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二章 自杀

第二章 自杀

  这句话没头没尾,我怔住了,实在想不出罗小米怎么会说出这句话。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她高烧说胡话,得了失心疯。

  罗小米紧紧抓住我,脸上五官都扭曲了,头上浸满冷汗。光线极暗,气氛非常压抑,我真是有点害怕了。她的力气特别大,左右扭动,根本不像个小姑娘,完全歇斯底里。我紧紧搂住她:“小米,我是你哥,你怎么了?”

  小米劈面给我一掌,半边脸立马肿了,打得我眼泪流出来。令我最害怕的,还是她的笑。罗小米一边挣扎一边怪笑,笑得邪气十足,令人毛骨悚然。

  她真的不是我妹妹了,我浑身颤抖,磕磕巴巴说不出话。

  大刘过来帮我制服她,他苦笑:“罗哥,你现在见识到了吧。”

  “她这是怎么了?”我折腾一头汗。

  大刘非常严肃:“她肯定是中邪了。”

  罗小米慢慢从笑过度到嚎叫,声音十分尖锐,在高音区不歇气长啸,在场的人无不胆寒,面面相觑。我活这么大从来没听谁这么笑过,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恶毒。

  把罗小米又送回里屋,我疲惫地说:“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小米发病是在两天前。我们怀疑和楼下的事情有关。”佟雅慢慢说道。

  “楼下怎么了?”我想起四楼那扇被警戒线封锁的门。

  佟雅怔了怔,颤抖着说:“就在这家楼下,前两天有个人自杀了。”

  “怎么死的?”我问。

  “上吊死的,吊死在自家的门框上。”佟雅又补了一句:“是个瞎子。”

  我头皮一下炸了,没来由的,心里一阵阵发堵。

  “他死他的,和小米有什么关系?”我勉强镇定心神。

  据佟雅说,楼下那瞎子死得有点蹊跷,一人独居,无儿无女,好不央的突然就上吊自杀了。关于他的死有些争议,有他杀的可能,因为他家常年不锁,方便邻居照顾,谁来都能进。反正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又是个半大老头盲人一个,小偷都懒得去。

  他自杀那天晚上,警察收尸,法医勘查现场,正赶上佟雅和罗小米回家。佟雅就拉着罗小米看热闹。当时满楼轰动,只要在家的全跑出来看这死人的西洋景,两个女生也挤不进去,闷了一头汗不说,什么也没看着。

  佟雅说,当时在案发现场,她就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拉着罗小米要走,罗小米也没有看下去的欲望,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那种案发现场的阴沉气氛,就让人很不舒服。

  就在两个女生回到家的当天夜里,罗小米就懵懵懂懂,神志不清。当时以为是感冒,没当回事,到了第二天,小米开始发疯了。

  她拿头撞墙,佟雅一个女孩根本弄不住,打电话叫来男朋友大刘。大刘又找了同学,两个小伙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罗小米制服,用绳子绑好。罗小米满嘴胡言乱语,最为惊悚的就是,说话的腔调和口音全变了,眼神极为恶毒,用方言脏话不停地咒骂。

  我怔怔出神,似乎触摸到了一个巨大的无法琢磨的事态边缘。这事或许真的和中邪什么的有关,不过这个领域我也不太认识什么人。我想起大学一个寝室的同学,他外号叫铜锁,家里有的是钱,人脉也挺广,或许他能认识。

  我给他打了电话,能听出来电话那头风挺大,铜锁说话也是高一声低一声,听了半天我才明白,敢情人家现在正坐着游艇出江钓鱼呢。我这人挺自卑的,见是这种情形,便想挂了电话。铜锁到挺热情,耐心询问我事情的原委,他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给你推荐个人,你找他,甭管多邪的事到他手里保准药到病除。这人和我关系倍儿铁,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有一搭没一搭跟他寒暄了几句,记下电话。铜锁说出这个电话主人的名字。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愣了。

  他叫解铃。

  看到这个名字,我有些恍惚,因为我也认识一个叫解铃的朋友。

  我认识的解铃是中学同学,没读完他就不念了,也不知是辍学还是转学。初中到现在十几年,有什么样的同学忘得也差不多,之所以还能记得这个人,是因为他特殊好玩的名字。

  解本身就是个很冷门的姓氏,再加上解铃的名字,显得特古怪。

  说起来,我去年还见过他一次。那天我做完业务从客户单位出来,正准备坐公交回家,就听到有人叫我。定睛一看,是个高中学生模样的光头,这人面目依稀熟悉,而神态和气度则有异于常人,说不清什么感觉,就好像站在悬崖边看远处苍茫连绵的群山,景色固然优美,只是咫尺天涯,有着鸿沟般的距离感。

  他倒是很热情,叫着我的名字,说多少年都没见了。我不好意思,问他是谁,他说我叫解铃,你忘了吗。我这才想起是同学,我们就站在车站,这通神侃,聊得颇为投机。我仔细打量他,解铃穿着泛旧的迷彩裤,踏着旅游鞋,上身也是很地摊的T恤,挎着一个军绿色的大包,那样子就像是走街串巷发传单的。

  我问他现在做什么,他神秘地笑笑,拍拍大包说:“我现在给人看事。”

  “看事?”我疑惑。

  听他解释,我才明白,看事在东北比较流行,简单来说,就是有道行的高人专门给人驱邪看鬼跳大神。我笑他:“原来你是个神棍。”

  解铃也不恼,哈哈大笑,他能看出来我对这样的东西嗤之以鼻,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没在说什么,我们就这么散了,电话都没留。

  我看着手机号码,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结论,铜锁介绍来的高人应该就是我这个中学同学。

  我现在是病急乱投医,感觉解铃这人应该挺靠谱,赶紧打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阵稀里呼噜的声音,很明显那头正在喝汤吃面。

  “喂?”

  我深吸口气:“是解铃吗?”

  “罗稻?”

  我靠,这人耳朵真灵,平白无故一个莫名电话,愣是能从一句话里听出是谁打来的。

  “是我。”我声音颤抖:“你能不能来一趟,我妹妹出事了。”

  “好。”没有过多的废话,只这一个字,让我当即就有找到靠山的感觉。

  我和佟雅还有大刘,我们联系好了人,现在只能干等着。厅里气氛压抑,谁也没说话,我心里憋闷异常,十分烦躁。

  等了一会儿,门敲响,大刘的朋友先来了。

  这是个小平头,进来就嚷嚷:“我说什么来着,那丫头就是中邪了。”

  大刘咳嗽一声,制止他说话,指着我说:“这个是罗小米的哥哥。”

  小平头有些尴尬,冲我点点头。我没心情计较这些,六神无主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妹妹中邪了?”

  小平头迟疑一下说:“你妹妹发病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一看就不对劲。”

  我连忙催促他说。

  “我是东北人,我妈就在我们那个县城看事。她立过堂出过马,帮不少人解决问题,现在不做了,不过小时候我总看她怎么看事。我记得当时她处理过一个人,症状和你妹妹一样。那人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娘们,可说话的腔调和神态,却和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嗲声嗲气,特别幼稚天真。真的,一看这人就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

  我听得出神:“然后呢?”

  “那老娘们的病可邪乎了,原来附她身的不是人,而是……蛇精。”

  我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平头一看就是东北人,性情耿直,看我不相信他的话,顿时急了:“真的大哥,这个娘们住在山里,她老头是看山林的。她进山掏了一窝蛇蛋,打死了幼蛇。蛇是有灵性的动物,她打死的是有道行的蛇精,死了后附在她身上。那小女孩的声音就是蛇精发出来的。”

  前面还像话,后面就扯淡了,再往下聊白素贞都要出来了。

  我哪有心情和他废话,闷闷坐回沙发上。小平头讪讪无趣,来到里屋门前,推开门往里看看:“大刘,要不我打电话让我妈来看看吧,这丫头送医院一点用没有,真的。医院只能挂点滴,要不就往精神分裂上治,延误病情不说,好人也废了。”

  我有些犹豫,妹妹的情况很不好,按理说应该送医院,可是大家都说她中邪,我一时举棋不定,不知怎么办好。

  这时,从敞开的大门外走进来一人,留着光头挎着包,长了笑模样,一身掩饰不住的风尘。

  我一看,正是解铃。

  解铃扫了厅里一圈,倒也没废话:“妹妹在哪?”

  我指了指里屋。解铃没有急着进去,提鼻子闻了闻,顿时面色阴沉,用手指着屋子里所有人:“全都出去。”

  大家面面相觑,大刘咳嗽了几声,走过来问:“这位仁兄,你是?”

  我赶紧道:“他是我的朋友,我请来的。”

  “哦,你为什么让我们出去?”大刘问。

  “你快死了你知道吗?”解铃突然来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