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二十七章 灭门

第二十七章 灭门

  “借尸有五法,金木水火土。”解铃说。

  “啊,我知道了。“我猛然醒悟:“我们眼前这个木偶用的是其中的‘水’法?”

  解铃点点头:“不错。邪门、邪术、邪魔歪道!”他一连说了三个邪。“这是有邪派高人,用这种方法,借傀儡还阴魂,迷惑二米上钩。用他的精血供养魂魄,太损阴德。”

  他把那枚玉和符咒收好,让我用麻袋卷了木偶来到后院,浇上汽油,一把火烧了。晚上风很大,吹得火焰狂卷,火苗子噼啪作响。烧的时候,解铃给我讲了一些借尸的故事。

  就他所知,关于借尸最近一个案例,还是发生在建国初期,大约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那时候大陆还有不少特务黑道门什么的在私下里活动,破坏国家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上海有个大百货商店,正到了年节,大家那时候虽然都穷,但都挤出钱来购置过年物品,人来人往相当热闹。

  商店里安置长椅,供人休息用。就在这条长椅上,不知何时坐着一个小媳妇,从穿戴看像是农村来的,往那一坐,动都不动。那时候人们警惕性都特高,脑子里始终挂着斗争的弦,看到这种情景,就有人上去询问,可怎么问,那女人就是不开口,裹着花围巾,垂头看着地,目光呆滞。

  再有人一碰,她一下倒在地上,重重一摔,像个麻袋包,显然不是活人了。当时围的人山人海,来了公安和救护车,把人拉走,老百姓议论纷纷,说什么都有。

  拉到医院一检查,好家伙,居然死人一个,法医鉴定,死亡日期超过三天。最为可怖的是,女人肚子里五脏六腑已经掏空,里面居然藏着炸弹!这还了得,一旦爆炸,那么大的商店那么多的人,造成的后果和影响简直无法估量。这件事据说惊动了北京,被列为建国后的要案,特别设立工作组,当地警方配合,一定要破获这个案子。

  警方和治安人员,在短短几个月里,排查走访了将近三万人!这在信息通讯落后,没有手机网络的时代,工程量之大简直无法想像。最后调查出,有目击者看到那个小媳妇是自己走进商场坐在那的,不是谁偷着运来的。其实细想想道理很简单,如果真的有人架着这么个大活人到商店,人多眼杂不可能不围观。这件事如果这么解释的话,偏偏有个难解的死结,那就是这具女尸的死亡时间超过三天,显然不可能自己走进商场。谁见过死人满街走的,电视剧还差不多,而那个年代拍电视的都没这个想象力。

  后来这个案子虽然没破,可捎带手挖出一些隐藏的特务,惩治了一批流氓,也算是聊胜于无。这件案子也被列为秘密档案进行封存。

  听到这,我疑惑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解铃笑:“这是我师父说给我的,你就别打听那么多了,我说的是真事。所谓借尸,形式有很多,常见的就是操控行尸。”

  “湘西赶尸算不算?”我问。

  “算啊。”他说:“湘西赶尸,别看有那么多相关的小说啊电视栏目啊,进行揭秘。其实它是奇门借尸的一种,属于土法。以土驭尸,尸体不能离开地面,遇到大江大河没办法,只能暂时去了符咒,用船一个个搬运过去。”

  “这种借尸的法子,我已经很久没听说过了,江湖上也几乎绝迹。本以为已失传,没想到今天有缘还能看到。”解铃说。

  “你觉得是雷子干的吗?”晚上风有点硬,我哈着冷气问。

  “雷子就是个普通的村民,身上毫无灵气慧根,如果这件事真有他的参与,他也只不过让人当了枪使,他也是个傀儡。”解铃看着大火焚烧的木偶缓缓道。

  听他这番话,我忽然觉得有点心寒,抚着肩膀想,一个人如果被某种力量所操纵,那么他也是个傀儡。傀儡这个词的定义很广泛,不单单指的是死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活生生的人。

  焚烧完毕,地上留了一堆黑糊糊的东西,解铃招呼我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第二天起来,天色很阴沉,似乎憋了一场雨,天空乌云如山,空气潮湿闷热。我们全家人集体给老爷子的遗像上了香,磕了头,然后开始吃早饭。气氛沉闷,谁也没说话,正吃着,忽然就听到外面有乱糟糟的叫嚷声,像是出了什么事。

  罗大米放下碗抹抹嘴:“老三,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急忙跑出院子,就看到村道上全是人,很多人明显是刚从家里着急忙慌出来,披着衣服趿拉着鞋,互相小声讨论着,往前跑。我看到陈皮一把拉住他,问怎么回事。陈皮道:“你们家可真行,坐的这个稳当,邻居出那么大事不知道?”

  “到底怎么了?”我问。

  “雷子一家据说都死了,被人灭门了。”陈皮说。

  “什么玩意?!”我眨眨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具体我也不知道,一会儿公安局好来人了,不说了我先去了。”他急匆匆跑远。

  我赶紧回去把事情说了,大家面面相觑,饭也不吃了,所有人都跑出院子,往雷子他家去。

  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到雷子家的时候,就看到院子三层外三层全是人,门口停着几辆警车,有几个警察把人群隔开,维持秩序。我们在后面拼命往前挤,好不容易挤到比较靠前的位置,实在挤不过去。我从人缝往外看,勉强能看个大概。院子里只有警察,有穿警服的也有便衣,凑在一起抽着烟不知说着什么,还有一些警察在屋里忙里忙外,拍照勘查现场什么的。

  时间不长,就听一阵搔动,有人喊“出来了”。只见从屋里,真的抬出一具尸体,蒙着白被单,什么也看不到。也不知是不是天时感应,天空乌云更加密布,阴风骤起,好好的白日青天变得灰蒙阴暗,空气潮湿得能拧出水来。大家本来穿的就少,也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全都打起哆嗦来。

  紧接着里面又抬出一具尸体,又是一具……众人像走进了千里冰川,个个哆嗦发寒,互相挤在一起。

  这种场景实在是让人窒息,我虽然不喜欢雷子,觉得他讨厌,可也没想到会死,心里像是堵了块石头,上不去下不来。

  “雷子家几口人?”解铃挤在我旁边问。

  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不经常回村住,谁家什么情况根本不了解。旁边有个三大爷插嘴说:“小伙,你是外村的吧?”

  解铃含糊答应一声。

  三大爷道:“雷子家五口人,老爹老娘他和媳妇,还有个小萝卜头。刚才我数了,抬出去四个,还有一个……”

  话音未落,从里面又抬出一具,看这具尸体的身形极像雷子,应该就是他吧。两个警察抬着走在院子,突然毫无征兆的,天空一声霹雷。满院人皆惊,三大爷脸上都没人色了,两条腿发软。那两个警察倒还镇定,继续抬着尸体走,这时我就看到雷子的一只手忽然从担架上落下来,直接拖到地上,软绵绵的,看上去触目惊心。

  尸体都运上了车,警察锁上屋门,把看热闹的村民轰出院子,然后用铁链把院门锁上,贴上封条,警车拉着警笛呜啦呜啦开走了。

  我们回到家,我浑身像是压了千斤重担,呼吸不畅,坐卧不安。家里的气氛更加阴沉,外面轰隆隆雷声不断,要下雨了。厅堂里没有点灯,我坐在沙发上闷头抽烟。罗小米坐在旁边,紧紧挨着我,看得出她非常害怕。

  我扫了一圈,大哥和解铃没有回来,便问他们哪去了。大嫂说,大哥和解兄弟去派出所了,大哥跟所里老李很熟,去打听打听内幕。

  我们没有说话,谁也不敢自己回屋,大家就坐在厅堂里,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中途,二嫂来了个电话,说二哥送到医院进行救治后,情况算是勉强稳定下来,已经推进ICU观察。

  等了一个多小时,外面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雨雾中,两个人跑进来,正是大哥和解铃。

  大嫂拿来毛巾,两人擦擦脸,大哥让解铃讲述得到的信息。雷子家这个案子属于灭门惨案,全家老小无一幸免,经过警方勘查,初步排除了外人作案的可能。厨房昨天剩下的饭菜里,发现了安眠药的迹象,最为关键的是门窗紧闭,门锁也没遭到破坏。

  听派出所老李讲,最诡异最恐怖的是这一家人的死法。

  雷子的老爹老娘和孩子是死在卫生间里,头上都套着黑色的大垃圾袋,手脚以及脖子都被铁丝捆住,没穿上衣,胸前居然有一个红色颜料画的图案,具体图案什么样,老李没说。而雷子和他老婆是上吊自杀的,女人死的时候还穿着一件红色的运动衫。

  听到这里,我正捧着一碗茶。失叫一声,没有捧住,热茶一下打落在地。所有人都看过来,我赶忙用拖布收拾。

  因为这个女人的死法,让我想起一件事。

  大哥继续说,具体的细节老李没讲太多,这个案件太大,还要适当封锁消息。老李最后说,他怀疑这件案子很可能和邪……有关。

  因为死法太奇怪太诡异了,不像正常人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