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四十章 极乐世界

第四十章 极乐世界

  我们顺着土坡走到高处,这里绿化做得很好,和风习习,郑老师指着藏匿于远处大学教学楼后面的一座山说:“这就是我们学校的后山,当时范雄去的就是那里。你们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这问题问旁人倒还罢了,解铃那是专门研究鬼的专家,他笑笑没说话。我说:“那得看鬼是怎么定义的了。”

  郑老师点点头:“恐怕谁也说不清鬼到底是什么。”

  “那天晚上范雄去了以后,然后呢?”解铃问道。

  郑老师叹口气:“谁也不知道她那天晚上经历了什么。几天后,我到仓库和她聊天,发现她的神色和行动不太对劲。怎么说呢,她原来和我也算沟通愉快,有什么说什么,可我那次就发现她心不在焉,藏了很重的心事,她表现得更加孤僻和阴霾,这种变化是我不喜欢的。我一直希望她至少以自己的方式,能够阳光地去对待生活。当时,她问了我,刚才问你们的问题,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她便把那天晚上偷着去旧楼招魂的事情说了,我狠狠批评,她当时看着我的眼神,”郑老师顿了顿:“很难琢磨。她只说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后来,就出了她要被开除的大事。”

  我们静静听着,都预感到事情有很大玄机。

  在夜探旧楼之后,范雄的行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郑老师发现,她阅读书籍的方向发生了改变,开始阅读各门宗教的经典,以及各种不上台面的玄学。郑老师和她勉强沟通了几次,范雄只说,她在寻找自己的神。她说,没意识到神的存在,没有和神有沟通欲望的凡人是悲哀的。

  郑老师发现,范雄的那台笛卡尔仪器没有了,不知是损毁还是藏了起来,至少再也没见范雄使用过。而范雄,又开始设计一个新的机器。

  为了这台机器,范雄主动找到郑老师,甚至买了很多礼物。范雄想委托郑老师,找几个计算机很厉害的人,要能编程能设计,她可以付钱。在这个举动上,郑老师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范雄开始学会用世俗的手段来对待世俗人。而这些一直是以前的她不理解和不屑于去做的。

  这种变化在其他人看来,不算什么,可从郑老师的角度来看,范雄这种思维模式的转变绝对是革命性的。一个木讷孤僻的人突然变得能融合人群,这怎么看怎么值得欣喜,可郑老师对我们说,她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可怕。

  在她看来,范雄变成了一个能深深隐藏自己想法,性格透着阴狡,甚至黑暗的人。

  打个比方,智能机器人突然一天变成了人。它不但具备人的狡诈阴险和恶毒,而且因为它是机器人,又不受人类情感和欲望的干扰。也就是说,它不用理解什么是道德,道德对它没有任何束缚力。

  它的行为没有底线。

  说到这里,郑老师看我们:“你们一定认为我太矫情了,从学生送礼这一点点变化就看出这么多。其实,范雄这样的人我经历过也看过,那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可怕。”她顿了顿,慢慢说道:“包括我自己。”

  郑老师还是帮助了范雄,帮她找来两个计算机系的高材生。郑老师以为这两个高材生也仅仅是因为看在老师的面子,不得不去应付差事,谁知道他们三个人一呆就是一个学期,范雄不知用了什么魔法,让两个人日以继夜的工作。在学期末,范雄制作完成新工具的草图。

  郑老师去看了计算机编排出来的这台工具工作演示动画。她看着天空,对我们说:“这台机器,就不是人做的。”

  这台工具叫做“引力machine”,中英文混杂。整台工具有两个主体组成,分为一左一右,中间以导管相连。看上去像是一个人类大脑。左边的空间叫做物理实验空间,右边的空间叫做灵魂收集空间。具体实验是这样的,把实验者投入到左边的空间,里面会灌入一种力,范雄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力源,她构想的这种力应该是高强高压,能够彻底摧毁肉身,不留残渣。实验者在这种力的作用,就像裸身进了外天空,整个身体全部摧毁,肉身寂灭,能够释放出最纯粹的灵魂。

  这个过程,范雄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成佛”。

  释放出的灵魂呢,会顺着左右主体相连的特殊管道进入右边空间。这个特殊的管道也有专门称呼,叫做“胼胝体”。右边空间讲究可就大了,乃是布置了结界,能够专门测量和研究灵魂的灵力空间。具体这空间怎么设计,范雄还不太清楚,不过当时她已经开始着手研究世界上各门各派的邪门异术了。这处空间要可以方便检测灵魂的各种指数,还要能随意地针对灵魂进行实验和研究。比如称量灵魂的重量,研究它的形态,测测能量值,最为关键的是,要看看灵魂到底具不具备思考能力,并尝试和它们沟通。

  这还不算完,范雄还想让不止一条灵魂同时进入这个空间,她想看看不同的灵魂之间是如何互相作用的,是融合,是碰撞,还是吞噬?会不会构成一个庞大而稳定的灵魂社会,就和人类社会一样。

  右边这个特殊的灵力空间,范雄也起了个名字,叫做“极乐世界”。

  看到这项研究,郑老师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如同走进一个魔鬼的世界。最让她发寒的,并不是这台变态至极的机器,而是那两个计算机系高材生的状态。

  他们对范雄几乎言听计从,而且对于这个设计,简直痴迷崇拜到了一定程度,可以说都狂热了。

  郑老师是有学问,可那也是在一个大的知识体系框架下的学问。她对于这种骇人听闻,冲破认知的发明,根本摸不着边际,只是恐惧的意识到,范雄已经过界了。

  这个界是什么,她也说不清。范雄已经到了人类的禁区,再往下走会发生什么,她不知道。

  这些还好说,真正让郑老师感觉到可怕的事情是,范雄开始有针对性的研究自己同学。她在研究“引力machine”时,总结出很多对灵魂认知的经验,理论要结合实际嘛,最好的研究对象就是自己的同学。范雄那个时候发生了一系列改变,她主动走进同学中间,拉帮结伙,结交闺蜜,还别说,范雄真要放下身段打入敌人内部,确实有号召力。

  郑老师说,范雄这个人,首先蛊惑力很强。这点我绝对赞同,我在火车认识的她,这么一路,她就把我征服了,绝对有人格魅力。而且范雄这个人,虽为女性,身上却有种阳刚之气,这种阴阳混杂的气质特别招小姑娘,尤其是被不负责任的男人玩过,有过感情伤痕的柔弱女孩,范雄简直一钓一个准。

  范雄就集合了这些女孩,一天晚上,四五个人一起到后山弃楼去玩笔仙。整个过程,谁也不知道,事后个个讳莫如深。就因为这次笔仙,出了大事,有两个女孩第二天昏迷不醒,口吐白沫,而且满嘴鬼话。

  家长闹到了学校,学校上下震动,一番调查,抓住了始作俑者范雄。校长亲自批条,直接开除。范雄找到郑老师,什么也不说,直接下跪,就这么跪在郑老师家门口。郑老师也是心软,把她扶起来,告诉她以后这些事不要再搞了,你答应我,我就帮你找关系疏通。

  范雄答应了。

  郑老师卖出自己老脸,找到老校长。郑老师在学校是很受人尊敬的老师,而且以前在最危难的时候帮过校长,这次卖出天大的人情,就是为了挽救范雄。

  解铃听到这里,说:“郑老师,你对范雄简直恩同再造,你们关系还真是不错。”

  郑老师看着远处熙熙攘攘的校园,怔了怔说:“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一看到她跪在自己面前,整个心都碎了。范雄是个很奇特的人,她身上蕴藏的那股能量,我这一辈子从没见谁有过。当时我就有这种感觉,哪怕她让我再去干出格的事情,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干。”

  “这就是鬼迷心窍吧。”一直默不作声的我,说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