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二十六章 借尸

第二十六章 借尸

  “那二米身上染的脏病……”二嫂轻轻问。

  解铃道:“我也没搞清楚,想来也是这个鬼东西传的。”

  眼前这种场面实在诡异,凌叔经验老道,提出建议还是先回村里再说。

  罗二米躺在地上,身有剧毒,谁也不敢碰他。解铃在车子后座找到一条毯子,把罗二米整个卷在里面,抱着他放到车后箱,顺便把那个恐怖的木偶娃娃也扔进车箱里。

  “我妈的坟?”我指着坟茔询问解铃。

  解铃看看我们,叹口气:“里面空的,整个掏空了,没有看到你们母亲的骨灰盒,已经被人动过手脚。”

  罗大米脸色铁青:“到底是谁干的?我草他妈的。”

  “大哥,我怀疑一个人。”我说。

  罗大米看我。

  “雷子。”我道:“你忘了今天在宴席上他大放厥词?要让咱们家死干净。我觉得最有可能动手的就是他。”

  罗大米没说话,想了想才说:“先把老二拉回去,从长计议。”

  回到村里,我们直接回到大哥的小洋楼,一楼有很多空闲的房子,随便收拾出一间,让罗二米先躺下。罗二米躺在床上,谁也不能靠近,他身上几乎溃烂,每一处红色斑点都鼓出一个脓包,正在破裂流脓流血。随着身体的糜烂,还散发出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就是那种能让人联想到麻风病的味儿。

  解铃道:“这人不行了,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解兄弟,你不能救二米吗?”二嫂哭哭啼啼地说。

  解铃叹口气:“毒气攻心,毒侵骨髓,我确实没办法,让西医看看吧,扎点抗生素什么的,或许能维持一段。”

  这次救护车很快就到了,非常顺利地把罗二米接上了车。解铃千叮咛万嘱咐,这是烈性传染病,连大夫都捂鼻子,罗大米给二嫂塞了张银行卡,让她随车去医院,怎么治疗听院方安排,别考虑花钱的事。就算罗二米救不活,也不能让他临死前遭受更大的痛苦。

  这摊事总算安排完了,天色也黑了,院子里一片狼藉,谁也没心收拾。关上门,我们全家人都到了厅堂,罗小米听了今天的事,特别害怕,紧紧挨着我坐着。

  屋子里虽然亮着灯,可气氛极为压抑,恐怖的木偶娃娃就扔在大厅中间,两只乌溜溜的眼睛,嘴唇裂开似笑非笑,带着一股沉闷的阴森之气。

  “大哥,你到底有什么秘密,赶紧说了吧。”我简直就是在央求他。“先是小米,再是咱爸,然后是二米,一个接一个,好好的家就这么败了吗?”我几乎声泪涕下。

  我浑身颤抖,心中的雾霾驱散不开,看到罗二米和罗小米的惨象不得不想到自己,这种阴毒的手段简直无痕无迹,把人折磨得够呛,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幕后始作俑者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用这么毒的手段?

  罗大米仿佛一夜白了头,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烟灰缸里全都是烟头。

  “当家的,到这个时候了,你平时的劲头哪去了,赶紧拿个主意。”大嫂催促。

  罗大米长叹一声,把烟掐灭,缓缓说道:“这样吧,现在我就去找雷子,有些事我也怀疑是他做的。”

  解铃拉住我说:“大哥,我们和你一起去。”

  我们三人来到雷子家,天色擦黑,院子大门上着锁。罗大米“哐哐”砸门,就听狗窝里护院狗狂吠,汪汪叫着。他疑惑地说:“这里的狗都识人,熟门熟路的怎么会叫的这么厉害?我哪次来,那条狗都老老实实的,今天是怎么了?”

  我说:“可能是解铃来了吧,他是外人,狗当然不认识他。”

  罗大米不置可否。

  按说这边叫门,那边狗吠,里面人应该很容易就听到,可偏偏很长时间没人出来开门。罗大米有些焦躁,骂骂咧咧说:“是不是雷子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来开门。”他随即高喊:“雷子,赶紧开门,我是你罗哥。咱俩有什么恩怨面对面谈,别猫在屋里装死狗。”

  里面屋子的灯一直亮着,很显然雷子是在家的,可还是没人出来。

  解铃揪揪鼻子,神色有些凝重:“有点不对劲。”

  罗大米骂道:“马来隔壁的,是不是煤气中毒死家里了。”

  这话就有点恶毒了,我赶紧咳嗽一声,示意他不要说这样的话。

  就在我们没主意的时候,看到正屋门一开,雷子匆匆走出来。这人真怪,大晚上的,居然穿着一身黑色雨衣,就算是才从外面回来,可现在天空无雨,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穿这么一身。雷子来到院门口,脸色有点冷:“你们来干什么?”

  罗大米道:“有些事想和你说,你先把门打开,咱们一边门里一边门外的,我不舒服。”

  雷子神色焦躁:“有什么事明天再说,黑灯瞎火的我要睡觉了。”

  罗大米声音拔高:“雷子,你能不能先把门打开?咱们罗家雷家是世代邻居,远亲还不如近邻呢,就算咱俩有什么恩怨,毕竟是老邻居,说话能不能别用铁门隔着。”

  雷子双眼冒火,像是有点歇斯底里:“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别缠着我!”

  罗大米还来了犟劲:“你不把门打开,我就在外面喊,看咱俩谁不要脸。”

  “好,好,我他妈怕你了。不过我不能招待你,有什么话赶紧说。”他把院门的门锁打开。

  罗大米看到铁门开了,直接一推,大步流星往里屋走。雷子一把拉住他,声音都变了:“你干什么?姓罗的,我他妈一直忍着你,你别骑脖颈拉屎。”

  解铃拉住我,低声说:“这个雷子不对劲,身上有股鬼气。”

  我一听就毛了,越看雷子越害怕。他晚上穿雨衣也就罢了,而且神情闪烁,焦躁不安,就像一枚嘶嘶引燃的定时炸弹。

  罗大米还在和他纠缠,我走过去说:“大哥,算了吧,明天早上再说吧。”

  “你们干嘛呢?”这时,从屋里出来个女人,我看了看,正是雷子的老婆。我和这娘们没什么交集,偶尔也就见过一两次,不过她这个人很有特点,见之不忘。她的两条眉毛特别浓,像两只大毛毛虫趴在眼眶上,整个人看上去让人极不舒服。真不明白雷子怎么找了这么个娘们,每天睡觉一个被窝都怎么钻的。

  大晚上的,这娘们也吓人,穿了套红色运动衫,别看光线这么暗,可她往这一站却极为扎眼。这两口子,一个黑色雨衣,一个红色运动衫,皆是满脸鬼魅妖气,让人看了汗毛直竖。

  罗大米也有点害怕了,咳嗽几声,趁势下台阶:“好,好,有什么话明早再说。”

  我们急匆匆离开,身后雷子家铁门哐当上了锁。

  回到家,罗大米也没有别的话,步履蹒跚上楼睡觉了。

  解铃让大嫂和小米都去休息,偌大的客厅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他蹲在地上,看着木偶,招呼我过来。我走过去,蹲在旁边。这木偶有种说不出的邪劲,看得让人骨头缝冒凉气。木偶我见多了,可从来没见过这么邪性的,那模样特别像葬礼上的纸人。

  解铃把木偶翻过来,用折叠刀把后面的那一块割开,一捅开缝隙,马上从里面冒出股股黑水,泛着腐臭的气味。他让我到后院取来一条麻袋,平铺在木偶下面,他慢慢切割,在木偶身后划开一块火柴盒大小的面积。

  木偶身体里有很多黑黑的汁液,不知道是后天渗进去的,还是制造时有意灌进里面的。解铃又让我到厨房取来一双筷子,他操纵筷子,小心翼翼伸进黑水里拨拉,时间不长,从里面夹起一样东西。

  一拿出来我就愣了,这是一枚玉。很是精致,拇指指盖大小,上面似乎阴纹着什么图案,实在太小也看不清楚。解铃让我不要碰这枚玉,用筷子在木偶里又夹出一样东西。这是一张黄颜色的符咒,也就手掌长短,不知道经过什么特殊处理,泡在水里拿出来居然滴水不沾,水珠挂在上面犹如水银在玻璃上滚动。

  看到这张符咒,解铃整个脸色都变了,脸色变得煞白,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严肃的样子。

  我也害怕起来:“怎么了?”

  解铃深吸口气,指着符说:“你看到了什么?”

  符咒上写着红色的字,从上至下排列,看上去应该是朱砂写的。字形很古怪,有点像很古老的鸟篆。我挨个字很仔细地看下去,几乎一个都看不懂,看到最后只有一个字稍有些眼熟。这个字外面是个“尸”字,里面套着两个小字,看上去有点像“鬼”和“斗”。为什么不敢肯定呢,因为这两个字皆是连笔而成,笔划恣意拐弯,似像非像。

  我把想法说了,解铃点点头,指着木偶说:“这东西很可能是个借尸傀儡。”

  一说到傀儡,我马上想起请碟仙时占到的那个“傀”字。

  “借尸傀儡?”我疑惑地问。

  解铃说:“中国道法源远流长,发展了几千年,到最近这一百年才断了传承。各种奇门邪术,包罗万象,有些常人想都想不到。我判断,我们眼前的这个木偶邪法是出自傀儡术里的借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