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三十六章 万应宫

第三十六章 万应宫

  我呆呆看着这面镜子,心里冒着凉气。晦暗逼仄的房间里荡漾着难以形容的寒意。镜子里的圣姑看起来很不真切,像是多年蒙尘的老电影,她此时的动作看起来非常奇怪。

  她似乎坐在一个日式房间里,房间所有的布置家具一切看不真切,之所以能判断出这是日式的,因为她跪坐的地面,很像榻榻米。她手里掐着木偶小人,小人周身是被一节一节削成光滑的木管串联而成,它软绵绵地瘫软在圣姑手里。

  圣姑一手执笔,正在很用心的笔尖在小人身上画着什么,因为画的是头部,我判断很可能她在画五官。

  我揉揉眼,觉得这一切应该是幻觉,因为此时此景实在是匪夷所思,而且很不真切,像梦一样朦胧。

  我看着解铃,解铃并没有察觉异样,他的嘴不停开合,似乎在对我说什么。我只是掠了一眼,而后把眼睛焦距重新对准镜子。现在这种情形很奇怪,又出现了我摸骨灰盒时中邪的感觉,我和解铃似乎不在一个时间世界里,之间有种一层看不见的隔膜,像是隔了一层幻觉。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圣姑下笔有条不紊,一笔是一笔,动作和缓轻舒,可我却有自己的判断,这个时间过得其实是很快的。也就是说,圣姑是在一秒钟的时间里做着十分钟的事情,是不是很怪?

  看着她,我没有焦躁,没有害怕,反而有遁世桃花源的快乐。此时此刻的世界里,只有我和她,我们私密的世界。她终于停下手,缓缓放下笔,慢慢转过头,对着镜面。在我看来,她是透过镜子在看我。

  她拿起那个木偶,忽然伸到镜前,脸上浮现出笑容,眯缝着眼睛。

  我的目光聚拢在木偶上,这个周身木头的小人居然有一张逼真的人脸,就像是用刀把人的面皮割下来,直接贴在上面。这张脸表情木讷,神态漠然,我一看就愣住了,那居然……是我的脸!

  那一瞬间,我的头皮像炸开了一般,鸡皮疙瘩瞬间爬满全身,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水里,全身冷意大盛。

  脑袋“嗡”一声,下一秒钟,我听到了解铃的声音:“……雷子的死和这位圣姑也有很大关系,我觉得雷子夜入你家偷埋骨灰盒,一定是圣姑授意……喂,我说话你听没听到?”

  我恍然,擦擦眼:“你说啥?”

  “你想什么?做梦呢?”解铃在我眼前挥挥手。

  我长舒一口气,镜子里的幻象已经消失了,我指着镜子说:“这个……”

  解铃走过去,摸了摸:“这镜子很是古怪,你知道吗,镜子本身就是阴物,而且有一种镜子叫做煞镜,指的是照过人死亡过程的镜子。”

  “还有这样的镜子?”我喃喃。

  解铃说:“师父给我讲过几个案例,都是关于割脉的。你知道割脉的人有个什么特殊的共同点吧?他们死以前都会不由自主照镜子。而且有的人会把伤口出的血全部喷在镜子上,整个镜子全是淋漓的鲜血。这种镜子很邪,不但能照出阳间映像,还可能会通阴照出阴间之物。这面镜子就是一面煞镜,我能感受到很浓的阴气,这种死法太邪门,没人指点,雷子不可能会这样做。”

  我没有把刚才看到镜子怪事说出来,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下意识觉得这是我和圣姑的秘密。而且,说句实话,我不知为什么忽然开始烦解铃了。这种情绪来得有些莫名其妙,按说他不遗余力帮助我们家,可以说度过生死难关,可不知怎么了,就是烦他,怎么看怎么膈应。

  我揉揉太阳穴:“圣姑和范雄帮助我大哥发财,现在又指使别的信徒来陷害我们一家。她们来回折腾,为了什么?”

  解铃道:“我估摸有两层原因,一是你大哥违反鬼神契约,答应给孤魂野鬼造万应宫,迟迟没有开工,遭到恶鬼反噬;还有一层原因,我没有想明白,因为这些人行事太过诡秘,而且处心积虑,所图应该不单单是你大哥。”

  “那还有什么?”我惊讶地问。

  解铃看看我,没说话。

  我们一起从屋子里出来。此时受着外面的凉风,我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刚才那一切太梦幻太吓人了。我对解铃说:“那鬼镜子就挂在仓房不用销毁?一旦再有人中招怎么办?”

  解铃看着我,眼神很深,像是警察审犯人。

  我被他看毛了,我终于找到讨厌他的原因,这小子眼神太犀利,动不动眯着眼看你,把人看的就像剥了衣服。我受不了:“你看什么?”

  解铃岔开话题说:“我不是孙悟空,走哪杀哪,每一件事都有它的因果,我如果插手妄动,就要背负此中孽缘,我还没那么大情怀和能力,除非迫不得已,我不会随便把冤孽都扛自己身上,也扛不过来。就算有人中招,那也是因果所致,没办法,何去何从,自有天定。”

  他道:“现在基本上已经确认,雷子的死和圣姑有关,圣姑驱使或者说蛊惑雷子去害你们老罗家。”

  “雷子也是那个阴间真佛宗的信徒?”

  “必然是。”解铃点点头:“现在最可怕的是,这个村里还有多少这样的信徒不得而知。这件事看来已经很严峻了,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范雄和圣姑。”

  “找到然后呢?”我问。

  解铃看看天:“我也不知道。总不能斗法吧,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如果不违江湖道,还是有的谈。不过这种可能性很低,你们罗家已经这样了,雷子又全家横死,这一笔笔血债人命,就算我们不管,老天爷也不是瞎子。他们已经犯戒在先。”

  我们从雷子家回来,快下午了,大嫂和大哥已经办完了回来,还挺顺利。一家人一起围桌吃饭,大哥把买墓安葬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又问我们怎么样。解铃没说什么,就是招呼吃饭。

  大哥多少个心眼,一看就明白,当下也不问。吃完饭,大哥让大嫂给医院打个电话,二嫂接的,说我二哥病情已经稳定了,医院说病情很严重,但也不是不能治,有一种国外针对性的抗生素,就是贵点。我大哥当下发出指令,不管多少钱,花!只要能救老二的命,多少钱无所谓。

  打了电话,家里的气氛总算是好了一些。这几天一件事跟着一件事,件件压人,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总算听到一个略好的消息了。

  大哥把我和解铃叫进内室,泡了茶,我们三人坐在藤椅上谈事。我把进雷子家的经过说了一遍,大哥听得目不转睛,手里的茶碗都凉了也没察觉。解铃最后道:“圣姑已经在对付你和你们全家了。”

  大哥叹口气:“富贵这东西,真是一个人一个命,知足常乐,不可强求啊。”

  解铃说:“今晚我们把五鬼运财的骨头一一送还,你烧纸道歉,我再给你们家一道平安符,应该暂时就没事了。但根源还在范雄和圣姑身上,她们找不到,这件事无法善终。”

  大哥道,需要怎么做,我全力配合。

  入夜之后,大哥嘱咐大嫂看好门,和小米一起睡。我们三个捧着工具,鬼鬼祟祟出了门,发动车子走山路,到了祖坟那里。大哥凭着记忆,一一找到窃取骨灰的坟茔,掏出骨灰盒,把骨灰送还。解铃把里面符咒全部焚烧,又吟咒作法,烧了纸钱洒了金银箔纸。折腾一个晚上,天光初亮,最后一块骨头送回,我们总算长舒了口气。

  阳光出来,透出云层,照着漫山遍野的坟茔,大哥扫了一圈,有些惆怅,有些感叹。

  他凭法术得财,如今迫不得已又要把富贵送回,那种感觉确实值得感慨一番。

  解铃用罗盘在山坡上找到一处阳坡,用脚踩着地面,让我掰来粗树枝插在这里做个标识,他告诉我大哥,万应宫必须要修,此事不做,后患无穷。不过万应宫可大可小,你就在这里,我选定此地,你修一座微型土庙即可。规格不用太大,一米来高的小房子就行,到时候请地藏王分身来此,收纳阴魂,效果也是一样的。

  我大哥自然是千恩万谢。这件事不能延迟,反正天也亮了,他到村里找了几个木匠和瓦匠,拉着砖木土块,一上午时间就建了起来。这小房子造得有模有样,有前脸有后院,门口插着幡,还有两道活动小门,推门进去,里面是个微型神龛供桌,上面空空,还没有请神,有个小香炉插着几根香,香火缓缓飘散。

  解铃亲自提笔,写在一张宣纸,为“地藏万应”,让大哥拿到镇里找专门人刻成适度长度的匾额挂在房檐下,然后再到寺里请一尊地藏王的佛像放进去,就算是可以了,记得初一十五没事来烧烧纸就行。

  我大哥问,这荒郊野地也没人看,如果有那样手贱的,过来搞破坏怎么办?

  解铃哈哈笑,这是为冤魂阴鬼造的阴庙,想搞破坏那最好了,回家就犯病,到时候中了邪,应了景,此间万应宫的香火只会更加鼎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