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十二章 精舍

第十二章 精舍

  “他上了你的身?”我惊疑地问。

  解铃疲倦地点点头:“本来是要把这条阴魂收入法扇的……”他展开扇面,依旧空空:“刚才出了这点岔子,瞎子的阴魂钻入我的体内。”

  “你会不会被他附身?”我说。

  解铃道:“不会,我的体质特殊,灵体上不了。不过他此时寄生在我的体内,吸我的血脉,我不能这么供养他,要想办法消散。”

  罗小米从我怀里挣扎出来,含着泪说:“这位哥哥,能不能不要在这么做,能不能保住刘东的一条命,不要把他消灭掉。”

  我惊诧万分:“小米,这个死瞎子害你到这种地步,你怎么还为他着想?”

  罗小米垂着头,没有说话。

  看她这副模样我真是着急,正急着催问,解铃拉住我,轻轻摇摇头。他站起来,对佟雅、大刘和二龙说:“你们先出去吧,小雅,把脸洗洗,成小花猫了。”

  佟雅含着泪看解铃,默默出去,时间不长,她走进来,脸上血点已经洗掉,她捧着脸盆,里面冒着热气,还浸着一条白色毛巾。大刘站在门口,低声说:“师父,小雅心里过意不去,她说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也不能做什么,就给你洗洗脸擦擦血吧。”

  解铃看看佟雅,也没矫情,点点头。

  佟雅把毛巾在水里浸湿,然后扭挤干净,很仔细地给解铃擦着脸。解铃闭着眼坦然接受,擦到他嘴角的血迹时,佟雅“哇”一声哭了,边哭边擦,眼泪不停地流。

  大刘拍拍她,柔柔地说:“你出去吧,我帮师父擦。”

  他拿起毛巾,解铃睁开眼咳嗽一声:“你就算了吧。把地上的水擦干净,你们全出去,我还有话和小米说。”

  大刘招呼二龙,他们两个把地擦干,退出去顺手把房门关上。

  现在屋子里没有外人,解铃温和地对罗小米说:“小米,把你的经历告诉我,好吗?我会帮助你的。”

  罗小米缩在我怀里,轻轻咬着下唇,好半天才道:“我喜欢刘东,我爱他。”

  解铃和我对视一眼,简直是匪夷所思!我实在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顿时恼怒起来:“他害你害得这么惨,你还喜欢他?小米,我马上送你到医院,你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罗小米看着我,抽泣了一下:“刘东没有害我,都是我自愿的。”

  解铃让我不要发火,他用带有磁性的声音温和地询问罗小米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半天,罗小米才喃喃说起缘故。

  罗小米讲的这段经历非常离奇,如果不是我一路跟下来,有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见闻,那肯定不会相信她的话,古怪到了极点。

  罗小米凑热闹到自杀现场转悠一圈,什么没看见,可是到了夜里,她做了一个噩梦。

  她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是一片树林子,深处有一个开放式的村庄。说是村庄,但更像一个微型基地,各种平房建筑,还有塔楼和凉亭,罗小米甚至看到有个简陋的篮球场。此时正值黄昏,夕阳西下,所有的景物都有种懵懵懂懂的昏暗,那种景色,罗小米说她一辈子也不会忘的。

  也怪了,这地方的建筑这么新,可是偏偏没有人,特别荒凉,周围一片死寂。她那时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随走随停,到处看着。

  转过弯,前面出现一个场院,收拾得平平整整,场院中间有一处极为精美的建筑。建筑占地面积很大,四面开放,没有门,那模样就像个大亭子,梁柱都是镂空雕刻的图案,五彩销金上钳,看上去既脱尘又尊贵。在这个建筑中间,席地而坐一群人,一个个全穿着灰色的长袍,看起来怪模怪样。

  在这群人中间,罗小米看到有一个穿着一身红色的小女孩,这女孩也就十四五岁吧,相貌清秀,扎着两根马尾辫,盘膝坐在一个形似莲花的坐垫上。本来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可是罗小米说,她看到这个场景偏偏不敢过去,说不清为什么,就是害怕。

  更为古怪的是,那小女孩坐在人群中间,居然在讲法。她说的什么,罗小米离得太远,也听不清。她躲在这怪建筑的外面,偷偷往里看。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色愈加晦暗,有灰袍人点亮梁柱上的红色灯笼,风起处,一片迷蒙。罗小米说,那种情景就像梦一般不真实。

  她正看着,忽然手腕被抓住,刚要惊叫,就看到一个忠厚到有些卑微的中年人站在身后。

  那人沉声说:“不要看了,赶紧走。”

  罗小米反而不害怕了,侧着头问:“你是谁?”

  “我叫刘东,先离开这里,有事慢慢说。”他不由分说拉着罗小米离开那怪建筑。

  一直出去很远,找到偏僻地方才停下来。那刘东蹲在地上拿起烟袋锅抽烟,指着外面说:“赶紧走吧,离开这里。”

  罗小米不走了,好奇地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刘东吧嗒吧嗒抽了一会儿烟,抬起头叹口气:“妮儿,和你说实话吧,我不想害你。我一看见你,就想起了娜娜,你和她真是太像了,我下不去手,你还是赶紧走吧。”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不知什么意思,不管罗小米怎么问,刘东也不说个缘由。罗小米看着他,不知怎么心就动了。

  听到这里,我叹口气,我这妹妹别看清纯可爱的,从小就喜欢粘着岁数大的男人,说白了就是有大叔控。设身处地想想,她一个女孩子,来到梦一样的幻境世界,孤独无助的时候突然冒出个敦厚大叔,这杀伤力确实够大。

  女孩子们往往有一种宿命的潜意识,她们喜欢浪漫和感性,如果碰到非同寻常的机缘,马上就会认为是天赐的缘分。

  剩下的事罗小米就语焉不详了,也说不清是她委身刘东,还是刘东强迫于她,反正两人不知不觉就搞上了。罗小米说,这个刘东总是不自觉地喊她娜娜,这点让她非常不舒服。而且,说到这罗小米脸红了,刘东平时挺体贴,可是一亲热的时候下手就特狠,又掐又捏的。

  两人一直住在这个基地里,或是东,或是西,总而言之就是要避着那些穿灰袍的人。也不知过了多久,罗小米完全丧失了时间的概念。据她描述,那个地方,只有黄昏、傍晚、深夜这三个时间段,根本没有白天这个概念,光线稍微亮堂点的就是黄昏。

  那里始终阴阴沉沉,像是被浓雾笼罩,让人心情极为压抑。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像是突然从梦中醒来,就在我的怀里了。说那是梦吧,太过清晰和真实;说是真事吧,可又虚无缥缈,漂浮在意识里。

  解铃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叹口气,把这几天发生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罗小米听得目瞪口呆,把住我的衣服就不撒手了。

  解铃咳嗽一下,字斟句酌:“小米,现在没有外人,有的只是你哥哥,你说句实话,你在梦里和刘东有没有发生……那种深层次关系?”

  罗小米低下头,不敢看我们,她知道兹事体大,好半天才嘤嘤说道:“有。”

  解铃叹口气:“你体内已结鬼胎,我还要行法打胎。这件事之后你恐怕要静养很长时间了。”

  这下小米可是害怕了,她颤着声音说:“不会对我以后的生活有影响吧?”

  解铃摸摸她的头发,温和笑笑:“没事。”话音刚落,他捂住胸口,深吸了口气,好半天才缓和下来。

  他胸口上那个人面疮比之刚才更加红艳,像是浸了鲜血,整张人脸也愈发狰狞。

  “你怎么样了?”我急切问道。

  解铃慢慢系上衣扣,脸上浮出笑容:“没事,死不了,他在吸食我的血脉。”

  我怒斥罗小米,你看看,你解哥都变成什么样了,你还心疼那个倒霉瞎子吗?

  罗小米抿着嘴不说话,泪水涟涟。

  “你别说她了,小米,有几个问题我还要问你,你能记起多少就说多少。”解铃道。

  罗小米认真地点点头。

  “那个女孩讲法的奇怪建筑你能不能画出大概的样子?”解铃问。

  罗小米坐起来,从床头拿起一个笔记本和油笔,略想了想,开始在纸上画起来。我妹妹从小心灵手巧,没事就喜欢画个动漫人物啥的,虽然没经过专业培训,可也有模有样,渐渐描绘出来。

  随着笔锋的勾勒,我不禁皱起眉,这种样式的建筑很少见到,似乎不像中国风格。解铃捂着胸口,双唇艳红,表情有些痛苦,可看得却十分入神,他沉吟说:“这应该是一间精舍。”

  “精舍?”我奇怪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