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四十二章 鬼画符

第四十二章 鬼画符

  入夜了,山里也没有个遮挡物,风很大,越来越冷,我全身发烧,情不自禁咳嗽了几声。解铃看看我说:“是我忽略了,罗稻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

  我看着远处黑洞洞的弃楼,本来还想嘴硬说句没关系,可一转念马上道:“好吧,我本来就有点不舒服,你自己多加小心。”

  解铃点点头,猫着腰向弃楼进发,身影很快融入黑暗中。我沿着回路走了一段,停下来,没有回去,而是蹲在地上看表掐算时间。我根本就没打算打道回府,我也要进这栋楼。

  我有直觉,范雄在这里一定遭遇过难以想象的经历,找到这把钥匙,或许就能找到范雄背后的圣姑。

  这些想法是不可能与解铃分享的。他只会破坏,破坏我和圣姑之间的私密关系。我在想办法摆脱他,我隐隐已经预感到,解铃将成为我和圣姑进行融合的最大阻碍。

  我估算解铃进入旧楼的时间。解铃这个人,很是多疑,别看我们称兄道弟,哥哥弟弟的,其实我完全琢磨不透他的想法,这样的人带来的只能是一种踩钢丝的危险感。正因为他多疑,我才觉得,他很可能没有急着进楼,而是藏在一个隐秘地方,盯着我,看我是否真的回去。

  所以我才假装往回走了一段。

  我把脖子上费长房项链取下来,挂在一边树枝上。要和圣姑沟通,这种项链只能是障碍。辟邪辟邪,辟他妈的邪。

  我没有顺原路进去,而是绕了个大圈,从一处陡峭山坡连滚带爬到了楼的后面。这栋宿舍楼一共五层,不知荒废了多少年,破败不堪,周围生满杂草,墙皮剥落,最为诡异的是外面的窗户都用砖头子砌死,看模样似乎是怕什么东西出来。

  我看到后门大开,门扇上还耷拉着黄色的封条。封条脏得看不出原色,早就没了黏性,只有一丝还挂在上面,风一吹呼啦啦作响,气氛极是肃杀。

  我探头往里看看,楼洞一团漆黑。在门口犹豫了一段时间,一想到圣姑那诱人的声音和俏丽的小模样,我就把持不住,心一横钻了进去。先是刺鼻的霉味,黑咕隆咚的特别阴森,感觉上似乎进入的不像楼房,好似一处深山古洞。

  这里面实在是太黑,我摸着楼道勉强走了一段,墙上也不知什么东西,粘粘糊糊的,我闻了闻,一股臭味,早知道戴副手套进来。在这里又不敢弄出光亮,按时间来算解铃已经进楼,这小子鬼精鬼精,那警觉性快赶上军犬了,别说有光,就算我弄出少许声音,他或许都能察觉出来。

  我小心翼翼摸黑往里走。这地方确实邪性,应该是到了一楼的走廊,越走越冷,那种阴冷无法形容,就像到了殡仪馆的骨灰堂。骨灰堂寄存骨灰,常年打着大功率的空调,走进那地方鸡皮疙瘩都能起来。

  我记得郑老师说过,自杀上吊的小女生死在三楼,具体哪个寝室就不太清楚了。我想了想,既然来了就别着急回去,最起码上三楼再说。我像瞎子一样,凭着微弱的月光,黑暗中摸索,好不容易找到楼梯,往上走。

  这一踏上去,我头皮差点都炸了。这种老楼用的还是木板楼梯,踩上去咯吱咯吱响,黑暗中这种声音还是挺明显的,我倒不怕别的,就怕让解铃知道我混进来,这可大大不妙。我慢慢挪动脚的位置,踩在楼梯边缘,这里封着铁皮,声音也有,可是小了很多。我蹑手蹑脚上了二楼。

  这栋楼脏的实在不像话,到处都是灰,腐臭味道也很浓。实在不理解,这里都无人住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味道。到了二楼,走廊黑森森,什么也看不到,就觉得近处远处鬼影重重,实在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来。

  说真的,我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大胆子。我蹲在楼角,没急着再上去,而是静静思索了一阵。在这种黑暗包裹,阴森至极的凶楼里,我竟然没有多少害怕的心思,反而是渴望。我总感觉圣姑在某个地方正在等我,她带给我的,不单单是一种性的诱惑,我更能感觉到她身上的一种温暖,一种散发着母性的温暖。

  这种渴望,让我不知不觉做出很多不可理解的决定。原来那个懦弱卑劣的我,渐渐变得有主心骨了。

  我蹲了会儿,听不到楼里有什么声音。这也正常,解铃行事谨慎小心,而且他有功夫在身,走路像猫一样悄无声息还是能做到的。不过我有预感,这小子一定在三楼。三楼就是那女孩自杀的地方,要寻找秘密,必须首先找到那间寝室。解铃此时肯定在上面某个房间里搜索。

  我扶着楼梯栏杆站起来,正在犹豫上不上,忽然后脑勺让谁打了一下。一开始没在意,接连又打了两下。刚才那股镇定劲全没了,我咽了下口水,后脖子发凉,身体都僵了。

  打我的那个还在继续,极有规律性,大约两秒一下,一碰即没。此时大楼里寂静无声,眼前又乌漆麻黑,实在是让人惊怖。

  我慢慢转动僵硬的脖子回头看,后面是空空的楼梯,什么也没有。这种情况下,还不如有点什么呢,怕就怕什么没有。我有点后悔了,自己这么冲动跑进来干什么,我想张口叫解铃,可又喊不出口。

  打我的那东西,还在有规律的打着。我忽然想起解铃说过,镜子这东西不但能照阳间之物,还能映照阴物,或许能照出什么来呢。我把钥匙链摸出来,上面挂了一把像怀表一样可以合盖的小镜子,这是我臭美摆弄头型用的。我慢慢把小镜子拿起来,打开盖子,镜子里顿时出现了我的脸。

  我深吸一口气,把镜子慢慢抬高,向后照去。圆圆的小镜子里黑森森的,一开始什么也没看到。照了片刻,里面果然出现了东西。我仔细去看,黑暗中那东西竟然不是手,而是一双脚正在踢我。

  那双脚在半空悠来悠去,没有穿鞋,脚尖打到我后脑,随即悠走,紧接着又悠了回来。等我看仔细了,那一瞬间真是惊悚到无法形容,简直披肝裂胆,身上所有的意识都集合成一个巨大的“怕”字,心都碎了。我实在忍不住,惨叫一声,连滚带爬,也没个方向,闷头就是跑。

  正跑着,有人抓住我,大吼一声:“罗稻!”

  这声音如钟鸣鼎响,就像有人在耳边“咣”敲了一下寺院里的大钟。说来也怪,身上那股阴冷的寒气顿时消散不少,心一下就踏实了。我擦擦汗,抬起头,正看到是解铃。黑暗中,他光脑袋铮明瓦亮,一脸的坚毅,两只眼炯炯有神,真是宛若天神。

  我双腿一软,摊在他面前,抱着他的腿,就剩下哆嗦了。

  解铃一把拉我起来,喝道:“满身满脸的鬼气阴气死气,我给你的项链呢?!”

  最后一个字“呢”居然拖出无数长音,由近及远,如钟鼎长鸣。

  解铃右手做出剑指,快速在我脸上凌空画符,然后变指为掌,按在我的头顶,大喝一声,我全身暖流四溢,舒服得想哼哼。本来阴气森森的黑楼道,霎时间像是少了什么,变得极为普通,再没有害怕的感觉。

  解铃叹口气:“老罗啊老罗,我真是拿你没办法。我怎么能和你交上朋友。”

  他也没问我为什么来,只是说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吧。我刚要作法,你就鬼叫一声,差点没让我走火入魔。”

  我没说什么,低着头跟他往里走。我们穿过三楼走廊,来到最尽头一间宿舍门口。其他的宿舍都没有门,黑洞洞的像一只只眼睛,而这里,居然两扇门板完好无损。此时打开一条缝隙,地上燃着一簇香火,一看便知是解铃刚刚烧的。

  他走过去,把门推开,里面空间不大,上下铺一共八个床位,铁床空空,地上都是灰尘,有一股无人居住的死气。

  解铃说,那个小女生应该就是死在这里。这栋楼他能感觉到有很多阴灵,我刚才碰到的就是其中之一。这间宿舍里的怨气最大,连他都有点胆寒。现在为了找到范雄的秘密,只好咬牙冒一次险了。

  他从包里掏出八根蜡烛,按照八个不同方位一一插好点燃,屋子里似乎寒气消散了一些。我多少也能看出点门道,他应该布置了一个蜡烛法阵,就像前些日子我们在刘东那死瞎子家里一样。

  屋子里有了光,又有解铃在身边,我踏实了不少,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靠窗的床位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走过去,跪在地上,伸手进去掏。解铃在旁边看着,也没管我。

  掏了一会儿,终于把那东西掏出来,上面全是灰尘,还有蜘蛛网蟑螂壳什么的,脏的没法说。我捏着一角提起来,惊讶发现,这居然是一张脏兮兮的白布,这块布大概有桌布那么大,上面画满了杂乱不堪的线条,看上去有点像鬼画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