

  “怎么解决?”

  “那就是去一次阴间,查个究竟。”

  听到这,我差点让烟头烫了嘴,这帮人都是疯子吧?这么疯狂的想法都能想出来。去阴间,那不就是死吗?

  “当时他说出这句话,我沉吟良久。如果我爸爸真的在阴间里丢失魂魄,作为儿子,我是有责任把它找回来的。说实话,我很害怕很害怕,但还是做了赴死的决心。我对李先生说,我想去阴间。他却摆摆手,说,不用你去,我去。”

  我听得手脚冰凉,几乎屏住了呼吸。

  彭刚看着远处的街灯,眼神很飘渺:“也就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个真正的男人,一个绝对值得信任的人。”

  我一拍桌子,大骂一声:“胡扯淡。且不说有没有阴间,真的有那种鬼地方,岂是你们想去就能去的!”

  彭刚看着我:“你忘了一个最为关键的人。”

  “谁?”

  “马丹龙。那个为我爸爸招魂的人。”

  我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不禁说道:“他能帮你们吗?胡扯淡!你爸爸这么一副鬼样子,我估计就是他捣的鬼!邪门歪道,倒退到建国时候这种神棍都能枪毙!”

  “你是说我爸爸这样是他有意为之?”

  “嘿。你以为呢?我估摸那小子给不少人招过魂,他把这些死而复生的人组织组织成立个协会啥的,用别人的魂魄作为挟持,他当会长,整个死鬼联盟亡灵大军,搞一些敛财破坏行为,这都不是没有可能。”

  彭刚痴痴看着我,忽然笑了:“老刘,你应该去写玄幻YY小说,这想象力比我和李先生都要强大多了。”

  我冷哼一声:“你还是个孩子,根本不知道这个社会多么复杂险恶。”

  彭刚淡淡道:“你说什么都晚了,李先生已经去找马丹龙了。”

  我看着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你老实告诉你,那天马丹龙招魂,你在现场。那些招魂的细节是不是对你爸撒谎了?”

  “你觉得我对这样一个不人不鬼的人还能说实话吗?”

  听到彭刚这么说他爸爸,我特不爱听,皱眉道:“你别那么说,不管怎么样那毕竟是你爸。”我便把采访彭大哥时,他对自己儿子毫不掩饰夸赞之词都说了。

  彭刚非常难受,眼圈红了:“老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怎么这样诡异可怕的事能摊到我们家?我妈现在一天天煎熬,生不如死,头发都白了。我太难受了。幸亏有李先生……”

  听到这话,我眉头一挑:“李大民怎么说的?”

  “李先生说,不要担心,他会去调查个明白。说这样的事不是我这样的学生能参与的,里面的水很深。还说如果调查明白,就会回来告诉我。可自从那天后,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我估摸他去找马丹龙了。”

  我的心往下沉,李大民这小子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干。

  我叹口气:“在地下室撞见你爸后呢,你顺利脱险了?”

  “是的。”

  “他没怀疑你?”

  “应该没有。”彭刚长舒一口气:“他在家从来没提起这件事,也没单独找过我。那个秘书小丫头很机灵,估计不会自找麻烦和他说什么。”

  “那就好。”

  “老刘,你会去找李先生吗?”

  我有些焦躁:“这就不用你管了。你还是说说马丹龙吧,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隐瞒了什么细节?”

  “马丹龙是个长相非常普通的人,胖乎乎的一张脸,看上去很憨厚。他这样的人混进人堆就找不着了,给人留不下什么很深的印象。”

  “大概多大年纪?”我问。

  “二十八到四十五岁都有可能,无法确定,根本无从判断。”彭刚说。

  “穿戴上呢?”

  “非常非常普通,黑夹克牛仔裤,一看就是地摊货。”

  “不对啊。”我挠挠头:“按说这么大本事的人,那肯定是大官土豪的座上宾,现在有钱有权的人都信这个。他会这么穷?这么普通?我想起来了,他曾经还要过你们家公司一半的股份,这么做肯定不是第一次了,他能没有钱?”

  “李先生对这个问题做过猜测。”彭刚道:“他说,人家都看穿生死了,自然就不会在乎世俗之物。”

  我点点头:“这倒也是。那你说说那次招魂吧。”

  彭刚跟我说,对爸爸讲的招魂过程和真实情况也差不多,但是有几处细节没说。

  首先在法器上,马丹龙作法招魂,不单单用香炉和长香,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是一尊黑色的佛像。

  这尊佛大概成人手掌长短,周身漆黑,双膝盘起坐在莲花宝座上,看起来肥肥胖胖,似乎没有双臂,面目不清。当时这尊佛一直在马丹龙手里摆弄,彭刚也是扫了几眼,没有细看,但给他的感觉是,这尊佛像透着一股非常诡异的邪恶,看上去不像是寺庙里佛教的尊者,那架势倒有点像东南亚风格。

  彭刚说,高中毕业放假那阵,他参加了个旅游团到新马泰去玩。在泰国边境的村落里看到过一个非常简陋的神龛,神龛上供奉的佛像就有些像马丹龙拿出来的。虽然不太一致,不过风格很近似。

  马丹龙招魂的时候,把这尊黑色的佛像放在香炉后面,点燃长香,青烟渺渺,在浓烟迷雾中,它形容生动,似乎活过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