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二十八章 法坛

第二十八章 法坛

  解铃对罗大米说:“大哥,我是个外人,这话本不该我说,但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严峻,噩运马上就要逼向罗家。你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真实情况说出来。”

  罗大米沉吟半晌说:“解兄弟,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是这个事你真的帮不了忙。”

  刚才讲到雷子媳妇上吊穿红衣服,我就想起刚得到老爹噩耗那天晚上做的恶梦了。此时脑子一片空白,心里说不出的发堵,浑身焦躁,有种很强烈的感觉,真的像解铃所说,噩运就要逼过来了。

  我实在忍不住,重重一拍桌子:“大哥,你必须得说,你要眼睁睁看着这个家被毁吗?”

  罗大米罕见的没有冲我发火,他苦笑一声:“老三,解兄弟,我就直说了吧。这件事我如果透漏出去,我们全家会遭天打五雷轰的劫报。你们就不要逼问了。”

  解铃呵呵笑:“大哥,这是谁告诉你的?简直是胡说八道!五雷轰顶是难得天劫,要五行俱全,因缘极难,人类历史五千年那么多大奸大恶有几个遭受五雷轰顶的?咱们小老百姓,老天爷就算想惩罚,也不可能出此大杀器,你放心好了。”

  大嫂也在旁边劝:“当家的,我这眼皮子直跳,真的要出事。你就别执拗了,赶紧说吧,求求你了。”

  罗大米环顾了一圈我们,犹豫一下,终于开口:“好!你们跟我来。”

  他带着我们到了后院,此时雨势越来越大,我们都没有撑伞,冒着雨来到仓库门前。后院面积很大,大哥造了一排小仓库,其中有一扇小铁门,不过一人高矮,看上去十分不起眼。

  他掏出钥匙打开铁门,刚一开,里面顿时吹出一股冷风,温度降低好几度。一团漆黑,他随手打开墙上的开关,顿时在屋顶亮起一盏昏黄的小灯泡。我们走进来,反手把门带上。这间小仓房不大,堆满了杂七杂八的破烂,散发着腐臭的味道。

  不知道内情的,肯定找不出此中的玄机。

  大哥带我们分开杂物,来到最里面,他推开一把破桌子,地上赫然露出一个圆形盖板,很显然是通到地下室。

  他把住上面的铁环,猛地挣开,下面有段木头阶梯,里面黑漆漆的非常深,冷森森侵人毛骨,阴气很浓。解铃回头说:“小米,你和大嫂回去,这地方你们不能下。”

  罗小米冷得嘴唇都紫了,她抱着肩膀,可是又好奇下面有什么。大嫂毕竟年龄在这,做事沉稳,拉住罗小米:“妹子,咱不下了。回去等他们老爷们的消息吧。”

  罗小米懂事地点点头,跟着大嫂走了。现在这里只剩下我,大哥和解铃三个人。罗大米在杂物里翻了一下,找出个手电筒,点亮,做个手势,示意跟着他下。

  他一翻身,踩着木头阶梯,小心翼翼走了下去。

  地下室的墙壁是用青砖石砌成的,砖头铺得比较精细,好像刻意打磨过的。我说:“大哥,这个地下室你好像花了很大的心思。”

  罗大米的心理防线已经解除,唉声叹气说:“这也不是我要的,是她告诉我这么做的,还给我了一张很详细的施工图。”

  解铃道:“说了半天,这个人到底是谁?”

  罗大米顿了顿道:“这人老三认识。”

  “我认识?”我迷糊了。

  “就是范雄。”大哥的声音从下面的黑暗中幽幽传来。

  我一惊,这时也到了地下室的地面,从木梯上下来,眼前黑森森。手电的亮光闪过,能看到这里面积还是蛮大的。四壁撑着木梁,青砖宛然,表面细腻光润。解铃摸着青砖说,这种砖用途最多的就是作为墓砖,能够贮存阴气,难怪阴冷阴冷的。

  我们往前走,手电照去,我看到角落里的墙上挂着几盏红色的灯笼,此时熄着火,表面蒙尘。再往前走一段,就到了地下室的尽头,这里靠着墙居然放置了一台巨大的法坛。

  这座法坛,好家伙足足占了一面墙,上悬冠盖,背景是用木头人工搭出的古城门,两侧放着落地灯笼,中间是一张长长的供桌。桌子上放满了香炉、长明灯、瓜果梨桃之类的东西,黑漆漆中,手电的光亮一扫而过,整座法坛透出一种别样的阴森。

  最吸引我们目光的,是供桌中间供奉的神。这个神十分特别,由四颗头颅组成,这四颗头颅后脑勺相对,各面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四张人脸一模一样,全为女性,虽然扮装不同,可看上去应该是同一个人。

  四颗头颅四张人脸表情各不相同,有的哭有的笑有的沉思有的悲伤,喜怒哀乐似乎全都表现出来。比较诡异的是,这四颗头颅都是原大的,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黑暗中乍一看,栩栩如生,和真人没什么区别。

  这台法坛造得有模有样,透着一种宗教的肃穆。我呼吸急促,感觉这东西有种莫名的恐怖,不敢凑上前去。

  可能很多人都有和我一样的感受,比如到了寺庙道观这样的地方,看到神龛佛像,尊敬自然是尊敬,可更多的是面对未知事物的恐慌,这些元素符号背后代表的一种极为庞大和复杂的另一个世界的力量,深不可测,犹如深渊,让你不由自主就诞生恐惧敬畏之心。

  罗大米走到法坛前,用手电照着亮,看到他好像打开了一个音乐播放器。马上,从里面传出一段声音。

  听来应该是佛教音乐,旋律很缓和,只是梆梆的木鱼,很快出现了人声,这是一个糯糯的女人声音,应该在念一段经文,咪咪吽吽的。她的声调绵长,每个字节都拉得轻轻飘飘,十分空灵,我霎时间就有了一种很宁静的幻想,似乎自己正站在雪域高山的古庙里,听着白云深处传来的天籁之音。

  正听得入神,忽然“啪”一声脆响,解铃猛地拍了下巴掌,我打个激灵,出了一身冷汗。我靠,刚才不知不觉整个人就飞了。解铃走过去,把播放器关掉,黑黑的地下室霎时陷入死寂之中,比之刚才的飘渺,这种沉寂让人十分难受,就像正在经历灯红酒绿美女艳酒,正飘飘欲仙呢,霎那间就把你踹回屌丝那阴冷狭窄的出租房里。

  我特别难受,憋了一身的热流愣是释放不出去。我知道解铃是为了我们好,我只好硬生生憋住。

  “邪魔歪道。”解铃说了一句:“这个声音有问题。”

  他追问罗大米是怎么回事,这个法坛到底是谁教他摆的?

  罗大米叹口气:“是范雄啊。”

  “范雄到底是什么人?”解铃疑惑地看我。

  我慢慢想起来,沉声说道:“范雄是我很久以前,偶然认识的朋友。”

  那是我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四处投简历找工作面试都不是很理想,心情极为郁闷,我索性离开这里,坐着高铁自己背包旅行。范雄就是那时候在车上认识的。范雄是个很奇特的女人,其实范雄的名字并不是她的本名,而是她的笔名。

  范雄是一位画家。

  我们认识的时候,她好像也是蛮失意的,看上去有些阴郁。我们正好是邻座,没事聊起来,相谈甚欢。范雄是个偏于中性的女人,不但穿戴上偏向于中性,而且她的扮相和表现出来的行为也极为中性。她留着短发,唇上甚至还生出小绒毛,看上去像胡子一样,说起话来有一股字正腔圆拿腔拿调的南方口音。

  当时聊下来,我最欣赏她两个特质,一个是有话就说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直抒心意。还有一个是她的博学。历史见闻,艺术理论鉴赏,天南地北,谈论起来见解很深。那时候我还没进社会,世界观未成,很是迷茫,她横空出世,一番言论就把我征服了,我甚至都想以后给她牵马坠蹬算了。

  那次火车之行以后,我们又零星见过几次,有一次我大哥进城办事,恰好我正和她一起吃饭,便把大哥叫来,他们也认识了。

  现在大哥说地下室的法坛还有这一切都是范雄教给他的,我一时根本没反应过来,压根就没想到是那个画家。范雄是个创作现代画的艺术家,接触的都是最时尚流行的文化,我无法把她和眼前如此诡秘的邪法联系到一起。

  我问大哥,这个范雄是不是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画家。大哥叹口气说,就是她。

  我把和范雄怎么认识的经过和解铃说了,解铃沉思半晌,也不得其解。我大哥长叹一声说,大家先找地方坐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地下室有几张坐垫,我们都盘膝而坐,大哥把几盏红灯笼点上,这里红雾朦胧,法坛阴森,倒也有几分讲故事的氛围。

  整件事要从大哥发迹开始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