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二十九章 问鬼借财

第二十九章 问鬼借财

  我们家早些时候那是真穷。我爸和大哥两个壮劳力又是伺候地又是进城打工,出了大力累死累活,虽说也能挣钱,可一贴补家用,钱就像一汪水眨眼就没了。勉强混个温饱,给孩子上个学这都可以,但存不下余款,家里怎么折腾都富不起来。

  那时候我还小,半大小子,天天疯玩疯闹的年龄,根本不清楚家中面临的情况。担子基本上全压在罗大米的身上。我大哥说,当时他想了很多发家致富的法子,可都没做起来。那时候他没事就喝酒,哀怨自己天生穷命,这辈子也就这么大出息了。

  那年是春天,下了几场雨,罗大米到山里采蘑菇,看到了范雄。

  范雄其时背着画架,手里牵着一个大概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看那架势应该是到山里采风。可为什么还带着孩子呢,看起来有些怪异。那时我大哥正是人生低潮期,哪有心思想这些,看到范雄,他们因我之故有过一面之缘,他打了招呼就想走。

  范雄十分热心叫住他,告诉他说,她初来蟠桃山不知山路,这几天还要大哥做个向导。说着塞了一笔钱。我大哥也是无利不起早,看有好处拿,自然应允,拍胸脯说没问题。那些天,罗大米领着范雄,还有那个小女孩,没事就在山里转,当然太险的地方也不敢去,一旦出什么事,负不起责任。

  蟠桃山别的不说,景色极其优美,尤其春秋两季,简直是世外桃源。群山连绵,山花烂漫,完全就是一幅浑然天成鬼斧神工的风景奇画,美到掉渣。

  范雄看到一处美景,先是拍照,然后支上画架,挥动笔墨,进行写生。她一作画就要好几个小时,罗大米不能陪她,就回村收拾地干农活,约好时间再领她回来。这样一天天过去,罗大米开始没上心,后来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甭管范雄到哪,都要领着那个小女孩。他问过范雄,她是谁,还打趣说是不是她的私生女。范雄脸色当时就变了,没头没脸把我大哥一顿训,读过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骂人不吐脏字,口气却异常严厉,字字诛心。说的我大哥悻悻不已,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他早就拂袖而去了。

  后来那几天,范雄没有叫罗大米陪着,自行去写生,我大哥也把这茬给忘了。几天后,范雄忽然找到罗大米,说要请他吃饭,答谢这几天的付出。罗大米也无所谓,有免费饭局就去呗。吃饭过程中,范雄忽然问了罗大米一个问题,你想不想发财?

  罗大米嘎嘎乐,说发财嘛,谁不想?不想那是傻子,我做梦都想。

  范雄当时的表情有点怪,罗大米现在回忆起来,形容有点诡诈的感觉。范雄对他说,相识就是缘,她有法子送罗大米一场富贵。罗大米和她没什么交情,就是因为我的原因认识了,现在又偶然凑在一起,他仅知道范雄就是城里画画的,属于五谷不分四体不勤那伙的,她那么一说自己这么一听也就算了。罗大米随口道,行啊,那敢情好了。

  范雄说既然你有意,今天晚上九点来客栈找我,我帮你想办法。罗大米当时没深想,滋滋喝酒,就想着喝好了回家睡觉明天起来扛活。到了晚上,也是寸劲,罗大米刚回家就遇到要债的。那时候家里还没小洋楼,就是三间瓦房,年久失修,下雨漏水,家里又没有余款,只能借了点钱,房顶用沥青重新铺了一遍。这钱都是小钱,没想到债主上门了,人家说的明白,家里老人住院,急等钱用。那时候我老爸还在世,好言好语和人家沟通,又是沏茶又是泡水,那债主不依不饶,话说得很难听。罗大米那时候没本事没钱,脾气也怂得厉害,让人骂的头都抬不起来,蹲在墙角呼呼运气。等债主骂骂咧咧走了,他狠狠吸了一根烟,烟头往地上一扔,站起来就走。他已经下定决心,只要有一线希望发财,他就要争取,这穷日子真他妈过够了,哪怕富贵一天,也行,不枉一生。

  九点多,到的客栈,看到范雄正在房间等他,范雄身边还是那个小女孩。那女孩很安静,一直窝在床上听着随身听,看都不看罗大米。

  罗大米对范雄说,不管什么代价我都要富起来,你就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范雄告诉他,古人有言,小富由俭大富由天。能不能富贵就看一个人的命,其他都是扯淡。命若穷,掘的黄金化作铜。命若富,拾着白纸变成布。范雄对他说,我会做一场法术,请鬼母运财,包你发家致富。罗大米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

  他是农村孩子,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事小时候就听说过,也深信不疑。心中就有点犹疑不定,有句话他一直记在心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荣华富贵没有空手给予的,凭空落富贵这不是福是祸。

  我们邻村就有活生生的例子,村子拆迁,上面给了一笔不菲的拆迁费,本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忽然得了这笔钱,上百万的,不知道怎么花了。有个半大小子,得了钱天天进夜店找小姐嗑药赌博,二十来岁染了一身病,最后横死街头。如果没有这笔钱,他虽然穷,却也能安度一生。

  罗大米问有没有危险。范雄笑,说问鬼借财,那本来就是火中取栗,虎口掏食,肯定非常危险。但是只要按照她说的做就没问题。当然了,有钱能不能把持住自己,这个还要看你本人,我相信大米哥一定有这个自制力。

  范雄对我哥说了两个条件:一是要加入她的教会;二是以后发财了,要在蟠桃山当地修建万应宫。万应宫,也就是阴庙,专门祭拜孤魂野鬼、无主冤魂。罗大米当时一穷二白,对于这些东西完全没有概念,随口就答应。范雄的教会,有个很恐怖的名称,叫做阴间真佛宗。范雄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个教会最大的长老是个女人,叫做圣姑,圣姑就是阴间真佛地藏王的转世。这个教会顾名思义,就是沟通阴间两界,崇拜阴魂,信仰阴间,信仰死亡。

  死亡,范雄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

  罗大米当时听得浑身冒凉气,感觉自己上了贼船。他颤巍巍问,怎么才能加入教会。范雄说,你只要给圣姑三跪九叩,她再给你加持灌顶,就算是走完这个仪式了,你就是我们亲爱的兄弟姊妹。

  罗大米问,圣姑在哪呢?

  范雄一指床上听随身听的小女孩,不就是她吗。

  罗大米如遭雷击,万万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清秀女孩,居然是一个教会地位最高的圣姑。那女孩虽然戴着耳机,可是像有心灵感应,她慢慢抬起头去看罗大米。

  讲到这里,罗大米吸了口冷气,对我和解铃说:“当时我一和这个小女孩对上眼睛,马上就有种非常异样的感觉。她的眼神完全不是个孩子,甚至……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有这样的眼神,很深……很深……”

  女孩的眼睛像是具有极强的蛊惑性,深邃妖媚,罗大米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用膝盖当脚走,来到那小女孩的近前。女孩摘下耳机,慢慢吟咒,伸出右手,缓缓放在罗大米的头顶。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罗大米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入,全身洋溢着一种奇怪的热气。

  然后是三跪九叩,范雄笑嘻嘻地把他拉起来说,咱们现在都是兄弟姊妹,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帮兄弟挣钱,那是应当应分之事,事不宜迟,今夜作法。

  三个人趁着夜色进了山,大概晚上十一点左右到了祖坟的埋葬地。

  听到这里,我问:“就是咱妈落葬的那个地方?”

  罗大米叹口气,点点头。这片祖坟荒得有些日子了,野草杂生,深夜四下里静悄悄的,风像猝死了一般,一丝都没有。稀薄的月光从黑云里洒落下来,能看到近百座坟茔散散在山坡上,那种气氛,罗大米说,他一辈子也不会忘。

  范雄带着他夜入坟地,要问鬼借财,首要条件是要找五个生前比较有钱的墓穴。罗大米就是本地人,熟门熟路,半了夜打着手电,挨个墓碑看。这里的野草又密又杂,地上还遍布暗坑浅渠,一不小心就得踩空。他们三个人走得极慢,罗大米对那小女孩已经有了敬畏之心,生怕她不耐烦,可偷偷观察,女孩子面色阴沉平静,目无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个木偶纸糊的人。

  他们终于找到一处很有钱的墓穴,整座墓是用大理石打成,虽然有些年头,风吹雨打的,可威风仍在。墓碑上写着马有为的名字。这位马有为是邻村一个比较有钱的主,生前是开石场的,借着修路的机会,挣了不少钱。可惜四五十岁,正值壮年就驾鹤西游了,死时候风光大葬,算是挣足了面子。本来他是可以去公墓落葬的,可家里人不知听谁说的,这片祖坟之地风水不错,葬在这里后代发达,就把他埋在此处。

  范雄指着墓碑说,先从这个人开始。她告诉罗大米,现在还要他做一件事。罗大米走到这一步只能言听计从,硬着头皮问还有什么事。范雄指指后面的坟茔,你去把坟刨开,拿出里面的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