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三十二章 墙里藏着东西

第三十二章 墙里藏着东西

  我们从地下室出来,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乌云还没有消散,天空一片黑沉沉的阴霾。罗大米深吸一口气,感叹说发财的这些日子里他睡觉都不安稳,总觉得心里闷着一口气,现在把一切都说出来,大白于天下,舒服多了。

  他打电话叫来几个力工,嘱咐他们一切听解铃指挥。解铃先让他们从三层的阳台翻出去,到屋檐下把那些破损的风水镜一一摘下来,然后又交给他们一项匪夷所思的工作。那就是把三楼东南方向的这面墙给砸了。

  几个力工面面相觑,罗大米拿出一沓钱扔在茶几上:“砸!砸完了这些钱都是你们的。”

  力工把大小锤子拿在手里,既然主人家要花钱砸楼,那就砸呗,现在有钱人也是烧得慌,闲着没事拆楼玩。小米和大嫂把墙上挂得装饰物,零零碎碎都收拾干净。这几个力工都是二十来岁正当年,光着膀子,抄起大锤,对着这面墙就砸起来。他们都是专业干力气活的,力道拿捏得又准又稳,一锤子下去墙皮就开了花,再一锤子下去水泥瑟瑟往下落。

  你一锤我一锤,墙上绽开的破损面越来越大,地上一堆墙皮水泥粉末,大嫂心疼地看着,这里装修花了她不少心思,现在又给砸开,弄得乌烟瘴气,这家是怎么了。

  几个人还砸嗨了,喊起号子,砸得正欢实,解铃突然喊一声:“停!”

  他们停下手,解铃走过去仔细看着,眉毛凝结一起:“别使大锤用小锤,就顺着这个打。”

  有个稍年长的力工凑过去看,这一看不要紧,他哎呦喊了一声,满脸惊恐:“这……”话都说不溜了。

  我们看到情况有异,都凑了过去,我这才看清楚,水泥墙里居然依稀有一簇黑黑的头发露了出来。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大气不敢喘,就连我大哥都目瞪口呆,显然他根本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一簇头发埋在墙里。

  罗小米紧紧抓住我的袖子,颤着声问:“解哥,这是什么?里面……有人吗?”

  那几个力工苦着脸,对罗大米说:“大哥,你这活太吓人了,我们不做了。墙里不会藏着死尸吧?”

  没等罗大米说话,解铃突然厉声道:“废什么话!又不是不给你们钱,砸!出了什么问题,都有我们兜着,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不想干这个活就走人,有的是人想挣钱。”

  几个力工互相看看,为首的抹了下脸:“得嘞,没人和钱过不去,主家让砸咱就砸,我也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他们抄着小锤子叮叮铛铛围着那团头发砸起来,碎屑哗哗往下落,头发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看得人心里麻酥酥的。这些头发埋在里面时间可不短了,沾着许多水泥碎屑,互相纠结,拧成一团一团。砸着砸着,就连我都感觉出不对劲。按照这面墙的厚度,和现在开凿的面积,这里根本藏不下一个人,难道……

  我忽然生出一个极为匪夷所思的想法,难道里面只有一颗人头?

  在场的人全都目不转睛看着,谁也不敢分神,既害怕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时间不长,头发越来越多,简直是一大团,任谁都能看出来,只有头发,没有其他的。正砸着,一个力工喊道:“有东西出来了!”

  在一大团头发里,露出一截衣服。这应该是一件白色的内衣,脏兮兮的,包在头发中间,看着非常恶心。解铃脸色发青,对罗大米说:“果然有人在害你们。”

  罗大米极为震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继续挖,挖出来再说。”解铃说。

  几个力工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从墙里的东西挖出来,并清理干净。外面是一大团脏头发,头发里是一件白色的衣服,衣服里还包裹着一样东西,方方正正似乎是个盒子,具体是什么看不出来。

  解铃让罗大米打发掉力工,此时厅里全是我们老罗家的家人。他让罗大米取来一副胶皮手套,然后小心翼翼把上面的头发扯掉,只剩下白色衣服和里面包裹的东西。解铃停下手,脸色凝重,不言语。

  我们也不好催促,屏息凝神看着,厅里的气氛极是压抑。

  他抬起头说:“这东西我不能过手。”

  “为什么?”我惊讶地问。

  “上面被人施了法咒,我如果动手拆解,就相当于斗法,逼迫那边人动手。这东西必须由普通人来解。”他说。

  我们几人面面相觑,罗大米说:“我来解吧。”

  “不行。”解铃道:“这东西很可能针对的就是你,你来解九死一生。”

  罗小米主动请缨:“解哥,我来吧。”

  解铃瞪她一眼,没好意思说什么,那意思是你这身体自己还没数吗。罗小米红着脸不说话了。我说:“你们都去凉快,还是我来。”

  解铃道:“你可算英雄一回了。这些人里就你最合适,你是男人,阳气足,身上火烧得旺,能够抵御阴邪入侵。”

  他让开位置,我走过去蹲下身,看着眼前脏兮兮的衣服,深吸一口气,问解铃要手套戴。解铃骂:“有什么可戴的,这是法器,又不是垃圾桶,你以为戴手套就不中标了?”

  让他说得,我脸通红,没办法只好颤巍巍伸出手去解衣服。这衣服包裹得非常紧,紧紧缠了好几圈,最后又打了结。我翻转它,把下面的缠结露出来,咬着后槽牙颤着手去解。

  这玩意也不知谁系的,打了个硬硬的死结,我解了好半天也解不开,围观的那几个都不耐烦了。解铃看得又好气又好笑:“罗稻,那衣服能咬你吗,看你吓得,手都不敢碰了。”

  我一咬牙,得嘞,豁出去了。我双手揪住死结,用尽全力往下解,终于松动,慢慢解开。我擦擦头上的汗,一层一层往下剥,终于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衣服里裹着的,居然是骨灰盒!难怪看上去四四方方的,盒子不大,也就几十厘米长,上面遍布黑色雕花。表面似乎打了光上了清漆,亮得有些不自然,雕花图案非常鲜明,刻的都是松鹤云海之类。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骨灰盒正上面,贴着一张发旧的黄色符咒。

  符咒上清清楚楚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这个人是谁?”解铃问:“你们认识?”

  我颤着声说:“这,这是我们的妈妈。”

  罗大米和罗小米同时失声叫出来,罗大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这些人简直是畜生!咱妈的骨灰盒原来砌在这里。”

  我气得浑身发抖,又惊又怒,这么折腾家里的先人,冲破了我的忍耐底线。我恨得咬牙切齿,能干出这事的没别人,肯定是范雄,她到底要干什么,我和她势不两立!

  我看着这张符,一时气闷,伸手就去撕。解铃急促喊道:“不能撕!”

  他话说晚了,我已经把符撕下来,揉成一团。就在这时,我忽然就感觉呼吸困难,鼻子像是被什么给呛住,怎么也吸不到新鲜空气,大脑一片眩晕,登时摔在地上。

  朦朦胧胧中,我看到罗大米把我扶起来,我努力想睁开眼睛就是睁不开,像是掉进了云里雾里,两条腿都是软的。迷迷糊糊中,忽然脸上一阵清凉,我多少恢复了一些神智,看到解铃手里拿着矿泉水瓶子,嘴里含着一大口,正在朝我喷。

  他又伸出右手,盖在我的头顶,嘴里念念有词,朦胧中感觉一阵热流顺着头顶进入,我浑身寒气驱散了不少,身上渐渐热乎起来。

  大哥和大嫂抱着我两只胳膊,硬生生架着,我浑身暖洋洋,有种大病初愈的痛快。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背后有声音,似乎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晃动干涩的脖子,扭头去看,客厅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这是个女孩,岁数不大,坐在沙发上悠着腿,脸颊瘦削细长,头上扎着两条小辫子。比较奇怪的是,她穿着一身看上去很像是古代丫鬟穿的服装,一身红,宽领窄袖,薄纱而成,能隐隐看到下面的肌肤。这女孩岁数不大,大约十三四岁,她一直垂着头,似乎自己玩得很开心,不停前后荡着腿。

  她似乎知道我在看她,慢慢抬起头,眼睛紧紧盯着我。

  我猛然和她对上了眼神。这女孩的面容很特别,很清秀却又看不清具体五官,似是而非的脸上似笑非笑,眼神很是诡魅。

  我脑袋“嗡”一下炸了,认出这个人是谁。

  她……她就是那个圣姑!别看我一直没见过这个人,可听很多人谈起过她,她在我心中已勾勒出大致的形象,此时虽第一次看到,但立即知道是她。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