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我什么都没看到,不知危险在何处,不过,这一瞬间已经听出喊话的是解铃。他说话那就是圣旨,我往后狂奔了几步才收住脚,心跳得像蹦出腔子。这时大队人马已经走了过来,解铃拉住我,脸色铁青,指着坟茔说:“有蛇。”

  就在刚才我拨拉的那个土洞里,缓缓蜿蜒出一条青色的蛇,不过一尺来长,游走动作有些僵直,混在土堆树根里,不仔细看完全分辨不出来,还以为掉落的一根树棍。

  “这是山古老?”凌叔奇道。

  解铃点头:“老人家好见识,这种蛇也叫铁包银,另有名字叫山古老,是剧毒之物。山古老在大陆非常少见,大多是在东南亚那边,奇怪,怎么冷不丁会出现这样的东西?这种蛇都是东南亚降头师用来行邪法入降的,因为它生性喜凉喜阴,尤其喜欢尸毒,一般都盘踞在古墓里。”

  “不对啊,我母亲是火葬的,根本就没有尸体,哪来的尸毒?”罗大米惊恐地说。

  解铃揉着鬓角:“所以这事才邪性呢。这个洞是怎么回事?”

  大嫂咳嗽一声,轻轻说:“是不是婆婆的坟让人盗了?”

  解铃对凌叔说:“老人家请你帮个忙。”

  “但讲无妨。”凌叔皱眉说:“我这人最恨就是偷坟盗墓,简直损八辈德。要让我找出是谁干的这缺德事,老罗家的,不用你们动手,我就先把他打个半死。”

  我大哥反应有点怪,有些木然,不知在想什么。

  村里人其实最恨的就是踹寡妇门挖绝户坟,损阴德啊。赌牌喝酒玩女人这都不算什么,凡事有个底线,刨坟这就是一根高压线。真要把这人揪出来,别说我们家饶不过他,整个蟠桃村的老少爷们也能把他揍成植物人。

  解铃让我们都靠后,说这个洞恐怕有点问题,让凌叔来配合行动。

  他们两个人走到土洞口,解铃让凌叔寻来一把艾草,他用打火机点燃,草头冒出滚滚的烟。然后他小心翼翼把冒着浓烟的草头慢慢逼向洞口,我们在后面看得目不转睛,手心全是汗。

  我看明白他想做什么了,这个洞里很可能不止一条蛇,先拿烟熏出来再说。

  这种蛇剧毒,就连解铃都不敢大意,凌叔手里拿了一根木棍,弯腰看着,那架势是随时打蛇。艾草烧了一小截,没有蛇出来,从洞里却忽然传出一阵咳嗽声,里面明显藏个人。

  我顿时激了,几步跑过去:“我草他妈的,这小子挖完洞居然没跑?藏在里面找死!”

  解铃一把拉住我:“别慌,看看再说。”

  他又来回熏了几次,里面咳嗽时断时续,并没有蛇爬出来。他用脚把草踩灭,对我说:“罗稻,你和大哥一起帮我一下。”

  我听他说完,才明白解铃要干什么。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他要大头朝下钻进这个土洞里看看,让我和大哥把住他的脚,听他招呼,如果有危险马上拉他出来。

  我搓着手:“老解啊,你不用这么拼命,还是我下去吧,你这样我们家都不好意思。”

  解铃道:“我说过了,你们家的事现在就是我的事,既然我牵扯进来,就要一管到底。再说了,墓里状况不明,你没有经验,下去危险性很大,我心里有数。”

  我大哥拍着他的肩膀:“解兄弟,你的大恩大德我们老罗家记下了,放心吧,我们家不会亏待你。”

  解铃笑笑没说什么,招呼我们把住腿,然后他在自己嘴里塞了一根小手电,趴在地上,开始往洞里钻。我和大哥蹲在地上,扶着他的双脚,看他一点点挤进这个黑森森的土洞里。

  我问大哥,当年妈入葬时工程还挺大的吗,就这么个土包,怎么还出现盗洞了,里面到底有多大空间?

  罗大米阴沉着脸,说他也不清楚。

  时间不长,解铃整个人都钻进洞里,只留下两条腿在外面。我们扶着他的双脚,看着他慢慢往里爬,爬着爬着渐渐不动了,整个人就像僵死在里面。

  大嫂二嫂惊恐地看着,她们俩互相握着手,脸上没有血色。

  大哥深吸一口气,看我:“你朋友不会有事吧?”

  凌叔也道:“后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赶紧把他拉出来,别出事了。”

  我心乱如麻,解铃的双脚就耷拉在外面,一动也不动,那情况真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在我心里,解铃就是神就是天,我对他是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我摇摇头:“我相信他!再等等,没有他的指示,我们不要乱动。”

  又等了一会儿,也说不清过了多长时间,可能也就三两分钟,可感觉上像是度过漫长的一个世纪。不知不觉中,我后背都被冷汗浸透,山风一吹,浑身起鸡皮疙瘩。

  就在这时,忽然他双脚动了,我悬着的这颗心终于落下来。他的双脚往外挣,能看出他是想爬出来,我擦了下头上的汗,赶紧说往外拉。我和大哥拽着解铃的裤腿,拼命往外拉,说来真是奇了大怪,解铃也就一百四五十斤的重量,怎么这么沉?死沉死沉的。我和大哥使了牛劲,才把他下身全拉出来。

  大嫂一把推开我:“三儿,你的力气也太小了,还是我来吧。”

  大嫂经常干农活,别看是女人,身大力不亏。他们两口子连拉带拽,总算把解铃拖出来,解铃全身都是土。怪异的是,他的双手还一直留在洞里,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

  “快过来帮忙!”他快速眨着眼,挤掉眼皮上的泥,对我们大喊。

  我和大哥蹲在洞口,也伸手进去,凭感觉解铃拽住的似乎是个人。我们抓住那人的衣服,狠命往外拉。几个人一起使劲,终于把洞里那东西拽上来,果然是个人。

  那人穿着一件小背心,骨瘦如柴,全身都是脏泥,乍一看像一具死尸。

  大哥大吼:“妈的,这是谁的尸首,怎么塞进我妈的坟里了?”

  解铃气喘吁吁:“这是罗二米。”

  我一听都懵了,碟仙还真他妈准,我二哥漫山遍野疯跑,居然真的钻到母亲的坟墓里了。

  罗二米此时光着下身,奄奄一息,那模样真像刚从棺木里刨出的死人。二嫂哇一下就哭了,非要过来看,解铃脸色铁青,一指他的下身:“你们看!”

  罗二米露着屁股,全身泥巴,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他的鸡鸡不知怎么变得特别长,大概能有一尺,那一头还留在土洞里没有出来,整个鸡鸡啷当在两腿之间。刚开始还以为眼花了是草根什么的,看仔细才看出来,确实是他的那话儿。我靠,这么长都快赶上鸡鸡王了,非洲人也没这么大的家伙。

  二嫂吓傻了,抓着解铃:“大兄弟,这咋回事?”

  解铃擦擦脸:“继续往外拉,里面还有东西。”

  我们拽着罗二米的小背心,使劲往后拖,他的鸡鸡越抻越长,在洞里的那一头,居然又拉出一样东西。此物一出来,满场皆惊。我呆呆地看着,如坠冰窟,全身都是凉意。

  鸡鸡那一头不知怎么缠在一个木头玩偶的身上。这木头玩偶大概半米长,穿着一件鲜红的衣服,头上戴着一顶红帽子,全身都是泥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个小丑。最为古怪的是,这个玩偶涂着红嘴唇,抹着红脸蛋,就连眉心也点着一个红点。两只黑溜溜的眼睛不知用什么做的,看上去特别有灵气,虽然是个木头玩意,可感觉那双眼正在乌溜溜看着我们,特别邪性。

  除了解铃,就连凌叔都吓住了,谁也没想到从墓里居然会拖出这么个东西。此时此景,诡谲非常,完全出乎我们的想象。

  解铃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军刀,蹲下来,用刀慢慢割着罗二米的鸡鸡。众人都傻了,看着他在那行动。不多时,割断了,真是奇了怪哉,一分成两截,那鸡鸡就像伸缩皮筋一样,迅速缩成一团。解铃把住断处,猛地往下一扯,罗二米那么长的鸡鸡居然整个从他身上扯了下来。

  二嫂一阵轻呼,眼白一翻,人当即就晕了。

  大嫂扶住她,眼睛还是盯着眼前的奇景,一眨不眨。

  解铃把那半截鸡鸡抻在手里,在阳光下照照,我这才看清,我靠,这哪是鸡鸡,原来是一条脏兮兮全是泥土的蛇。看模样正是刚才的山古老。

  解铃把那条断蛇扔在一边,问我们:“看明白了吧?”

  罗大米心惊肉跳:“刚才那条蛇咬着二米的……”

  解铃点点头。我顿时明白过来,我靠,真邪,原来刚才那么长的不是鸡鸡而是蛇,这条蛇尾巴缠在木偶上,而蛇头张着嘴咬住了罗二米的下身,乍看上去,就像那么长的一条鸡鸡。

  “这是怎么回事?”我目瞪口呆。

  解铃指着那木偶说:“问题就在它身上,那条蛇,其实是木偶的生殖器。它借助蛇来和罗二米交配。”

  二嫂颤抖着说:“二米重病的时候喊着小红,就是……”

  “对,就是这个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