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四十五章 千枝万叶遍乾坤

第四十五章 千枝万叶遍乾坤

  我问解铃招魂是什么意思,他说,横死者三魂中的一魂就在那时让范雄掠去了。

  他站起身,把外衣穿好。又看看我手里的镜子,镜面又恢复成灰蒙蒙的铜色,里面一切都消失了。他拿过镜子放回包里,又探身进床铺,把两盏红灯笼一一吹灭。我知道一切都完事了。

  可是我还是存了很多的疑惑,我问解铃范雄的情况是不是和我妹妹一样?被魂上了身。解铃摇摇头说:“其中许多细节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条我知道,那位横死者就在我的血脉里,她什么情况自己最了解。她告诉我,自己丢失的那条魂没有附在范雄身上。”

  我眨眨眼,实在想不通这里是怎么回事。

  解铃一摊手:“范雄和那条阴魂,这一人一魂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清楚,秘密只有找到范雄本人才能解开。我已经答应秋玲把她丢失的那一魂找回来,帮她超度往生。”

  我迟疑一下说:“秋玲就是……”

  “她就是自杀在这间寝室的那个小女生。”解铃手脚麻利,把东西都收拾好,放进包里。他把大包往肩上一挎,拍拍我:“走吧,这里的事完了。”

  我看着黑森森的寝室,回忆刚才一幕幕的光怪陆离,半天没缓过神。懵懵懂懂跟在解铃身后,来到三楼走廊。他拿出一沓纸钱交给我:“边走边撒。”

  我按照他的吩咐,一边走一边往天上扔。死寂无声的废弃宿舍楼里,漫天纸钱飞舞,这幅景象也挺渗人。

  从宿舍楼里出来,不知不觉中,天色微微放亮,抬手看看表,好家伙,足足折腾了一个晚上,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半。走出这阴森森的大楼,吹着冷冷的山风,我周身发凉,出了不知多少冷汗,衣服都粘在身上。尤其两条腿发软,口干舌燥,双眼冒火,恨不得喝上一大罐冰镇可乐,最好再蒸个高温桑拿,然后找地方痛痛快快睡一觉。

  解铃没急着离开,从包里把碎了破洞的宣纸拿出来,整个摊开,用手揪着一角,用打火机点燃。火苗窜出来,他轻轻抖了抖,然后把宣纸扔在地上,顿时烧成一个火球。黑黑的山坳里,这么一大团亮眼的火光闪动,十分扎眼。解铃面无表情,火光映在他的脸上,能看到双眼露出深深的愁丝。

  这一瞬间,我生出一种冲动,想把自己在幻境里遇到圣姑和蕾蕾的事和他说了,可怎么张口就张不出来。我潜意识中,把圣姑当成我心底最深的秘密,不想和任何人分享。

  时间不长,火苗渐渐熄灭,宣纸烧成了一堆黑灰。他转过头看我:“老罗,你实话实说,我给你的项链呢?”

  我低着头道:“不知又丢哪了。”

  解铃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他大步流星往外走。我赶紧跟在他的后面。

  我们从后山出来的时候,学校已经有人出来跑早操和打篮球了,校园外卖早餐的小摊传来阵阵吆喝声。天色亮了,到处是鸟叫虫鸣,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真像是刚从修罗世界走回到现实生活里。

  一回去我就发烧了,解铃把我叫到他家,很细心地熬了中药汤给我。我躺在行军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捂了一头的汗,身上热得发烫。迷迷糊糊中,就看到解铃忙里忙外。

  喝了汤药,他摸了摸我的脉,脸色不好看:“老罗,你身上阴气怎么会这么重?不应该啊。”

  我咳嗽了两声,摸摸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

  他坐在藤椅上半晌没有说话,而后才道:“你们家每个人都经受了诅咒,甚至你二哥罗二米走到了鬼门关,生死一线。可偏偏你没有事。一开始我以为你跟在我身边,那些阴魂恶灵不敢骚扰,但现在看,不是这么回事。我怕你也逃不出这个诅咒的宿命。”

  我一听就蒙了,想爬起来,可周身无力。解铃让我好好躺着,他背着手在大厅里转来转去,深深皱着眉。

  “真是怪了,如果真是圣姑所为,她的能力简直深不可测。不驱恶鬼不用邪灵,照样让你中招。”他看看我:“老罗,你好好休息。也许只是风寒,是我们神经过敏了,观察观察再说。”

  我勉强说道:“你以前不是说我背后有东西跟着吗?”

  解铃道:“不错。可自从咱们两个接触之后,那些东西就不敢沾你的身了。我可以保证,现在并没有东西跟着你,可是你自身阴气却极重。我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不是鬼上你的身,而是你本身就是鬼。”

  这个比喻可把我吓得不轻,我挣扎着又要起来,解铃笑:“你好好休息吧,我就是打个粗糙一点的比喻。”

  我躺在行军床上,闻着厅堂里淡淡的香火气,慢慢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睁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我出了一身的汗,轻松不少,除了头还有些晕涨没有其他反常的反应,肚子咕噜噜叫,知道饿了。

  房间里没有点灯,外面微弱的光线透过窗户射进来,我披着毛巾翻身坐起,喊了几声解铃。他应该不在家,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我自己。我坐了一会儿,烟瘾犯了,嗓子像有小虫子在爬,就想美美地抽一口。

  反正解铃也不在家,我把窗打开,对着外面吸,他应该闻不出来。

  我穿着裤衩背心,趿拉着鞋来到墙前,这里有电灯开关,我点了几下没有反应。妈的,不知是坏了还是这东西纯粹就是摆设。解铃这人晚上有不开灯的习惯,既然如此,还干嘛按着灯。

  我看到自己的外衣裤子耷拉在一把藤椅上。我走过去把裤子拿起来,里面有烟和打火机。随手摸出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擦出火,看着火光我犹豫一下,还是点燃了烟。

  我把窗打开,外面没有风,空气很好,虽然我大病初愈穿的又少,可觉得很舒服。也是贪凉吧,我靠在窗框上,一口一口吞云吐雾。一颗烟抽没了,解铃也没回来,我又拿出一根准备接着抽,一抬眼,忽然看到在厅堂的神龛上放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面铜镜,正是去宿舍楼招魂用的,解铃说这东西叫圆光镜术。我把烟掐灭,扔到外面,关上窗户。走到神龛前,把镜子拿起来。镜面灰扑扑的,勉强能照出模糊的人影。

  我左照右照,也照不出什么来。这时,隐隐听到楼道里传来脚步声,声音很熟悉,是解铃回来了,我便想把镜子放回原处。

  就在这个瞬间,我忽然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镜子里竟然出现两个人影!

  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轻轻晃晃头,镜子里有一团影子也跟着动了动,而后面还另有一团影子没有反应。我背后……有人?!

  我站在原地好半天,稳稳心神,这里可是解铃的大本营,怎么可能会有脏东西进来呢?肯定是看错了。我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屋子里,果然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我拿起镜子再照,除了我的影子,后面那团影子还在,而且越来越近,似乎就在身后。

  我听着楼道的脚步声,已经在上这一层的楼梯,解铃就要回来了。我心里有了胆气,伸出手擦了擦镜子,这不擦还好,一擦之下,我顿时惊在当场。

  镜子里的形象完全清晰起来,我的五官眉目极其生动,更为关键的是,也把后面的东西给照了出来。

  我实在没想到,后面那团模糊的影子居然是圣姑!她就在我的身后,扎着两只小辫的头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眨眨眼,浑身冒凉气。这个圣姑不过十三四岁,罗大米讲起她的时候,也没特意聊起身高,想来就是小女孩的高度。而此时,她的头竟然和我的脑袋平行,我身高可是一米七六啊,她怎么会这么高?除非她现在脚下踩着什么,或者……干脆就是飘在半空。

  我心怦怦跳,圣姑把脸贴在我的脸上,口吐如兰,轻轻地说:“想我吗?”

  我没有回头,这一切都呈现在眼前的镜子里。我颤抖着说:“你,你不要缠着我了。”

  “我问你想我没有?!”她糯糯的声音。

  我说:“想。”

  忽然间,就感觉一只嫩嫩的小手从后面绕过来,从我的裤衩伸进去,一把抓住下身。我全身热流翻滚,这小手也太细嫩了,就跟绸缎一样,摸在身上,恍若坠于云中。

  我意志在崩溃,知道这不是好事,一方面盼着她不要松手,一方面又想解铃快点回来。

  圣姑贴着我的耳边喃喃说:“他是我们之间融合的障,是你往生净土的障。”

  我一下就明白,这个“他”说的就是解铃。

  “跟着我,我们一起轻松愉快地成佛,脱离红尘烦恼,共赴西方极乐。”圣姑嘤咛,听来像是尤物在呻吟娇嗔:“淀山湖里白莲根,元是庐山正派分。东晋一花呈祥瑞,千枝万叶遍乾坤。”

  这时,忽然眼前大亮,一霎间我睁不开眼,隐约看到解铃打着手电走了进来。

  “你拿着我的镜子做什么?”