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四十三章 逗鬼

第四十三章 逗鬼

  我刚拿起来,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赶紧扔到一边。谁成想这块桌布里居然裹了几根笔,一扔之下,这些裹了厚厚灰尘的笔都滚了出来,满地都是。解铃蹲下来看看,说:“这张布是用来请笔仙的,看来郑老师没有说错,当年范雄和她的同学们确实在这里玩过。”

  他加了一句:“在这里搞这个,纯粹就是找死。不知范雄当时意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如果她提前知道还把同学们拉下水,这个女人确实挺毒。”

  房间里冷气阴阴,我问他接下来怎么办。

  “我试试请阴魂显身,看看能不能和她沟通。”解铃道。

  他让我不要乱动,就在蜡烛阵里待着。他从包里拿出一盏灯架,非常小巧,整个长度也不过成人手掌长短,架子上有个袖珍灯笼,看起来也就葡萄那么大,红颜色的,还挺萌。解铃不知怎么搞的,也没看他点火,袖珍灯笼忽然朦朦放出光亮,透过灯罩,发出幽幽的红光。

  他拿着灯笼在下铺的四张床照了一圈,经过靠门的床,火焰忽然大炽,红光更盛。他对我做了个手势,我明白,上吊的那女孩就死在这张床上。

  他把小灯笼放在床头一角,然后拿出一把香火点燃,固定在床板上。整个床铺看起来像是个小型祭坛,烟雾缭绕,朦朦胧胧中透出森森的鬼气。

  解铃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白色的宣纸,展开之后,面积还挺大,他让我过来帮忙,一人揪着一角,把宣纸整个贴在上下铺中间的床架上。宣纸铺展张开,完全遮挡住了下铺,像是个纸做的蚊帐。

  宣纸半透明,透过它能看到后面那隐隐放光的灯笼。红色光芒本来就迷茫黯淡,让宣纸这么一隔,显得更加迷离,红光一点,幽幽颤动,宛如毛笔蘸水洇染一般。最炫的莫过于那把香火烧出来的烟,隔着宣纸来看,烟雾如描似画,徐徐飘升,好似云海雾山,浓郁得如同仙界。

  我看得入神,烟雾里突然隐隐出现一个人的形状。我顿时看愣了,脖子发僵,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解铃站在宣纸前,一只手捏住一只燃烧的长香,这种捏香的姿势特别像握剑。他不停晃动双手,两只长香冒着浓烟上下舞动。

  说来也怪,配合他的动作,宣纸后面的人形似乎也在一前一后动着。这个人影若有若无,有时大,有时小。解铃表情极为认真,不过脸上却露出似有似无的笑容。

  我有些看傻了,别说,他也挺有魅力,而且是带着丝丝妖媚之气的魅力。我一时恍惚,既然灵山就在眼前,我何必舍近求远去拜那位圣姑呢?莫不是我走入邪途,鬼迷了心窍?

  看了一会儿,我大概看出了规律,解铃就像艺人舞蛇一样,他在逗鬼!请原谅我没法用别的字眼来形容此时的情景,只觉得一个“逗”字把他的形态描绘得淋漓尽致。

  逗了片刻,解铃把手里双香斜插在床头,抱着肩膀冷冷看着。宣纸背后的床铺上已略具人形,朦胧中那个人姿势很古怪,脖子像是套在一根绳子上,整颗头以怪异的方式耷拉着,身体看上去十分僵直。

  我惊叫一声:“来了。”

  解铃冲我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他缓缓探出右手,食指中指并拢,轻轻点在宣纸上。宣纸背后的人形缓缓变大,那样子很像是那个鬼正在向宣纸靠近,慢慢地,整个都贴在宣纸上。整张宣纸被这怪怪的人影乌了一大片。

  我看的眼都不眨,甚至连呼吸都忘了,两只手全是汗。这种情形实在是骇人,就好像那团人影要破纸而出,这么一层薄薄的宣纸,能挡住恶鬼吗?

  解铃微微闭上双眼,嘴里轻轻吟咒,声音低沉,听不清说的是什么。我忽然意识到,我将要看到一场难得一见的人鬼交流。这个解铃他妈的究竟是什么来历,他的这一身诡异本领到底从哪学来的?以前从影视剧小说什么的也看过人鬼大战之类的戏码,现在解铃所作所为完全颠覆了我的原有认知。

  半晌,解铃慢慢缩回手,脸色有些严峻。他看看我说:“这个阴魂答应告诉我们范雄当年来到这里的经过,不过有个条件。”

  我好半天才颤抖着僵硬的嘴唇问:“什么条件?”

  “要帮她超度。去哪都无所谓,就是不想留在这个让她横死的地方。”

  我眨眨眼:“那就超呗。”

  解铃叹口气:“哪有那么简单,超度横死者是件比较麻烦的事情,而且这个阴灵的情况非常特殊。”

  我问怎么特殊。

  他说:“她的三魂丢了一魂,这条魂不在,就没法超。”

  “丢哪了?”我问。

  解铃看看宣纸背后的人影,缓缓说道:“据她说,她丢的那一魂,在范雄身上。”

  “什么?!”我目瞪口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铃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暂时让这个横死姑娘的其余魂魄附到我身上,然后帮她找到丢失的魂魄,凑齐了再超度她。”

  “那你没事吧?”我颤巍巍地问。

  解铃淡淡道:“也没什么,就是我要用心头的血脉来供养她,像刘东那样。”

  他说的简单,但我知道,他肯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看着他的面庞,我心中隐隐作疼,觉得解铃这人其实还是不错的,为什么我会产生他是极大障碍的念头呢?我暗暗告诉自己,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起害人之心,尤其是对解铃。

  此时光线晦暗,解铃又心思重重,没在意我的脸色。他让我退后,要作法了。他又走到宣纸前,沉沉吟咒,慢慢伸出手指点在宣纸上。

  那团黑影更盛,刚才还仅仅是贴着宣纸,而此时的架势,完全是要破纸而出。宣纸向外缓缓鼓起个大包,这大包居然呈现出一张人脸的形状,五官全是浓淡不一的黑影,宣纸就像是紧紧贴在这张脸上,时刻都要破裂。

  我看得心惊肉跳,此时此景就像是充满哥特风格的恐怖片。解铃手上慢慢用力,居然捅破宣纸,碎了一道口子。我吓得差点叫出来,眼见得一股黑气顺着解铃的手指如细蛇一般,蜿蜒而上,钻进袖子再也不见。

  那团黑影也渐渐在宣纸后面消散,无影无踪,只留下幽幽燃烧的红灯和渺渺的香火云烟。解铃一张脸惨白如纸,捂着胸口,盘膝坐在地上。我刚要说什么,他无力摆摆手,然后闭上眼开始调息。

  我站在旁边看着,忽然就感觉屋子里凭空刮起一阵阴风,奇怪的是,似乎只有我感受到这股风,地上蜡烛还在直直地烧着,解铃也毫无察觉。

  我抚着肩膀,觉得温度有点低,就在这时,感觉到后面进来个人。

  我耳朵顿时直起来,汗毛乍竖,还未做反应,就感觉这个人从后面紧紧环手抱住了我。这个人身上是如此的冷,而我的血脉里却滚烫得厉害。我感觉到这是个女人,她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蕾蕾。”

  我哈了一口气,低下头看着解铃铮亮的脑袋,也不知为什么心念突然一动,现在这个时机太好了。他正调息养脉,对我又没有防备之心,这时候要是对他做点什么,就能破除障碍解除这心腹大患。他就不会找到圣姑,圣姑自然就不会有危险了。

  我一抬眼,看到墙角放了一把铁簸箕,脏的没法看了,长满了铁锈。我的眼神瞄在这把簸箕的边缘,很钝很厚的尖角,别说解铃的脑袋,就算铁皮都能砸出一个坑。

  那蕾蕾在身后,紧紧抱着我。我背着她,只能踮着脚走路。我保持面向解铃的姿势,双脚小心翼翼向后挪动,慢慢来到簸箕旁。我深吸一口气,觉得这么做不对,可心里又发痒,觉得不砸对不起圣姑,不砸对不起蕾蕾。这时,已经完全不想后果了,就觉得砸下去一定很好玩。

  我实在禁不住诱惑,缓缓蹲下来,用手去摸簸箕。就在这时,解铃忽然开口说话,叫我名字:“罗稻。”

  “唉。”我赶忙直起腰。

  “你走那么远干什么,到我身后来。”解铃背对着我,说。

  我擦擦汗,踮着脚又走回来。

  “你的脚没事吧?”他问。

  我嘿嘿干笑:“那会有什么事。”

  “既然你脚没问题,为什么你走路脚后跟不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