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二十二章 烈性传染

第二十二章 烈性传染

  罗大米气得脸色铁青,马上又对村民笑道:“大家继续吃,没事,雷子这狗东西又喝多了,他这人就这样。”

  村里人议论纷纷,继续吃饭。

  陈皮猛拍桌子,对着我骂:“罗稻,刚才你怎么不揍雷子?我都看不下去了。这是你家老爷子的白事啊,他跑来胡闹还说那样的话,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气,你可真行,坐着稳稳当当,跟娘娘似的。”

  我全身没力气,萎靡不振,雷子刚才闹我也挺恼怒的,可怎么也鼓足不了勇气去打他。陈皮说我什么,我都认了。

  这时,大嫂慌慌张张从屋子里跑出来,到我身边低声道:“快进去,大哥找你。”

  我趁机离开骂骂咧咧的陈皮,来到里面,正堂上我大哥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看到我来了,说:“你马上到你二哥家,他出事了。”

  我这才注意到,二嫂正哭哭啼啼坐在旁边,我问:“怎么了?”

  大哥不耐烦:“过去一趟看看不就知道了?在这瞎问什么!看明白了,回来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对策。”

  “大哥,你不去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这一堆客人怎么可能过去?别墨迹了,和你二嫂一起过去看看。”大哥挥手。

  我和二嫂急匆匆往外走,解铃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怎么了?”

  我说二哥可能出事了,得过去看看,解铃表示要一起过去。

  二嫂又叫上了罗小米,我们一行人从家里出来,一直往村西头去。过了两条村道,有一个庄户院就是我二哥家。这庄户院虽然比不上大哥家的气派,可也是一重大院,三间大瓦房,在农村算是非常不错的人家了。院里空空荡荡,并没有山货什么的,甚至连狗窝驴棚都没有,显得有些荒凉。我二哥染上赌博后,本来还可以的家一点点败落,直到现在毫无烟火气。

  来到侧屋,一推门还没进去,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又腥又臭,浓郁不散,闻到这股味你猜我想到了什么,我忽然联想起了麻风病。虽然我没接触过麻风病,也不了解这种病,可是一闻到这股味,情不自禁就往那上面想。

  我们进了房门,罗小米立即捂上鼻子,皱眉说:“什么味啊?”

  二嫂擦着眼泪指指床上。靠着窗户的床上躺着一个人,现在天还挺热,他却盖着厚厚实实的大被子,只露出一个面黄肌瘦的小脑袋,我仔细看了看,甚至不敢确定这是二哥。他那张脸上长满了红斑,红斑不大,看起来就像用毛笔轻轻一点,形状有些古怪,像是绽开的花,又像是在宣纸上洇染的红水滴。

  二哥闭着眼,嘴唇哆嗦,一直喊冷。二嫂哭着说:“给他盖了多少被子,他都叫着冷。”

  我们进来闻到的那股味,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越靠近床,味道越浓烈,熏死个人。

  屋子里门窗紧闭,窗户上还拉着窗帘,没有开灯,虽说是白天,却阴阴沉沉十分压抑。看着床上的二哥,我忽然想起了重病时的母亲。

  解铃脸色变了,他做个手势让我们谁也不要靠近,他坐在床边,掀开被子一角,把二哥的手拿出来。那只手皮包骨头,瘦骨嶙峋,皮肤表面全是那种红斑点,看起来触目惊心,非常吓人。

  解铃摸着他的脉搏,闭目沉吟,我们谁也没敢靠过去,提心吊胆看着。半晌,大嫂轻轻地问:“解兄弟,二米有没有事?用不用送医院?”

  解铃睁开眼,摆摆手:“你们不要靠近,这个病很可能传染。”

  “啊?”我们面面相觑,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

  解铃站起来,做个手势,示意出去说。我们几个人来到外面,关了房门,我二嫂擦擦眼泪:“大兄弟,我男人怎么样了?”

  解铃看看她,忽然道:“二嫂,我给你摸摸脉,可以吗?”

  二嫂莫名其妙,我在旁边说:“让解铃看看吧,他家是祖传的老中医。”

  二嫂把手伸过去:“我明白了,大兄弟,你是不是怕二米的病传给我?”

  解铃屏息凝神给她搭了搭脉,长舒口气:“还好,你没事。二嫂,从今天起,你和孩子别在这个家住了。罗二米得的这个病属于烈性传染病,现在最好的方法是赶紧打电话给传染病医院来拉人。他碰触过的一切东西都要焚烧,这个屋子要撒消毒水……”

  大嫂在旁边忍不住说:“我二兄弟到底怎么了,让你说得这么吓人。”

  解铃犹豫一下,缓缓说道:“他得的,很可能是,梅毒。”

  这句话就像是油锅沸腾,在场所有人都惊叫起来,就连罗小米都明白这是什么病。我更是难以置信:“你不会看错了吧?”

  “一点没错。”解铃说:“绝对是脏病。不过奇怪的是,罗二米得的这种梅毒类型很奇怪,发病速度和传染能力比普通类型要厉害很多,而且……”他顿了顿说:“他的脉搏里隐了一条阴脉。这个病得的有点怪。二嫂,他是怎么染上的?”

  二嫂叹口气说,今天早上送完葬她来家拿东西,正在收拾,忽然听到外面有踉踉跄跄的脚步声。罗二米跌跌撞撞走进来,当时二嫂背对着他,罗二米从后面一把搂住,就用下身蹭二嫂,嘴里碎碎叨叨地说,小红再来一炮。二嫂当时气恼至极,你不来参加爹的葬礼就够天打雷劈的了,现在居然在外面玩女人,回家调戏媳妇。她回身猛地一推,罗二米就像喝了酒,脚跟不稳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呦哎呦叫个不停。

  毕竟是自家男人,还是心疼的,过去拉他,就发现罗二米有些神志不清,一个劲喊冷。好不容易把他弄到床上躺好,罗二米忽然睁开眼,对二嫂说了句话:老婆,我要死了,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下辈子我给你当牛做马……

  说到这,二嫂呜呜哭:“你说我造了什么孽,本来看他是村里的老师,知书达理老实巴交,觉得和他过日子肯定好。谁知道他就不学好,天天赌天天玩,现在又成了这个鬼模样,我的命真苦。”

  我隔着窗看着屋里罗二米消瘦枯黄的脸颊,心里一阵绞痛。我记忆里的二哥,那时候风华正茂,虽然是个小老师,可天天出门都是白衬衫,收拾得板板正正,上课也是尽心尽责,带出不少学生。可后来大哥发财了,不知怎么两人就闹掰,他也染上了赌博,课不去上,成天喝酒打麻将,要不就是蹲在墙角抽烟,唉声叹气,整个人糟践得像个小老头。

  解铃疑惑:“他说的那个小红是谁?”

  “我哪知道?他外面肯定有女人,呜呜。”二嫂就是哭。

  解铃道:“打电话吧,再拖下去,人就不行了。”

  打电话叫完救护车,我呆着实在气闷,这几天一件事跟着一件事,压得心里难受。难道真要家破人亡?我忽然来了股火,这根子就在罗大米身上,今天不管怎样,非要问出个子丑寅卯不行。

  我拉着解铃,和罗小米一起回去,我要当场质问大哥。大嫂留下来陪着二嫂。

  回到大哥的小洋楼,宴席还没结束,正值高潮,有人喝得醉醺醺,非要拉着我拼酒。我好不容易挣脱他们,进了里屋。罗大米正在送客,他招待的朋友都是乡镇里的大人物,人家不能坐在这跟村民似的叭叭就是吃饭,主要是谈事,这个场合也不适合醉酒,聊了一会儿,这些人就先后坐车走了。罗大米让人收拾碗筷,看到我来了,便问罗二米什么状况。

  我把二哥的事说了一遍,悲愤地说:“大哥,你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为什么家里人一个接一个出事?”

  罗大米坐着抽烟:“我能有什么秘密?”

  “那你告诉我,你地下室里藏着什么?你又是怎么发财的?”我声音越来越大。

  罗大米吃惊地看着我,他把烟掐灭,一把拽住我的手,把我拉到里屋关上门,厉声道:“你还知道什么?”

  我几乎声泪俱下:“大哥,有人在搞我们家,你知道吗?爹走了,然后是罗二米,下一个是谁,你?我?还是小米?家就这么完了!你能不能说句实话,啊?!我求求你了!”

  罗大米忧郁地看着我,半晌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房门拍响,他过去打开门,是大嫂回来了。

  大嫂脸色都灰了,磕磕巴巴说:“二米……二米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